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单霁翔:故宫要创新 也需要对历史保持敬畏


来源:凤凰卫视

自动播放

核心提示: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接受凤凰卫视专访,讲述了故宫文创产业的发展、文物保护和展出,以及故宫北院的规划建设等;在谈及“女模在故宫拍裸照”一事时,单霁翔表示无奈的同时,回应了公众的疑问:原本熙熙攘攘的故宫,为何独独他们能够找到如此清静之地?这一个行为是否在故宫的人员协助下完成的?

核心提示: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接受凤凰卫视专访,讲述了故宫文创产业的发展、文物保护和展出,以及故宫北院的规划建设等;在谈及“女模在故宫拍裸照”一事时,单霁翔表示无奈的同时,回应了公众的疑问:原本熙熙攘攘的故宫,为何独独他们能够找到如此清静之地?这一个行为是否在故宫的人员协助下完成的?

凤凰卫视2月24日《问答神州》,以下为文字实录:

解说:有学者认为,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公司的大举进军文化产业,以IP,也就是知识产为核心的泛娱乐布局正在逐渐地成为中国文化产业的发展趋势。随着2016年,《关于进一步加强文物工作的指导意见》以及《关于推动文化文物单位文化创意产品开发的若干意见》等一系列的政策法规的密集出台,对传统文化优质IP资源觊觎已久的互联网巨头们,终于把触角伸到了文博行业。

而在国际上,也早有通过博物馆艺术授权与第三方合作的先例。例如说成立于1995年的美国博物馆商店协会早在2010年底,博物馆的会员数量已经突破了2500个。博物馆不参与全链条的运作,只是进行上游的艺术授权。

那么故宫博物院和互联网企业进行怎么样的合作?当赋有历史厚重感的博物馆遇到了接地气儿、脑洞大开的互联网企业;当一家不以营利为目的的博物馆事业单位碰上了在市场竞争当中摸爬滚打的商业化企业,双方合作磨合的过程中,最初会有哪种不适感?博物馆在多大程度上进行艺术授权比较稳妥?本周,我们继续问答故宫博物院的院长单霁翔。

吴小莉:我们的文创产品大概有6亿(人民币)的收入,2015年,就有十个亿(人民币)吧?这个已经是我们门票收入的两倍了。那么2016年刚刚过,我可以知道,现在的数据是多少吗?

单霁翔:2016年没有统计,但是数量呢,到2015年底,我们是八千七百多种(文创产品),最新的数据,现在到了九千一百七十种(文创产品),但是我想说,我们不是收入,是销售额。也就是它是有成本的,不像门票卖一张是一张。

吴小莉:其实也很想知道,因为故宫是一个事业单位,它的收支是两条线的,我们的收入可能大部分要上缴国库。那我想知道,比如文创产品,我们的收入是也上交国库吗?还是可以有留存,作为故宫的开支?

单霁翔:我们收支两条线,比如门票,门票我们去年的收入是7个亿,每天五点钟,运钞车准时到我们售票处,把钱拿走。跟我们的收入是没有关系的。但是文创产品,国家制定了政策,就是我们这样的收支两条线的单位,不是全额拨款的单位,我们自己经过努力,进行市场营销,所取得的收入,可以再投入到我们的再研发,扩大我们的这方面经营。

吴小莉:让我印象很深的是有一个,叫做《皇帝的一天》,您觉得这个不太好。

单霁翔:当时这个《皇帝的一天》,里面有一个栏目,叫做“一天小皇帝”。我觉得这个栏目的题目要改一改。因为现在都独生子女,本来把自己当“小皇帝”,在家里也发号施令。那么再叫他做一天“小皇帝”,就更不得了了。我说可不可以改改?那么我们的同仁说,院长你看看就知道了,这部片子就是叫孩子们知道,做皇帝也不容易,小皇帝也是蛮拼的,早晨不到五点就得起床,起床以后,不能吃饭,背书,四书五经背一个半小时。然后还不能吃饭,得去给皇太后请安。然后回来还得换一身衣服,然后到冰冷的乾清门里面上早朝,御门听政。这样的经过这一过程,回来才可以吃饭。但是一天只能吃两顿饭,每顿饭只给七成饱。吃完饭以后,别想休息,要学汉文,学满文,学英文,一直到下午三四点钟,晚饭吃过以后,很早就要睡觉了,第二天早上不到五点,还得起床。所以孩子们看过这个以后,一方面知道,噢,皇帝那时候使用什么样的学习仪器,吃什么样食品,接触什么样人。另一方面,他们就会感到,噢,原来皇帝也是很用功的。孩子们一直到现在,都是很多小粉丝。

