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246年的窑火:日本清水烧何以长久不衰


来源:凤凰卫视

自动播放

核心提示:王鲁湘东游京都,畅叙慕古幽情,带您欣赏京都名产清水烧。清水六兵卫家族传承八代,窑火一燃就是246年,匠人精神一脉相承。八代六兵卫代代传承,代代创新,将清水烧发扬成为日本名瓷。

核心提示:王鲁湘东游京都,畅叙慕古幽情,带您欣赏京都名产清水烧。清水六兵卫家族传承八代,窑火一燃就是246年,匠人精神一脉相承。八代六兵卫代代传承,代代创新,将清水烧发扬成为日本名瓷。

凤凰卫视3月4日《文化大观园》,以下为文字实录:

解说:这是与中国有着两千年玉帛,一百载干戈的国家,喜新而又顽固、保守而又求新,当中国文化传入日本,看匠人之国如何相承一脉。

王鲁湘:大清乾隆的三十六年,一位来自大阪的青年农民在京都学徒出师。

解说:代代迭新的家族技艺。

男:中国的瓷器大多器型规整,而日本则大多是不规整的,从而衍生出一种独特的美感。

解说:医生坚守的执着匠心。

王鲁湘:你看我拿到手里头,我摸它的感觉就完全是一团鸭绒。

解说:王鲁湘东游京都、奈良,由发源看发扬,从创造看再造。《文化大观园》三月特献,《中国元素日本制》第一集,清水六兵卫。日本与中国隔海相邻,几乎没人会否认日本文化在发展的过程中深受中国文化的影响。他们虚心学习、满怀热忱,却又寻求自我、突破发展,两国间两千多年的交汇既有笙歌玉帛,也有杀戮干戈。我们对这个性格复杂,而又关系敏感的国家一直保持着一种审慎的眼光。2017年,《文化大观园》再次来到日本,寻找当年那些由中国发源创造,却在日本匠人手中生根重塑的文化。第一我们抵达京都。竹篱茅舍、石径柴门,村家稻田、小桥流水。有人说,中国人对于京都的执着恐怕更多缘于思古的幽情,来京都是为了作湖山一日主人,历唐宋百年过客。在京都最古老的寺院清水寺,许多人在参拜过后,会顺着阶梯回头走,拐弯走进一条小岔路,路两旁是五光十色的店铺,卖着各式各样的京都特产。这之中最常见的是一种瓷器,被称为清水烧,又叫京烧。一些卖文玩的店主介绍,京烧中有着一个古老而又知名的家族,至今已经传承八代了。乘车经过一小段路程,我们抵达了这个家族的窑址所在,清水五条阪。

燃烧246年的窑火

王鲁湘:公元1771年,也就是大姓乾隆的三十六年,一位来自大阪的青年农民在京都学徒出师,在我现在站的这样一个地方,也就是京都的著名的五条阪置了一片地,搭了一个土窑,开始烧制当时候普通日本人家常用的茶炊陶器。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一开炉,窑火一烧就是246年。

解说:在日本,手艺在家族中时代传承,这些由匠人组成的家庭成为的日本社会的中坚力量。我们即将拜访的清水六兵卫家族是日本最显赫的陶瓷家族之一。

王鲁湘:这是?

翻译:清水六兵卫先生。

王鲁湘:您好,清水先生,您好,清水教授,您好。打扰您,今天这是日本过节的时候,我们来打扰您了,非常对不起,抱歉。

清水柾博:没有,没有,请进,欢迎你们。

解说:清水柾博是清水六兵卫家族的第八代传人,奇怪的是,他所烧造的陶器与在清水寺旁见到的清水烧相距甚远,它们造型奇特,有着强烈的建筑结构感。

王鲁湘:你看这些作品,任何一件把它加以放都是个很好的一个现代建筑。你像我们过去中国最多的这种香器就做八个面,就是八个面。这个多少个面?这一件看上去很简约,但是实际上这一件的工艺难度很高。这个釉料釉色是清水先生自己研制的吗?

清水柾博:是的,这叫镜面釉。手放近的话,可以反射出来,这个作品周摆设东西,会以各种不同的性质被反射,和周围的环境很好地融合在一起。

王鲁湘:有创意,而且工艺水平也很高。

解说:提及匠人,又或家族传承,人们总是抱有这样的概念,百年如一的自我修行,又或以不变去应对世事万变。但清水六兵卫家族的作品却是在实实在在地剖白说,传承并非不变,而我一直在改变。这些是初代清水六兵卫的作品,当年,这位从大阪来到京都的农民因为什么而转行做了制陶匠人呢?

清水柾博:究竟是什么原因使他转行烧陶,我们现在在历史上也没有查到,他曾经师从于过去一个著名的陶艺家海老屋清兵卫。

王鲁湘:第一代这个六兵卫窑烧制的瓷器或者陶器主要是哪一个方面的?

