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大地的恩赐 :云南生长着最好的艺术家


来源:凤凰卫视

自动播放

昆明作为一座西南的边疆小城,却生长了四位中国当代艺术领军人物:毛旭辉、张晓刚、叶永青、罗旭。昆明因得天独厚的地域优势和悠然的生活节奏,虽为城市却依然与大地保持着亲密的关系,这样的昆明赋予了他们源源不断的创作灵感。

核心提示:昆明作为一座西南的边疆小城,却生长了四位中国当代艺术领军人物:毛旭辉、张晓刚、叶永青、罗旭。昆明因得天独厚的地域优势和悠然的生活节奏,虽为城市却依然与大地保持着亲密的关系,这样的昆明赋予了他们源源不断的创作灵感。

凤凰卫视314日《鲁豫有约》,以下为文字实录:

解说:这里是一座西南边疆的文艺小城,这里有四位中国当代艺术领军人物,毛旭辉、张晓刚、叶永青、罗旭。这里有无数的斜杠少年。鲁豫来到这里云南昆明,探访昆明的艺术图景,感受小城的文艺气息,对话昆明的艺术大师,了解作品背后的故事。昆明给了张晓刚何种艺术灵感。

张晓刚:我说云南是我的一块福地,一个新的作品的诞生都跟云南有关系,好多人问我,你这个模特是哪里找的,我说没有这个人。

解说:昆明教会了叶永青怎样的生活方式?

叶永青:那些当年被我苦苦哀求,买过作品的这些人,他们现在跪在我面前,给我磕个头,我也受得起,他们都发大财了。每个人骂这张作品的人,他们都掉在坑里面了。

叶甫纳(叶永青的女儿):云南人把挣钱叫做苦钱,他们觉得挣钱的人很可怜。

解说:昆明的文艺传承,如何影响了毛旭辉。

毛旭辉:我所有受到的现代主义的教育,都是不能讲的故事,这张画有人说过,就是,它使人看到一个合掌的姿势。

解说:昆明这片世外桃源的主人罗旭是怎样的一个人。

罗旭:我做的事,是做重口味的事,但是我做人是做清淡的人,他说他终于在我身上看见了,人格分裂到了极端的东西了。

解说:《鲁豫有约》昆明艺术行之浮世绘。

解说:这幅画于2011年4月3日在香港苏富比春季拍卖会,以7906万港元的天价成交,但这并不是该画作者张晓刚拍价最高的作品;这幅画出自画家叶永青之手,他的其他作品曾被比尔盖茨收藏;这两幅风格迥异的画,都是艺术家毛旭辉的画作,很多藏家正在寻找这两幅画的下落;这里是建筑艺术家罗旭的家,这座由他亲自搭建的宫殿里,没有任何钢筋和钉子,图纸在脑海测绘靠竹竿。这座城市是以上四位艺术家的故乡昆明。

大地的恩赐:云南生长着最好的艺术家

解说:在中国昆明得天独厚,它虽然成为城市,却依然与大地保持着亲密的关系,它其实只是大地,升华成了一个花园,鲜花不用培育就可以漫山遍野地开,果实只需摘取就种类繁多,无穷无尽,鸟儿在不同季节换着花样栖息于此,昆明人无须为了穿衣吃饭而辛勤劳作。

叶甫纳:云南人把挣钱叫做苦钱,他们觉得挣钱人很可怜,人就是应该舒舒服服地待着那样

刘丽芬(昆明人苔画廊老板):相比其它城市的话,我觉得它的蓝天白云,它让人向往。

解说:大段的闲暇留给昆明人去调素琴阅金经。

叶甫纳:更多地想一些思想上的事,更少的想一些现实的事情,就这样可能比较适合做艺术吧。

刘丽芬:它生长着最好的艺术家,也生长着最差的艺术家。

解说:文艺的气息就从小城慵懒的街巷中弥漫开来。

张晓刚(昆明人画家):是不是有一个神,有一天在云南这个上空施了魔法,所以就这么一点时间,这么几个人,碰到了你就沾了那个气。

解说:张晓刚作为沾到气的画家之一,已经是中国当代艺术家的领军人物,外界谈论张晓刚常常离不开他的天价画作。2004年张晓刚的一幅《血缘》,以97.72万美元成交,成为中国当代艺术史上的,第一件百万宝贝,在2009年出炉的,胡润艺术排行榜中,张晓刚凭借3.01亿的所有画作拍卖总成交额,坐上了中国艺术家市场价值排行的头把交椅,成为当时最贵的艺术家。2014年,他的《血缘大家庭3号》以9420万港元成交,再次刷新他的个人世界拍卖会成交记录。这些天价画作几乎都是来自于张晓刚用他独特的笔触描绘的《大家庭》系列,而这一系列的灵感,正诞生在张晓刚的家乡昆明。

