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黄洁夫:某国专家扬言调查中国器官捐献 当场遭驳斥


来源:凤凰卫视

自动播放

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委员黄洁夫此前参加了在梵蒂冈召开了“反对器官贩卖全球峰会”。会上某国专家的发言表示中国目前公开的公民捐献数据不真实,希望国际上成立一个调查组调查中国器官捐献,遭到严厉驳斥。

核心提示: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委员黄洁夫此前参加了在梵蒂冈召开了“反对器官贩卖全球峰会”。会上某国专家的发言表示中国目前公开的公民捐献数据不真实,希望国际上成立一个调查组调查中国器官捐献,遭到严厉驳斥。

凤凰卫视317日《问答神州》,以下为文字实录:

获邀参加“反对器官贩卖全球峰会”

吴小莉:部长好。

黄洁夫:小莉,又见了。

吴小莉:很高兴再见到您。这次回来是风尘仆仆,是从梵蒂冈回来。

黄洁夫:是,我从梵蒂冈,然后又去了欧盟,向大使馆、欧盟介绍一下中国的器官捐献移植的情况,因为欧盟议会不是最近也通过一个谴责中国活摘器官的一个声明,其实欧盟的我们很多领馆和使馆的人员都对中国现在的器官捐献移植情况不是很了解,我们就跟他讲一下最近2015年以后中国发生了什么。

吴小莉:他们才好去回应欧盟一些议员们的不理解。

黄洁夫:是,其实现在已经到了互联网时代,同时这个信息一定得是相当透明公开,他们说政府应该多组织一些这样的(活动),反击敌对势力进攻的一些谣言,一切用事实说话。

解说:首次采访黄洁夫,是在2015年,那一年,中国正式结束使用死囚器官作为器官移植供体来源。当时黄洁夫给我留下最深的印象,就是用事实说话,讲真实的故事。

解说:两年之后的2017年2月在梵蒂冈召开了“反对器官贩卖全球峰会”,我们有了再度问答黄洁夫的引子。这场包括了联合国、欧盟、世界卫生组织、宗教界等代表以及全球多国器官移植协会主席和来自大约有60个国家的专家和学者参加的会议,由梵蒂冈教皇科学院举办。而这也是中国首次在国际高级别的器官移植会议上参与规则制定。

解说:曾经在器官移植领域饱受非议的中国为何得以获邀参加?作为中方代表的黄洁夫,在参会之前又面临了什么样的压力?带着这些疑问,在初春,我与全国政协常委、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委员黄洁夫,有了一次相约问答。

吴小莉:反器官移植的峰会,中国首次获邀,这个邀请是怎么来的?

黄洁夫:小莉,这个故事要说起来还跟你真有关系, 2014年12月3号,我当时代表国家器官捐献移植委员会宣布,中国从2015年1月1号停止使用死囚器官,公民捐献成为唯一合法的器官来源,那个以后……

吴小莉:我跟您做了一个专访。

黄洁夫:您跟我做了专访,同时我告诉了您一个故事,故事提到了这个罗马原来的市长,是一个肝移植的医生。

吴小莉:您的同行。

黄洁夫:是我的同行,他跟着DICG(伊斯坦布尔宣言执行主席团)的一批代表去见教皇,当跟教皇说了这个中国的重大改革,当时教皇这个祝贺的一个信息就通过DICG传给我了。

吴小莉:您提到了罗马市的这位市长,因为是您的同行,还把我们那段对话的采访翻译成了英文给教皇看,他怎么这样关注中国的这个情况?

黄洁夫:中国2015年取消死刑器官的来源,成为全世界的移植界最关注的事情——最关注的事情,不是最受关注的事情之一,是最关注的事情。因为这么多年以来,曾经是,每年都有数以百计的人到中国来接受器官移植,原来那种来自于司法渠道的器官质量是没有保证的,所以很多(人),有些移植回去以后在国外也由于慢性排斥反应,缺血时间过长,尤其是这样。

吴小莉:存活率不高。

黄洁夫:存活率不高,这样呢,这些故事都是在外面,都是变成了相当恶心的一件事情,所以中国取消死刑器官,教皇很关注这个事情我觉得很自然。就是说两年前播下的种子,我们中国老百姓在看,全世界也在看。2015年、2016年,就证明这个种子种下去它是开花了,我们的公民捐献打破了原来国际上的怀疑,我们去年完成了13000多例器官移植手术,成为了世界第二器官移植大国。所以这次梵蒂冈教皇的邀请是事出有因的,他们看到中国进步了。

吴小莉:那么请问我们收到邀请函是什么时候?