清水柾博(陶艺家第八代清水六兵卫):初代的时候,京都还没有开始烧制瓷器,作品以土陶居多,风格大多比较粗线条,器型不规整,带有自然机理。他主要烧制的是煎茶茶具,获得的评价比较高。

解说:如今,清水六兵卫家族还保存着二十几件初代清水六兵卫的作品,到了二代时,陶器的形状和色彩进一步改变,此时,清水六兵卫的烧制风格基本形成了。

清水柾博:第三代六兵卫时期,我们就已经开始烧制一些瓷器了,第三代六兵卫正处于日本的明治维新时代,政权变动,从而带动整个京都的烧陶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解说:原本,日本土陶与中国的风格有着截然迥异的差别,原始、古朴、变形,甚至残缺,但当朝鲜人将中国的瓷器传入日本,景德镇风格开始成为他们模仿的对象。从三代清水六兵卫时期的作品中,可以很清晰地看到,中国瓷器对他们的影响。

清水柾博:原本日本的陶艺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中国的影响,中国陶艺在传到日本国内之后,逐渐地又灌入了日本特有的文化和思维方式,以此为基础添加了新元素。日本人向来喜欢将规整的器型加以变形,通过此类不规整的器型,衍生出一种别样的美感。这个理念在日本陶艺中也得到了体现。

解说:作为产地,同时也是最大消费市场的京都,这里的清水烧得到上至贵族武士,下至平民百姓的喜爱。技术和内涵也在不断地切磋琢磨中提升。最初清水烧作为煮茶器皿,在织田信长和丰臣秀吉之流的武士中备受推崇。之后,虽然武士阶层没落了,但日本茶道始终影响着京都陶瓷业的传承与变革。

清水柾博:京都的陶器受日本茶道的影响很大。发现不规则美的是一名叫做古田织部的茶道人,通过茶艺的影响,不规则美才开始流行了起来。不规则美从茶艺、茶具也蔓延到了其他领域,不仅日本陶艺是这样,建筑方面也是如此。通过破坏一个对称性结构来寻找新意,比如将一个建筑物把它规整的形状,对称的平衡稍微加以破坏。我个人觉得,这体现了日本文化的趣味性。

既有古时的传承 又有时代的创新

解说:清水烧不像其他陶瓷一样有显而易见,可以一言以概之的风格。像六兵卫窑现在仍在烧制的就有传统,也有新潮,有质朴,也有华丽。

王鲁湘:哦,这就是作坊。

清水柾博:这里是拉坯成形的地方。

王鲁湘:拉坯成形。这就是我们六兵卫窑的一个特色的东西了。

清水柾博:对,这个花色,这个工序叫赤缔。

王鲁湘:这是在已经烧这青釉上然后点红心,再入窑烧一次,把这个红点烤出来。

清水柾博:先是素烧,然后才是上釉二次烧成。

王鲁湘:釉上。

清水柾博:重复上色几次之后,大概在750至780摄氏度,进行二次烧成。

解说:清水六兵卫家族的作品最直观的体现着匠人的内涵,他们对自己的手艺拥有着一种近乎于自负的自尊心,不厌其烦、不惜代价,但求做到精益求精,完美再完美。但是,当人们总在感叹匠人不变与坚守的可贵时,却不知道在传承中做出改变需要更大的勇气。在日本,一个家族几代、十几代只做一件事的并不少见,然而,匠人虽然对技艺固执坚守,却也并非完全拒绝改变。在工作状态下的清水柾博总能看到一丝建筑设计师的影子,原来,当年他在大学修习的正是建筑,而那时的他从未想过要继承家业,从事陶艺的制作。

清水柾博:我有一个弟弟,以前我觉得我们俩谁继承家业都无所谓。在日本,一般来说都是长男继承家业,将家族事业发扬光大。虽说不一定要长男来继承,但是最好能把家族技艺传承下去的这种观念在京都还是比较根深蒂固的。

解说:一心想做建筑设计室的清水柾博在上大学的过程中,逐渐产生了守护家业的念头,但是,对于正在专攻建筑业的他来说,这一切似乎还并没有那么迫在眉睫。

清水柾博:我父亲他也是一位雕塑家,我在帮他制作作品的同时,在他的熏陶下,对手工艺产生了兴趣。就想着以后自己要不要尝试着从事这一行,我想我果然还是希望继承这门技艺的,于是我开始尝试自己烧制陶器。

解说:当清水柾博决定继承家业,做一名制陶匠人后,他并没有将大学里的学习彻底抛弃,而是顺理成章的将一些建筑方面的知识运用到了烧陶的技艺里。陶器经过高温烧制难免变形,于是,他有意识地做出一些扭曲的形状,并认为受重力作用形成的自然曲线也是泥土成型的一部分。这和追求泥土的本性及自然性的当代趋势异曲同工。

王鲁湘:我采访过很多日本的这些传统技艺的这个传承人,基本上分两种情况,一种就是家族的技艺传承,然后所有的学习都是在家族中间完成,没有到大学里头去接受现代的教育。还有一类的这个家族技艺的传承人是受过良好的大学教育,甚至他可能刚开始都没有想着要继承家业,比如他可能像您一样做建筑师,有一些可能去做别的。但是,最后还是传承了家业,这个我想请教一下六兵卫先生,您觉得这种家族技艺的传承到底应该怎么才算是一种好的一种办法,一种方向。

