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为逃离朝鲜,姐妹花颠沛十载


来源:凤凰卫视

自动播放

在饥荒肆虐的上世纪90年代末的朝鲜,“逃离朝鲜”成为许多人想做又不敢做的事。雪菲一家毅然开始了逃离计划,这却成了一家人“噩梦”的开端。经历了生离死别和多年的颠沛流离,一家人终成夙愿,逃至韩国,找到生命的归处。

核心提示:在饥荒肆虐的上世纪90年代末的朝鲜,“逃离朝鲜”成为许多人想做又不敢做的事。雪菲一家毅然开始了逃离计划,这却成了一家人“噩梦”的开端。经历了生离死别和多年的颠沛流离,一家人终成夙愿,逃至韩国,找到生命的归处。 

凤凰卫视2月28日《冷暖人生》,以下为文字实录:

雪婷(化名):分别的时候,父亲向我们挥手,当时的心情很难受,父亲走向了左边的路,我们走向了右边的路,分别朝着图们江这个目的地。我看到父亲向我们挥着手臂,转过身去用衣角擦眼泪的背影。

雪菲(化名):其实那时我们没想过背叛国家,那时候可喜欢金日成、金正日了,真的,我们一直回头看,看着自己的家,想着自己就这么背叛了我生活了17年的这片土地。走了,无可奈何,也得离开,那时我们全家都哭了。 

解说:今年36岁的雪菲和38岁的姐姐雪婷,出生于朝鲜北部城市清津,父亲是国企干部,母亲是一名家庭主妇,家中还有个小她12岁的弟弟。原本平静的生活却在雪菲17岁那一年彻底颠覆,1998年的一天傍晚,父亲突然做出逃离朝鲜的决定,全家人前往几十公里外的中朝边境图们江。考虑到全家同行目标太大,父亲决定独自从水流湍急的图们江上游下水,母亲和姐妹俩带着5岁的弟弟沿途打点守卫的军警,从水势较缓的中游渡江。一家人约定在对岸的一户延边人家相聚,然后转投他们住在市区的中国亲戚。经过三天三夜的艰难跋涉,母女四人成功渡过图们江,来到中国延边,然而在约定的地点,他们却并没有如期见到父亲。   

雪菲:只看到鞋柜里有一双父亲的鞋子,问那家人,父亲的鞋都在这,人怎么样了?那家主人回答说,太危险了,公安白天晚上都在搜查,到处抓人,所以你父亲先走掉了,我们就哭,妈妈哭着向他请求说为了孩子,帮帮我们吧,这样一直求,那家主人终于决定帮我们了。   

雪婷:晚餐吃了大酱汤和豆腐一起,配上白白的米饭,不知道该怎么说了,那时觉得中国就是天堂,原来中国是不一样的,和朝鲜是不一样的。

解说:第二天一早在这户延边人家的帮助下,母子四人搭上了一辆前往市区的大巴车,去找父亲。一路上担心暴露身份,他们极力掩饰着内心的恐惧和对这个陌生国度的好奇,然而当车行至检查站时,分开就坐的四个人还是马上就被认了出来。   

雪菲:车停在了检查站边上,上来了两个公安,指着我们四个说“你你你你!”,让我们下去。   

解说:一番哭嚎和撕扯后,一家人被带到了延边市郊的一处看守所。她们得知第二天将与这里关押的几十名脱北者一起被遣返朝鲜。想到前方未知的命运,牢房里的人都哭作一团,其中一名怀着孩子的朝鲜女人引起了姐妹俩的注意,这名孕妇一年前脱北,嫁给了延边当地的一名朝鲜族人,被捕时,她与孩子的父亲一起被带到了看守所。

雪菲:一直哭,说不想分开,那个延边男人也在铁窗边,两人互相对望着。延边男人跟她说,“你不要一直哭,你怀孕了,总哭对你不好,对孩子也不好。”那个女人一直抓着那个铁窗,看着那个男人哭,说不想走,一直哭着喊“哥哥!哥哥!”,那个朝鲜女人站着唱朝鲜的歌,我们周围的人听了也一直在哭。 

