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昆明艺术性——毛旭辉意象


来源:凤凰卫视

自动播放

核心提要:画笔下出挥毫天地,毛旭辉的创作,有时代的痕迹,生活的痕迹,自身经历的痕迹。大师的成长是通过苦痛的煎熬,才出现瞬间的释放,留下传世的作品。凤凰卫视4月13日《鲁豫有约》,以下为文字实录:解说:

核心提要:画笔下出挥毫天地,毛旭辉的创作,有时代的痕迹,生活的痕迹,自身经历的痕迹。大师的成长是通过苦痛的煎熬,才出现瞬间的释放,留下传世的作品。

凤凰卫视4月13日《鲁豫有约》,以下为文字实录:

解说:这里是一座西南边疆的文艺小城,这里有四位中国当代艺术领军人物,毛旭辉、张晓刚、叶永青、罗旭,这里有很多过着文艺生活的斜杠青年,鲁豫来到这里云南昆明,探访昆明的艺术图景,感受小城的文艺气息,对话昆明的艺术大师,了解作品背后的故事。

坚持个人风格 终成一代大师

解说:1985年之前的十多年里,这种乡土写实是中国最常见的绘画风格,1975年以后,中国画坛开始大量出现这样现代主义的绘画,这种改变来自于于80年代中期,中国大陆一场轰轰烈烈的现实主义美术运动,也就是中国美术史上,著名的85美术新潮,当时的年轻艺术家不满于苏联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的美术窠臼和传统文化中,陈旧的价值观,他们从西方现代艺术中寻找新的生机,扛起创作自由的大旗,掀起现代主义的浪潮,其中85美术新潮中的重要人物也是如今中国当代艺术界声名赫赫的张晓刚,叶永青,毛旭辉,都来自云南昆明,而毛旭辉则是他们西南艺术群体的组织者和领导者,毛旭辉作为西南艺术群体的领军人物之一,他的作品在技术品市场上,也价值不菲,2016年毛旭辉以1545万人民币的总成交额,第四次登上《胡润艺术榜》,虽然这些作品的拍卖价格,和毛旭辉本人没有直接的经济关系,但作为这个身价的画家,毛旭辉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应该不成问题,不过毛旭辉依然生活简单,衣着朴素,十几年来一直在创库一个简易的小画室进行创作。

陈鲁豫:您好,您好,您好。

毛旭辉:请进。

陈鲁豫:谢谢,我能先看看您的画吗?工作室。

毛旭辉:看原作昨天我找了,各个时期的一些画出来。

陈鲁豫:对,这个是比较熟悉的。

毛旭辉:这一个有点代表性。

陈鲁豫:这个我没有见过。

毛旭辉:刚刚画完的画,差不多是7月份到9月份之间。

陈鲁豫:里边还有吗?

毛旭辉:里边也有,都是,这是做资料,有时候我的助手来工作,这是作品。

陈鲁豫:这是作品,都已经成。

毛旭辉:都是一些更多是一些圭山的写生,这两年我在整理我的作品,这是我最早画油画,当时也保存得不太好,因为当时不会做纸,油画到专门的纸上,要做一个底,比如刷点油漆,刷点油漆加立德粉或者,这是画的滇池。

陈鲁豫:这还能修复吗?这画?

毛旭辉:没法修复了,只能这样了,我觉得这样挺好的,有伤痕。那是1976年,需要开灯吗?那个时候我在百货公司工作,我在百货公司的大楼上,那个时候每天都会看见这样的场景。

陈鲁豫:这是人群在悼念?

毛旭辉:对。

陈鲁豫:毛泽东他们?

毛旭辉:毛泽东和周恩来,他们走的时间很近,每天街上都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这就是大学毕业以后画的。

陈鲁豫:这很像你们那几个人,就酒后的那个系列,就是这个?对,《走在夜晚的东风东路》。

毛旭辉:东风东路上,这个是东风西路,因为这条是昆明最重要的一条。

陈鲁豫:这两个路现在跟当年变化大吗?

