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碗中宇宙”天目盏 烧制技术失传多年如何再现人间


来源:凤凰卫视

自动播放

核心提示:天目瓷,又称建盏,因发源于浙江天目山而得名。南宋时期由日本僧人大量带回国内,逐渐形成了天目盏。如今在中国,建盏的古老烧造技术已经失传,而日本在近代才成功的烧制出了天目盏。镰田幸二则是行业里的佼佼者。

核心提示:天目瓷,又称建盏,因发源于浙江天目山而得名。南宋时期由日本僧人大量带回国内,逐渐形成了天目盏。如今在中国,建盏的古老烧造技术已经失传,而日本在近代才成功的烧制出了天目盏。镰田幸二则是行业里的佼佼者。

凤凰卫视3月11日《文化大观园》,以下为文字实录:

解说:这是与中国有着两千年玉帛、一百载干戈的国家,喜新而又顽固,保守而又求新。当中国文化传入日本,看匠人之国如何相承一脉。

代代迭新的家族技艺。

清水柾博:中国的瓷器大多器型规整,而日本的则大多是不规整的,从而衍生出一种独特的美感。

解说:一生坚守的执着匠心。

王鲁湘:你看我拿在手里头,我摸它的感觉就完全是一团鸭绒。

解说:王鲁湘东游京都、奈良,由发源看发扬,从创造看再造,《文化大观园》三月特献《中国元素日本制》第二集天目盏的诱惑。

如果地球上有几乎不曾改变的地方,日本京都一定是其中之一。这里有一群仿佛从来不曾改变的人,他们用双手代替了口和心,创造着安静又而动人的美学。日本京都纷繁多彩的器物既象征人类文明的缩影,也是传统文化未来的指针。我们期待与京都匠人的相遇,欣赏那些打动人心的作品。

2017年初,《文化大观园》再次来到日本,寻找当年那些由中国发源创造却在日本匠人手中生根重塑的文化。在第一站京都,我们首先拜访了日本最显赫的陶瓷家族之——清水六兵卫。这是一个古老而又知名的家族,至今已经传承八代。然而京都的匠人并非都出身世家,有一些人凭着单纯的热爱,最终走上了匠人之路,并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今天我们要寻找的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不过他平时低调内敛,从不接受媒体采访,就连慕名而来登门拜访的人,也是一律不见。此次《文化大观园》摄制组几经努力在开拍前一天才获得了独家采访的机会,来到他位于京都的家。

王鲁湘:请进,打扰了。镰田先生您好,打扰打扰。

镰田幸二:请坐。

王鲁湘:好,谢谢谢谢。

杨志勤:先吃点心,先吃点甜的之后,再喝茶。向自己这边转三下。

解说:我们今天的主人公叫镰田幸二。在中国知名度很高,中国游客赴日本游玩,大部分人都会顺便进行购物,除了常见的必买之物之外,有一种东西渐渐受到一些人的青睐。它就是天目釉瓷,又称天目盏。镰田幸二就是一位天目盏烧制大师。他的作品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珍品,被称作是无法抵挡的诱惑。在日本,天目盏最初因来自中国浙江的天目山而得名。

天目山的禅宗寺院自唐代开始,这里就是修行僧人憧憬的圣地。南宋时期大批慕名而来的日本僧人在这里接受中国禅宗文化的熏陶。当时寺内的僧人就用一种福建建窑烧制的建盏喝茶。据说,建盏被日本僧人陆续带回国内就成了今天的天目盏。如今在中国,建盏的古老烧造技术已经失传,而日本在近代才成功的烧制出了天目盏。镰田幸二则是行业里的佼佼者。

王鲁湘:那镰田先生从什么开始全力以赴研制这个天目盏的呢?

镰田幸二:我从20岁开始在阶梯窑和大家一起烧制陶器。一边学习陶艺知识,大概经过三年之后,开始自己专心的研究。

王鲁湘:也就是说镰田先生到现在为止,您整个的生命基本就是和天目碗纠缠在一起的。

天目盏:为茶而生

解说:今天在日本传统茶道艺术上,天目茶碗依然是最为名贵的茶具。幕府第三代将军足利义满曾花重金从中国将大批上等的天目茶碗和各种瓷器买回日本,公卿贵族们开始在大大小小的聚会中,争相使用这些奢华的茶具,并引以为荣。在当时使用上好的天目茶碗是权力和身份的象征。

王鲁湘:我想请教一下镰田先生就是,就是日本人在他们的茶道中间怎么用天目釉的这种美丽和茶道结合起来。为什么手里头把着这一个天目盏然后在传茶的过程中间心里头的感受就会和拿着一个普通的别的盏就会不一样。

镰田幸二:日本人对天目的评价非常高。最开始的时候,天目茶碗在日本是广为使用的。那个时候日本处于“书院茶”时期,书院里有很宽阔的茶室。在茶室里品茶的时候,就会大量用到天目茶碗。普通的建盏里偶尔会出现一些曜变或者油滴茶碗。这些被视作贵重品,在当时日本的贵族中间当做宝物流传至今。通过这种方式天目才得以保存下来。可以说,天目茶碗的历史和日本的茶文化是有很深的渊源的。