解说:七八十年代的朝鲜民众普遍生活艰难,但少数一些有着“中国关系”的家庭却是例外。雪婷和雪菲这对姐妹就幸运的出生在这样的家。由于父亲的姐姐是中国延边的朝鲜族人,在她的帮衬下,一家人在朝鲜的物质生活相对丰富一点。而父亲每次到中国探亲,带回的玩具和电视机等“稀罕货”,都让姐妹俩成为大家羡慕的对象。

雪菲:当时父亲从中国拿回这些东西时,我们都非常高兴,那时候并不是每家都有电视的,如果某天要播电影了,整个村子的人都会跑到有电视的那家去看。

我小时候和姐姐很要好,姐姐性格温柔,有些内向,我不是妹妹嘛,我怎么在姐姐旁边调皮捣蛋,姐姐就那么坐在那,让着我。

解说:与古灵惊怪的妹妹雪菲不同,姐姐雪婷性格文静,上中学时迷恋写作的她梦想长大后当一名作家,然而在动荡不安的朝鲜社会中,姐姐雪婷的文学梦却最终化为了泡影。

雪婷:我小的时候因为喜欢写文章,所以想成为作家或者记者,反正就是很喜欢跟文字相关的工作。虽然想上学,但是去学校学习的时候,班主任根本就不来,之后校长进来说你们的班主任昨天饿死了。

一朝逃亡,十年颠沛

解说:1994年朝鲜爆发大规模的“饥荒”,当局对内称为“苦难行军时期”,大批饥饿的难民为求一线生机冒死涌向中朝边境的图们江。经过四年的苦苦支撑,姐妹俩一家的生活也陷入绝境。1998年万般无奈之下,曾经多次去中国探亲的父亲决定带着全家到延边的姐姐那里逃荒。然而,在从小受主体思想教育的姐妹俩看来,父亲的决定无益于背叛祖国。

雪菲:父亲怎么这样,为什么背叛祖国?那时父亲总是说一些韩国的事情,我们脑子里只有金日成的主体思想,拥护金日成,所以不理解父亲当时为什么那么说,反而骂父亲说父亲反动。我们受到的教育就是这样,社会主义是我们的,还有这样的歌,社会主义是我们的。

解说:带着对父亲的不解,和对祖国无限的眷恋,1998年的一天傍晚,姐妹俩跟随全家“北逃”,然而刚到中国仅仅一天,她们就被遣返回了朝鲜,父亲也在逃亡中失踪,姐妹俩无法想象接下来等待她们的将是怎样恐怖的幸运。

1998年母子四人被遣返回朝鲜,彼时受“大饥荒”的影响,朝鲜当局对首次出逃中国的脱北者,大多网开一面。虽然躲过了牢狱之灾,但顶着叛国罪名的她们,从此成了大小批斗会上的“反面典型”。

雪婷:就是想死掉的心情,还有就是不管是哪,想找个洞钻进去的感觉,让我们站在不同的组织面前,那些人喊着“杀死他们,背叛者!叛徒!”。那时候有点埋怨父亲,因为如果父母没有下定决心脱北的话,我们就不会像今天这样接受批斗,就不会接受批斗。

解说:回国后,她们曾经住的房子早已被洗劫一空,周围的同事邻居对她们避之不及,在饥荒肆虐的朝鲜,一家人的日子更加艰难了。

雪菲:那时候是2月份,下着很大的雪,跟中国的东北差不多,雪下得那么大。但是我们得吃东西,活下去,所以就拿着那种喝水的杯子去山上,到沟垄里去把雪扒开。如果有玉米粒的话,就放在杯子里熬粥喝,饿的饥肠辘辘,连乞丐都不如,腿发抖,睁眼的力气都没有。

解说:就在一家人走向垂死的边缘时,母亲听说在中朝边境上的一些教会,会免费给朝鲜难民提供食物,于是她决定带着妹妹雪菲铤而走险,去中国背米,然而母女俩这一去便杳无音信,留下姐姐雪婷和5岁的弟弟相依为命。

雪婷:当时弟弟一边挖着去年剩下的土豆,一边问我,“爸爸妈妈什么时候回来?”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真的不知道怎么回答。我就说:“妈妈不久就会带回来很多大米,我们会过得很好,会吃到很多美味的食物。”我那时候19岁,独自一人跑到山上哭泣,我想为什么父母对我们都不负责任,生下我们,只是让我们受苦。

