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即将拆迁的自力巷:没有容身之所的棒棒将何去何从


来源:凤凰卫视

自动播放

核心提示:自力巷所在区域的拆迁工作加快展开,房客们五味杂陈,但是以此为契机,每个人都开始或自愿或被迫的寻找生活的新方向,虽有挫折或是困境,但是棒棒们的生活始终要继续。

核心提示:自力巷所在区域的拆迁工作加快展开,房客们五味杂陈,但是以此为契机,每个人都开始或自愿或被迫的寻找生活的新方向,虽有挫折或是困境,但是棒棒们的生活始终要继续。

凤凰卫视3月16日《凤凰大视野》,以下为文字实录:

大石(房东):何师兄,他也是来下力的,来担扁担,我记得清楚得很,我28岁来这里,刚好还有十个月就满60岁了。

何苦(新棒棒):哎呀,我再歇一下。

老黄(棒棒):我也算不清账,所以我只能摆堆堆。

河南(棒棒):我今天就,我就吃稀饭了。

姜楠:2014年上半年重庆解放碑商圈又耸立起几栋新楼,它们代表着渝中半岛的新高度。自力巷属于金融街规划的二期工程,拆迁进度也在加快,看着身边的老楼接二连三地倒下,53号的房客们五味杂陈。爱打牌的河南根本就睡不着觉,拆了房,意味着他再找不到可以拖欠九个月房租的房东了,房东大石还想继续做房东,忙着给两套新装修的房子招揽租客,老黄的心情很沉重,徒弟何苦找了份工地的活儿,月入三千元以上,而同时试工自己却因为年老,不被留用,不得不说离开了自力巷,每个人都面临着对未来的重新考虑和选择。

解说:6月上旬,山城依旧不算炎热,拆迁速度在加快,自力巷里的生态平衡已经被打破,房后贴墙而建的棚户拆了,失去依托的三楼洗衣台也垮了。

老黄搭建的临时洗衣台,搁盆子洗衣服,倒是与以往没有什么差别,只是洗澡的时候需要大力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

老黄:高风险作业啊。

解说:第一次踏上这个简易洗衣台,我满脑子充斥着光着屁股被众邻居抬进医院的画面。

市容大检查开始了,解放碑是渝中区整治的重点,自然会波及到新华路和正阳街的路边大排挡,老甘迎来了今年以来第一个假期,老甘的工资论天结算,所以假期没有薪水。

市容大检查是全市的行动,城管的同志们加班,大石的信息发布工作也面临着空前的困难,新装好的两套房子14个单间,多空一天就多一天损失,晚上出门,图的就是一个神不知鬼不觉。

城管:我盯了你好久了,不要拍不要拍。

解说:以往被抓住的时候,装一装可怜,做一番检讨,再把口袋里的小广告主动上交,或许可以逃过其他处罚,最近的市容大检查城管抓住贴小广告的人之后,一不罚款,二不训诫,只要求把手机留下,从就近的墙上数上电线赶上,撕下300张小广告来交换,大石说,这招太狠了,撕自己的心疼,撕别人的胶多,最近几乎每天都在被抓,手指头都快要抠秃了,不仅没能贴出去多少,感觉以往贴的也所剩无几了。

健康恶化 老黄一家遭受打击

解说:又是右边身体突然麻木,与前不久从楼梯上摔倒的原因相似,我隐隐感到这不是一个好现象,老黄对自己的身子骨充满信心,从来不担心自己会生病,在我的一再坚持下,才勉强同意去小诊所测一下血压。

大夫:血压太高,105,去医院住院检查一下是最好的,因为你血压实在是太高了,吃降压药有时候不一定控制得下来。

老黄:那没什么。

大夫:如果你只要降压药,我就拿给你,你吃了如果有什么的话,你自己要到医院去检查一下,你的血压真的太高了,如果到医院的话,医生肯定是要叫你住院治疗的。

老黄:没事,我知道。

解说:走出诊所的时候,老黄还不能相信自己的身体会出问题,他反复叮嘱我不要告诉女儿黄梅,他说吃点降血压的药,少干点重活儿,估计养些日子就好了。

晴朗了一些日子的天空又下雨了。

老黄:我出来干活,要供她(黄梅)读书,很困难,在重庆跑来跑去打工,就因为要供她读书。

解说:在阴暗的自力巷53号三楼,我第一次看到了老黄的眼泪。

复旦中学门口,众多望子成龙的家长当中看不到大石的身影。最近的日子刚刚装修的两套房子欠了三万多外债,因为广告贴不出去,目前还见不到效益,于是大石又在新华路上重操旧业,拓宽家庭收入渠道,大石认为,提前着手给孩子挣学费,远比站在校门口看孩子考试要务实的多。