陈鲁豫:我是觉得做艺术的人,找到自己的声音特别重要,英文叫signature,就是你的标志。就我一看这个语言,我就知道是这个作家的,我一听这个声音,就是这个歌手的。

张晓刚:对。

陈鲁豫:我一看这个笔触这个画法,这种感觉就张晓刚,不是别的人的。

张晓刚:对。

陈鲁豫:你怎么样找到,就第一次找到,说这就是我的那个声音,就是我的那个笔触?

张晓刚:这就是一直会让艺术家,痛苦的一个问题,我们都到现在我都不敢说,我已经找到了。

陈鲁豫:你没找到吗?

张晓刚:我不敢说我完全找到了,每一个时期我都觉得我可能,这个风格我会用一辈子的,但一年以后两年以后,可能又觉得不对,又否定了,又在找,当你把这些东西,就像你项链啊,你一个一个把它串起来以后,可能那个才是你的。

陈鲁豫:那就每一次在一开始,找到那个形象说,那最初内心是狂喜的吧?

张晓刚:对,那太高兴了。

陈鲁豫:就是你在画《家庭》那个系列的时候,你就想到父亲是这个样子,母亲那样子,孩子那样,就那一瞬间你是内心狂喜?

张晓刚:对,孤独的狂喜。

陈鲁豫:那是在哪个地方的哪个瞬间,你突然想到,这样的形象我要把它给画出来,给实现出来?

张晓刚:我跟人也讲,我说云南是我的一块福地,为什么呢?我后来仔细想,我每一次重要的阶段改变,一个新的作品诞生,都跟云南有关系,很奇怪的。包括像《大家庭》,我最重要的系列,《大家庭》也是在昆明,是因为回到家里边看到老照片。

解说:张晓刚昆明家中的老照片,记录下患有精神分裂症的母亲,当时那难以言说的表情,当张晓刚再次翻起老照片,他突然被感动,作为一个画家,他拿起画笔将这份感动记录了下来,形成了《大家庭》系列。

陈鲁豫:你看照片是你家族的照片,还是那个时代的很多中国普通家庭的?

张晓刚:从我家族开始的,慢慢慢慢扩散到一个时代的,一个照片,慢慢就会有个形象在脑海中就出现。

陈鲁豫:那你形象是来自于?

张晓刚:最早来源于就是我母亲和我,后来有小孩以后就和我女儿。

陈鲁豫:还有女儿?

张晓刚:就把这三个人的形象结合在一起,后来我就把我母亲的形象变变变变,就像在电脑里面,做一个形象一样,慢慢慢慢变变了很久,父亲母亲是变成是一个人。反正一画到大人就是,母亲的形象小孩就是我女儿的形象。

陈鲁豫:用哪个形象是一种什么样的选择过程?一种自然的你被选择的过程,还是最后某个形象会跳出来告诉你,我是有故事的?

张晓刚:我选的是因为我看见我母亲的照片我很感动,我看见我母亲年轻时候很漂亮,我原来没有注意到,后来我一看我一想,她那会儿可能十七八岁吧,非常漂亮。

陈鲁豫:我觉得那个年代的人,都是有风华的身上?

张晓刚:对。

陈鲁豫:有一种光彩,就是我们这个年代就没有了。

张晓刚:可能再过几十年。

陈鲁豫:看我们也会吗?

张晓刚:后面的会说同样的话。

陈鲁豫:但愿如此,对我们知道就你看到她,你会觉得很美?

张晓刚:对。

陈鲁豫:很感动?

张晓刚:对,然后就看,因为毕竟是你的父母,当你看到你父母年轻的时候,你会很感动。

陈鲁豫:难道你小时候没有,以前看的这种照片没有这种感觉?

