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横刀立马 不避矢石——彭德怀纪实


来源:凤凰卫视

自动播放

核心提示:彭德怀元帅经历了二十世纪的中国各种军事斗争,指挥的百团大战和抗美援朝取得的辉煌战绩,令他当之无愧的进入世界一流名将之列,让整个世界为之侧目。他是一个极富个性的战将,这种个性让他赢得战场荣誉的同时,也令他不断遭遇挫折和逆境,这一周我们将带领大家深入的解读彭德怀传奇的戎马人生。

核心提示:彭德怀元帅经历了二十世纪的中国各种军事斗争,指挥的百团大战和抗美援朝取得的辉煌战绩,令他当之无愧的进入世界一流名将之列,让整个世界为之侧目。他是一个极富个性的战将,这种个性让他赢得战场荣誉的同时,也令他不断遭遇挫折和逆境,这一周我们将带领大家深入的解读彭德怀传奇的戎马人生。

凤凰卫视3月11日《我们一起走过》,以下为文字实录:

田桐:各位好,欢迎收看《我们一起走过》,我是田桐。在中国共产党和人民军队的成长过程中,几乎每到一个重大的节点,尤其是在生死存亡的时刻,总能看到一个不避矢石,勇于担当的身影,他不计个人荣辱,善打硬仗,最终总能力挽狂澜,打开局面。毛泽东曾言,谁敢横刀立马,唯我彭大将军,他就是彭德怀元帅。他经历了二十世纪的中国各种军事斗争,指挥的百团大战和抗美援朝取得的辉煌战绩,令他当之无愧的进入世界一流名将之列,让整个世界为之侧目。他是一个极富个性的战将,这种个性让他赢得战场荣誉的同时,也令他不断遭遇挫折和逆境,这一周我们将带领大家深入的解读彭德怀传奇的戎马人生。

慷慨陈词 力主出兵朝鲜

解说:1950年10月1日,新中国的第一个国庆节,也就是在这一天,金日成写了这样一封信,在敌人进攻三八线以北的情况下,急盼中国人民解放军直接出动援助我军作战,收信人是敬爱的毛泽东同志。三天之后一架飞机降落在了古城西安。

杨凤安(时任西北军政委员会参谋彭德怀军事秘书):10月4号北京派去了飞机,说是就是说接彭总急速到北京,有紧急会议。

解说:1950年,杨凤安26岁,他当时的另外一个身份是彭德怀的军事秘书。

杨凤安:彭老总去了以后中央也正在开会,讨论的是这个抗美援朝出军的问题,大家意见还不是完全一致。所以彭老总到了以后,4号下午到了以后他根本都没发言,他光是听了听,最后是什么呢,就是会议毛主席讲,是不是,你们大家讲的意思就是说都有道理,但是别国就是处在危难关头,我站着看怎么说我心里也过不去,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彭老总听了以后很受感动。

解说:散会后,彭德怀住进了北京饭店。这个一生朴素的将军,后来曾这样回忆当天晚上的情形。当晚怎么也睡不着,我以为是沙发床,此福受不了,搬在地毯上,也睡不着,也就是在这天晚上彭德怀得出了自己的结论,一定要出兵。第二天也就是10月5日当天的会议上,彭德怀慷慨陈词,这副现存于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的油画,对当天会议的情形,有着传神的描述。朱德,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任弼时,当时中共中央最核心的领导层纷纷在坐,他们聆听着彭德怀的发言,看得出来毛主席的心情十分愉悦,今日长缨在手,何时缚住苍龙,主席的豪情正跃然纸上。

杨凤安:他意思就是说美帝国主义蹲在我们鸭绿江边,这个老虎的胃口,随时他都找出借口要进行侵略,他意思就是我们早打就比晚打好,早打以后就等于晚胜利几年。

解说:历史记住了这一天,1950年10月5日,中国出兵朝鲜已成定局。

这里是湖南省湘潭县乌石寨彭家围子,1898年10月24日,彭德怀出生在这里,这个贫寒农民的儿子八岁时就失去了母亲,自小尝尽人间冷暖,也逐渐养成了如钢铁般的意志。自平江起义加入红军后,这个铁骨铮铮的汉子从来都是中共中央最为信赖的将领。而在很多部属眼中,这位将军的人品简直无可挑剔。杨瑞鹏曾经在彭总指挥的一野工作,他还清楚的记得当年是怎样骗彭总吃下一片西瓜的。

