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陆征祥:有心护国 无力回天 终签下人生死案


来源:凤凰卫视

自动播放

核心提示:弱国无外交,乌云笼罩之下的近代中国,有这样一群人,他们谙熟欧美法系,擅长以夷制夷,他们有人签下不平等条约,被钉上卖国贼的耻辱柱,他们有人收回法外租界,成为抗衡列强的爱国英雄。他们处在历史的夹缝之中,未曾逃出时代与命运的桎梏,他们就是近代中国第一批职业外交家。

核心提示:弱国无外交,乌云笼罩之下的近代中国,有这样一群人,他们谙熟欧美法系,擅长以夷制夷,他们有人签下不平等条约,被钉上卖国贼的耻辱柱,他们有人收回法外租界,成为抗衡列强的爱国英雄。他们处在历史的夹缝之中,未曾逃出时代与命运的桎梏,他们就是近代中国第一批职业外交家。

凤凰卫视3月27日《凤凰大视野》,以下为文字实录:

解说:弱国无外交,乌云笼罩之下的近代中国,有这样一群人,他们谙熟欧美法系,擅长以夷制夷,他们有人签下不平等条约,被钉上卖国贼的耻辱柱,他们有人收回法外租界,成为抗衡列强的爱国英雄。他们处在历史的夹缝之中,未曾逃出时代与命运的桎梏,他们就是近代中国第一批职业外交家。《凤凰大视野》民国外交战为您讲述民国外交家的风云往事。

姜楠:欢迎收看本期《凤凰大视野》,从今天起我们将为大家讲述五位民国外交家的故事,说起民国外交家,相信很多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卖国、无能,然而这些理解究竟有无偏颇,在中国由传统社会向近代民族国家转变,屡遭西方列强侵略的大环境下,这一时期的中国外交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历史风貌,这一时期的外交家们又经历了怎样的忍辱之路,就让我们放下固有的印象重新走进他们的故事。那么今天的故事我们还要从一名比利时修道院的神父说起。

解说:1940年5月的一天清晨,德国党卫军的铁蹄开进了比利时,一所名叫圣安德鲁的修道院成为纳粹的军营,修道士们被迫四散而去,但是有一位神父却引起了纳粹军官的注意。

完颜绍元([民国外交家]丛书作者):德军占领比利时以后,那么他好像被赶出修道院了,他们这批人大概,他还坚持为和平祈祷。

解说:这位神父四处发表演说,反对轴心国同盟,特别是日本对中国的侵略,为此盖世太保将他列入黑名单,调查后发现此人大有来头。二十多年前,这位神父就曾与轴心国之一的日本进行过针锋相对的较量,他就是中日《二十一条》谈判的中方首席代表,中华民国第一任外交总长陆征祥。

马长林(上海市档案馆研究员):后来陆征祥他一直为这个事,据记载是忏悔,他认为《二十一条》不管怎么样是在他任上签了。

石建国([民国外交家]丛书作者):他说毕竟这个条约是我签的字,就签下了我人生的死案。

临危受命 无奈接手与日谈判

解说:陆征祥对轴心国的恨,特别是对日本的恨,主要就源自于1915年的终日《二十一条》谈判。时间拨回到1915年1月18日,这一天日本公使将《二十一条》的文书送到了袁世凯的办公桌上,此时的陆征祥已经辞去了外交总长的职务,按道理,负责对日谈判的应该是时任外交总长孙宝琦。

马建标(复旦大学历史系副教授):一看这五大部分,二十一条,一旦接受中国完全就成为日本的附属国,成为第二个朝鲜,它就是说你的军事、警察、财政完全都被日本人给控制。

冯玮(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孙宝琦接过文书,稍微浏览了一遍以后就大发议论,然后日本公使日置益就笑着说,贵外长对内容已如此明了,那么将来商谈起来就容易了,再说这件事情传到袁世凯的耳朵里以后,袁世凯就不高兴了,他说我嘱咐过不要笼统的商议,因为笼统商议比较麻烦,你具体是同意还是不同意,你说同意丧权辱国,你说不同意,那就顾及不了日本的面子,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他就强调要逐条的商议。

