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在毒品面前 他们沦为等死的傀儡


来源:凤凰卫视

自动播放

彷徨、悔恨、期待,原本有着各不相同的人生轨迹却因一闪念拐向同一个歧途,如今为着同一个目的会聚在此,戒毒。

核心提示:彷徨、悔恨、期待,原本有着各不相同的人生轨迹却因一闪念拐向同一个歧途,如今为着同一个目的会聚在此,戒毒。

凤凰卫视418日《凤凰大视野》,以下为文字实录:

曹楠(化名  北京市天堂河戒毒所):你看我这有个疤,这是我去KTV唱歌,吸完毒,旁边那俩人人家去算账了,我就总觉得他盯着我,我再一瞅就认为他俩百分之百这是骂我呢,就是说我呢,我就过去我就骂得挺难听的,这哥俩也没惯得过,直接拿着一个这么长的小刀砍这儿了,我觉得凉,血出来了,我就觉得,这个时候稍微有一点清醒了,我自己寻思寻思自己有病啊。

解说:彷徨、悔恨、期待,原本有着各不相同的人生轨迹却因一闪念拐向同一个歧途,如今为着同一个目的会聚在此,戒毒。

姜楠:欢迎收看《凤凰大视野》,新型毒品如冰毒对于人大脑的损害远超我们的想象,吸食过多会让一个人彻底疯掉。在戒毒所采访时有个戒毒人员给我们讲,有一次他为了追求毒品的刺激注射毒品剂量过大,当场就休克了。如果不是及时送到医院救治,他可能就这样离开人世。在吸毒的群体中有不少人因吸毒死去,有因产生幻觉跳楼的,有吸毒后开车无法自控而出车祸的,有因为吸毒暴力情绪被放大在和别人争执中被捅死的,有因共用注射针具感染艾滋病而病死的,毒品在深深地伤害着吸毒者,同时也给他们的亲人带来了无法弥合的伤痕。

解说:北京市新河强制隔离戒毒所的活动室音乐治疗课正在进行。

张微:每个人打一个节奏,你随便的打,打完了你要告诉我们,你给你这段节奏起的叫什么名字。

女:痛快。

女:开心。

解说:长期吸食毒品会损伤大脑,容易发生情绪失控,这项课程旨在跟随音乐节奏打拍子,来锻炼控制自身情绪的能力。

张微(北京市新河戒毒所心理咨询师):就是在这样的小组里面,可能大家更多的是会把那个情绪宣泄和表达出来,因为打鼓本来就是一个宣泄的这个方式,然后小组成员之间相互模仿,大家就会在这个过程当中学会去关注别人,以及得到别人的关注,在这个过程中也是增加她们人际互动的一种方式。

王晓丽吸毒后难以控制情绪 半夜花500元打车到天津吃螃蟹

解说:控制情绪对于正在一旁练习的强戒人员王晓丽来说尤为困难。

王晓丽(化名  北京市新河戒毒所):我吸完毒的时候有一次最远的地方我半夜我就打一个电话,他跟我说他吃螃蟹呢,我说你在哪儿吃螃蟹呢,他说我在大连旅游玩呢,我说我也想吃,我说不行,我转了半天我想半天,我给我手底下一个小姐打电话,我说走陪我出去吃螃蟹去,她说大半夜去哪儿吃螃蟹去,我说天津,打一车我就去了。我记得当时去天津大港500块钱打车到那,吃完一顿螃蟹,我紧接着打车又回来了,你说你不有病吗。

解说:王晓丽是北京一所娱乐场所的经理,行内人都知道她的真实身份,妈妈桑。长期混迹于夜场,为了接待各路来客,也为了跟小姐打成一片,吸毒成了她的工作需要。

王晓丽:你想我是一个歌厅的经理,我手底下女孩小姐吸毒不是太正常了吗,大部分女孩吸毒吧都是用自己的身体去换取这个毒品,她陪哪个男的一块吸毒,陪人待会,可能白吸点毒品就那什么。

解说:她每天享受着众星捧月的生活,花钱如流水,手上也从来不缺毒品。

王晓丽:买毒品花不了几个钱,而且我认识的这些朋友他们非常愿意白给我毒品玩,因为我可以给他们介绍女孩儿啊,我这次折之前的工资每个月保底五万,然后如果年终奖达到提成的话最起码也能拿十多万,二十万。