杨瑞鹏(原一野十九兵团司令部参谋):我们就是装着吃,我们一个人吃块儿西瓜,他说,你们正在吃西瓜,我赶上了啊,我也吃块儿,因为要专门为他准备的他就不会吃,而且他不光不吃,他还会批你批评你。

解说:1950年10月8日,中共中央正式发布命令,立即组建中国人民志愿军,任命彭德怀为志愿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立即准备入朝事宜。而在此前一天,彭德怀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在出发之前他将正在北京读书的侄儿侄女接到了宾馆一一嘱咐。

彭爱兰(彭德怀侄女):背着我们,他自己心里有数,但是他不跟我们讲,因为一个呢,是机密的事情,一个呢,怕我们也伤心,才刚见面又要走,好不容易见了在一起。

解说:彭德怀不让秘书给孩子们另外安排房间,说是他不能给饭店增加麻烦。当晚将军一家老小六七个人便一起睡在了房间的地毯上,其乐融融,也许他太想和孩子们在一起了,舍不得这分分秒秒。此去朝鲜命运难测,何时能回,是否还能回,这都是未知数。

身先士卒 率先度过鸭绿江

解说:这里是丹东近郊,铁丝网整齐地矗立在江岸,昭示着国家主权的存在,但在这段江面上人们刻意的保留了这些残存的木桩,他们仍然在见证着中朝两国人民的友谊。刘祥,原四野兵站部汽车团副班长,解放战争期间他开着一辆大卡车从东北一直开到广东,后又随邓华十五兵团参加了解放海南岛的战役。1950年7月邓华奉命北上正式组建了东北边防军第十三兵团,刘祥所在的部队也划规邓华指挥,从广东乘火车北上,那时刘祥隐约感到了什么。

刘祥(原彭德怀司机):各个车站欢迎啊,扭秧歌儿的大姑娘小媳妇儿穿的花花绿绿的,扭秧歌儿的特开心,哎哟都欢迎解放军的,什么好吃的往车上运。

解说:刘祥的部队很快开到了沈阳,这一天晚上正在熟睡中的刘祥被叫醒了。

刘祥:多不好意思啊,别不好意思,你看这个车你也熟悉了哪车好,那一片儿车有二十几辆小车呢,那时候摆一片你看哪个好了就开哪个,哎,我奇怪啊,干嘛对我这么优待啊,我说得了,我就这个车吧,就这个车,他说这车啊,是最次的。

解说:在丹东抗美援朝纪念馆,展示着一辆苏制吉普,刘祥当年就是选中了这样一款车。那时刘祥刚刚入党,为了表现党员吃苦在前,享受在后的示范作用,他并没有按照自己真实的想法去选择最好的那一辆,这天他就开着这种嘎斯69型车去丹东机场执行任务。

刘祥:接谁不知道,最后呢,唯独我这车停在那个飞机的旁边,披着个斗篷,军队就奔我车来了,这么凶啊,这首长,绷着个脸,穿着斗篷挺威风的,挺威武的,上车了就那时候也不是什么鸭绿江不鸭绿江的,我鸭绿江知道,因为在(那)待几天了嘛,就过一大桥。

解说: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是一位穿着呢子大衣的首长,刘祥严格遵守着组织纪律,一路上绝对不打听车上乘客的真实身份,而当时坐在第二排的就有杨凤安。

杨凤安:只有刘祥一个,我一个,两个警卫员,坐一个吉普车,苏联嘎斯六九吧,我们就在部队先头就过了江。

刘祥:那夜行军可是那什么的不能有任何动静悄悄的,就听到脚步(声)嚓嚓嚓。

解说:静静的鸭绿江流淌,见证着黑夜中利剑已出鞘,当天晚上刘祥和他的乘客们一起住进新义州某村落,时值深秋,朝鲜的夜间已经变得很冷,主人烧起了大炕,刘祥很客气的请一直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首长睡到最热的炕头。