石建国:应该说留下来研究研究,具体应该怎么答复你,是吧,而不是一上来就跟你,这一条我们什么看法,第二条什么看法,对不对,所以说这个袁世凯感到不满。

解说:事实上对于《二十一条》内容,袁世凯早已有了自己的想法,他需要的是一个有力的执行者。

冯玮:袁世凯经过思考以后,他就把外交部的次长曹汝霖叫到总统府,然后对他说我已经逐条的仔细的批示了,你们就立刻按照我的批示进行商议,关键就是要逐条逐条来,不可以大而化之。

解说:最后袁世凯决定由陆征祥替换孙宝绮出任外交总长,主持对日谈判。

石建国:那么就怎么谈,结果怎么样,那肯定是我们,以当时中国的国力,是没办法完全拒绝日本的要求,肯定是一个丧权辱国的一个结果谈出来的,那么对于一个外交官来说,那肯定要承受各种的骂名。

解说:就在一年之前相同的经历已经在陆征祥身上发生过一次,当时陆征祥代表中国政府与沙俄谈判外蒙古的问题,经过三个月的努力,双方总算达成了共识,但是到了国内却遭到一片骂声。

石建国:由于这个时候同盟,就是国民党和袁世凯的矛盾已经很尖锐了,那么结果被国民党所占主导地位的参议院给否决了,否决以后,那么这个俄国本来俄国就对这个草案就不太满意,因为他们觉得对中国让步太多,然后他们就推翻了,然后提出了新的草案。

解说:几个月的努力化为乌有,伤心之余,陆征祥辞去了外交总长职位,准备离开外交舞台,没有想到的是一年之后袁世凯再度扔来一个烫手山芋。

石源华([民国外交家]丛书竹编复旦大学教授):袁世凯等于是让他临危受命,来承担这个一个非常艰巨的,就是很可能是谈不好的,因为实力不行,当时北京政府的实力不行。

石建国:那么我们说任何国事面对这个事情,总得有人站出落,总得有人来承担责任,张三不去,李四必须要去,因为这是一个国家,是一个国家。所以这个时候《二十一条》这个事情出现了以后,那么对陆征祥来说也是一样,那么袁世凯说,我想请你来主持此次谈判,陆征祥说这个事情太难了,恐怕我精力也不够。

解说:袁世凯半开玩笑地说,陆总长没精力大可以在谈判席上睡觉,这让陆征祥再也无法说出拒绝的话。

石建国:(袁世凯)和陆征祥就是比较早就认识了,他们之间应该从1904年以后他们就建立了联系,而且袁世凯对于陆征祥来说是有恩的,就是他保荐他出任了驻荷兰的第一任公使。

解说:就在辛亥革命之后,陆征祥的所作所为更是让袁世凯加强了对他的信任。

石建国:陆征祥就是积极配合袁世凯逼宫的这个活动,就是逼得清朝的皇帝退位,那么陆征祥积极地联合海外的其他的驻外使馆的馆员们,然后联名发电,促清帝退位,实际上是配合了袁世凯。

石源华:所以他等于是像一个造清政府反的这个一样,所以这个是他在外交家地位上升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竭尽所能 忍辱负重 尽一切方法维护中国利益

解说:陆征祥临危受命再度成为外交总长,然而却即刻便遭遇了一场抗议危机。

姜楠:听说北京政府要换外长,日本公使一下子慌了神,换外长意味着必然会有变故,他即刻前往总统府,向袁世凯提出抗议,说敝国刚递要求书,中国便换外长,分明是无诚意,但袁世凯的回答更为巧妙,说中国换外长,正是表示诚心,新任外长陆征祥做事素有耐心,必能一心一意与贵国谈判。好在换外长一事没有引起太大的麻烦,但日方每天都催促中方立刻开始谈判,想的是速战速决,最好几天就搞定,而且关于这份《二十一条》还要求中方必须严守秘密,不得泄漏,否则将武力相见。那么新上任的陆征祥,又将如何与日方周旋呢?

