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夏梦:永远的少女青衣


来源:凤凰卫视

自动播放

核心提示:人如其名,夏梦的确美好的如同仲夏夜之梦,动荡时世里独善其身,纷乱演艺圈中洁身自好,美好一世的她,即使是在生命最后的那段时光里,亦优雅不减当年,智慧美貌与好运她尽收囊中,只留给观众一团美好的梦。

核心提示:人如其名,夏梦的确美好的如同仲夏夜之梦,动荡时世里独善其身,纷乱演艺圈中洁身自好,美好一世的她,即使是在生命最后的那段时光里,亦优雅不减当年,智慧美貌与好运她尽收囊中,只留给观众一团美好的梦。

凤凰卫视3月29日《鲁豫有约》,以下:为文字实录:

解说:上集回顾了夏梦堪称顺遂的荧幕生涯,和种种跌宕起伏的人生际遇,夏梦一生经历种种世事变迁,可她始终能够在风云变幻中把握命运掌控自我。往昔的峥嵘岁月稠在夏梦身上却已成为云淡风轻的过往。由于健康的关系,夏梦过去在大陆香港两地频频往返的日子,已被如今常居香港家中等待妹妹杨洁时时来探望所取代。

陈鲁豫:我刚才看到您妹妹,她多长时间会来看您一次啊?

夏梦:她大概两三个月来一次。

陈鲁豫:那您平常也比如说很少回去上海看呢?或者去北京啊?大部分时间就是在在香港?

夏梦:我怕坐飞机的,上海北京都太远了,坐飞机时间太太长。

陈鲁豫:很怕坐飞机。

夏梦:太长坐飞机我不舒服。

解说:采访中途夏梦的妹妹杨洁,亦参与对话,一边借此让姐姐可以坐在一旁,稍事休息,同时也能为姐姐一些过往的记忆辅以细节,和夏梦相似的是,杨洁也有着与电影的不解之缘。1957年谢晋执导的新中国第一部体育题材经典电影,《女篮5号》就是以她为原形创作的。

电影《女篮5号》片段:你呢?还可以。

解说:年轻时身高1米77的杨洁,曾是篮球国手,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篮坛,司职中锋的她,是女篮国家队的主力,与姐姐夏梦一岁的年龄差,让她几乎参与并见证了姐姐的一生。

陈鲁豫:所以您跟夏梦老师是完全不一样的,她是静的,您是动的。

杨洁:我们俩反差很大,我一分钟都待不住,原来小时候,她是可以抱本书,啃一杯茶仨钟头都不动的,我们小时候老说她冷血动物。

陈鲁豫:那也不是吧?

杨洁:不是。

陈鲁豫:她说她刚才说,看那电影你们都哭的不行了,她都不哭。

杨洁:《一江春水向东流》,在香港演的时候,眼睛都哭肿了,第二天上学眼睛都哭肿了,她不哭。

陈鲁豫:比如说您这几十年,您看到过她掉眼泪吗?

杨洁:没有,后来她告诉我,这几年我不老来香港陪陪她什么,都这么大年纪,她有一个(秘密)我都不知道,过去我们老说她不掉眼泪,她没有眼腺,她不会掉眼泪,她告诉我她说我不会哭的,你放心。我姐夫走的时候,她告诉我,我不会哭的,但是我心里难受,她心里难受也不说,她就这么个人,她心里难受她掉不出眼泪来。

陈鲁豫:那小时候也没哭过?

杨洁:没哭过。

陈鲁豫:就是没没有没有。

杨洁:不哭。

陈鲁豫:没有这个泪腺?

杨洁:没有,实际上她一个是她也挺坚强,一个是她轻易不哭的,也没泪也没有眼腺。

陈鲁豫:那她其实是其实是哭了,只是没有眼泪掉出来?

杨洁:对了,她心里是难受的,她说。

陈鲁豫:那小的时候你会觉得,这个姐姐特漂亮?