解说:王晓丽来自东北农村,从小家境困难,父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她常因贫穷而感到自卑。

王晓丽:比如说平时出去孩子一块玩,人家穿得特别干净,特别好,我穿的就跟一个要饭孩子似的。比如说过年过节我姑姑就带着人家孩子出去上游乐场玩去了,我呢在家地里玩呢。说人家过年了平常人家孩子吃点水果,我呢吃两个萝卜,跟人不在同一个阶层。

解说:为了赚钱减轻家里负担,也为了供弟弟上学,王晓丽辍学来到了北京,辗转进入了夜场工作。

王晓丽:我觉得吧,比如说我是出台小姐,我为了挣钱我觉得我并不是有多么的可耻。你觉得你自己有多清高,有什么意思啊。所以说这个东西就是一个物质的社会,我觉得这个钱也是非常重要的。

王晓丽因长期吸毒性格扭曲 每天通过赌博挥霍钱财

解说:长期吸毒让王晓丽的性格发生扭曲,原本应该视金钱如生命却每天琢磨的是如何烧钱,她开始沉迷赌博。

王晓丽:往那一坐,一坐坐一天,整天整宿坐在那儿拍,歌厅可能早晨结账的时候去,剩下的时候我都不去,或者是歌厅出现什么事儿了我去,因为我在这个其它时间我不是在吸毒就是在游戏厅玩呢。

解说:赌博时她也从不在乎输和赢,赢了将钱再去下注,直到最后将钱全部花光。

王晓丽:就是我每天下班回家都拿个三五千,然后我从家里一出去的时候我连一块钱都没有,一出去我想买瓶矿泉水都没钱了,每天回来就输成那个程度。

解说:为了赌钱,她把这些年陆续汇给母亲的养老钱也都要回来赌进去了,据她估计大约赌掉了三百多万。

王晓丽:你想我从小家庭条件那么不好,说我来北京好不容易才走到了今天,然后就一下子全都毁在这毒品上了,我觉得真挺不值的,我现在特别的后悔。

杨小军吸毒不到两年花光逾百万 卖掉女儿宠物狗筹毒资

解说:当王晓丽在赌场挥霍着最后一点积蓄时,曾经下海赚到了大钱的杨小军也因为毒瘾无心做生意,而最终倾家荡产。

杨小军(化名  北京市天堂河戒毒所):你不挣钱了,你光在用钱,两三百块钱一天也不少啊,这个是每天,一天都不能停的,每天你要去找这两三百块钱,就会把你磨疯。

解说:在吸毒后不到两年的时间里,杨小军做生意挣来的一百多万就全部花光了。

杨小军:经常去借钱了,这里借那里借,借不了就骗,诈骗也可以反正什么来钱快你搞什么,对吧,抢夺也有。

解说:为了钱他还盯上了早前给女儿过生日时买的一只宠物狗。

杨小军:我就看到她在阳台上玩狗,我就想给它卖掉,她就抱着我,她很小很小她就拉着我的腿,她说我保证听你的话,她说把雪儿还给我,说得挺可怜挺可怜的,没用。当时我这只手上拿的狗,女儿是抱着我,其实就是选择毒品和女儿了。

解说:杨小军最终还是选择了毒品,把狗卖掉了。这事之后,女儿在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和他说话,这也成了父女二人永远无法弥合的伤痕。

杨小军:最后还是选择了毒品,那个时候所以说我说,最后亲情啊什么这些东西战胜不了毒品,有钱你就躺着吸,没钱你就骗来吸,以贩养吸,所有的一切就是一个字吸。

赵立峰吸毒后性格大变 常因小事对妻子大打出手

解说:每天清晨,山西的赵立峰都要和家人到湖边去晨练,无论风霜雨雪从不间断。

赵立峰(康复人员):康复人员必须得坚持锻炼,就是每天早上比如说得跑跑步,最起码得跑半个小时以上吧。

解说:从2013年底在北京市天康戒毒康复所自愿戒毒开始,至今他已经告别毒品3年多了。

赵立峰:就是老早也就是吸毒以前有,就是吸的时候就不太锻炼了,就把这个给放松了,因为精神上出现问题以后就什么都不顾了,什么健康啊,什么亲情啊这些都不想了,就只想那个东西。