毛旭辉:变化太大了现在,原来我画的电影海报就挂在这,后来不是到电影公司去画海报,然后就挂在街边,就挂在这个地方。

解说:毛旭辉偏爱用高饱和度色彩来创作,而他的人生也似乎如同他的作品一样厚重而丰满,最珍贵的《家长》系列,是童年时代阴影的侧面反映,最常见的《剪刀》系列,和《倒下的椅子》,是对型的极致刻画,邪魅狂狷的《红色体积》系列,是曾经理想与现实撕裂的证据,而《紫色庄园》则是对故去女儿的深深怀念。1984到1993年,毛旭辉还曾在昆明市电影公司任美术师,绘制电影海报,毛旭辉至今还保留了曾经绘制的电影《顽主》的海报小样。

陈鲁豫:我是上两个礼拜在台北,采访那个李安导演后来去台南,台南还有一个电影院,还有那个手绘的那个电影海报,对就是巨。

毛旭辉:我原来就是干那个的。

陈鲁豫:巨大幅的那种是不是?

毛旭辉:对对对对,我当时的尺寸是4米乘2米。

陈鲁豫:只刷在墙上刷在板上?

毛旭辉:没有办法保存那个东西,我现在留下唯一一张,是参加电影宣传画的创作的展览。

陈鲁豫:但那不是具体就真的要用的,只是为了宣传,为了为参赛而用的一个?

毛旭辉:对,参赛而用。

陈鲁豫:那也挺可惜的。

毛旭辉:待会我可以给你看。

陈鲁豫:好,好。

毛旭辉:1989年我画过一张,也是一些熟人的面孔。

陈鲁豫:《顽主》是吗?

毛旭辉:对,你看过吗这个电影?

陈鲁豫:当然了,当年,这个看过,这是哪年的电影我忘了。

毛旭辉:1989年。

陈鲁豫:1989年,那我已经上大学了,你们为了画海报是需要先看电影?

毛旭辉:对。

陈鲁豫:然后再画?

毛旭辉:我们经常看电影。

陈鲁豫:那也挺美的。

毛旭辉:后来这个工作还不错,每星期三星期天都有电影,然后张晓刚他们经常来蹭票,都认识这几个人。

陈鲁豫:那时候葛优还有头发吗?我都忘了。

毛旭辉:应该是有的。

陈鲁豫:因为你画的,画的还是挺长的头发?

毛旭辉:对。

陈鲁豫:我都忘了。

毛旭辉:那个是80年代,都留点长发。

陈鲁豫:对,他们俩还都瘦。

毛旭辉:文艺青年。

陈鲁豫:梁天和张国立还都瘦。

毛旭辉:对。

陈鲁豫:这还得要注意防火,都是画。

毛旭辉:前两年来了一次火灾,我急得要命,我两次碰到火灾,有一次在电影公司碰到火灾,特别有意思,是我们电影院起火了,我的宿舍离那个电影院起火的很近,就是隔的一栋楼,烟子已经进到我的房间里边,当时我就想我要把我的画抬出去,我就提了一张《家长》提了一张《圭山》组画,咚咚咚咚走到院子的时候,我突然想到还没办法,还有很多画你拿不走,干脆就救火,赶快去救火去了。

陈鲁豫:那是画家的第一反应。

毛旭辉:这个就是80年代的,封面自己画。

《鲁豫有约》在凤凰卫视中文台播出【节目专区】

主持人:陈鲁豫【主持人专区】

首播时间:周二至周五 10:35-11:30

重播时间:周二至周五 14:00-14:55

         周三至周六 01:55-02:45

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责任编辑:刘家豪 PV089]

责任编辑:刘家豪 PV089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昆明艺术性——毛旭辉意象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04/13/5fab9d2d-778c-4256-af64-f4bedc778ce1.jpg

凤凰卫视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