注册

砸掉作品披雪顿悟 大师罗旭新的艺术征程


来源:凤凰卫视

自动播放

核心提示:罗旭在艺术家里也算是一个异类,先是在瓷器厂和建筑队工作,接受相对正规的艺术教育的时间非常晚。但是他就如自己所言,是一个天生的疯子。

核心提示:罗旭在艺术家里也算是一个异类,先是在瓷器厂和建筑队工作,接受相对正规的艺术教育的时间非常晚。但是他就如自己所言,是一个天生的疯子。

凤凰卫视4月20日《鲁豫有约》,以下为文字实录:

2000年土著巢关门停业后,罗旭的生活从热闹嘈杂慢慢归于平静,有一次罗旭在土著巢不吃不喝发呆了16小时,第二天就创作了他的作品《种在地上的美腿》。随后的许多年,罗旭创作了风格各异的绘画雕塑,甚至生活用品,如今在土著巢的花园里都随处可见。

陈鲁豫:您您的这些雕塑都是什么材质的?

罗旭:这是铜和不锈钢。

陈鲁豫:能用手摸吗?

罗旭:可以,都是实用品,是可以用的。

陈鲁豫:就可以当家具的是吗?

罗旭:对。

陈鲁豫:这应该算是个什么躺椅吗?

罗旭:躺椅,对。

陈鲁豫:这还是能摇的吗?

罗旭:会。

陈鲁豫:但谁能把它压动,太沉了。

罗旭:上去就可以动。

陈鲁豫:是吗,我不行,我肯定压不动它。

罗旭:我曾经做过一套生活用品。

陈鲁豫:这是一个澡盆。

罗旭:对,一个系列的生活用品,梳妆台。

陈鲁豫:这澡盆好。

罗旭:对,洗脸盆。

陈鲁豫:这洗脸盆好。

罗旭:不过我这两年因为在弥勒,帮他们盖房子,所以这两年没在家,到处脏兮兮的。

陈鲁豫:这真的有水。

罗旭:对,这是2000年的作品,16年了。

陈鲁豫:这个有人定过吗?

罗旭:没有,因为这是独一无二的,我没复制,一直没复制。

陈鲁豫:这个也是独一无二的?

罗旭:对对对。

陈鲁豫:这个澡盆就是有一点太长了。

罗旭:对。

陈鲁豫:如果能再小一点的话。

罗旭:这一般人用不了,有一个小的,有一个是单人的。

陈鲁豫:对,我觉得小的比较好,否则的话这个。

罗旭:对。

陈鲁豫:这个好。

罗旭:这个是个次品。

陈鲁豫:怎么叫次品?

罗旭:次品就是这变形了,本来它有一定的斜度,人坐着就舒服,它变形了以后,就往前顶。

陈鲁豫:为什么会变形?

罗旭:它焊接的时候热反应。

陈鲁豫:都摆在外面太可惜了,这风吹日晒的。

罗旭:目前就这么大的地方,没有给它好好的专门做一个卫生间来收这个东西。

陈鲁豫:对,为什么不弄,这样太可惜了我觉得。

罗旭:平时就在这工作,很多时间待在这。

陈鲁豫:这什么材质?

罗旭:不锈钢。

陈鲁豫:不锈钢。

罗旭:不锈钢做漆,实际上它是一个打击乐,不同的声音。

陈鲁豫:这些是什么,是女性的生殖器官还是?

罗旭:水蜜桃。

陈鲁豫:水蜜桃,我觉得都。

罗旭:都差不多。

陈鲁豫:都可以。

罗旭:有一个酒店收藏进去,结果被官员给骂了,退货回来。

陈鲁豫:为什么?

罗旭:说是酒店放这种东西太黄色了,然后那个老板说,不黄色,这水蜜桃。你说是水蜜桃,别人怎么看不是水蜜桃。这个有点像编钟的声音,我一直没时间组织一个小的这种打击乐,乐队来试验这些东西,它很有意思,声音很奇怪。

陈鲁豫:但是音准怎么确定?

罗旭:音准慢慢地找,它音很丰富,慢慢地找,可以摸索。

陈鲁豫:您作品都是尺幅很大的。

罗旭:对,因为我视力不好,小的很费劲。

鲁豫说:

英文有个词叫evoke,就是一般我们会觉得艺术应该是让你感受到美,但很多时候未必是这样,艺术很多时候让你要跳出你的那个舒适圈,你的安全区,会让你觉得如坐针毡,让你要去想,让你难受,其实那也是一个好的艺术,他的艺术却带给我很多那样的感受,就让我跳出我的舒适区,安全区,那是他需要达到的那种境界。

解说:罗旭的作品有着让人叹为观止的数量,丰富的种类以及多变的风格,从小件的陶艺到巨型雕塑,从油画、生活用品到建筑,他都有所涉猎。有人对他赞赏有佳,也有人无法接受他奇异的风格,他的《灵魂出窍》,曾被网络媒体评为2012年度十大丑陋雕塑,但他也到德国举办个展,受到法兰克福市长的称赞,对待外界的不同声音,罗旭自己如何看待?