解说:1915年1月20日陆征祥与日本公使日置益会面,商议双方的谈判事宜,日置益提出会谈每天都要举行,即便是星期天也不能中断。

完颜绍元:(日本)他们希望速战速决,因为当时正好是欧战大打,他们希望这个无暇东顾的时候赶快把中国外交上面的这一关攻克下来。

石建国:但是陆征祥是很有技巧的,也没有说直接说不行,他说我是外交总长,别的国家的这个外交公使外交官要来见我,有问题要跟我要谈,我不能不见见他们吧,那上午肯定不行,那只有下午了,但是我这个人身体不好,我中午必须睡午觉,我要不睡午觉我谈不了,所以说我要睡午觉,那就,那肯定就是日本的谈判那边其实也没有办法,因为这个你没办法拒绝。

解说: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双方议定每周有三天的时间谈判,自下午三点钟开始到五点钟结束,但事实上,这仅有的两个小时也大大打了折扣。

石建国:陆征祥外交礼仪学得很好,彬彬有礼,外交界是很有名的,每次谈判之前就是那些是从容来,这个紧步慢走,又献烟又献茶。

石源华:一边是急吼吼的要逼着中国签约,一边就是这个慢郎中一样的,就是这样磨。那么最后像陆征祥这样的,他资格又很老,又很沉得住气。

石建国:那么日本人说天天谈,然后先对于一二三四五,五号,每一号中国什么态度,先表达中国自己的意见,陆征祥说不行,每一号我们这个又包括四条、五条、六条、七条,每一条我们都有意见,陆征祥就是每一条谈,谈完了我们接下来再谈下一条,那么日本人不干了,日本人说每一号中国什么意见,你先发表总的什么意见,就这种争执来争执去,所以利用各种办法软磨硬泡,发挥自己的谈判技巧。

解说:陆征祥炉火纯青的拖延术,和逐条谈判的策略,让袁世凯十分得意自己没有选错人,而更让袁世凯满意的是在外交谈判的抉择上,陆征祥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违拗他的意见。

石建国:但是与他少年的这个性格也有很大的关系,刚一出生他妈妈就得病,就是卧床不起,他的父亲为了养活他们一家人,还得出去做工,还得出去做事,于是陆征祥就是在这么一个家庭当中,他就整天伴着病床上的妈妈在他的妈妈的卧榻边,然后玩耍,然后在这里慢慢长大的,从他个人的性格上来说就形成了谨小慎微,就是很多事情他就是循规蹈矩,不会有那种冒险,因为他没这个环境。

解说:而陆征祥的这一处事风格也正是此时袁世凯最需要的。

石建国:由于这样的性格特征,在他后来的职业生涯当中就很容易,那么他就是为长官服务,辅佐国家元首,他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但是他不会别出心裁。就使得袁世凯觉得,他很可靠,我用他很放心。

马长林:袁世凯他还是北洋政府的总统,基本上还是他说了算,你要在他手上担任外交部长,你要很强势的,基本上是也比较难以容得下去。

解说:袁世凯对这个听话的外交官十分放心,他将《二十一条》逐条批示,让陆征祥严格遵守这一指示对日交涉,这种软磨硬泡的方式延缓了条约的签订,但日方代表却没有因为陆征祥的礼貌待客而当真客气几分。

完颜绍元:其实我们现在看见的这个当时的(日本)外交团队,简直就是一个恶棍的嘴脸,当时逼迫陆征祥他会用文明棍敲桌子。

石建国:作为外交官是在外交谈判当中是受尽了各种的屈辱的,就是言语的威胁,手掌敲着桌子,当面咆哮,要中国,陆征祥在谈判当中然后做出让步。

解说:这个场面让十多年前的一幕又出现在陆征祥的眼前。1901年八国联军侵华之后,驻俄公使杨儒负责就赎回东三省对沙俄谈判,陆征祥当时还只是杨儒身边的翻译官,谈判桌上发生的一件事情让他永生难忘。