解说:天目盏就像天生为茶而存在一样,为了不使茶水变凉。天目盏中加入了铁质的釉料,因而呈现黑色。随着茶道的盛行,天目茶碗又相继出现了多种色彩和花纹。日本人形容上好的天目盏叫“碗中宇宙”。里面仿佛是深夜海边看到的星空。在一片漆黑中,一个个光圈闪耀着妖异的光芒。而且随着光线角度的不同,光线的颜色会变幻不定。

王鲁湘:在黑釉上头加的这一层带金属反光的这种很千奇百怪的东西,那么这个东西的技术的难处主要是在什么地方呢?镰田先生。

镰田幸二:天目表面的这些结晶主要是铁结晶。为了让铁能够析出结晶,就必须加入少量的锰或者钴。我的这个作品在银色的油滴上有一层蓝光,是因为我想把它做得具有现代感。我本人是使用了含有铁元素的天然原料和土石混合一起来烧制的。

解说:为了一探天目盏窑变的秘密,我们大胆的提出要看一看镰田先生从未对外开放的保密工坊。幸运的是,我们竟然获得了允许。

镰田幸二:这个窑还有热着,很热哦。

王鲁湘:这个炉不小。

镰田幸二:您可以靠近点看一下。这个窑是前天开始烧,昨天晚上稍微把架子往外挪了一点。

王鲁湘:你看也都是一个一个的匣钵,匣钵里头放几件,你看一个匣钵里头放四个小盏。

镰田幸二:因为砖瓦就挨着头,温度很高,所以戴着这个头巾来防止烫伤。

女:因为很热,他平时都穿着工作服。

王鲁湘:换匣钵了。

镰田幸二:成品就是这样的。

王鲁湘:好啊,这几个好,这个好。

解说:因拍摄时间有限,当天并没有看到天目盏的烧制。不过从镰田先生提供的视频中还是了解了烧制的流程。但镰田先生表示并不会担心泄露自己的秘密,因为只有把粘土的成型,上釉的方法,烧制的温度和时间所有要素完美的组合在一起才能成功烧制出理想的效果。

王鲁湘:成功率大概是多少,一窑?

镰田幸二:比如这个茶碗,就属于烧得很失败的作品了,一般来说有70%。但是这几个碗成功率只有一半。

王鲁湘:像今天这一窑大概就达不到60%、70%。

镰田幸二:您说的没错,这几个就没烧好。大概只有一半能用。

女:能够烧制一半比较满意的东西已经不错了。

王鲁湘:所以,即使是电窑,我们能够很好的控制好它的温度,其实它偶然性还是很大。就算每一窑还是不一样。成功率的多和少其实每一窑都是有变化的。

镰田幸二的现代燿变天目

解说:2016年9月15日,纽约佳士得秋季拍卖现场,一件南宋油滴天目茶盏,最终以1170万美元成交。此前就有消息称,有不少买家来到纽约,就是为了此件作品。这件备受瞩目的天目盏属于中国建窑烧制的名贵品种——油滴建盏。虽然它的成交价格创了建盏的拍卖新纪录,但这件建盏是不是最高等级呢?当然不是。最高级别的建盏品种当数曜变天目。所谓“曜变”是指烧制成功的黑瓷器物,能在光照之下器物表面薄膜上焕发出黄、蓝、绿、紫等色彩,美的让人难以言喻。据有关资料记载,目前仅在日本存有四支宋代曜变天目茶碗。经过不断的探索,镰田幸二重新恢复了烧制曜变天目的技艺,因为自己独特的风格浸润其中,镰田先生更愿意用火字旁“燿”来代替“曜变”天目中的“曜”字。

王鲁湘:日本它叫做“曜变”,“曜变”其实是指它的光芒。你看这个它是发出一种像黄金一样的,金黄色这样一种光芒。你看这个就是发出一种银色的光芒。而这个我觉得就完全应该是镰田先生的一个自己创造的产品。这个其实在我们中国过去传统的天目釉里头是没有见到这一种的。第一,它不是这样一个青金蓝色的这么一个底色。第二它这个里头出现的一个窑变的花纹是一种像鸟的羽毛花纹一样。那么请问镰田先生像这么多的品种您是分窑烧出来,还是一窑中间就可以分这么多的品种呢?

镰田幸二:大概有三种窑。这个蓝色的是单独一种窑,这个又是另一个窑里烧制出来的。这两个是在同一个窑、一个温度里烧制出来的。紫色的是从银色窑里烧制出来之后在另外一个窑里进行二次烧制。大体上有四种窑。

解说:镰田幸二自小喜欢绘画,早年就读于京都府的陶工训练学校。毕业时因成绩优秀,被留校做指导员。这是他作为制陶艺术家的开端。

王鲁湘:您最早20岁学瓷器,是从哪儿学的呢?

