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闫肃因一事被迫改名 31岁写《江姐》剧本引轰动被毛主席接见


来源:凤凰卫视

自动播放

核心提示:阎肃、马季,他们是中国家喻户晓的创作型艺术家,用一生倾注艺术事业,阎肃八十六载人生路,他谱写几代人的记忆。从艺50载,马老始终坦然面对外界的流言蜚语,为相声事业倾注一腔热忱,一生热爱,如今一袭萧风逝东去,唯有笑声洒人间。

核心提示:阎肃、马季,他们是中国家喻户晓的创作型艺术家,用一生倾注艺术事业,阎肃八十六载人生路,他谱写几代人的记忆。从艺50载,马老始终坦然面对外界的流言蜚语,为相声事业倾注一腔热忱,一生热爱,如今一袭萧风逝东去,唯有笑声洒人间。

凤凰卫视4月5日《鲁豫有约》,以下为文字实录:

解说:阎肃、马季,他们是中国家喻户晓的创作型艺术家,用一生倾注艺术事业,阎肃八十六载人生路,他谱写几代人的记忆。他曾因性格问题被迫改名。

阎肃:大伙老说我不严肃,我一怒之下改个,叫个名就改成叫阎肃,给你们看看。

陈鲁豫:有作用吗?

阎肃:改了以后好像没作用。

解说:豁达风趣,作品内外透着北方汉子的豪爽。

阎肃:来来来,干一杯,再来来来,我的最高战绩,我曾经一顿饭喝倒了六个厂长,其中三个是酒厂厂长。

解说:潜心创作六十余载,有哪些不为人知的创作故事。

陈鲁豫:后来有多少人知道这是写打假的歌,大家都认为是写爱情的歌。

阎肃:是的,什么东西搞得乱七八糟,什么玩意骂了半天,我说您看没有,我没看,我说你没看,你骂什么呀。

解说:相声表演艺术家马季,投身相声事业五十载,他留下诸多经典作品。

资料:

马季:你不抽我这宇宙香烟呢,怎么样?你就没有美满幸福的家庭。

解说:初露才华,他得到多位大师赏识。

陈鲁豫:当时被哪个伯乐看上了?

马季:先是刘宝瑞,我看你挺有前途,侯先生也发现了,学相声吧。

解说:跌宕起伏,他经历了多少人生风波。

马季:说马季是监守自盗。

陈鲁豫:说是您偷的。

马季:马先生,您完事了,我说我怎么了?不是听说您倒卖油棉丝让人抓起来了。

解说:笑对人生,他始终心存豁达。

马季:人都有高峰,你的高峰过去了,迎接别人的高峰,这,咱们。

解说:鲁豫有约,追忆艺术大师阎肃、马季,即将为您呈现。

阎肃、马季,他们是备受爱戴的创作型艺术家,用一生才华书写一生艺术传奇,如今大师已逝,但他们的经典作品却经久不衰,他们的创作精神更流芳于世。

2016年2月12日,著名艺术家,文艺界泰斗,空政文工团创作员阎肃老先生,走完了他人生的最后一程,享年86岁,从此天堂多了一位德艺双馨的老艺术家,荧屏上少了一位风趣可爱,和蔼可亲的老者。生命不息,创作不止,86年人生长路,65年艺术生涯,阎老始终立于时代潮头,发出时代强音,创作了一大批深受人民喜爱的艺术精品,影响和激励了几代中国人,他的作品风格跨度很大,既有家喻户晓的歌曲《红梅赞》,革命样板戏《红色娘子军》,还有被奉为金曲情歌的《雾里看花》,这首由那英在1995年春晚演唱的热门歌曲,其创作初衷竟是和组织上的一次任务派遣有关。

陈鲁豫:那个《雾里看花》那个词,我觉得您写的挺大胆的,挺直白的。

阎肃:那是没辙了,那个是《商标法》颁布十周年,央视二套经济部要搞个晚会,找我去策划,策划当中我就说,我说这个地方啊,咱们写一个打假的歌,我说准好,因为那时候那个假货充斥嘛天怒人怨,导演也很同意就组织,你组织人写吧,过了不到十天,八九天回来跟我说,人家说了这没法写,打假怎么写,说谁出这馊主意,让他自个儿写,这就找着我,我真正我开始觉得很容易,我真正开始写了,我觉得很难了,您这个眼镜是真的,这皮鞋是假的,您最好有钱别买假货,怎么能够不买假货等等都不对,假货不好,我们不喜欢假货,这都不对,想了半天想不出招儿来,后来我就想起川戏有一个叫《金山寺》,那边有一个韦驮菩萨,当这个白蛇到水面去找不着的时候,韦驮菩萨说待吾神睁开法眼,他有个靴子噔一踢,在那儿踢出一眼睛,这个在佛教头这个叫慧眼又叫法眼,他一睁开眼,上看三十三天,下看十八层地狱,什么都跑不过他的眼睛,睁开慧眼,哎,我想这倒不错,那要是我们人人有一双慧眼,这假货就没人买了,我就想起一句词叫借我一双慧眼,后来到了孙川谱曲,那英唱的时候,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把第一句词的雾里看花成了这歌的名字了。