杨洁:是啊,这他们都说她漂亮,所以拍家里要拍照我就逃了,她4岁的时候有张照片,在这个南京路上,现在从前的静安寺路,人家橱窗上搁她做广告的,她漂亮从小是好看。

陈鲁豫:如果是我小时候的话,有这么一个姐姐,我内心会特羡慕,还有点小吃醋。

杨洁:不会。

陈鲁豫:您会吗?

杨洁:那个因为我跟她两个环境长大的,小的时候她是我父亲母亲的宝贝,我呢是在我祖父家里长大的,后来我们到香港在上海,后来我们两人住了一年校,中西女中,然后到香港以后我们再待了7年,一块住一间屋自住下,但是她拍后来就拍戏了,我跟她的作息时间不一样,我上学我睁开眼睛走了,她刚刚回去刚刚睡着,所以我们两个人在一间房间里有时候一天没讲话都可能。

陈鲁豫:她那时候去拍戏,对你们来说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杨洁:很正常啊。

陈鲁豫:因为漂亮的女孩最终去做了明星,好像是特别自然的事情。

杨洁:那也不完全,她这不是她主要是喜欢文艺,从小就喜欢文艺,在学校的时候她演过,演过孙中山,所以为文艺体育都是很重视,她喜欢还完了,那个,她的名夏梦就取从那个《莎士比亚》的那个。

陈鲁豫:《仲夏夜之梦》?

杨洁:短篇集里的《仲夏夜之梦》,因为她我们的课外书,在香港的课外书是《莎士比亚》的短篇集。

陈鲁豫:你们当时好高级啊羡慕,中学生都是在演《莎士比亚》的名著?

杨洁:对。

陈鲁豫:太牛了。

杨洁:我们那个时候在学校的是,这里最好的两个女中就是,圣马力诺,圣马力诺英文书院,所以她是好学生我是坏学生,她的这些修女老师都喜欢她。

陈鲁豫:就属于长得又好看。

杨洁:她主要是。

陈鲁豫:又乖学习又好?

杨洁:很用功很乖。

陈鲁豫:所以一开始就是这是文艺?

杨洁:对。

陈鲁豫:这是体育?

杨洁:对。

陈鲁豫:一开始。

杨洁:一开始。

陈鲁豫:就分的很清明?

杨洁:也不是,我根本没搞体育,她搞文艺是有这么个机会,我们去片场看看看拍片子,导演跟那个厂长一回头一看,正好在找国语会讲国语的演员,一看她以后就觉得,摄影师说可以,底下就摄影师就,完了问她会不会讲国语,会讲结果马上就试镜头,一试镜头就成了,她也喜欢文艺,我们家里头不喜欢去拍电影,那时候拍电影比较乱,所以我们那个时候的观点呢,就是认为家里头观点认为,文艺体育都是饭后之物,结果后来看她那么喜欢,当一个事业去做,所以我们从她从影开始,就约定的不参加剪彩,不参加这种老板的请客,所以她没有的。

鲁豫说:夏梦就属于那样的一个,外表是冷冷的,但内心是温热的那样的一个人,但她情绪表达一定不会是那种炙热的,我觉得那个年代的,那样的比较算是富裕家庭的人的情感关系,可能跟我们现在应该也不是太一样吧,就那种家里面也会有柴米油盐,但不是那种热火朝天的,柴米油盐的那样家庭生活。我想他们有他们的相处方式,也是温情的有温度的,但也是一种比较优雅的克制的那种关系,然后现在我看到她们比如都上了年纪了,她跟她妹妹杨洁之间那种,有那种彼此那种相依为命相濡以沫那种感觉,有包括她妹妹对她那种那种体恤甚至有些心疼,那种感觉。

解说:误打误撞的开始了自己演艺之路的夏梦,其演艺生涯堪称顺遂如梦。而这位曾红遍香港、内地、东南亚的绝代佳人,身边亦围绕着诸多传奇传说,其中最为后人所熟知的便是她小龙女原形的传闻,而作为陪伴姐姐一生的妹妹杨洁,对于姐姐的种种经历,也有着自己的视角和解读。

陈鲁豫:那你们肯定去片场看她拍戏的,就属于她她刚才夏梦老师自己也讲,就一开始演就很自然,你当时作为观众她妹妹坐在那看,姐姐在那演的话你会觉得特别自然吗?就好像她天生就应该?