镰田幸二:我烧制陶器是出于偶然,并没有受到家人的影响。只是正好人在京都府了。当时经人介绍我来到了清水正老师的手下,协助他在阶梯窑里,工作了大概一年时间。京都的阶梯窑是共用的。由几位匠人聚到一起共同使用。我一边帮助清水老师打理,一边向他学习揉土和拉胚等基础技能。一年之后我就去了当时的京都府陶艺训练学校学习陶艺基础知识。学满一年之后,学校正好开设了二年级的课程,于是我就继续攻读二年级。

解说:从开始接触一门技艺到最后能够轻松地驾驭它,少则十年,多则三五十年。幸运的是镰田先生有缘结识了日本著名的陶艺家,被誉为“人间国宝”的清水卯一。他为镰田开辟了通往高水平陶艺家的道路。有人评价镰田先生的作品充满着神秘、能源和微光。

王鲁湘:我想请教这种幻彩釉是通过一些什么手段然后把它实现出来的?

镰田幸二:油滴天目是中国宋朝传下来的样式,我在学习研究的过程中呢,比如说这个蓝色的和紫色的釉彩,就是我自己研究出来的。觉得与其模仿传统的油滴花纹,还不如烧制有个人特色的天目烧。我先是成功烧制出了银色的油滴。然后在银色的基础上幻化出了很多其他的色彩。至于这个特别的紫色光泽是我在窑方面做了大量的研究,与其说我在釉色上下功夫,不如说我在对烧制温度等方面做了大量的研究和尝试。这应该就是所谓的“量变引起质变”吧。烧制具有现代气息的天目是我始终不变的坚持。

解说:在镰田幸二生活的京都府匠人们在不断地传承与坚守,用专注和手艺对抗机械时代的冰冷。但与此同时,外在的严谨之下,个性的张扬也融入其中。品尝着创新诞生的喜悦。镰田先生不满足于天目盏只用于喝茶,扩大了天目盏的使用范围,成为将天目釉用在食用器皿上的第一个陶艺专家。

镰田幸二:说道天目的话,大家印象里就只能想到茶碗,所以我做了大量的研究,尝试着把天目釉彩用到了食具和花器上。制作花器的时候在造型上我参考了大量的青瓷和白瓷造型。中国的这个天目多数是以茶碗为主。偶尔可以见到一些花瓶花器。这个造型就是参考了中国青瓷的造型。

王鲁湘:我们可以看一下,把它搬上来。把这个也移开一下。对。

越窑青瓷中间有这种罐,但是中国过去的曜变天目釉里头可是没有这么大的罐,所以他是把天目釉的这种着釉的方法、窑变的方法用在了一个青瓷的器形上头。很好看。

镰田幸二:我认为这是我们现代天目匠人的使命。做大型的东西也可以,做小型的东西也可以。

王鲁湘:你看这几根出筋,这几个出筋的话应该说跟那个中国那个西夏的那个窑口的那种黑釉出筋应该非常妙。这几个出筋设计的很好。

解说:镰田先生常说我不做追赶时间的工作,要在最好的状态下,精心静心做最好的作品。他希望这些用时间和心血堆积起来的美要不断地传递下去,作品最好不要放到玻璃橱窗里真正能够让人们使用才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情。

王鲁湘:那现在镰田先生的天目燿变碗在中国已经很有名气了,我也听说有很多中国的收藏家爱好天目碗的一些人士经常会跑到京都来到您这里来购买您的这个天目碗。应该说您在中国已经有很多的知音了,是吧?

镰田幸二:我是听说在中国好像喜欢我的这个天目碗的人很多。经常有人说我在日本国内做过交流或者演讲,说实在的我没做过这些活动。只是凭着作品本身能够得到这么多人的喜爱,对我来说,这是最欣慰的事情。

王鲁湘:我们还是欢迎镰田幸二先生在您方便的时候到中国去进行学术讲座。

镰田幸二:如果有这样的机会的话。我本人也很希望能够去中国交流呢。

王鲁湘:因为您有一个粉丝圈,我们现在叫做“粉丝经济”。您到中国去,您的粉丝会像欢迎明星一样的欢迎您。

解说:匠人秉承独有的传统精神,不管是孜孜不倦的相传上一代人的智慧,还是顺应时代的自我创新,专注、认真都浓缩在他们的匠心中,匠人让源自于中国的美在日本璀璨绽放。每一个途径的人跨越时空感受那个时代的纯粹,吸引着越来越多的人去慢慢寻觅。

下周同一时间请收看《中国元素日本制》第三集《制墨世家古梅园》。

《文化大观园》节目在凤凰卫视中文台播出【节目专区】

主持人:王鲁湘【主持人专区】

首播:周六 12:00-12:30 

重播:周日 06:15-06:45 09:45-10:15

      周一 00:15-00:45 04:30-05:00

想看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责任编辑:张惟乔 PV085]

责任编辑:张惟乔 PV085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中国元素日本制(二):天目盏的诱惑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03/11/468097cf-2751-45c4-bfed-2f53b814544e.jpg

凤凰卫视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