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他辞去世界500强企业工作 一无所知来到景德镇烧瓷器


来源:凤凰卫视

自动播放

核心提示:工匠八方来,器成天下走。有一种态度叫“景漂”,上集。一种产业支撑起一个城市,历史上的景德镇就是这样的一个地方,丰富的瓷、土、窑、柴,兴盛的商业贸易,便利的水路运输成就了景德镇陶瓷业的繁荣和发展。青石铺路、小桥流水、雾霭青山、千年窑火不熄,这座远离喧嚣的东方小镇用一件件精美的瓷器征服了世人的双眼,成为了各国陶艺人的朝圣之地。

核心提示:工匠八方来,器成天下走。有一种态度叫“景漂”,上集。一种产业支撑起一个城市,历史上的景德镇就是这样的一个地方,丰富的瓷、土、窑、柴,兴盛的商业贸易,便利的水路运输成就了景德镇陶瓷业的繁荣和发展。青石铺路、小桥流水、雾霭青山、千年窑火不熄,这座远离喧嚣的东方小镇用一件件精美的瓷器征服了世人的双眼,成为了各国陶艺人的朝圣之地。

凤凰卫视4月15日《文化大观园》,以下为文字实录:

解说:玲珑小镇,千年窑火不息,这里是世界陶艺家的朝圣之地。

王代平:我是八月,来自台湾。

景漂陶艺人:英国。

景漂陶艺人:广东。

景漂陶艺人:日本。

景漂陶艺人:土耳其。

景漂陶艺人:韩国。

景漂陶艺人:山东泰安。

景漂陶艺人:江苏南昌人。

解说:工匠八方来,器成天下走。有一种态度叫“景漂”,上集。一种产业支撑起一个城市,历史上的景德镇就是这样的一个地方,丰富的瓷、土、窑、柴,兴盛的商业贸易,便利的水路运输成就了景德镇陶瓷业的繁荣和发展。青石铺路、小桥流水、雾霭青山、千年窑火不熄,这座远离喧嚣的东方小镇用一件件精美的瓷器征服了世人的双眼,成为了各国陶艺人的朝圣之地。

王鲁湘:在千年瓷都景德镇,每年都有来自全国各地,甚至世界各地的陶艺家来到这个地方工作,来到这个地方进行他们的创作。这样的外地来到景德镇的陶艺家据说每年的数量达到三到四万之多。那么这些艺术家来到景德镇以后,会像水一样渗透在这个土地里头,然后渗透在景德镇的各个角落。我身后这个山环水绕的非常风景秀丽的这条山谷叫做三宝,这里就是叫做景漂的这些外地艺术家聚集的一个地方。

解说:十年前,陶艺家李见深先生在景德镇镇边买下了一片地,按照自己心中梦想的家园建造了一片房屋,聚集了一批艺术家来此,起名作“三宝村”。他们在这里生活、写作、画画、烧陶,这里晚上有蛐蛐叫,早晨有鸡打鸣,小溪从院子中间流过,饭桌外面便是稻田。人们说在三宝这个地方,挖地三尺,便有瓷器。渐渐地,三宝村声名远扬,越来越多的中外制瓷人慕名来到这里,成为了景漂一族。“漂”在人们的心里仿佛是一个充满不确定性的状态,迷茫、彷徨、无根,那么景漂们是否也是如此,他们的状态是什么样子呢?我们带着这样的疑问,踏上了三宝这片土地,想要近距离地去感受最真实的景漂人。沿着一条依山建起的公路,行进了一段,我们来到了一户典型的景漂人工坊。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开阔的庭院,工坊的两位主人正在劳作,打理着庭院中的花花草草。

瓷器老男孩的人生转折

王代平:我是八月,来自台湾,2012年到了景德镇。

解说:今年44岁的王代平曾是一家世界500强企业西欧区的负责人,由于常年生活在国外,王代平更习惯被别人称呼他的英文译名——八月。五年前,他辞去了人人羡煞的金领工作,来到景德镇三宝村,和搭档一起开办了自己第一间陶瓷工作室。