刘祥:待会儿呢,老总过来一看,怎么这么安排啊,不行,让小刘睡在这个炕头上,你小怕冷,我说不不不,他说去让你睡你就睡,我就睡在炕头上,把老总(睡)在中间,我俩一边一个,那边儿是警卫员这边儿是我,炕头是我中间是他,最那头是郭洪光,就我们仨人就说话了,他姓什么叫什么呢,就开始说说,这首长挺和蔼的啊,那么亲近了是不是啊,很早我就起来啦,起来一看周围净是岗,似乎是一个挨一个岗,我寻思这首长不小,这岗是一个挨一个,聊天的副官,我说你小子年纪轻轻扛不起逗啊,他就说我怎么来的,怎么来的,最后他就说说,现在彭副总司令身体挺好啊,我一听,这是彭副总司令啊,这我才知道。

解说:时间就此定格,后来很多的资料都记载了这一天,1950年10月19日,彭德怀率中国人民志愿军跨过鸭绿江,但在刘祥的记忆里还有着另一个答案。

刘祥:彭老总带延福嶂,我们在一起聊天儿,突然问我小刘咱们什么时候出的国。我说谁记那个呀,要记住这就是历史,10月18号,我重复一句。

解说:在时任志愿军司令部政治部主任杜平的回忆录里也明显的记载了彭总过江时间为10月18日。丹东抗美援朝纪念馆拥有着国内数量最多的抗美援朝文物,而这辆苏制吉普则更引人注目,1950年10月彭德怀正是乘坐着这种型号的车,跨过了鸭绿江并与部队失去了联系长达四天,这四天里朝鲜首都平壤陷落了,联合国军东西两路大军正朝着鸭绿江边集锦,这四天里志愿军第一批主力二十六万人过了江,所有人都在急切的等待着下一步的命令,他们甚至不知道前线到底在哪里,而这一切都需要彭德怀来回答,那么这个坐在副驾驶位上的人究竟去了哪里呢。在彭德怀与部队失去联系的那几天里,杨凤安和刘祥都一直陪在他的身边。当时除了刘祥开的嘎斯69,还有一台载有电台的卡车,在最前面领路的是朝鲜副首相朴宪永乘坐的一辆华沙轿车。

杨凤安:朝鲜人开车又快,华沙比这车跑的快,他路又熟,结果朴宪永他原来开始是开一阵儿等一会儿,我们上去开一阵儿等一会儿,我们上去再走,彭老总很着急,商量了以后他跟朴宪永坐一个车,他坐上去以后这个时候我跟刘祥,我说你不能管后面的车了,彭老总一个人跟着他走,那我哪能放心啊,电台也就掉队了,也看不到我们了,我们到21号早晨到了这个大洞,到大洞以后首先见到的是柴君武,就是柴成文,他说金首相就在附近,一会儿就过来。

解说:柴成文时任中国驻朝大使馆代办,更早的时候柴成文曾是八路军总部情报股股长,1942年5月25日八路军总部遭遇日军突袭,就是他率领着一个排掩护彭德怀突出重围。事实上,朝鲜当时的形势一片混乱,就连金日成本人也不知道有一个韩国团刚从他们身旁的公路经过向着鸭绿江前进了,从军事角度来看,朝鲜已经没有了前线,彭德怀和金日成都已经处在包围圈里,万分幸运的是他们都没有被发现。1950年10月22日脱离部队已经四天的彭德怀终于见到了自己的战士。

杨凤安:这个时候我一看路口上来了,这个什么了,咱们的部队来了,我一问是哪儿的,他说四十军的师,118师,师长邓岳,政委是张(玉华),我说彭总就在这个山沟里边,走吧,咱们见彭老总去。

运筹帷幄 取得胜利后力排众议停止进攻

解说:10月25日,按照彭德怀的指示志愿军118师师长邓岳在温井以北的公路两侧设伏,静候对面的韩国第六师二团,10月25日早晨毫无防备的韩六师二团从温井出发,沿公路北进,他们的行军安排是这样,二营作为尖刀营乘少量汽车在前面开路,一营为部兵营队伍居中,全机械化的三营和一个炮兵中队则殿后,然后莫名其妙的是乘坐汽车的三营后来居上,跑到最前面,打头的则是有十二辆中型卡车牵引的炮队,这种在进攻中将炮兵放在最前面的阵势让埋伏在公路两侧的中国士兵大惑不解,但是他们的确很乐意与这样的对手较量,因为他们不必为对手的优势炮火担心了,他们耐心地放过了所有汽车,等到慢腾腾的步兵营进入包围圈后战斗打响了,这也是志愿军入朝后的第一枪。