陈鲁豫:你最欣赏艺术家是谁,在世的或者已经过世的?

罗旭:中国的绘画,就是过世的我最喜欢,一个是齐白石,还有就是八大山人那一会,还有最早的就是唐朝以前的吴道子之类的,就是具有很飘逸的线条的那种。国外的,我觉得达利是一个我特别欣赏他是因为他,第一是他的想象力,第二是他个人所做的却给后来的社会,带来了很多有趣的东西,给后来的社会的时尚的发展,奠定了非常强大的基础。雕塑方面,我就喜欢几个人,一个是艾梅里克,还有一个,就是捏那个小人,影子的那个人,还有喜欢那个叫摩尔,摩尔做的雕塑就像中国的透漏空的那种石头的那个人,那个人我非常欣赏。

陈鲁豫:比如说像在国内,你们这些很知名的艺术家,那种心态会不会像一个著名的演员那样,比如说演员我现在很红,我是巩俐或者我是周润发,周星驰,他的内心深处某一点会有一点隐隐的不安全感,会觉得我今天很红,也许我明年、后年,五年后,没有人再让我拍片,没有好的角色找我,会有那种不安全感,这种不安全感你们会不会有,你会不会有?

罗旭:我没有,我没有不安全感,比如说人为什么他会有不安全感?是因为他怕别人侵犯到。

陈鲁豫:不,我这里指的是专业的那种安全感。

罗旭:专业的安全感,专业的安全感像演员跟我们不一样,演员他毕竟到了一定的年龄,特别是吃青春饭的这种,那肯定,那是肯定的,这我们也不能说话不客观。

陈鲁豫:但是艺术家也会受到市场的制约跟限制,你也不知道市场上今天这个风往哪吹,明天往哪刮,好像也会有些不确定性。

罗旭:凡是担心这种不确定性的人,就真的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了,因为你担心是没用的,还不如不担心,你能担心得了,因为你管不了的事,你担心就没用,不归你控制的事,你担心也没用。

陈鲁豫:我能再进一步再解读吗,罗老师,你不担心,也意味着我也不会跟你妥协。

罗旭:那肯定了,我这么多年的创作经历就是,基本上没有一个时段的作品是相同的,那个大腿,它刚刚的通过各种展览,而且刚刚碰上了什么所谓的艺术市场火了,火了那时候。

陈鲁豫:差不多2003、2004年开始那个时候。

罗旭:对,刚刚碰上这个时候火了,2004年展览一结束回来以后,我觉得全身疲惫,我回来的时候已经是,这深秋了,就这两天了,我那个院子里边的那个桂花树,我走的时候它在那开花,结果等到我回来,就已经结了,满地都是沧桑的叶子,卷曲的叶子。当时一看,我说这个拜拜吧,大腿,不会再做你了,连那做好的,有藏家要,要么就复制就得了,我也不会搞创作了,用泥巴就直接在院子里边,捏捏捏,捏一大堆小树叶,就把这些树叶放大了,之后就2005年到2006年,两年的时间,整个系列是树叶,完全跟原来那鲜红的,很美丽的,很性感的腿,完全不搭调了,就突然我把那个东西抛弃了,放下了,就很多人评论说我是被艺术市场淘汰的,我说不是,是我自己淘汰我自己的市场,因为人家做展览要画廊,这样搞,那样搞,正在搞活动,正在搞推荐,东西都还没开始正式的怎么卖,怎么突然你好像搞一堆树叶在那,人家无法运作,结果我还,你的腿我都还没搞清楚,还没完全有很好的收益,你已经搞树叶了,对,这没法弄这个,对,而且正当艺术市场火的时候,我也不管,我也知道这种市场跟我没什么关系,反正,只要有创作费,我有饭吃,我做得开心,我觉得我当时的感悟就是这个东西给了我体会太深了。

陈鲁豫:这点符合我心中对艺术家的那个定位,就得任性。

罗旭:对,后来那个《树叶》刚刚做了一个展览,树叶的系列在上海,展览结束以后回来,干什么?就钓鱼,一钓鱼就钓了半年的时间,早上起来冬天游泳,就看水面上那个波光,那就越看像野花一样,越看越像小昆虫小蝌蚪在游,游动。

陈鲁豫:所以是蝌蚪。

罗旭:对,又用了两三年的时间蝌蚪系列。

陈鲁豫:罗老师这不是偶然的,我给你我的解读,这个作品当你结束之后,展览过去,其实已经过去了。

罗旭:对。

陈鲁豫:它不在于你看到树叶,还是看到蝌蚪,你看到什么它都已经过去了,你都不会再重复了。

罗旭:对。

陈鲁豫:那你现在有没有听到过别人说你的作品不好看,比如说他们会觉得,虽然这个很有意思,但是觉得他会说不好看,跟我想的不一样,你听到过这样的说法,这样的说法会让你觉得不能接受吗?

