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西路军12000人覆没他有不可推卸责任 销声匿迹12年


来源:凤凰卫视

自动播放

核心提要:出生在莫斯科的陈祖莫,是中苏混血,母亲格兰娜出身苏联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父亲是外文局的小职员,而直到贵客登门的这一天,陈祖莫和母亲才知道,他们眼中默默无闻的父亲、丈夫,竟是中国战功卓著,威震

核心提要出生在莫斯科的陈祖莫,是中苏混血,母亲格兰娜出身苏联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父亲是外文局的小职员,而直到贵客登门的这一天,陈祖莫和母亲才知道,他们眼中默默无闻的父亲、丈夫,竟是中国战功卓著,威震八方的“军神”,他就是川陕革命根据地的创建者,红四方面军政委陈昌浩,彼时已在苏联生活了12年的陈昌浩,终于被批准回国。

凤凰卫视4月18日《冷暖人生》,以下为文字实录:

陈昌浩阔别异乡12年终回祖国 刘少奇亲自迎接

解说:1951年的一天,使任中国驻苏联大使张闻天的专车,驶入了莫斯科一座破旧的居民大院,院里的孩子们立刻围了上来,人群中还不到六岁的陈祖莫格外兴奋,因为这位“从天而降”的贵客,到访的正是他的家。

陈祖莫:坐的那汽车是当时最高级的汽车,元首的那种叫吉斯车,你想我们住的那个院子特破,那车开进那院子,我们小孩记得清清楚楚的,哎呀,跑去好家伙,那三排座的那当时的,你想想,特大的反差,我觉得这不是一个普通人能坐这车,到我们家,好,那一开门,就是厕所,那是厨房,那个过道。

我记得我爸那个兴奋啊,这我脑子里还留着的印象,特别兴奋,说要回去了,中国好,哪都好,什么都好,而且他说的我,我就是从那来的,你到那你会知道,肯定比这好,我妈大概是不肯相信他。

走的时候怕什么呀?怕中国没有床单什么,还买了好些这些东西。

解说:出生在莫斯科的陈祖莫,是中苏混血,母亲格兰娜出身苏联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父亲是外文局的小职员,而直到贵客登门的这一天,陈祖莫和母亲才知道,他们眼中默默无闻的父亲、丈夫,竟是中国战功卓著,威震八方的“军神”,他就是川陕革命根据地的创建者,红四方面军政府陈昌浩,彼时已在苏联生活了12年的陈昌浩,终于被批准回国。

陈祖莫:首先我们坐上了一个软席的一个火车,经过西伯利亚那么走了七天,那个软席把那桌子一翻开,是个洗脸盆,哎呦,我们家在苏联原来那种环境,公共厕所,没有,没有洗脸的地方,就在厕所里洗啊,一下子我就感觉不对,不一样,太幸福了,你想坐那个包厢里边儿,那都是日本的那种好的,豪华的那种包厢。

记者:你父亲这一路是什么情绪?

陈祖莫:我觉得爸爸脸就真是笑开了,真是笑开了。

解说:1951年6月,45岁的陈昌浩携妻子格兰娜,和幼子陈祖莫回到了阔别已久的中国,刘少奇等中共领导代表党中央亲自到北京站迎接。

陈祖莫:一到中国,我的妈呀,轿车、警卫员、勤务员,这个厨师,我的妈呀,我的爸爸是干嘛的呀。

先住在翠明庄,翠明庄也是特别豪华的一个招待所,跟我们在苏联的那个家一比较,真的是天壤之别,那边是,真是寒酸的很,一到这,我的妈呀,真是贵族一样的,妈妈开始有一点担心,说到中国咱们怎么生活呀,你干什么,我干什么,挣多少钱,能不能养家,好家伙一到这,我妈也成了一个小太太了。

陈昌浩回国到徐向前家做客 向老部下挨个道歉

解说:陈昌浩回国后不久,曾一起并肩作战的老“搭档”,时任解放军总参谋长的徐向前,设宴邀请陈昌浩一家和在红四方面军工作过的一些老同志到家里做客,席间,陈昌浩低着头,和昔日的老部下,如今共和国的将军部长们,一一拱手,表示歉意,多年之后陈祖莫才知道,父亲的道歉缘自他领导的一支特殊的部队,西路军。

甘肃省高台县烈士陵园,这里埋葬着3800名西路红军将士的遗骨,2008年的冬天,已定居澳大利亚的陈祖莫带着妻子、儿子来到陵园,祭奠死难的烈士,面对着墓碑,陈祖莫潸然泪下。