刘振华(原志愿军第四十军一一八师政治部主任):两个多小时,把一个加强营,一个营加一个炮兵纵队全部给消灭了。

解说:就在温井遭遇战打响的时候志愿军第40军120师也在云山以北的间洞南山发现了敌情。遭遇战变成了阵地阻击战,尽管韩国第一师拥有空中掩护和炮火优势,但三天的时间里,他们寸步难移,被死死的压在了云山,自大反攻以来这支部队一路高调北进,根本没有遭遇过朝鲜人民军的有效抵抗,他们非常疑惑已经毫无还手之力的人民军怎么能够在一夜之间变得如此强大呢。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至今还保存着毛泽东于11月25日当天给彭德怀的一封电报,电报明确指示依据当前形势要在云山打一个大的歼灭战,并特别指明要发挥39军的作用。11月1日,第一骑兵师抵达云山,并与韩国部队换岗,没想到岗哨还没来得及上岗,铺天盖地的炮火便迎面而来,后来的美国战士说中国军队的猛攻不仅显示出他们有完美地计划还表明他们有能力突袭任何一个地方,为了取得战斗的胜利,他们不惜承受重大的伤亡。相比而言志愿军的对手,显然还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

杨凤安:39军在云山把美国的骑兵一师一个团基本消灭,俘虏他1800多人。

解说:志愿军39军在云山一役的出色表现让彭德怀非常高兴,现在他的焦点放在了38军身上,在他的计划里38军要在云山战斗打响之前就直插到军隅离,新安州,介川一带,这样就会对美第八集团军形成一个巨大的包围圈。然而当38军赶到指定的位置时已经是云山战斗打响的第二天。

杨凤安:没有完全插下去,老实讲,实际上不完全怨38军,因为朝鲜那个老百姓把公路都占了,部队往下插也比较困难,咱们说实在的。

孟照辉(元志愿军司令部作战科科长):白天我们不好行动,大部队不好行动,敌人的飞机很多,整个敌人的飞机控制着天空,可以说是白天我们基本上没有行动的自由,

解说:美第八集团军见云山友军被击溃失去又一掩护,立即向后撤退,并与身后的美二师互为犄角之势,彭德怀对敌人实施战略包围的计划没有能够实现。第一次战役,彭德怀未能完全达到战役意图,但在云山战斗中,他找到了对付美军的办法。云山战斗是中国军队首次以劣势装备打败美军的战例,根据美军战史记载,中国军队善于在夜色的掩护下,把数量庞大的部队渗透到敌人的阵地中去,并敢于实施近距离的肉搏战。在这件事情上,身穿打着补丁的棉军装的中国士兵胜过任何国家的士兵。

杨凤安:第一次歼灭它了一万五千多人,他这时候糊里糊涂的就撤到了清川庄以南,本来还可以打,这时候彭老总非常高明,马上定下决心停止攻击,因为我们主力没有暴露。 

解说:在完成第一轮阻击之后,志愿军忽然之间全部从敌人视线中消失,对于这支神秘的地方部队究竟会采取怎样的战术,联合国军一无所知。短暂停滞的联合国军队按照麦克阿瑟既定的圣诞节攻势依旧计划再向鸭绿江边挺近,沿途他们遭遇到小股中国军队的顽强阻击,在他们看来在联合国军猛烈的空中打击和重型炮火的掩护下,中国军队已经开始撤退,与此同时一些被志愿军是放回来的俘虏也告诉他们的指挥官,中国军队要回国了,然而这一切的背后是一场更为猛烈的打击。1950年10月19日志愿军主力兵分三路分别从辽宁丹东、长甸河口,吉林辑安三大渡口渡过鸭绿江,时任志愿军十三兵团电台队长的杨雨田也在当天过江。

杨雨田(原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部殿堂台长):长甸河口、辑安,还有几个是水下的修的水下的桥。