罗旭:没有,无所谓。

陈鲁豫:还是会觉得你们现在还不懂,像看高迪的作品一样,你们要再过50年,一百年以后,你们才会懂。

罗旭:无所谓,我这个,我这个人这几年的经历告诉我,别人说什么,把你说的天花乱坠,把你捧到天上,也没什么用,然后把你说的狗屁不如,你也不要伤心,因为毕竟还是有跟你同样感觉的一堆人,就够了。

陈鲁豫:但有一点,我觉得好的作品应该让大家能够看到,能够分享的,比如像这个作品,肯定是你觉得最重要的一个作品之一,但它恰恰是很多人,他其实看不到,他只有到这来才能够感受到。

罗旭:对。

陈鲁豫:这个就很可惜。

罗旭:所以我前几年就一直,就是我在积蓄这种能量,就是在想,如果有机会,我要去造一个属于公共的,所以我现在在弥勒造的那个就属于公共的了。那个就是大家都可以去抚摸它,大家都可以去用它,大家都可以去欣赏它,对,我很多年这个愿望,在弥勒实现了,对,那就是,如果我一直不储蓄这种能量的话,突然这些老板们,是要我回我家乡,而且就在我大雪覆盖我的那个地方,你说这个命运它有没有意思?太有意思了,就像我欠那个地方什么东西,或者我一定要有一个东西,要在那去还。

罗旭在弥勒建造的万花筒,依旧延续他的罗式做派,不打钢筋,选用本地烧制的红砖,耗时700天建成,如果说土著巢是罗旭给自己的任性之作,那这座万花筒就是他送给每个普通人的礼物,他希望这里将来能成为艺术家们的据点,办展览,搞派对,甚至能有一家米其林餐厅,穹顶的零星小窗,让万花筒比土著巢多了一份诗意。

1999年土著巢生意失败后,他砸掉自己的作品,全身被积雪覆盖一夜顿悟的故事,就发生在不远处池塘边,他在这里想透了自己的人生,也在这里重新启动了人生的另一段篇章。

陈鲁豫:可是如果是我的话,我当初盖这个被,其实算是被伤过一次之后,让我再提起精神,再去做那样一件事情,我会是觉得好难。

罗旭:一开始他们让我设计什么什么,我说但是你们要先想好,我要么就是你们的毒药,要么就是你们的良药,我在这里面一分钱我不要,义务劳动。

陈鲁豫:说一分钱不要的人,很有可能是毒药,因为他会要求很高,我反正对你没有物质要求,那我反而有更多别的要求。

罗旭:对,这个要求你看来了,是怎么来?就是他们说好,你干吧,其中有一个老大,也是几十年的朋友。你去干,按你的想法干,我说正式要拍板干之前,我要问你一个问题,我说你们知道谁出钱,谁说了算,谁受益,怎么理解这三句话?三个老板说怎么问这个,其中有一个人,罗老师这个太简单了,我做老板出身,自古以来的老板,我出钱,我说了算,我受益,这个很简单。我说那你们俩意思呢?然后笑,不说,不吭声,我说如果是这样的话,拜拜,你们爱怎么干怎么干,跟我屁关系都没有,我还是回我的巢里面去,该喝酒喝酒,该干什么干什么。

陈鲁豫:你的意思是你们出钱,我说了算,大家受益。

罗旭:对,结果我就走了,走了以后一星期,又打电话叫我罗大哥,打电话叫我下去说,你下来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你什么意思?我说什么意思很简单,你们出钱,我说了算,社会受益,你们才受益,如果你们先受益,这个事也做不成,一定要社会先受益,当地受益了,你们才可以受益,如果你们有这个能量,有这个能力,可以做。

陈鲁豫:你不受益吗?

罗旭:我受什么,我不受益,我房子盖完就完了,盖完以后,一开始就做了一个,我的一个小工作室在那,后来那老板很大方,一亩地,我那个占地,20多万,老板出钱,说我们给你买的,我很感激,觉得非常感激。

《鲁豫有约》在凤凰卫视中文台播出【节目专区】

主持人:陈鲁豫【主持人专区】

首播时间:周二至周五 10:35-11:30

重播时间:周二至周五 14:00-14:55

         周三至周六 01:55-02:45

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责任编辑:张惟乔 PV085]

责任编辑:张惟乔 PV085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昆明艺术行——罗旭的异想世界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04/20/17d1948b-5470-42fd-b853-d4a68775ce3c.jpg

凤凰卫视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