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棒棒军的“职业操守”:苦等10小时只为领到30元工钱


来源:凤凰卫视

自动播放

七十多年前,重庆的解放碑还未矗立,棒棒们就早已存在,然而爬坡上坎、负重前行的日子过后他们肩挑背扛出一个新重庆,却也挑走了属于自己的时代。

核心提示:七十多年前,重庆的解放碑还未矗立,棒棒们就早已存在,然而爬坡上坎、负重前行的日子过后他们肩挑背扛出一个新重庆,却也挑走了属于自己的时代。

凤凰卫视315日《凤凰大视野》,以下为文字实录:

旁白:高高的朝天门,是棒棒曾经的梦。

老黄:何师兄,他也是来下力的,来担扁担。

大石(房东):我记得清楚得很,我28岁来这里,刚好还有十个月就满60岁了。

旁白:长长的十八梯,留下棒棒的路。

何苦(新棒棒):哎呀,我再歇一下。

老黄(棒棒):我也算不清帐,所以我只能摆堆堆。

河南(棒棒):我今天就,我就吃稀饭了。

旁白:从自力巷到解放碑,讲述重庆棒棒和一个城市的70年变迁,最后的棒棒。

姜楠:七十多年前,重庆的解放碑还未矗立,棒棒们就早已存在,然而爬坡上坎、负重前行的日子过后他们肩挑背扛出一个新重庆,却也挑走了属于自己的时代。

姜楠:春天来了,自力巷里老甘无心赏花,却在潜心研究新买的影碟机,原来的那台二手机在经过一个冬天的连轴运转之后,冒了一股黑烟,成了废品。而老金,则是用七袋瓶子换了一部二手手机,他说这年头没个手机,很容易被人瞧不起。日子一天天过去,“新棒棒”何苦也在自力巷里得了个绰号。

何苦:蛮牛,皮匠,黄毛子。

男:来吧,注意啊,我照了蛮牛。

何苦:照好点,照好点。

旁白:巷子里的麻将馆要从这里的二楼搬到街对面的五楼,雇佣我们的是73岁的棒棒老杨头。他以300元的总价从麻将馆老板那里拿下这单业务,然后请我和老黄、火线加盟,三个人一起干他付我们150元工钱。老黄说这不是剥削,这是行内人人都懂的“潜规则”。老杨头魁梧帅气,在自力巷里干了32年社区临时工,十几年前下岗失业,开始扛起一根棒棒谋生活。

何苦:70多岁的老头子,我还比不过。

老杨头:谢谢你、谢谢你,我去24楼收过。

旁白:最近几年棒棒行业的没落和自力巷的拆迁正在让70多岁的老杨头改头换面。没有活干的时候走街串巷收破烂,既能赚取差价,又能获取劳动需求信息,隔三岔五就能客串一回包工头。刚刚过去的这一年,老杨头虽然没有攒下多少积蓄,但是老伴一万多块的药钱全是自己负担的。

旁白:春天来了,眼看涂料店大门就要被围进施工挡板,如果最后的阵地失守,老黄和老杭就将彻底沦为“野棒棒”。行有行规,在山城棒棒大军中,资力较长且信誉度较高的棒棒一般都有几个固定的雇主,久而久之这一区域就成了他们的势力范围,其他棒棒很难插足。

旁白:拥有固定业务的棒棒被称为“家棒棒”,没有的就是“野棒棒”。“野棒棒”行业地位低下,如果不守规矩擅自进入别人的领地,轻则遭受白眼谩骂,重则拳脚相见,驱逐出境。老黄和老杭在五一路干了十几年,所以五一路就是他们的地盘。生态平衡突然被打破,他们正在一步一步失去最后的领地。

老金:快去哦。

老甘:你去煮一下不行吗?

何苦:由于老甘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阁楼上的座次已经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老甘:你不是不爱煮饭吗?

老甘:粮食是他的,我不煮怎么办,所以以粮为纲全面发展。

黄牛(自力巷53号棒棒):以粮为纲全面发展,手中有粮心头不慌,就是这样。

老黄:老杭。

老杭:哎。

何苦:漫长的阴雨天气使老杭的腿病进一步加重,通过各种渠道弄来的药物丝毫不能缓解肿胀疼痛,时常一两天出不了屋,在自力巷53号这个阴暗潮湿的城市角落里,老黄是老杭唯一的依靠。每晚收工路过老杭居住的单元门口,老黄也要特意的去看看老杭。

老黄:我总觉得老杭的病重,我估计他活不了多久了,长期脚手都肿。

《凤凰大视野》凤凰卫视中文台播出【节目专区】

主持人:姜楠

首播时间:周一至周五20:00-20:30

重播时间:周二至周六09: 00-09: 35

          周一至周五16:15 – 16:50

想看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责任编辑:顿雨婷 PV087]

责任编辑:顿雨婷 PV087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最后的“棒棒”(3)棒棒江湖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03/15/8a3875b4-5a7e-40c5-ba58-c966e6670140.jpg

凤凰卫视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