解说:赵立峰原本善良孝顺,事业上进,然而2012年他通过牌友接触毒品,在吸食毒品后的两年,他的性格出现了巨大变化。

赵立峰:我有一天开着车在路上走,后面那个车老跟着我觉得,我走快了它也快,我慢点它也慢,我就停下,我看我说它是不是在跟踪我,我就停下来了,停下来那个车子它也停下了,我说坏了,确实有人跟踪我。

解说:在那段近乎癫狂的时间里,赵立峰常常会认为有人要加害自己,便时常在车里放一把匕首。

赵立峰:车里面就放一把刀子,顺手就抓起来了,我说我看他干什么我就说,那个人确实下了车,走到我车这敲敲了窗,师傅问你个事,他说去潞城那个路从哪儿走近啊,我心一下放了,我说这个事,我说那面那面,指了指,他那个吸毒以后它可以把这个小事情给你放大,无限的放大。

解说:随着吸毒时间越久精神越混乱,赵立峰的暴力情绪也被放大,常常因为一些小事就对妻子大打出手。

孙红丽(赵立峰之妻):他就几乎是天天要打,比如说看电视,一家三口在那儿看电视,那故事情节不碍咱事,他就要问你,这个人为什么是这样,你就要发表你的意见,没等你说完,咔嚓一个巴掌就上去了,他就那样,就不能和他正常地去沟通和交流。

解说:当毒打完妻子后,赵立峰有时又能够恢复一些清醒的意识。

孙红丽:他会抱着我哭,他说你快带我去看看病吧,我发觉我有病了,等到真正毒品控制他的时候,他已经不承认说他有病,或者是他在吸毒,他就觉得他是对的,我们都是错的。

解说:在家人发现吸毒之初,赵立峰吸毒时还会回避家人,而到了后期,他嚣张到甚至当着家人的面吸毒。

赵麓卜(赵立峰之子):然后就有一天就刚回家,一把刀砰拍在桌子上,他说你别动,你动我弄死你,然后从下面拿出来工具,当着我面开始吸,当时我是忍着,真的扎到他或者扎到我都不好,忍着,看着他吸。

解说:从未对儿子动粗的赵立峰将矛头指向了儿子,一天凌晨赵立峰发疯似的踹开了儿子的房门。

赵麓卜:啪啪啪全给我砸了,笔记本电脑,电脑桌子,手机,IPAD,所有能砸的全给我砸了。

赵立峰:我说你再说一句,我就拿着刀子放他脖子上,我说再说一句,我杀了你,就跟着了魔一样。

解说: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儿子彻底吓呆了。

赵麓卜:一把把我摁到墙上,不知道他当时哪儿来那么大劲儿,从腰里拿出两把刀子,这样子架在我脖子上,我记得当时都拉出血来了。

解说:就在一瞬间他恢复了些许理智。

赵立峰:那会儿他服软了,那会儿主要是他服软了,他说爸我不敢了,不敢了,你快放下刀。流着泪,啊,我放下了,他如果再硬的话那就很难说了,那个魔劲儿上来真的很难控制。

赵麓卜:他就当时趁他理智的时候说了一句话,你走吧,趁我现在还是清醒的,别一分钟以后我控制不住会伤害你。他说你别收拾东西了,你走吧,儿子我爱你。当时那眼泪刷就下来了,出了门以后不知道该去哪儿,街上瞎晃荡,我是真的没辙了,真的没辙了,我不知道怎么办了。

 《凤凰大视野》凤凰卫视中文台播出【节目专区】

主持人:姜楠

首播时间:周一至周五 20:00-20:30

重播时间:周二至周六 09: 00-09: 35

          周一至周五 16:15 – 16:50

想看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责任编辑:顿雨婷 PV087]

责任编辑:顿雨婷 PV087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戒毒所(二):伤痕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04/18/f67d15ae-ca2c-4fa2-9a7b-32d7d4590485.jpg

凤凰卫视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