张晓刚:没有,从来没有,所以要经历过一些阶段,尤其是经历过一些思考,或者是你的对艺术的看法,改变了以后,你才会被某些东西打动。以前你就视而不见没有什么感觉,好那一次被打动,尤其形象上被我母亲的形象打动,然后开始看她们照片,老照片的氛围,我就觉得那种氛围对我来讲,太有意思了,刚开始也画一两张,特别像照片的东西,后来就觉得我不是一个写实主义的画家,我不要去临摹照片,我还是想塑造一个,我心目中的某一种形象,以我母亲的形象做一个基础,开始一点一点地改。眼睛应该怎么画,眉毛怎么画,鼻子怎么画嘴怎么画,耳朵怎么画,每一个细节我全部都把它重新地再塑造一遍。最后合在一起,这个人就变成这么一个人,好多人问我,你这模特是哪找的?我说没有这个人,他是好多人集中,一个一个重合在一起。

陈鲁豫:张晓刚更符合我们我传统意义上的,成功的画家的那个定义他更接近,第一次听说张晓刚的名字,可能就是从“中国艺术节F4”最火的那个时候开始。

解说:“中国当代艺术家F4”除了张晓刚还有王广义,岳敏君和方力钧。F4的名称来自2001年台湾流行的电视剧《流星花园》的四个男主角。当时张晓刚、王广义、岳敏君、和方力钧四人作品,在国际市场也有着相同的火爆程度。价格已破千万元人民币,由此被冠以“当代艺术F4”之名。他们的作品不约而同地,以后现代主义的方式,反映了中国特色。王广义将政治波谱和流行文化,进行拼贴组合;岳敏君的自我形象,开始被多元环境接受认可;方力钧用光头形象,诠释他独特的玩世写实主义;张晓刚以老照片,隐秘地追寻着沉重的历史。

解说:他们都经历了最封闭的时代,也正经历着最开放的时代。九十年代,他们把大批灵感从国外带回来,新千年之后又将大把作品从国内带出去。传统与现代、主流与小众、官方与草根了碰撞,激起了当时中国当代艺术家们的创作热潮,也引来了西方世界对中国艺术家的关注,甚至当时的中国当代艺术作品一度受到西方艺术界的过分追捧,成就了很多百万甚至千万画作,也促使这些画作的作者,在艺术圈一夜爆红。但追究当代艺术,在2000年之后的极速膨胀,也导致了不少争议和误解。中国当代教父栗宪庭,把当时中国当代艺术品的热卖现象,形象地称为卖春卷。

谢飞:有一些艺术家,特别是90年代,走出去的一批艺术家,开始在国际上成功的,一方面他们很高兴,因为他们获得了这个认可,应该算是奥运会之前那段时间,那几年的经常开玩笑说,就是你有中国两个字,中国艺术家谁谁谁,那你的价格上,你把那个人民币的符号换掉,直接换成美金,那个数字就不用改了,或者你可以在后面加个零;那另一方面有一点不舒服,心里有一点不踏实,因为就是按照中国有一个评论家叫栗宪庭,然后他就叫做是在卖中国的春卷。卖春卷大家知道是,在每一个西方的中餐厅都有卖的,而且卖地特别火的,但是中国的很多餐厅,就没有人吃的。

谢飞:西方人的评论家、专家,他们有很多误读很多误解,我觉得挺多的也是我们,以云南的一个艺术家来说,就是张晓刚经常画那个《大家庭》两个父母一个孩子,然后他们都说,这个是他在说中国的计划生育,读出来很多本来没有放在那的信息,然后张老师说,但是我也有,带了两个孩子的图片,我也有那个一大家人的图片,你为什么就是忽略了这个东西?你非要说我在说,你觉得很重要的一个中国的政治,而不是说思考一下,我在讨论什么东西,我觉得很多艺术家,最早走出去,很不舒服的一方面,也是这样的。

 

《鲁豫有约》在凤凰卫视中文台播出【节目专区】

主持人:陈鲁豫【主持人专区】

首播时间:周二至周五 10:35-11:30

重播时间:周二至周五 14:00-14:55

         周三至周六 01:55-02:45

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责任编辑:顿雨婷 PV087]

责任编辑:顿雨婷 PV087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昆明艺术行——浮世绘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03/14/a573418a-c715-4dd6-aa73-1db92f8b3e67.jpg

凤凰卫视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