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最后的“家园”消失 棒棒军即将谢幕


来源:凤凰卫视

自动播放

棒棒行业的式微是中国城市基础设施得到改善的反映,曾经棒棒军用厚实的肩膀把山城重庆挑进了新时代。如今,随着物流业的兴盛发达,距离他们谢幕的时候或许已经不远了。

核心提示:棒棒行业的式微是中国城市基础设施得到改善的反映,曾经棒棒军用厚实的肩膀把山城重庆挑进了新时代。如今,随着物流业的兴盛发达,距离他们谢幕的时候或许已经不远了。

凤凰卫视317日《凤凰大视野》,以下为文字实录:

旁白:高高的朝天门,是棒棒曾经的梦。

老黄:何师兄,他也是来下力的,来担扁担。

大石(房东):我记得清楚得很,我28岁来这里,刚好还有十个月就满60岁了。

旁白:长长的十八梯,留下棒棒的路。

何苦(新棒棒):哎呀,我再歇一下。

老黄(棒棒):我也算不清帐,所以我只能摆堆堆。

河南(棒棒):我今天就,我就吃稀饭了。

旁白:从自力巷到解放碑,讲述重庆棒棒和一个城市的70年变迁,最后的棒棒。

自力巷拆迁,棒棒们失去“家园”

姜楠:2014年小暑过后,重庆进入到一年中最燥热的时节,而对于自力巷53号的租户们而言更难熬的事情还在后面,8月初伴随着一阵轰隆声53号被夷为平地,原址上拉起了警戒线,棒棒们失去了原有的家。就在大家为寻找新居所伤脑筋之时,老黄的健康也出现严重问题,即使服用着降压药也不见好转,熟悉的老主顾几乎不怎么找他送货了,担心万一在送货途中有个三长两短沾上麻烦不好脱身。中秋节前夕在床上躺了两天之后老黄决定回女儿家治病。

何苦:女儿宽敞的家依然空空荡荡,没有人居住。黄梅还有十天转夜班,这些日子老黄只能自己在家休养。老黄说他绝不能在这个时候倒下,否则这个家就垮了。老黄已不能再等,在家静养两天之后他独自踏上了寻医之路。

旁白:老黄被免费电疗体验吸引。

男:你找到我才算是找对了,我的这个技术的话是用祖传与现代高科技相结合的做法来给你调理,今天不养生,明天养医生。强盗只能逼你掏钱,医生却能逼你借钱。走,走,大胆走。

何苦:连续三天的免费体验结束了,老黄青紫的脸上多了不少光泽。

男:每天坚持来,做一个月的话,走路跑步做什么都没问题,

老黄:要多少钱?

男:一万块钱左右。

老黄:我当棒棒,一年都赚不到这么多。

男:儿女要拿钱给你吧。

老黄:我女儿买房子欠账,欠了20多万。

女:叔叔刚刚用了几样产品,我算算要多少钱。

老黄:你不是说不要钱吗?

女:叔叔是这样的,我们给你服务那个项目确实没有收钱,但是包括你泡脚,我们要用产品,给你做需要用精油,同时你还吃了一些产品,这些产品都是要成本的,给你做的服务是免费的。做电疗是238,做经络是198,然后再加上足疗养生是488,一共是524,叔叔。

旁白:店家决定免掉老黄全部的治疗和产品费用。

女:你要把它放好哦,叔叔,一定要放好,不要掉了。

男:我可以免费给你做,不收你钱,你要在9点钟以前来,9点以前他们都还没有上班,我可以免费给你做了,也不耽搁我的上班时间。

何苦:南岸区的某学校公寓楼里大石的心情很凌乱。

大石:你们30楼的那个房子会不会被拆,我们是同一天到物管签的字,签的30号。

何苦:前几天楼上别人家的一套群租房着火,惊动了消防,城楼失火,池鱼也被殃及,消防在彻查事故时发现这栋楼里有60多套私改群租房,其中的4套属于大石,整改通知已经下达,合同还有3年,损失至少在20万以上。北碚区歇马镇的数控车间里已见不到河南的身影,河南离开的主要原因是签不了劳动合同,老板找到了有身份证的替代人选。国庆节前夕河南的身影又出现在新华路上,河南的老板依然是当初那个不欢而散的老板,现在每天的工钱是60元。

河南:老板还说我吃鸡蛋是奢侈品,那不叫吃鸡蛋,那叫点菜。

何苦:河南挑水架棚摆桌凳的功夫老板已经为他做好了一桌子饭菜。用餐的河南成了路口最引人注目的风景。

老黄:为治中风,家人四处寻访问药

旁白:深秋的傍晚女婿风尘仆仆地回来了,回家只坐了不到半个小时,女婿就骑着摩托车出门了,听熟人说在江津的中山古镇有个民间医生专治中风和半身不遂,想去试一试。从永川临江到江津中山全程六、七十公里,将近三个小时的长途骑行女婿到达中山古镇的时候已是深夜十一点多钟。