解说:这里就是杨雨田当年所走过的长甸渡口,那是的杨雨田并不知道他从这里一起跨过鸭绿江的队伍里有一个后来让全中国都感动的人,毛泽东的长子毛岸英。毛岸英当时公开的身份是彭德怀的俄文翻译,但主席长子的身份却只有杨凤安等少数几人知道。

杨凤安:只有我们内部这些人知道,外人都不知道是这样子的,我见了他以后这个人很稳重,很有政治风度,平易近人。

解说:1950年10月21日,毛岸英随邓华的十三兵团指挥部赶到了大榆洞,与提前两天到达这里的彭德怀汇合,几天之后经过中央批准,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部和党委正式组建,彭德怀任司令员兼政委,他的湖南老乡邓华任第一副司令兼副政委。与此同时,司令部机关党组织也迅速建立,28岁的毛岸英当选为一个党小组组长,小组成员刘祥对此留下深刻印象。

刘祥:我就想回部队,我这完不成任务,就怕完不成任务,就怕首长安全保障不了,最后谈着谈着,一想真是,毛岸英像大哥似的,他说小刘啊,就说这个他说你呀调首长身边工作是组织对你的信任,你对组织信任你有怀疑吗,哎呀,那时候我入党不久我就站起来,我说没有,一定没有。那时候一听是组织,我说没有,没有就好,没有就安心工作,打那以后就安下心来了。

解说:当时志愿军没有制空权,即使是相对处于后方的志愿军司令部也要时常面临着敌机的危险,10月24日晚刚成立的志愿军党委专门开会讨论了防空问题。

杨凤安:邓华、杜平、洪学智还有他们几个,邓华说还是老洪负责,洪学智说好吧,那是我了,因为他跟彭老总经常下象棋。

解说:1950年11月25日,洪学智认真地履行了他的职责。

杨凤安:说咱们出去防空,要去你们去我这就很安全,说不行,说过了,说军委有电报叫你什么,说了他也不听,洪学智不管三七二十一,转了就走了,就拽到离我们作战办公室,彭老总这二百米处有那么个小自然洞,邓华,洪学智把他都拽那去。

解说:这天是11月25日,志愿军预定的第二次战役发起日,彭德怀必须时刻掌握前线局势,为了保证彭总安全,军事秘书杨凤安走出了防空洞回了一趟木板搭建的指挥部向值班参谋了解情况,在这里他见到了毛岸英和另一位参谋高瑞欣,没想到这是他们最后一次相见。

杨凤安:我问完了情况以后我就出来我说你们注意防空啊,我还没走出十个步去,飞机就回来了,回来以后我说不好,参谋一下跑出来,两个警卫员在这个后边儿有个洞,有个地下去的洞,放什么做饭的地方,他也跑出来了,他们俩当时没跑了,三分钟就烧成了灰碳。

杨祥:我们围了一圈,彭老总,由彭老总开始我们全流泪了,烧的简直现在不好回想,烧的挺惨的。

解说:1951年1月4日,中朝军队攻克汉城,捷报传来,国内的热情再次被点燃,但此时没有谁比彭德怀更能了解当时的形势。

杨凤安:因为我们三个月打了三次战役以后,我们有的人也冲昏了头脑了,轻敌了叫做,认为美帝国主义并不是什么了不起,这时候朝鲜也好,苏联顾问也好都认为应该继续追下去,把敌人一鼓作气打到海(里)去,他不了解朝鲜志愿军那个具体情况啊。

孟照辉:我们也有伤亡也有损失啊,你补充不上啊,可是敌人可以依靠他的现代化装备,机械化摩托化说人家很快就得到了补充,也就是说很快他失去的战斗力就很快就得到了恢复,在这种情况下你怎么你能够很快结束朝鲜战争。

解说:彭德怀下达了停止追击的命令,这让很多人感到不解,甚至还有愤怒。1951年1月5日,中朝双方召开总结大会,参加会议的还有苏联时任驻朝大使,会上人们再次见到了真性情的彭德怀。

杨凤安:苏联顾问和朝鲜的领导都去了,会前在那座谈,认为中国军队三次战役,应该继续打下去什么的,彭老总就耐心地解释了,敌人虽然撤退,他的主力没有消耗,他的技术装备,海军空军优势还占很大的优势。我们兵员没有补充,后方物资也供应不上,战线越拉越长了,你那个时候一二三的战役三几百公里,现在已经七八百公里了,我们运不上去啊。