黄洁夫:我告诉您,特别有意思啊,当时这个邀请函来的时候,是教皇科学院以教皇的名义发来的邀请信,邀请我参会。我心中也打鼓,因为这个,小莉,因为这个事情是个国家的事情,作为我来说,虽然我是在政协,可是我毕竟是从行政岗位上离开了,所以我觉得我不能以个人的身份去。

吴小莉:教皇当时发出邀请函来的时候是以个人身份邀请您,是邀请您以个人身份去吗?

黄洁夫:他也是非常有技巧,他是邀请中国国家器官捐献和移植委员会的主任,他以这种身份邀请我的,就是在这种国际舞台上面如果没有国家的支持,没有强大的祖国做后盾我是不能去的。可是我收到这个(邀请)信已经比较紧了,我报中央后,中央重要的领导同志告诉我,就说黄部长你告诉他们,中国政府同意,同意我参会。

吴小莉:文字还没批下来,先告诉你说同意。

黄洁夫:同意。

吴小莉:这回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国家使命。

黄洁夫:虽然在会场只有我和王海波,可是我们的后面是祖国,同时非常有趣的故事,就是原来的教皇科学院有一个声明,原来就是我们不参会的话,那这个声明将会又一次是一个谴责中国的机会,正好是因为我参会,所以这个草稿送到我手上的时候就已经变了。

吴小莉:还是有点礼貌。

黄洁夫:就是肯定中国的进步,表扬一些国家器官捐献和移植取得重大的进展,第一个表扬的就是中国,我想他们还是实事求是的。我们进步摆在这你不能不承认,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是改变了世界器官捐献和移植的一个格局。

解说:根据英国《卫报》的报道,梵蒂冈邀请中国参会,引起了不少西方人权以及监察组织的不满。甚至有专家致信梵蒂冈,称邀请中国参会,将把中国极具争议的器官移植项目“合法化”。

吴小莉:除了您给教皇写信之外,据说澳大利亚的一个医学伦理专家……

黄洁夫:对,12名伦理学专家。

吴小莉:12名伦理学专家也写信给教皇。

黄洁夫:就是要制止中国参会。所以它这个力量是很大的,包括教皇本人都受了很大的压力,他们就说是不应该请黄洁夫参会,好像中国用这个事来洗白以前过去的事情,所以这个时候,我也跟这个马塞洛——就是那个教皇科学院的院长有过沟通,我写过信给他,马塞洛马上回信称,他坚决支持中国去参会。

吴小莉:那当时他们所谓的抵制,有没有包括说如果中国参会就不参加的?

黄洁夫:教皇科学院就是说如果你们抵制不参会,你们可以不参会,中国的(代表)可要参会。

吴小莉:马塞洛他的态度是很坚定的。

黄洁夫:他们态度很坚定的,教皇也是,所以我给教皇也写了封信,教皇没有回我的信,可是把我的信在所有参会者每人手上一份。

吴小莉:我知道您的信里面用了孔子的话“圣人之过,如日月之食焉。”

黄洁夫:“过也,众人皆视之,更也,众人仰视之。”圣人的一个过错就像“日月之食”,他有不完美的地方,你想否认也否认不了,你想盖住是盖不住的。可是你改了,“更也”,那众人就也还是仰视你,太阳还是太阳,月亮还是月亮,我想这个最能够体现我们中国的形象。

中国参会遭多名伦理学专家上书抵制

此次前往梵蒂冈参加“反对器官贩卖全球峰会”的中方代表团一共8人。然而根据峰会的规定,只有收到邀请的黄洁夫,以及中国人体器官分配与共享计算机系统的负责人王海波,得以进入峰会的现场。