盖博天:大家好,我的名字叫盖博天,我来自英国。2013年来到景德镇。

解说:盖是八月的搭档,他是一名凝聚态物理学博士,而在此前,他做的是金融工作,与瓷器毫无关系。八月和盖戏称自己原来都是和钱打交道的人,这个年纪来到景德镇,简直是两个“瓷器老男孩”。

王鲁湘:八月。

王代平:王老师好,王老师好。

王鲁湘:晚上好,今天下雨,飞机有点晚点。

王代平:没事儿,谢谢老师参观,那老师这边请坐。

王鲁湘:好,都准备糕点了,真的有点饿了。

解说:一进入工坊,我们便闻到了阵阵香气,原来,盖和八月为了迎接我们的到来,专门烤制了蛋糕。他们说,在英国,这是迎接客人的礼节。

王鲁湘:这个碟子都是你们做的?

王代平:是的,这其实是我们第一个设计的作品。那这个小碟它的功能就是为了装蛋糕和面包类的。这是你的。

盖博天:谢谢。

王鲁湘:非常好吃,谢谢,谢谢盖。那盖是不是在这里经常会烤这个维多利亚面包?

王代平:是的,我们这个工作室有一个很特别的事情,就是过了门以后,所有的东西都自己来。所以,我们自己烤面包、烤蛋糕、做饭、做面、做各式各样的食物。

王鲁湘:就进了这个门以后,一些生活的东西都是自己自理。

王代平:对,这也是我们拿生活上面的态度,希望在做瓷器。

解说:最初,八月和盖做出到景德镇来开始全新人生的决定时,大多数人是无法理解的。人们不能相信他们竟然愿意放弃高薪的职业和成功的人生,去追求一件未知的事情,甚至是要去到一个语言以及生活习性完全陌生的东方小镇。但是,在八月和盖的眼中,成为一个景漂才恰恰是他们想要的生活。

王代平:以前那个时候就是一直在像伦敦、巴黎、巴塞罗那、威尼斯、汉堡这些地方一直不停地飞。

王鲁湘:你都是在飞欧洲。

王代平:对,所以听起来好像是空中飞人,感觉很。

王鲁湘:很成功,空中飞人,而且去的都是发达国家,著名的城市。

王代平(八福创意总监):是的,但我觉得有点虚。这个虚的感觉很奇怪的是,我自己的感觉是如果我所有的东西都是在邮件上面去处理,那为什么还要在机场里面等两三个小时,然后再飞过去了之后,要安排所有的会议,把大家的这个时间都消耗在上面。所以,心里一直觉得不踏实,那我也觉得说,如果说能够靠自己的手做事,我觉得会比我在办公室里面做,会更有一点意义。所以,在什么都不会的状况之下,还是决定试看看。

盖博天(八福创办人):解脱,我喜欢去做一些新鲜的事情,去找寻一些未知的事情来做。

王鲁湘:觉得是解脱了。

王代平:但是为什么是解脱了呢,因为我们在这做东西都是自己来,那自己来做的时候,就觉得有一个重新把这个自己能够创造这个能力给找回来了。所以这个有一个对生命的控制权,这个和放下了高薪其实是两码事,这个是自己对自己的一个评价了。

解说:明代科学家宋应星在《天工开物》中这样写道,制瓷共计一坯之力,过手七十二,方可成器,其中微细节目,尚不能尽也。想要制成一件精美的瓷器,仅靠着对瓷器的喜爱和向往是远远不够的。而五年前,初到景德镇的八月和盖就像是两张白纸,对于制瓷技艺一无所知。

王代平:在陶瓷的这个世界里面,我们其实还是非常渺小的,所以在每一次我们处理所有新的东西上面的话,我们都是透过了我们以前的这种对于数字,对于这种科学实验的这种方法来做分析。我举个例子好了,像我们如果今天要做一个器形的话,我首先要先了解这个器形的大小,那我希望它达到的这个效果,我希望它是要走淳朴质朴的这个路线,还是我希望它走精致这个路线。因为在这个选择上面,它已经会有物料上面差异了。