解说:此时的雪婷不曾想到,母亲和妹妹也正经历着她们一生中最为痛苦的一段恶梦。

那天傍晚去中国背米的母女俩,在返家的途中迷了路,一位“好心”的延边人,主动提出让她们去自己家中借宿,并承诺帮助母女俩回国。走头无路的她们勉强接受了对方的建议,然而第二天一早,两名戴着墨镜的高大男人却出现在了母女俩面前。

雪菲:他们跟我们问好,我们也跟他们问好,但是因为他们进来,我们心里很不安,感到害怕。那两人坐下来问我们什么时候从朝鲜过来的,几岁了,连身高多高都问,我们就心想怎么连这些都要问。我和妈妈因为很害怕,紧紧抓着彼此的手,这家主人跟我们说,跟着他们去市内赚钱啊!这是什么活呀?难道我们是被卖了吗?我们就说我们不要被卖掉,绝对不跟他们走。

解说:此时的母女俩己然身不由己,她们被强行带上了一辆汽车,几天后,人贩子将两人分别卖到了不同的地方,年仅17岁的妹妹雪菲被卖给了大山里一个汉族老光棍当了媳妇,雪菲几次逃跑,都被这家人抓回来一顿暴打。

雪菲:被打了一个月,那家人怕我逃跑,就一直站在我旁边,一直监视我。我觉得无法再在那里生活,想自杀,我就用刀,中国的刀多大啊,菜刀,用刀自杀,割的这里现在都还有疤,好几次我用刀猛砍自己的头,流了好多血,但那时不论怎么砍都不疼,我都不知道自己的精神和灵魂去哪了。经常睡到半夜,我总是一阵阵的惊醒,每次被吓醒的话,就哭喊着找爸爸找妈妈,想自己为什么要这样活着,我的人生就这么完了吗?我就一直哭,还想着如果我死在这里的话,我在天国能见到我的家人吗?

解说:而此时的姐姐雪婷也同样经历了与她极为相似,却又截然不同的人生。母亲和妹妹失踪后,同村的一个姐姐说可以带她去边境寻找家人,然而对方却最终将她交给了边境上的人贩子。而后,雪婷被几经转手,卖到了辽宁农村的一户人家,买她的是一位60多岁的朝鲜族老妇人,儿子在日本打工多年,当年春节即将返乡。老人买下雪婷,希望她做自己的儿媳妇,起初雪婷极力反抗,但老人的善良却逐渐打动了她。

雪婷:那个老奶奶一直教我中文,她心地非常善良,很善良。不仅善良,对我也很好的,在那让我觉得最感动的事情是,我告诉她我有一个弟弟,她马上说以后有机会的话,把你弟弟也带过来吧,我想她那么帮我,所以我们的关系就变得更近了。因那位奶奶对我很好,我对那位奶奶的态度也很好。

解说:然而几个月后,还没等到老人的儿子回家,雪婷就被当地村民告发,再次被遣返回国,回到朝鲜后,无依无靠的弟弟已然沦为了街头乞丐,而她也因为屡次北逃,被朝鲜保安部门带走。一天清晨,她和同监区的犯人们在厕所门口排队,人群中雪婷突然看到了失踪已久的母亲,雪婷这才知道母亲在背米的途中,被人贩子卖到了延边农村,当了苦力,做家务兼下地干活,受尽磨难。之后,被当地警方发现后,再次将其遣返朝鲜。

雪婷:当时感到非常痛苦,居然和妈妈在这种地方重逢,还有就是当时妹妹仍然下落不明,妹妹肯定遭遇到了什么不测。我们的家庭四分五裂,父亲下落不明,妈妈和我深陷囹圄,虽然之前我没和妈妈一起,但是觉得妈妈应该和我经历了相似的不幸,还有就是最让人痛心的事情是弟弟完全成了乞丐。那种悲哀到底是应该全部怪国家呢,还是应该怪父母呢,不知道该怪谁了。

《冷暖人生》节目在凤凰卫视中文台播出【节目专区】

主持人:陈晓楠【主持人专区】

首播:周二22:00-22:35 

重播:周三03:25-04:00 15:30-16:05

想看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责任编辑:顿雨婷 PV087]

责任编辑:顿雨婷 PV087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北逃姐妹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02/28/c511b223-fd86-4514-be5b-0b75091a5b92.jpg

凤凰卫视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