孟照辉:主要是敌人飞机控制了这个天空,我们白天大部队没有行动自由,即便是单个的车辆或是少数的人员在行走的话,一旦被敌人飞机发现也是敌人的袭击目标。

杨凤安:给他们讲了还是怎么说,这个情况我们不能继续攻下去,攻下去怎么不利都没有办法,但是苏联顾问他老是摇头。

解说:这位顾问在给斯大林的信中这样写道,我从没见过打了胜仗的指挥员命令部队停止追击敌人。我们应该抓住战场主动权,乘胜追击,解放全朝鲜。

孟照辉:三次战役结束以后把敌人打过了,三八线好像战争就可以很快就可以推下去了,这是一般的估计,因为形势确实是很顺利,但是你作为上层来讲,你要做个决策,你就不能看看当前的形势、战场在形式。

杨凤安:最后彭老总急了,拍了桌子,这是战争,我们不能拿国家的生命赌博,不能拿人民的生命当儿戏,错了就这样子杀了我的头,就这样定了。

解说:不久之后那位苏联顾问收到了斯大林的电报。

杨凤安:东方战线的一切指挥听从彭德怀的,彭德怀是久经考验的天才军事家,所以彭老总天才军事家是这么来的。

平易近人 酷爱下棋也爱悔棋

解说:事实证明彭德怀的判断是正确的,因为就在他下达停止追击的命令之后不到一个星期,联合国军就发动了反击,由于此时志愿军已经深入朝鲜境内,后勤保障十分困难,在联合国军强大的攻击下志愿军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困境。与对手的装备相比,志愿军装备之简陋,简直无以复加。不仅没有空军,仅有的一点儿防空武器,甚至不能保证志愿军司令部的安全,于是志愿军的指挥员只能长时间呆在阴暗潮湿的山洞中,狭小的空间,让大家的关系更为紧密。

杨凤安:彭老总这个特点,他老输,他老想什么玩,他没有别的嗜好,也就是下下象棋,但是下象棋他爱悔棋。

记者:那别人让他吗。

杨凤安:那别人只有韩先楚让他,所以两个人在一个劲儿什么,但是洪学智他抓到脾气了,看到彭老总老下彭老总累了,叫他休息,所以赢两盘儿以后输给他一盘,两人哈哈大笑结束了,休息了,是这样子,是这么回事儿。

解说:彭德怀虽说战功赫赫,但下棋的水平确实不怎么样,他的棋品也总是被人抱怨,实在找不到人对局的时候,他连身边的警卫人员也不会错过。提起彭德怀,很多回忆录和文章里都会描述甚至渲染他的火爆脾气,但身边的工作人员感受更多的却是他的另一面。

杨瑞鹏:有一次大家坐在值班室,他们住一个洞子,我们住一个洞子,不在一个洞子里边,当时有一个我们当时叫测绘员,就是绘图画图的,是你们湖南人,他也姓杨,跟我同姓,他也姓杨。年轻小伙子一见彭总来了,他就给彭总躲道,他一躲吧,那底下的钢轨不整齐就拌了一下晃了一下,彭总笑了,我们这小老乡还怕我啊。

解说:彭德怀的一生,从土地革命战争,抗日战争,一直到解放战争,可以说无役不予,为建立和保卫共和国立下了卓越的功勋。在抗美援朝战斗中,作为中国人民志愿军的最高统帅,彭德怀带领百万志愿军战士向世界证明西方侵略者几百年来只要在东方一个海岸架起几尊大炮就可以霸占一个国家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这不仅在军事史创造了一个个辉煌的战役典范,还把一个雷厉风行性情率真的中国军人形象展现给全世界。感谢您收看这一期的《我们一起走过》,下周同一时间我们再见。

《我们一起走过》凤凰卫视中文台播出【节目专区】

主持人:田桐

首播时间:周六 10:35—11:30

重播时间:周日 01:10 05:20 15:30 21:40

想看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责任编辑:张惟乔 PV085]

责任编辑:张惟乔 PV085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跨过鸭绿江——彭德怀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03/10/289e4080-c8e5-408b-8074-fd07ed550ed5.jpg

凤凰卫视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