女:这个就是泡好的,你闻一闻。

何苦:女神医说只要是血液循环不畅,她祖传的偏方肯定有效果,十里八乡治好的人不计其数。

旁白:凌晨四点,女婿返回永川,这是老黄治病的第七个偏方。

何苦:没有了自力巷,没有了师傅老黄,我在解放碑的日子还要继续。闰九月的第一天我在一个叫鸡冠石的地方迈入了包工头的行列,原本是赶工期的大包工头叫我去做临时工,干了一两天之后发现我比较踏实而且很有魄力,就把其中的一个工程项目分包给了我,感觉就像一伸手接住了从天而降的大馅饼,我承包的这个工程标段协议金额整整600元。我叫上老杭和老杨,组成了一支临时工程队,上午开工,傍晚竣工,老杭和老杨对150元工钱相当满意,而我就净剩了300块。就是那边那个沟里的,都知道怎么做吧。

男:我们有个人带队。

何苦:当了一回包工头,我似乎突然悟出了一些挣钱的新门道,接下来的两天我跑了很多工地,先后给十多个大小包工头留了电话,告诉他们在缺力工和勤杂工的时候记得找我。一个小小的举动竟然就撬开了劳动的大市场,随后的日子东方不亮西方亮,我每天率领着四五个老少棒棒东挑西抬,南北转战,最赚钱的几套群房租被取缔之后大石完全回归到劳动人民的行列,我们的工钱每天结算,出工一天就有150元收入,如果强度太大还可以适当上浮,当然身为这支游击队伍的首领我的待遇一般按照两个人头结算。

何苦:这个是你的,找你亲家拿一块五,这个没关系。

何苦:老甘依然觉得出摊收摊的工作比较稳定,不愿意加入我们的队伍,自力巷53号被拆之后再也没有见过老金。老甘说老金的电话丢了,是在医院候诊区充电时被人拿走的。

男:手机丢了好,10086都被打得不耐烦了。

何苦:立冬前夕在一个街道领导的亲自关怀下我们在拆迁中被“转移”的物资终于物归原主。虽然两个装零钱的盒子没有了,但是我的白底黄花枕头还在,损失不算太大。

黄梅:高血压药一片,还有这个增加记忆力的石杉堿甲片两片。

何苦:最近这一两个月医院的处方药物没有间断,每天还要坚持服用泡酒和泡醋,老黄的身体好像长胖了。

男:这几天感觉怎么样。

老黄:这几天感觉要好一点了。

何苦:转移阵地,摇身一变成为建筑工人

胡师傅(养生医疗店师傅):比原来好多了,原来连早晨吃什么都记不住。

何苦:天气渐寒的时候我的棒棒分队走进了重庆市重点工程建设工地,雇佣我们的是一个防水公司。

杜老板(项目负责人):稍微抹宽一点。

男:还抹宽一点吗?

杜老板:10公分,10公分。

何苦:半数群租房被取缔之后,儿媳有了看孩子的时间,大石的老伴儿也加入了我们的队伍。我们以“临时工”的身份干了两天之后,姓杜的老板说他在重庆大大小小有二十多个工地。

杜老板:1994年的时候当过棒棒,替别人扛水泥。

男:在哪里。

杜老板:重庆,在这附近。

男:你以前不是开车的吗?

杜老板:开车赔钱了,开车以前当的棒棒。

何苦:20年前他就是一名棒棒,在菜园坝车站出站口干了整整两年,后来给一个专做防水工程的老板打了几天短工,然后就进入了老板的公司,没干几年他就有了自己的公司。

何苦(棒棒):我们现在手还是很生,不熟练,越是不熟练,我们就把它干仔细,这样才对不起我们老板。

何苦:作为一个力量单元的组织者,我的日薪300元,其他人每天150元。

旁白:冬至前夕老黄又回来了,他说女儿今年要交的10万房款还差一截儿。我们成了杜老板手头一支重要的机动力量,哪个工地缺人手,我们就到哪里报到。马年的冬天我们一直很温暖,对于勤劳的人来说有活干有钱赚就一定有温暖。

何苦:注意,这水有点烫,你晚上呼噜声小点儿。

旁白:马年的最后一个节气大寒来了,老杭的银行帐户上有了7000多块积蓄,大石两口子几乎天天铆在工地上,总收入将近20000元。

老杨头(棒棒):废铜烂铁,书报纸板。

《凤凰大视野》凤凰卫视中文台播出【节目专区】

主持人:姜楠

首播时间:周一至周五20:00-20:30

重播时间:周二至周六09: 00-09: 35

       周一至周五16:15 – 16:50

想看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责任编辑:顿雨婷 PV087]

责任编辑:顿雨婷 PV087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最后的“棒棒”(5)大寒之后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03/17/8710a934-f5e1-4427-b4ae-96bd611450d8.jpg

凤凰卫视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