杨洁:不自然,我们很紧张,第一次放她《禁婚记》,第一部片子,礼拜六晚上,娱乐戏院我们全家坐在最后一排紧张的不得了,因为没想到她会演戏。

陈鲁豫:然后她那个她突然出现在大银幕上,然后人被放那么大,你当时那感觉你还记得吗?

杨洁:没有,我就感觉她就特别紧张,就怕她演不好。

陈鲁豫:夏梦老师自己也讲,她一直特别幸运,一开始拍就是主角,可能一开始拍第一二部戏之后,就已经所谓叫红了。

杨洁:很红了,很红了。

陈鲁豫:当时很红的是个什么,当时的观众是会?

杨洁:当时呢。

陈鲁豫:表现什么样?

杨洁:她这个形象呢,男女老少都喜欢。

陈鲁豫:还真是。

杨洁:对,你看她真的是,从男女老少老太太们都喜欢,这个乖乖闺女挺好的,乖儿媳妇挺好的,就是这种感觉,所以她的粉丝多就是,东南亚特别红,《长城》片子我知道,长城厂第二部下一部片子是什么,夏梦,马上定金就交了,不管你拍什么片子,只要这俩字所以她在东南亚是非常的红。

陈鲁豫:那时候女演员就是一直都会,现在不也要说什么嫁入豪门,就红了之后会有很多的人来追求,那应该会有很多人追求夏梦老师?

杨洁:她,她没有这些感觉,她的全部集中在戏上,所有的人,暗恋她的也有,她根本没有感觉,我觉得她根本就不在乎这些,她因为刚一进电影,她全部脑子就在艺术上,她习惯了。

陈鲁豫:那后来大家都传说,津津乐道的金庸先生特别喜欢她,这您知道?

杨洁:那根本她不知道。

陈鲁豫:她您知道要是我的话,别人喜欢我多少会知道的,我喜不喜欢再说,但我应该会知道的。

杨洁:她年纪小,金庸跟她差好多年纪,起码8岁以上。

陈鲁豫:那您知道吗?当时?

杨洁:当时我不知道,金庸那时候当时是在,长城影片厂一个编剧。

陈鲁豫:对。

杨洁:他根本就没有写武侠小说,曾经有个电视说他是武侠小说,说是像那个《唐伯虎》似的,为了夏梦。

陈鲁豫:对对对说。

杨洁:这个不符合事实。

陈鲁豫:改名叫林欢?

杨洁:不符合。

陈鲁豫:然后就潜伏在?

杨洁:不符合事实。

陈鲁豫:然后就潜伏在长城?

杨洁:不符合事实,她的《绝代佳人》是金庸编的吧?

陈鲁豫:对。

杨洁:第二部片子《绝代佳人》。

陈鲁豫:那他一直真的是内心,是特别欣赏夏梦老师的?

杨洁:对,他特别欣赏,那个欣赏她我就不知道有多少欣赏,她有没有感觉我就不知道了。

陈鲁豫:但那个算暗恋吗?金庸先生那算暗恋吗?

杨洁:应该是暗恋。

陈鲁豫:但这的确那小龙女是不是以夏梦老师为原型的?应该是有点?