河南:哎呀,这是情同手足,不管怎么输钱,输的再苦,输的再穷,他没有嫌弃过我,任何时候我没有吃的,我就给他打单位。

解说:朋友湖北在工地上意外受伤,使河南眼下的形势更加严峻,湖北是最后一个给河南提供面条和馒头又不计回报的朋友。原来的湖北月薪五六千,但是现在左臂粉碎性骨折。

湖北:这是医疗单子,这张单子是六千多块钱,总共费用上万元,我周转不过来,其他方面我就支持不过来了。

解说:河南的生活已经没有退路。

我在工地挣高薪的时候,老黄和老杭也在探索新的出路,而且运气还不错,老板的要求并不高,只强调按线贴紧贴直,一步到位,本来没有多少技术含量的工作,但是两位老人家却总是纰漏百出。

第一天验收,老板花高价买来的不干胶彩条,有400多米完全报废。

第二天基本没有浪费材料,但是两人加起来一共只贴了100多米,而老板自己贴了600米,于是老板苦笑着,提前给他们结算了工钱。

随后的日子,老黄和老杭又接到了一个标牌安装的业务,敲敲打打一天就能挣150块,但是他们看着标牌上的字就犯迷糊,据说是因为在女厕所贴上了男浴室的牌子,再一次被提前结算了工钱。

子夜十分,老黄和老杭集合在五一路口,由关张冒菜馆改成的便利超市开张在即,一大堆装修垃圾需要处理,他们以240元的价格接下了这单业务。

按照有关规定,装修垃圾必须运到市郊指定的垃圾厂处理,这堆垃圾的处理成本至少在800元以上,他们能以240元的低价接下这个业务,心里另有算盘。

老杭:(雇主)多给了10块钱。

解说:有了这个夜晚的尝试之后,装修出渣的业务成了老黄和老杭无法拒绝的诱惑。

邹容路写字楼的21层,有公司更换办公桌,二三十张旧桌子变成了八九十块大小不一的复合垃圾,老黄和老杭问询而至,以250元的价格拿下了这个业务,老黄说在一个拆得乱七八糟的老巷子里扔点垃圾,也算不得违背道德良心。

男:什么事情?

老黄:21楼的大门关着,进不了货梯,只有去22楼(乘电梯)。

男:我叫你早点来,你要晚上来。

老杭:你叫他自己来看。

男:不行的话,只有明天来出渣。

解说:子夜的行动展开之后,两个老头才突然意识到这是一个极其“坑爹”的业务,21楼没有货梯入口。

老杭:明天别人还要上班,你这样摆着怎么行,你想想看,这得背上去太困难,钱也给得不多。

老黄:都已经这个样子了。

老杭:我不搬,我让你一个人搬。

老黄:只有这样。

老杭:太困难了。

老黄:搬一点,少一点,没什么。

解说:原计划一车就能搞定,实际上运两车都很吃力,更令人崩溃的是这些高密度复合板不仅重得像铁块,还浑身带刺,转运的时候扎手,装车的时候码不实沉。

老黄:先下点木板,反正都要装两车转运,别把电梯压坏了,那些地板砖下面是空的,是有人(看见)就糟了,叫你赔都赔不完。

解说:到老黄和老杭把第二车垃圾转运出来的时候,已是凌晨4点。

这是一次硬碰硬的剐蹭,伤的也是腿上最敏感的“穷骨头”,两个早已精疲力尽的老人,想要在天亮之前把两大堆垃圾弄进自力巷,显然不太现实,只能匆匆逃离现场,老黄说可能是恶有恶报,像他和老杭这样的人根本就没有干坏事的天赋。

走投无路 河南开始打杂谋生活

解说:朋友湖北受伤之后自身难保,河南被迫暂时搁置了牌桌上的梦想,他说在北碚一个标准件加工厂找到了打杂的工作,每月两千,管住不管吃,河南上班的第一天是老板亲自开车来接的,离开的时候,他没有告诉大石,也没有退房,他说早晚会把房租还上的。

男:有点钱没有?

河南:没有。

男:先拿点给我用。

河南:我哪天有的话再说吧,他在他的(电话薄)上面,给我写的(名字)是提款机。

老板:不准带你那些朋友到我们那里去,还有一个不准打牌。

解说:自力巷口已经很多天见不到皮匠的身影,裁缝说皮匠到盘溪批发市场做水果生意去了。

老黄:我这只手,它就是使不上力。

解说:老黄右半边身子麻木加剧。

大夫:去医院住院检查一下是最好的,因为你血压实在是太高了,吃降压药不一定控制得下来哦。

解说: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女儿那边已不能隐瞒。

在黄梅的一再要求下,老黄决定回家治病,曾经交过60块医保,正好也可以派上用场了。

临街楼房的四楼,女儿宽敞明亮的家空空荡荡,正月十五之后,全家人都散了,女儿去了西藏的日喀则修铁路,亲家母在川西的工地做饭,黄梅在永川城里的电子厂上班,与工友在厂上附近合租了宿舍,外孙子被送到了江津农村的外婆家里,宽敞的房子没人居住,但是全家人的努力都是为了这套房子。