陈鲁豫:后来有多少人知道这是写打假的歌,大家都认为是写爱情的歌。

阎肃:是的,有的人说是看见爱情,我儿子的一些同学给他说,你们老爷子多大岁数了,他说60多了,没事他怎么老雾里看花啊,就这个就,就是说它就不胫而走了,就是说,其实谁也不知道它是为打假写的。

解说:《故乡是北京》、《北京的桥》等这些京味十足的作品,均是出自阎肃之手,出人意料的是,阎肃并不是北京人,他出生于河北保定,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后,为了躲避战乱,7岁的阎肃随家人从保定辗转武汉,最终流落到重庆教会栖身。学生时代的阎肃先后就读于南开中学和重庆大学,当时的他既是学校里的文艺积极分子,也是一名优秀进步青年,曾秘密加入了中共地下党外围组织,1952年,22的阎肃随志愿军战士去到了朝鲜战场,主要任务就是战地慰问演出,在那里他曾度过一段难忘的岁月。

陈鲁豫:在前线您就是唱歌、跳舞、演戏,什么都干?

阎肃:很重要一个任务是,我们会去慰问呐,我是打前站,打前站比如到您这个部队,朝鲜人民军或者志愿军哪个部队,我先得采访好人好事,比方说有个排长叫陈鲁豫,打死美国兵多少多少,回来我就编成词,但是词翻成朝鲜文,因为如果是朝鲜人民军,得翻译成朝鲜文,朝鲜有个歌是家喻户晓的,在人民军在老百姓很流行的,这咱们在座可能很多同学都会这个,就是。

陈鲁豫:什么意思?

阎肃:它就是一种语助词,就是,就是跟咱们呀呼嘿,恐怕跟那差不多这个,他老嘿呀,那么当中可以装很多词,比方说到大伙就跟着一块,我在前面领唱,就唱这个,什么陈鲁豫,祝英雄班长陈鲁豫,打败了敌人嘿呀,陈鲁豫在底下一听,高兴,走到哪都有这个节目,那时候我们搞,这是我管这个事。

陈鲁豫:还在朝鲜练出了喝酒?

阎肃:喝酒,喝酒因为我本来也能喝点,说实话能喝点,能喝点到了抗美援朝,后来这不是停战了嘛,停战了嘛,大伙一种从坑道里出来那种,那种压抑许久那种感觉,那当然,另外我们这文工团嘛,那么也好久不看到女同志了,特别不看到那么多漂亮的女同志了,于是喝酒当然就敬酒,老给女同志喝酒,我一看不行,我说女同志,女孩子有的,个别个别的能喝,其他大部分都不能喝,不能喝酒,但是你要这种时候,你要不喝酒,又很容易让人家扫兴,我们这几个男的就被派去挡喝,来来来,干一杯,再来来来,我还不错,我也属于这种勇士之一。

陈鲁豫:喝多少?

阎肃:我年轻时候不客气说,白酒一斤二两是没问题的,那真的,真的,我的最高战绩,我曾经一顿饭喝倒了六个厂长,其中三个是酒厂厂长,真的。

陈鲁豫:这太厉害了。

阎肃:能喝那时候,现在不行了,现在75了。

陈鲁豫:那时候您已经改名叫阎肃了吗?

阎肃:是的。

陈鲁豫:这您自个改的?

阎肃:是。

陈鲁豫:为什么?

阎肃:原来念书一直叫阎志扬,我的同学现在见我还是阎志扬,阎志扬,阎志扬,他们就是到青年艺术工作队,1950年,大伙老说我不严肃,我一怒之下,不严肃。

陈鲁豫:不是,什么叫不严肃啊?

阎肃:我就老嘻嘻哈哈,我这人比较随便,乐乐呵呵。

陈鲁豫:那不挺好吗?

阎肃:很难看着我板个脸。

陈鲁豫:那不挺好吗?

阎肃:是啊,他们就说不严肃,好很多正式,稍微该开会,正经一点的,我还是乐乐呵呵的,就不严肃,我一怒之下改个叫个名就改成叫阎肃,给你们看看,就改成阎肃了。

陈鲁豫:改了以后有作用吗?