石建国:那么杨儒这个人他比较,应该说是中国外交官当中他也是拥有一个,就是国家的这种气节里面,他的意思就是说如果没有皇帝的圣旨,说指定我明确要我杨儒签这个条约,那么我才签。如果没有这个圣旨,我不签。俄国的这个外交大臣以及就是他的这个权臣维特非常的不满,就是拍着桌子,把条约放在那里,拍着桌子,指着杨儒的鼻子,逼着杨儒要签字,甚至是羞辱他,又诱骗,又是咆哮,又是指责,又是欺凌,等于这就是欺辱。

解说:沙俄外交官逼迫杨儒按照沙俄制定的条约签字,被羞辱欺凌的杨儒签约后愤懑不已,不慎摔伤,抑郁而终。这一切陆征祥都看在眼里。

石建国:他当时自感心就是一种,就是被那种强烈地就是一种震惊,咚,心里是一种惊悸感,没想到一个外交官是这么一种待遇。

暗地舆论造势 引起列强关注 迫使日本放宽条件

解说:如今这种待遇又落到陆征祥自己头上,为了尽可能挽回局面,陆征祥除了在谈判桌上拖住日本人,在会场之外他也开始秘密活动。

姜楠:1915年2月12日,英国《泰晤士报》刊出消息,曝光中日正在举行秘密谈判的内容,并且直接表明日方隐瞒了意图全面控制中国的第五号条款,美国新闻界也随即将消息曝光,有关《二十一条》的新闻几乎占据了世界所有报纸的头条。消息传出后,立刻引起了中国民众的愤慨,全国各地纷纷举行聚会游行,抵制日货,几天之后欧美等国又将《二十一条》内容悉数曝光,更是造成了一股全民上下反日的浪潮。而这种舆论造势其实根本就是有意为之。

解说:陆征祥一面对日进行谈判,一面暗地里将《二十一条》的信息透露给了俄国驻华使馆。

石建国:俄国驻华公使,然后又用电报的方式,告诉给驻英公使施肇基,然后向英国报界透露消息,然后又把《二十一条》的消息发电报告诉中国驻美国的公使馆。

解说:与此同时,袁世凯也派出了顾问有贺长雄去日本打探情况。

石源华:了解到日本的长老院跟执政的政府之间,在这个问题上面是有分歧的,所以这个也是中国政府当时的一个办法,就是说我了解你日本内部的情况,通过拖,通过舆论,影响日本的舆论,引起他们内部的分裂。

冯玮:《二十一条》由五号文件构成,其中第五号对中方危害最大。第五号一共是七条,标题就是对中国全境之要求,标题就显得胃口很大,它要求中国中央政府必须要聘用日本人为政治、财政、军事顾问,必要的地方的警察也为中日合办,由日本采办一定数量的军械,或在中国设立中日合办军械厂等等。

解说:《二十一条》一经披露,原想要在中国利益均沾的列强将矛头都指向了日本,无奈之下日本也做出了妥协。

冯玮:只好宣布说第五号它是希望条件,不是铁板钉钉的,说一定要中国接受,只是咱们商量着来,你看行不行。

石源华:那么这个相对来讲对,中国政府跟日本政府的谈判,就造成了一种比较有利的态势,等于英美向日本施加压力。

冯玮:美国对一个外国在政治上、军事上或者经济上对中国行使支配权利,它是不能够漠不关心的,这我们知道你哪能这样,美国以前就提出蒙古开放,至少也是得也是分一杯羹吧,你现在让我汤都喝不上,这怎么行呢。