按照全家人眼下的收入情况来算,两年20万元问题不大,但是如果有人生病卧床,那就悬了,老黄不知道自己的病将会给这个家庭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第三天早上黄梅才回到家里,她说明天请了一天假,一个月的全勤奖就没有了。

黄梅:我怕他是脑梗塞,我害怕得很,那天他给我打电话,把我吓到了,那天晚上一晚上都没睡觉,把我吓哭了,昨天跟我们老大请假,我们老大又不批,我就苦,想到他没享什么福就得病了。

医生:你怎么不早点说啊。

解说:门诊医生对老黄的病情给出了权威的判断。

医生:考虑是高血压,你这半边身体不是很灵活,是脑血管堵塞了引起的,你拖的时间久了,一个多月了。

解说:医生的话就如一记重锤,砸在老黄父女的心上,高血压遇上脑梗塞,就如洗车店的高压水枪进口大出口小,管子不结实就有爆裂的危险。

刚才只做了一个最低价位的CT,就花了将近400元,接下来的治疗费用根本不敢设想。

老黄当天下午就赶回了老家。

老社长:你去年买了(医保)没有?

老黄:就是前年买的。

老社长:你去年买了(医保),今年不买,就等于零。

假如你今年买了,你每年都买,你没有报过账,钱就在你卡里,如果你买了一年,之后一年又没买,就没有了,因为间断了。

解说:老社长的一番话顷刻间击碎了老黄住院的希望,去年医疗有保障,身体很健康,今年没缴费,病魔却来了,这种巧合就似命运再一次跟老黄开了一个玩笑。

河南的生活似乎步入了新的轨道。

在这条半现代化流水线上,河南的工种叫“打杂”,车间里技工三四个,杂工只有一个,所以老板说河南的岗位十分重要,两千月薪在周边的“杂工界”算得上首屈一指。

新老板在生活上对河南很照顾,不仅给他配备了上下班的专车,还把家里的一条小狗交给他解闷。

河南说目前一切都好,就是老板给弄的电饭煲太小了,每顿饭要煮两次。

老黄在女儿家住了两三天之后,就背着一大包药片回到了自力巷,他已经提前把明年要缴纳的医保费用放在了涂社长家里,即便是要住院治疗,也一定要把今年挺过去。

老黄回家的日子,老杭5天挣了28块钱,脚上贴的止痛膏药花掉了26块。

老黄老杭发现赚钱新思路 生活水平提高

人民公园的树荫下,老杭又开始尝试新的治疗方式。

气场十足的老神医说,腿疼是血液毒素太多,每天来一次,一个月之后保证不疼了,我暗自掐指头算了一下,神医应该没有吹牛皮,每天排除80毫升毒血,一个多月差不多就能把老杭体内的血液全部排光。

炎热的季节,老金虽然迎来了一年一度的事业黄金期,但是也面临着巨大的竞争压力。

老金:我找男的要(瓶子)没事,朝女的要没那个本事。

解说:前两天老金忽远忽近地跟着一个美女走了两百多米,差点被她的男朋友给揍了。

老黄:50块钱。

张麻子:太多了。

老黄:你说多少?

张麻子:十几块钱。

老黄:你不要算了,我也不劝你,张麻子。

张麻子:15块,15块,你卖废品卖不了这么多。

老黄:什么?

张麻子:你卖废品卖不了这么多。

老黄:我卖废品怎么就卖不了这点钱,是不是假的。

张麻子:怎么会是假的。

解说:青年路的快餐店转行搬家,老黄主动少收了15块工钱,条件是不要的破烂全部归他。

这样的改变虽然很被动,但也应该是一种适应。

男:这个10块,那个20,还要怎样?

老黄:多拿5块,你想那个高压锅成色不错。

男:好好好,这里,拿着,刚收的20块钱。

解说:和张麻子的交易,老黄就收回了成本,第二次交易成功,就有了35元净利润入袋。

剩余的物件在叫卖了一圈之后,没有找到买主,老黄直接挑进了废品收购站。

15元的劳动投入,变成了101元的总收入,老黄说这是他这辈子赚的最轻松的钱,只恨自己懂事太晚。

姜楠:观念一变天地宽,有了一次成功的尝试,老黄和老杭似乎开窍了,随后的日子里,凡是搬家的业务他俩都喜欢叫上何苦,重一点的活儿由何苦承担,他俩干一点轻的,其实他们的目的也不全是工钱,而是更热衷于挑着剩余的东西去废品收购站。或许是重活干的少了,老黄的病情渐渐稳定下来,隔三差五的老黄和老杭还能下回馆子,生活也算是活出了些许滋味。

《凤凰大视野》凤凰卫视中文台播出【节目专区】

主持人:姜楠

首播时间:周一至周五20:00-20:30

重播时间:周二至周六09: 00-09: 35

      周一至周五16:15 – 16:50

想看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责任编辑:张惟乔 PV085]

责任编辑:张惟乔 PV085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最后的“棒棒”(4)十字路口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03/16/7ef2a6b4-8b9e-4ee9-92ad-52b3a02ea0e5.jpg

凤凰卫视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