阎肃:改了以后好像没作用,秉性难移,还那样,我很少这种疾言厉色那种。

上世纪60年代初,31岁的阎肃新婚后第一次探亲休假,他趴在炕桌上奋笔疾书,闭关18天,歌剧《江姐》的剧本便一气呵成,一经公演,旋即引起轰动,毛主席也深为感动,并接见了他。

阎肃:总理看完了以后,总理非常喜欢,推荐给主席,主席,我们给主席看了,主席解放后除了进城以前,看过《白毛女》,进城以后没看过歌剧,就看这个了,主席看的时候,跟咱们普通人一样,该笑的时候哈哈大笑,该,一看到悲的时候他就哭,他流眼泪。

陈鲁豫:《江姐》那会一共演了多少场,刚才说演了几百场是吧?

阎肃:几百场到处演,到处给,到深圳演出,香港很多朋友过来看,也非常感动,你说这个事很怪,他并不完全受这意识形态,他就是,其实很简单,我觉得,就是好看好听,就这种人值得我们尊敬,就是不管你谁写,谁演,但是这种人物本身她的一生为之奋斗的一件事情,就是成立个新中国,而新中国已经成立,五星红旗飘扬,她还在那个黑牢里头呢,她在那拿被面在那绣红旗,这个本身,这个动作本身,就足以说明她的高尚,她的高贵,她的尊严我觉得,那么当时我觉得她就是这点,另外我们那个也挺好听,就是这么个原因。

陈鲁豫:旋律是特别好听。

阎肃:她的衣服也是,在上海,在西安演出,我告诉你那扮相啊,就像你这头发嘛,这样头发,蓝旗袍,红毛衣,白围脖,好家伙,现在,理发店门口贴着专理江姐头,街上,大街上你看着走,时髦的,那时候时髦打扮,蓝旗袍,红毛衣,白围脖,真的,它就形成一个风尚。

解说:1976年四人帮的倒台,让曾在文革期间创作样板戏,而备受欢迎的阎肃经历了一段人生低谷,那个时代的舆论与人身攻击,以摧枯拉朽之势,击垮了一批文艺工作者,甚至有人迫于强大的心理压力,而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阎肃却挺了过来,最终通过审查。

陈鲁豫:别的人在十年当中受尽磨难,您是结束之后有一段时间比较难过。

阎肃:这个是因为很难免,因为他都属于那个时候老受重用的吧,因此就有大字报写的是,我儿子放学回来,说有小孩告诉他们,你看,有人给你爸爸打拳呢,我儿子跑去一看,大字标题,向阎肃同志猛击一掌,我儿子回来说,谁打你呀?我说哪打我,我说就是大伙说要查查,说我跟四人帮有什么关系,我说那就该怎么查怎么查呗,就这么了,结果查来查去也没事。

陈鲁豫:时间长吗?

阎肃:不长,很短很短,因为很快就把我去搞《红灯照》去了。

陈鲁豫:所以我说阎肃老师属于那个看风气之先,就是在什么时代那个最火的事,都赶上了,后来电视刚刚开始发展的时候。

阎肃:1984年。

陈鲁豫:您也赶上了。

解说:踏平坎坷成大道,斗罢艰险又出发,正是这段动荡岁月的磨砺,让他日后写出了这样传唱至今,激励人心的词句。1985年,他被中央电视台邀请担任春节联欢晚会的策划,自此之后就和大众春晚结下深厚渊源,进而再次迎来了事业上的繁荣。

阎肃:从1986年开始,前前后后到现在十九年了,二十年了快,我搞了大概十好几届春节晚会,我盯的一个很主要的任务,分工,是我盯到12点那一下,就是正好前面不管什么节目演完,咱们稍微等待一会儿,完了开始倒数,10987654321,零点到来,新的元旦,新的春节开始了,新的一年开始,每年都我管这个,事先每个节目都算好了,这个是12分零30秒,这个是多少多少分多少,都排得再好,没用,每一次到了十一点,我就开始出汗,到11点半就大汗,它为什么呢?就是音乐节目都是录好了音的,都是准的,四分半就是四分半,4分25秒,就是4分25秒,它是准的,但是语言类节目,访谈类的节目没准,比方说您是演小品,咱们俩在这演个小品,咱们俩他们鼓掌,12分钟,那天晚上可能13分半,因为咱俩俩忽然呢,语速就慢了,因为要想他们听清楚每一个字,我们今天,就来这劲了,他们那反应特别强烈,亢奋,你刚才一说什么阎肃,他鼓掌,你说个什么他大笑,而这个笑持续时间很长,掌声也很长,咱们俩就得等他落了,咱们俩再继续说,所以说每个相声也好,小品也好,只要是语言类节目,包括朗诵诗,它都涨出去,你涨出去30秒,他涨出去20秒,从8点钟开始落到11点,它能涨出去十多分钟,有的时候,最多的,这种时候就面临一个抉择,就是你下面的节目还演不演,你要演,12点响不了,就得砍掉节目,或者挪到12点以后。