杨洁:人家都那么说,我就不知道了,她也没有这种感觉,没根本就脑子都没在这一方面,但是金庸的脑子里的形象就是她。

陈鲁豫:我们说那个缪斯,就是灵感的女神可能是。

鲁豫说:我们,就是我们比如观众听众,我们永远会一厢情愿的希望有些故事真实存在,比如说我们就会觉得,金庸先生写小龙女以夏梦为原型,然后金庸先生真的就是,一直一直暗恋她,这是心中的女神,然后一个有心一个无心,就符合我们自己编故事的那个需求,完全是我们单方面的,我相信金庸先生是欣赏她的,你说是某种程度的暗恋可能也算,但我自己会觉得,在那个时候夏梦喜欢的人,可能不是那种类型的,我只是简单粗暴,以我的那种判断我觉得应该不是她喜欢的,那种款吧,因为夏梦可能在那时候,会本能地被一种,更加稳重的稳定的平和的温暖的东西所吸引,我想一个、一个年轻的有可能成为好作家的一个年轻人,在那时候给人的感觉,应该是跟刚才我说的那些什么温暖、稳定正好是相反的一切。

解说:美人如夏梦者,自有诸多追求的君子,其中有当时的知名演员岑范,曾导演著名影片《阿Q正传》的岑范,与夏梦相识于《禁婚记》,影片使二人结缘,岑范也就此对佳人暗生情愫。《禁婚记》之后,岑范选择回大陆发展,从此与留在香港的夏梦天各一方际遇迥异。坊间曾有传言当初夏梦亦曾有意跟随岑范回内地。终身未娶的岑范曾说,如果你遇到过夏梦这样的女子,你还能爱上别的什么人吗?

陈鲁豫:就大家津津乐道的几个,那个像是传说一样,一个是金庸先生,还有就是岑范导演,岑范导演也是是暗恋吗?

杨洁:也是暗恋。

陈鲁豫:还是属于真的,但他自己一往情深的说过。

杨洁:我认为是暗恋,因为我也不懂这些,那时候年轻十几岁的时候,反正我们那个家呢,是到片场的必经之路,他们在8点钟开始,他们片场上班是8点到8点,拿了那通知单呢,提前过来吃完晚饭,就跑到我们家坐一会,所以我们家都是谈什么片子的,整个片子好多这个演员都在我们家走一走,坐一坐,岑范经常来也是属于这些人里头的,我就没感觉到他是,跟她要交什么朋友的。

陈鲁豫:但后来还通信呢?到后来通信?

杨洁:没有太多的。

陈鲁豫:好像还表达情感,只是说因为,后来就天各一方了也就分开了?

杨洁:她跟岑范说,你在香港不合适,你的性格,岑范的性格在香港,这个地方不合适,你还是应该到国内去发展,她根本不是说这个,你要发展,说你去了我也来,这没有这个话。那天我也跟她聊这个,他岑范的性格挺特别的,完了实际上也是暗恋我认为。

陈鲁豫:那您姐夫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杨洁:也是纺织方面的,我们家里头都是做纺织,反正在家里头,我姐夫都得得家里所有事都我姐夫管,她不管。最好玩的有一次到北京去,北京饭店上去,就我姐夫提两个大箱子,我说我帮你提一个,习惯了平衡,她拿着化妆箱自己在前头走,她就是她就是习惯了也是,她做主角习惯了,在外边片场的所有人都、都哄着她,都宠着她,她自己很乖的,她没说有特殊要求,什么生活条件她都能过去,回家这姐夫管着她宠着她,所以她什么事不管,所以现在有些事就记不住了。

陈鲁豫:我天,这真的是我的偶像,我觉得。你知道我想起谁吗?我想起好莱坞的明星奥黛丽·赫本,我觉得。

杨洁:赫本。

陈鲁豫:她们俩是很像的?

杨洁:是。

陈鲁豫:不管是从样子、电影、到为人,任何人都不会有一个,不好的一个评论,几乎都没有不好的评论?