王鲁湘:对,物料上面是有差异的,包括说上手的重量感是不一样的。

王代平:没错。所以,换言之,所有的物料当你不知道的时候,就只有一个方法,就是试。

王鲁湘:就试错,不断的试错,然后直到对为止。

放弃成就来到景德 只为成为制瓷大家

解说:每年都有两万余人慕名来到景德镇,有的是游历,有的则选择留在这里,成为一名景漂。而这之中,有些就像八月和盖一样,从对瓷器一无所知开始,用着笨方法,慢慢摸索出一条路来。也有一些人在来景德镇之前,便已经在制瓷界有了成就,在这次拍摄过程中,我们就见到了这样一个制瓷人,申炳锡先生。

申炳锡:大家好,我是来自韩国的申炳锡,这是我的工作室,这位朋友现在与我在一起制作瓷器。

解说:四年前,申炳锡先生带着家人一起来到了中国,来到了景德镇,建立起了这个看起来并不大的工作室。但其实,在韩国陶瓷界,申炳锡先生已经得到了很多赞誉和认可。不仅获得过多个奖项,还办过个人以及团体性质的展览。而来到景德镇,他不但要克服语言上的障碍,还要抛开曾经在陶瓷业建立起的基础,漂来这里从头做起。问其缘由,申炳锡先生说是因为梦想。

申炳锡(韩国陶艺人):就像是人们说的,“美国梦”、“韩国梦”、“中国梦”一样,我也是带着我远大的理想来到这里的,以后我想要学习更多中国的瓷器,成为一个制瓷大家,然后再回到韩国,所以我来到这里。

解说:现在,八月的工坊里摆满了琳琅满目的瓷器,不但批量生产,销往国内外,还在国际展上与诸多大牌、奢侈品陈列在一起展出。从白纸一张到做出自己的品牌,八月和盖仅仅用了五年的时间。

王代平:我是一个苦干型的人,就是我想做什么事情的时候,我会在如果是能力不及的状况之下的话,我会用尽方法去学习,然后不停地练习,把自己达到那一个标准。那如果说是在智力不行的时候,那就要靠念书、问比我更有智慧的人。所以,当初在到了景德镇的时候,我只有一个想法,就是说我既然到了这边,我那时候心里已经清楚我的生活上面我希望有改变,那所以那时候是有一个目的的。所以,我想看看如果真要做这件事情可不可以。所以我做了一件事情,就是从5月1号的时候,一家一家的这个作坊大间小间的这个慢慢看,他们在做什么东西,有什么样的特色,他做的是什么样类型的东西。

王鲁湘:也就是说,我们经常说有一种人生的存在的觉醒,也就是一个人生到这个世界上以后,很可能很多年不知道自己真正要为什么活着,对吧?但是有一些幸运的人可能在生命的某一天突然之间一觉起来醒悟了,改变人生轨迹,是不是你这个就是五年以前的5月1号?

王代平:对。

王鲁湘:五年前的5月1号。

王代平:我要做这个。

解说:不只是八月和盖,很多来到景德镇的人都会流连忘返,被这里怡然的氛围所吸引。吴奔来自山东泰安,在来到景德镇之前,他是一个北漂。他告诉我们,不要轻易动起扎根景德镇的念头,因为想过一次就再也忘不了。

吴奔(清沅器物空间联合发起人):我在北京待了十几年,我也没觉得自己完全融入,在景德镇是来了五年了,从我刚到的那个第一天起,我就没觉得自己是个外人。这些常规的器物,它其实它是可以承载我们的情感,承载我们的情绪,甚至可以承载我们在文化上的这种自尊和自信。所以,就是也有很多外国的景漂在这。

王鲁湘:在景德镇扎着,等于说在三宝垄里头也有很多。

吴奔:有很多老外,所以实际上大家到这来,我想就是说可能有一个共同点吧,就是被这些器物勾了魂。

《文化大观园》节目在凤凰卫视中文台播出【节目专区】

主持人:王鲁湘【主持人专区】

首播:周六 12:00-12:30 

重播:周日 06:15-06:45 09:45-10:15

      周一 00:15-00:45 04:30-05:00

想看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责任编辑:张惟乔 PV085]

责任编辑:张惟乔 PV085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有一种态度叫“景漂”(上)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04/15/8142841f-c0d3-4278-87ec-2629ac07a338.jpg

凤凰卫视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