陈鲁豫:就说谁下。

阎肃:谁下呀。

陈鲁豫:天哪。

阎肃:太可怕了。

陈鲁豫:您肯定也被别人毙过。

阎肃:我,那毙的太多了,就参加这个晚会,这个节目,费半天劲搞完了,最后枪毙了,谁也说不准的,但是我,他们很愿意我在场,审查的时候。

陈鲁豫:为什么?

阎肃:就是我很同情演员,我在那绝对是个很,非常棒的一个观众。

陈鲁豫:就该笑您肯定笑。

阎肃:不该笑我都笑甚至,他那只要说有一年来俩四川的,他们说你这个晚会是什么,给北方人看的,我们这个南方人,怎么就没有节目呢,我们就沈伐,有刘德一,我们有许多名演员,请来了,搞了个四川小品,审查的呢,广电总局的和电视台的一些,都是一些不懂四川话的一些领导,在那坐着都这样,就我一个人在旁边傻笑,因为他每一个包袱我都懂,我这哈哈哈哈,笑得一塌糊涂,他们老看我,他们说神经病这人是。

陈鲁豫:是真好笑,还是您为了帮他们一把?

阎肃:也帮他们一把,也真好笑,你得承认人家这个,结果就我一个人,还有上次也请滑稽戏,来了一个,也是我一个人傻笑,他们后来,他们演员都挺感谢我的,真的,演员在台上需要有反应啊,整个凉水盆,谁也受不了啊,就我在那光傻笑,后来他们说,这审查最好不要有他,不要有我,虚假繁荣。

陈鲁豫:都是托以为。

阎肃:审查吧,有时候也很难,你不知道,你要参加审查也这样,第一遍审查他们两位表演,你看了,哈哈哈哈,笑得一塌糊涂,完了,提出三条意见,你们再改一改啊,第二次审查他们俩还是这个,改了,一看哈哈,挺好,笑声就少了一点,因为你听过了,听过一遍以后再听,有些包袱,你就没有那个触及,那个触动了,完了又再改一点,第三次你再审查,哈,第四次再审查,你已经不笑了,因为你都会背了已经,你想想,完了就会说了,笑料不够啊,废话,那当然不够了,你都听腻了,怎么还有够啊,这也挺难的,真的挺难的。

陈鲁豫:那您所有的春节晚上都是在中央电视台大播室过的?

阎肃:基本上,就是我参加的,都得在那盯着,每次都是半夜四点钟回去,回到家,他们都睡了,每次都是,但是挺,也酸甜苦辣,难说,有时候一种失败的感觉,有时候很兴奋,特别好,受大伙欢迎,有时候挨骂。

陈鲁豫:春节晚会一般可能骂导演,您还好像。

阎肃:骂到什么程度?骂到我一个老战友,老领导,有一年春节晚会完了,他给我痛骂一顿,什么东西,搞得乱七八糟,什么玩意骂了半天,我说您看没有,我没看,我说你没看,你骂什么呀?

陈鲁豫:为什么呀?

阎肃:我不屑一看,他不屑一看,你不看,你骂我们干嘛呀,真是莫名其妙,真是,我说这个不讲理,我说你有点,为骂而骂呢不是,我不看,我根本不看,他不看。

解说:岁月留声不留人,当《敢问路在何方》在猴年春节经历了又一轮的传唱之后,这首歌的词作者阎肃却以安然离世,阎肃先生的逝世,无疑是文艺界的一大憾事,2016年2月18日,阎肃先生的告别仪式在八宝山举行,文化艺术等各界人士及亲友,前来送老人最后一程。一片丹心,一腔热血,一身正气,他用生前歌,身后名,无声地标注了文艺工作者应有的追求和理想,这是一种激励,更是一种引领。

《鲁豫有约》在凤凰卫视中文台播出【节目专区】

主持人:陈鲁豫【主持人专区】

首播时间:周二至周五 10:35-11:30

重播时间:周二至周五 14:00-14:55

         周三至周六 01:55-02:45

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责任编辑:张惟乔 PV085]

责任编辑:张惟乔 PV085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追忆艺术大家——阎肃 马季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04/05/79bb9793-578a-4f4f-88c6-a5c8dc2cb649.jpg

凤凰卫视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