杨洁:对。

陈鲁豫:这点真的很难。

杨洁:她这个一个原则,我们定下原则,她自己也跟老自己老定下自己的原则,就是说,不接触没有关系的人,除了外头看着吃饭饮茶,或者喝茶就是同事或者家人,不认识的乱七八糟朋友她没有,她那会陈思思啊,好像把她当师傅似的,她就告诉陈思思你别随便跟人家饮茶,饮茶瞎聊天人家媒体给你瞎说,对,她,怕这个她不会。

陈鲁豫:然后结婚也是,嫁了一个对自己特别包容的?

杨洁:对。

陈鲁豫:能有给自己一个,特别稳定生活的一个?

杨洁:对对对。

陈鲁豫:可靠的一个人?

杨洁:对对对对,她就很稳定,其实整个的生活讲起来很、很稳定的。

陈鲁豫:就她是想清楚我要什么了?

杨洁:对。

陈鲁豫:那她当年跟您姐夫比如从恋爱到结婚,你作为一个小妹妹,在旁边是看到的?

杨洁:我不知道。

陈鲁豫:你都不知道?

杨洁:我回北京了。

陈鲁豫:您已经开始打球了那时候?

杨洁:我不知道。

陈鲁豫:所以她整个恋爱的过程,你是不知道的?

杨洁:不知道,不知道。

陈鲁豫:那你真的知道,就已经是要结婚的时候了?

杨洁:结婚我都不知道,我在北京。

陈鲁豫:所以婚礼你没有参加?

杨洁:我没参加。我20几年才回,从北京回香港第一次。

陈鲁豫:所以你们。

杨洁:我离开香港26年以后才回来。

陈鲁豫:那你们俩也中间很久很久都没有见?

杨洁:当时经常见,她会去拍片子,她到有的景,到新疆拍她到新疆去拍回来的时候呢,把那个冬天的什么毛衣,什么的衣服就留在我这,经常去的,一年有个两三回。

陈鲁豫:那她有没有跟你说过,说比如说我要结婚了,说你姐夫是个什么样的人?

杨洁:没有,我们。

陈鲁豫:你们都不做这种交流的?

杨洁:不通信,这种信不通的。

陈鲁豫:那你在见到他们俩是什么时候?就第一次?

杨洁:我见他的那时候是,她的小女儿刚出生,那年我,我见他们到北京去也是,北京去以后我们这个在首都剧场,听这个交响乐,礼拜天上午听完交响乐出来,他们要给她小女儿买一个小礼物,大女儿,那是大女儿,生出来以后,所以我知道她的, 我是第一次见他们这个,过去。

陈鲁豫:我刚才,我刚才还在问夏梦老师,我说那个时候的人,21岁结婚算不算早,还是在那个时候。

杨洁:那个也。

陈鲁豫:也不算早了?

杨洁:那时候不算太早,我姐夫还是挺爱她的,我相信挺依着她的。有时候觉得她很傻,她是她是傻的可爱。

鲁豫说:我觉得夏梦找到了一个,很适合她的婚姻,你想她这样一个精致的美的克制的女性,她就需要这样一个,一个能够纵容她的一个人,一个愿意陪伴她,完全宠爱她的,这样的一段婚姻,这段婚姻当中,当然要有爱情的成分,但那种爱情绝对不是疯狂的,绝对不是要生要死的那种爱情,对她来说就是刚刚够的,也是克制的一种情感,就正好是她所需要的,能够给她一种有尊严的生活。

解说:在大事的选择上,独具慧眼的夏梦,于1967年息影。1979年重回影坛的她,开始了她作为制片人的幕后生涯。在妹妹杨洁的眼中,夏梦不仅有着精准的制片眼光,难得的人生智慧更是少有的天然美人。

陈鲁豫:当时老放那个香港老电影,那都已经是八十年代了嘛,还经常老放就长城时期的很多电影,我小时候还都有一些、都一些印象的,就觉得当时的人都好美啊?