在问答当中,黄洁夫也坦承,在踏入梵蒂冈会场的那一刻,他就预想将会迎来一场“艰苦的战斗”。在这次峰会中,死囚器官捐献、器官移植旅游等等的问题,也都成为了中国必须直面的质疑。甚至有参会的代表认为:中国的保证不足以证明中国的器官移植项目得到改革,中国应该要允许世界卫生组织在其境内进行突击检查和访问捐赠者的亲属。

吴小莉:现场我们的互相交流,您刚提到了,外国的吴小莉说叫做火花四射。

黄洁夫:火星四溅。

吴小莉:火星四溅。

黄洁夫:这个是,当时他(某国专家)的发言就是按照我们现在敌对势力攻击中国的一常套,活摘器官,(就是说)中国现在就是,公民捐献数据是不真实的,同时呢,就希望国际上成立一个调查组……

吴小莉:专门针对中国来检查。

黄洁夫:专门进行检查。海波首先起来发言,当然是驳斥他,就是说,世界上哪个国家的主权是允许你去检查的,你的国家允许吗?他说你就是借这个死囚器官为名,来达到你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他就直接这么对他讲。

吴小莉:挑明了说。

黄洁夫:挑明了说了,然后我就起来,当然我更多是站在国家的立场上,我说我们来参会的每一个人,从我们医学界的专家来说,我们移植医生来说,都必须(遵守)希波克拉底誓言。是我们来参会的一个宗旨,我们说的都必须是事实,都必须(遵守),包括你,我就站起来,包括你,他就满脸通红地就坐下来了,这个时候全场反应特别好,全都鼓掌了。所以我想,“敌人”也是一样的,“敌人”他也很聪明的,他不是愚蠢的“敌人”,他拿一个无中生有的事情(来攻击你),他是诋毁他自己,所以凡是有“敌人”的声音在攻击我们的时候,那我们就一定还有不完善的地方,(在会上)他举了一个例,有个院士的论文发表在《国际肝脏杂志》,发表在论文上面被取消掉了,他当时声明,说所有的器官来源都是公民。那是不可能的,因为2015年我们才取消死刑,他的论文确实是造假的。

吴小莉:数字上。

黄洁夫:数字上是造假的,同时这个声明也是假的,你怎么能说2010年、2014年我们的器官都是全部来自于公民捐赠,这不可能的事情,这个我们都心知肚明的,这个也变成会议中间向我们挑战的他们的一个论据。

吴小莉:对方还是做了很多准备的。

黄洁夫:他准备的炮弹太多了,我讲出来可能讲很长时间,他们准备了一条、一条、又一条的东西。

吴小莉:浙江的这一个论文(被撤的事情),您是有准备的吗?

黄洁夫:我没有准备,一点准备都没有,这个事情我马上就问海波,海波就在我后面,他cotrs体系马上就可以查到,他报的是563例,其实他们做的是160多例,是公民捐献的,其他的都是死囚的。我们马上就回应他了,我是支持杂志社这个决定的,因为我们,我当时讲的,我们移植医生,我们所有的专家都像爱护眼睛一样地珍惜这个国家这个器官移植这个事业,绝不能造假,当时国内有一些媒体就是说谴责这个杂志社,就是说维护这个……

吴小莉:院士的论文。

黄洁夫:受歧视,其实不是的,我们作个负责任的大国,我们必须得,就是支持正义的一方。你不能全是讲的一些背书的那种官场上的话,必须得勇敢地面对现实,我想你这样的话,国际上是会承认中国的进步的。

《问答神州》节目在凤凰卫视中文台播出【节目专区】

主持人:吴小莉【主持人专区】

首播时间:周五 19:20-19:50

重播时间:周六 06:25 11:30

想看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责任编辑:顿雨婷 PV087]

责任编辑:顿雨婷 PV087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专访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委员黄洁夫(上)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03/17/4f81b56c-1c88-4d83-8997-4366cc145806.jpg

凤凰卫视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