陈祖莫:里边埋着三千八百个红军的遗骨啊,不管怎么样,他是你们的首长,他活了,当时活了对不对,但是你们都死了,我就说,我替我爸爸给你们赔礼道歉。

我爸爸生前多次说对不起你们,我替他来看望你们。

解说:1936年10月,为了打通通往苏联的国际交通线,陈昌浩、徐向前奉命率红一、红四方面军主力西渡黄河作战,这支部队因此被称为西路军,在河西走廊,西路军遭到西北军阀“马家军”的围歼,全军覆没,仅少数突围回了延安,孤军血战四个月,西路军7000人战死,5600人被俘后遭虐杀,活埋,在红军历史上写下了极其悲壮的一页。

兵败河西走廊,成为陈昌浩人生最大的一个转折,之后他迅速从人们的视野当中消失,而对于陈祖莫来说,父亲同样像是一个迷,这个真实的父亲,陈祖莫寻找了近半个世纪。

2008年,当他第一次来到甘肃,踏上这片记录着西路军历史,也彻底改变了父亲一生的土地时,陈祖莫就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陈祖莫:我梦见我爸了,穿着军装,就那么,我们正在排队呢,就那么过来的,我真梦见了。

记者:你经常梦见他?

陈祖莫:我从来没梦见过,就是到了高台,西路军那个地方,我突然梦见了,而且我都梦得,感觉我扶着他的那个肩膀,穿着衬衣,那个肩膀挺薄的,我还感觉到好像肉感似的,扶一下,第二天早上一起来,我跟我太太就说,我梦见了,她说准是托梦了。

就那么扶着,清清楚楚地,还不是这么,我还这么搂着记得,这么摸着后背,热乎乎的。

记者:来找你说点什么。

陈祖莫:不知道,可能有好多话可能想跟我说,我总觉得,因为我们之间确实有好多话没说完,也没机会说。

记者:在他整个在世的这一生中,你都没有真正了解他?

陈祖莫:没有,我父亲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人,我就想寻求我真正的父亲。

西路军失败陈昌浩负重大责任 经毛泽东批准去苏联治疗

解说:兵败河西走廊,分散突围之后,陈昌浩化妆成商人,历经坎坷,辗转回到了延安,西路军的失败,在当时被定性为错误的执行了张国焘的“逃跑主义”和“分裂主义”路线的结果,在经过近一年的审查检讨之后,陈昌浩被安排到了中宣部,任宣传科长,1939年8月,经毛泽东批准,患有严重胃病的陈昌浩,搭乘周恩来的专机前往苏联治疗。

在苏联政府和共产国际的安排下,陈昌浩在莫斯科住院治疗,出院后,他马上向组织提出了回国的要求,但没有得到答复,1941年6月,苏德战争爆发后,陈昌浩曾流落到中亚一个叫科坎多的小镇,在采石场做了两年苦力。

直到1943年被中共中央找到,他才被安排到苏联外文局工作,这个曾经的红四方面军统帅,就此开始了一个普通小职员的生活。

陈祖莫:他什么活也都干过了,消防队员干过。

记者:只能自力更生。

陈祖莫:自力更生,由于生活所迫,各种工作你都得做,而且我记得我父亲跟我讲过他挖过战壕,打仗的时候挖过战壕。

记者:他那会儿去挖战壕的时候,他是什么身份啊?

陈祖莫:普通老百姓,文革的时候,我们家里一直有一个大奖章,上面有一个斯大林的那个,是我爸爸在苏联得的奖章,这个奖章是奖励我爸爸在卫国战争时候,为卫国战争做出的贡献。

解说:1945年8月,已离开中国六年的陈昌浩,和莫斯科姑娘格兰娜结婚,不久,他们的儿子陈祖莫出生了,在周围人眼里,陈昌浩是个普通的机关小职员,没有人知道他曾经的历史,甚至对妻子他也是只字不提。

陈祖莫:连我妈妈都不知道,别人怎么知道,我妈妈就不知道我爸爸是干什么的,真的,我妈妈也思想特别简单,她只不过觉得跟我父亲有感情,有感情就结婚了,一结婚了,那我妈妈更不关心你过去干什么,只要有孩子,有丈夫,我妈妈就过得非常地幸福,把一切都给了我父亲。

记者:就是基本上他不会跟任何人讲他(的过去)。

陈祖莫:不会跟任何人讲,他也没跟我妈妈讲过,我妈妈就把他当作普通人,从来没有说过,我现在伺候一个高级干部,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战将,她从来没有这样,我妈妈就是普通老百姓,咱们就是普通老百姓过日子,你是丈夫,我是老婆,这是孩子,来吧,过日子吧。

《冷暖人生》节目在凤凰卫视中文台播出【节目专区】

首播:周二 22:00-22:35 

重播:周三 03:25-04:00 15:30-16:05

想看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责任编辑:丁然 PV004]

责任编辑:丁然 PV004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我的父亲陈昌浩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04/19/7d76da5b-aaf0-4f8c-8502-5472fe4e70e3.jpg

凤凰卫视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