杨洁:她腿长气质好、身材好,这个别的演员好像还,不太容易有这,这么全面的这个,所以我为她骄傲的是,她没有做过一点整容,全部是真的。

陈鲁豫:那个年代没有人整容?

杨洁:有。

陈鲁豫:那个年代就有人整容?

杨洁:有,有到美国去整容。

陈鲁豫:但我真的觉得,夏梦老师的这个她这一生过的特别清楚,就我想要什么,然后我会怎么样坚持,然后她总能够在对的时候,做一个对的事。

杨洁:我儿子说她有智慧,这是我儿子对她的评价,为什么呢?我们没想到,她制片那么成功。

陈鲁豫:做生意也成功?

杨洁:制片很成功,我们没想到,因为我们没想到拍片子,她那个时候她有愿望,她就是当演员以后,她就想当导演,她想就是从这条路上。那后来她做制片非常成功,她拍了几个文艺片,这个《投奔怒海》得了香港金像奖好多项,这我都没想到,我们都没想到她制片那么成功,她选人选的很好。你看,她的刘德华她选着了,后来她告诉我刘德华也个子也挺小啊,可是拍的挺壮,她说他们这个他这、这方面还是很好专业的,能拍的拍出来,我们拍这块,有的一些很弱的,他拍不出块来,这她这个。

陈鲁豫:她能看出那个潜质?

杨洁:她不是搞制片嘛,她人选啊,导演呢许鞍华不是吗?她等了她两年的档期。

陈鲁豫:就她内心就,我觉得是一种弥补,就是我做演员的时候,我没有拍成的戏,我做制片人的时候我可以拍,就比如更文艺的电影,更有社会意义的电影。

杨洁:对,她、她就是想回来因为,她已经不能,她那时候老早就想退影,她觉得年龄大了就不好看了,形象不愿意。我们讲的话,就不愿意做老旦,她愿意做青衣,她就是个大青衣。

陈鲁豫:那像您的像您孩子说的吧,是叫什么可能不聪明但有智慧?

杨洁:对,我孩子说这一条,她不说不是说聪明,她老说她自己不聪明,但是她很有智慧,就是她想好的了的事情,你看过去她胆子很小,我们俩要上街,小的时候老拽着我衣服,过马路她还拽着我衣服。但是后来她不是想搞制片了吗?她自己一个人上电影院,哪个电影院她就去,她看的什么意思呢?我问她了,你去电影院看什么?她说我看观众反应,什么时候这个电影笑了,什么时候哭了,什么时候走了,哪些观众看哪些电影她在研究,你说我们不觉得她说研究了以后,所以她制片能成功,她选许鞍华的年轻的,当时年轻新潮的这个导演,她就认准她。

鲁豫说:我们通常认为一个女的,如果特别美的话,就美到不行,比如说像夏梦这样,真的是极致的美人的话,好像都是头脑应该是简单的,老觉得好像上帝应该是公平的,给你那么美的容颜,一定不会再给你一个聪明的一个头脑,有时候还真不是。有的人真的就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我觉得夏梦就属于那种,长得美然后头脑非常之清楚。第一,她真的很聪明,就她属于那种智商很高,情商也很高的人,然后内心又有足够的定力,她知道我要什么,什么适合我,然后就不再为别的所动,就这个就不仅仅是情商,智商的问题,就需要某种生活的智慧,她就是一个特别,挺有这种大智慧的一个人,不仅仅是女人了,我觉得男人有这样的智慧,冷静的其实都不多。

《鲁豫有约》在凤凰卫视中文台播出【节目专区】

主持人:陈鲁豫【主持人专区】

首播时间:周二至周五 10:35-11:30

重播时间:周二至周五 14:00-14:55

         周三至周六 01:55-02:45

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责任编辑:张惟乔 PV085]

责任编辑:张惟乔 PV085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夏梦——如梦人生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03/29/6bb60cec-8185-4e05-aeae-a9176fbf1ad9.jpg

凤凰卫视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