清水六兵卫:传承大概有两种方式,我个人认为,第一种方式拜前代,比如父辈为师,学习技法,这种方式可以说是在学习技艺方面最快能习得真传的。这种传授继承的方式,对系统化完整化的形成一种流派是非常有效的。但是从革新的方面来说,第二种方式,也就是出到社会,接触一些崭新事物,比方参观大学的美术馆,研习新事物,又或者在其他领域里学习新的知识,再回到家里。我本人就是这样的一个例子,在这个过程里人会产生一些不同的想法和构思,再融合家族世代传承的固有风格之后,就会产生新的表现方式。我觉得这点很重要,说到传承,虽然每一代六兵卫都风格迥异,但是从整体历史来看,这反而是我们家族的传统。这和其他陶器流派有很大的区别。

匠人精神就是“一生悬命” 对当代科技感到不安

解说:清水柾博的作品简练严谨、用色讲究,瓷的釉质烧成了金属的感觉。他认为,大件的作品要有周围空间意识,要使作品与环境相融,因为釉料的反光会映衬出周围的景色。日本有很多四字熟语,像“一期一会”、“会者定离”,其中有一个词叫做“一生悬命”,一旦开始就拼命去努力,不惜性命地去追求极致,一生一世的将自己寄托在一件事上,用一生的时间去磨练技艺。对清水柾博来说,所谓的匠人正该如此。

清水柾博:所谓的匠人,他的目标应该是追求完美,做到极致。为了实现这个目标,我认为精湛的技法是必不可少的。日本的工业制品在一些方面是需要匠人强大的技艺来支撑的,当今这个时代,计算机可以说是无所不能,从根本上来说,正是因为有这种“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技术在,社会才能发展到今天。我认为这是日本经济高速发展的重要基础,但是未来怎么样我也不好说,比如说3D打印机的出现,人工智能的各种问题,人类的领域正在逐渐被机器所取代。我对此感到不安,将来人类会变成怎么样呢?我会有这种莫名的不安,我想这是一个不仅日本,在中国,乃至于世界大家都在思考和担心的一个问题。

解说:其实,每一个时代传承都会遇到或大或小的困境。上世纪五十年代,日本的陶艺家一方面要继承传统,另一方面又要睁眼看世界。也就是从那时起,六兵卫家族的作品开始融合东方与西方、传统与现代的文明因素,成就了具有个性化的当代陶艺风格。而面对当代科技发展所带来的不安,已经传承了八代的清水六兵卫家族又该如何自处呢?

王鲁湘:我们中国现在有一些理论家,包括有一些艺术家,也包括一些工匠其实已经都感觉到我们越是在进入一种电脑的,电子的年代,我们其实越是需要一种带着人体的温暖,带着体温的手感的一种东西,出现在我们的生活空间。所以,从这一点看的话,其实大家倒也不是很担心,就是说电子时代会彻底地把带着人的体温,带着人手艺的东西然后从我们的生活中间驱赶出去。反而现在有一种逆向,人们,特别年轻人更加喜爱,甚至追求这种手造的,带着人体体温和情感的东西,在日本是不是也是这样或者不是这样?

清水柾博:我认为作为一个人类,比起虚拟世界,感性世界更为重要。我有个担心,就是在数据化的将来,人的感性的东西会慢慢地消失。人工智能的出现,意味着人类的感性被机器制约,这有可能会变成时代发展的一个方向,我对此感到不安。到那个时候,我们作为人类,存在的意义是什么,我希望大家重视并思考这个问题。

解说:为了陶艺能够更好的传承,清水六兵卫家族始终都在做着自己的努力,如今,清水柾博的儿子已经回到工坊,开始了自己的陶艺之路。

清水柾博:他有他个人的想法,比起六兵卫本身的工作,他对制作近现代社会生活的新陶器兴趣更大。当然他平时也有帮我拉坯塑形,帮了我很多忙。我倒是没有强制他来传承我们六兵卫,但是没想到他主动地提出来,回到我们的工坊,也许是因为他能理解代代相传的这份家业沉重分量感了吧。我还是感觉比较欣慰的。

王鲁湘:六兵卫窑从创烧一直到现在,延续了八代,持续了246年,除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间,由于战争的原因停炉几年以外,一直是窑火不息。我问第八代清水六兵卫,为什么他们能做到这样,他想了想,回答我说,主要是因为他们每一代六兵卫都能够与时俱进、坚持创新、紧随时代,才能够一直走到今天。

解说:下周同一时间请收看《中国元素日本制》第二集《天幕的诱惑》。

《文化大观园》节目在凤凰卫视中文台播出【节目专区】

主持人:王鲁湘【主持人专区】

首播:周六 12:00-12:30 

重播:周日 06:15-06:45 09:45-10:15

      周一 00:15-00:45 04:30-05:00

想看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责任编辑:张惟乔 PV085]

责任编辑:张惟乔 PV085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中国元素日本制(一):清水六兵卫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03/04/d35f4e47-4e1b-4bf6-8880-c645f490e152.jpg

凤凰卫视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