弱国无外交 无奈签下人生的死案

解说:正在此时,事态突然发生变化。日本在青岛、沈阳一带增兵3万,整个关东宣布戒严,日侨也开始纷纷撤离。紧接着5月7日陆征祥接到了日方的最后通牒。

冯玮:日本给中国政府留下的只有一句话,行还是不行,而且时间仅限48个小时,在这个时候中日之间又开始处在一种战争的边缘状态。

马建标:因为日本在山东都有兵,它控制你这个铁路,很快就可以进入过来,怎么办,打起来没有人帮我们。

解说:袁世凯政府经过内外的权衡,接受了日本的最后通牒,签字的决定陆征祥无法改变,只得连夜准备对日方的复文。5月9日下午一时,陆征祥与曹汝霖将复文递交给日本公使日置益,曹汝霖回忆说就像是去递降表一样屈辱万分。

石源华:我的看法是完全失败的一次交涉,那么是在日本的压迫下中国被迫接受日本控制侵略中国的条约,而且这个条约也是整个近代以后的时间,中日关系始终没有好转,一直走向全面的战争,这是一个毒根,是一个根源。

解说:5月25日陆征祥与日置益正式签署了《关于南满洲及东部内蒙古之条约》,《关于山东之条约》等条约,因为时逢民国四年,总称为《民四条约》。

 冯玮:原来《二十一条》中的第五号,总共七条,都没有签署协议,第四号一条被删除,第三号两条删除了一条,剩下的关于山东和满洲的十一条,签订的条件与原先提出的大为不同,不是留待日后磋商,就是加进了限制的条件,所以说弱国无外交,但是在当时软弱的情况下面,民国那些搞外交的人还在尽他们的努力,顾及了中国的脸面。

石建国:陆征祥他们经过这么三个多月的谈判和努力,从一开始有些人主张全盘接受,但是我们经过这么长的外交的谈判和努力,通过艰辛的在谈判桌上的这个针锋相对的这样一种较量,我们把条件减轻了,就是《二十一条》我们最终接受的只有十三条。

解说:条约签署之后的第二天,袁世凯对陆征祥说,这事结果很好,但陆征祥并不这样认为。

石建国:他说毕竟这个条约是我签的字,就签下了我人生的死案,过几年以后,这些青年人不了解我们现在谈判的艰辛和国家的状况,他们肯定认为这事是陆征祥使我们丧失了这么多的权益,他是卖国贼,我们要吃的肉,喝他的血。

石源华:我觉得也不能说他很软弱,他不软弱,他在当时那个环境下面,也是非常认真地坚定地执行了袁世凯的交涉方针,让步是袁世凯让的,不是陆征祥让的。我觉得是这样的一个情况。

解说:有关《二十一条》的谈判让陆征祥懊悔一生,在给朋友的信中他曾经无奈地写道签署《二十一条》,并非出于自愿,完全是无奈,后悔不该遂袁之意,短短几句多少也能反映出当时外交官们的无奈。

姜楠:《二十一条》签字之后,本已心灰意冷的陆征祥又被挽留,在北洋政府中出任要职,但终究是郁郁不得志,直到1926年比利时籍妻子去世之后,陆征祥辞去了一切职务,在比利时一家修道院出家,从此布衣青灯为伴,这也就有了我们节目开头陆征祥被盖世太保列入黑名单的故事,最终因为一名曾经做过蒋介石军事顾问的德国军官说情,陆征祥才幸免于难。但签订《二十一条》始终是陆征祥的一块心病,直到抗日战争胜利,陆征祥狂喜之余,方才如释重负,感慨说自己在有生之年终于见到了祖国一雪前耻。

《凤凰大视野》凤凰卫视中文台播出【节目专区】

主持人:姜楠

首播时间:周一至周五20:00-20:30

重播时间:周二至周六09: 00-09: 35

       周一至周五16:15 – 16:50

想看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责任编辑:张惟乔 PV085]

责任编辑:张惟乔 PV085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民国外交战(一)陆征祥与《二十一条》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03/27/090db573-10c0-41ed-ab7e-156c250055b8.jpg

凤凰卫视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