解说:2016年,一款数字产品刷屏朋友圈,画面中明朝皇帝开始唱起了rap,宫女也亮出了剪刀手。有人说:这款“很不故宫”的产品抓住了年轻人眼球。而对这一款被腾讯互动娱乐内部评选为最佳营销项目的产品,单霁翔却有着截然不同的解读。

吴小莉:皇帝戴上了墨镜,唱起了rap,然后还跟这个雍正的妃子,他们就是,大家都混搭在那里。不过也有一些,就是像故宫的老专家们也担心,这种历史混搭,这个时空交错,怎么样子能够很好地传播故宫的历史和文化。您怎么看这样子的历史性和趣味性的平衡?

单霁翔:开幕式那天,就是发布的时候,腾讯的同仁他们就做了这一个东西,我还没有看到。开幕式时候,就说这已经就有76万人在当天看到这个了。完了媒体朋友就跟我说,说你接受这个吗?我一看永乐皇帝,戴着墨镜这个,我就觉得不好。我觉得可以是刚才说的萌萌,也可以是很有趣,但是我觉得不能恶搞,也不能呢,让人们感到不舒服,应该是可爱的,不能是可憎的。特别是对历史人物,还是要有一些敬畏。所以我觉得那个不好。我认为还是需要有一个度,不要跨过这个度。我们也跟相关人进行了讨论,说以后出这样的东西,是不是要我们共同来商量一下。

吴小莉:故宫博物院作为一个比较严谨的文化事业单位,和一个一直冲在前线,跟年轻人非常贴近的一个互联网公司的这种磨合,可能是需要一段磨合期的。在这样磨合期当中,怎么样能够更好地符合两方的需求,因为要给年轻的世代或者不同的世代,更多的了解我们的文化,或者是故宫的文化,是需要用一些他们的语言,那么度会是在哪里?这个磨合的过程中,什么样的东西需要审,审得太多了,会不会影响他们的创意?

单霁翔:一个就是希望是健康的,有趣的;另一方面,是希望能够传播故宫正确的理念,和真实的历史。那么像这种戴着墨镜跳舞,这种就离真实历史差太远了。

解说:2017年的1月,长达123页的《故宫保护总体规划》获批公布,其中提到了:故宫未来开放的面积最终将会达85.02%。而这次采访中,单霁翔带我参观了正在修缮当中的南大库,这里曾经是清宫存放武器、木器、灯具等物品的地方,也是紫禁城最大的库房。据了解,南大库将会在2017年的下半年正式对外开放,这意味着之前深藏宫中的2400多件的明清精品黄花梨家具,观众将可以一饱眼福。

单霁翔:这地方是南大库,南大库是故宫作为库房,最大的一栋建筑,156米长,33间,这一个柱子是一间。过去这里面是存一些建筑材料,也有做食堂,储存的一些杂物。今天我们把它进行了修缮。现在修缮的工程即将结束,修缮以后做什么呢?就是故宫博物院,有6200件明清时期的家具。

吴小莉:那是大家具。

单霁翔:而且大家具比较多,但是现在极少数的人们看过。绝大多数家具,在三十多座小的库房里面在保存,摞得很高。其实这些家具,我们的老员工说,非紫檀即黄花梨。

吴小莉:特别好。

单霁翔:都是非常好的家具,也是今天人们看不到的家具。我们想在这个地方,布置成家具的仓储式陈列库房。就是把它这些家具,2400个家具,按照类别,甚至布置成情境,比如书房的情境,比如卧室的情境,会立体地展示。所以这只是这库房的三分之一,这库房很大。

单霁翔:这个建筑也很高大,并且我们不准备吊顶,不准备装修。

解说:这个场景发生在故宫博物院建院90周年的《石渠宝笈》特展上,这些观众都只为了能够一睹十年一现的《清明上河图》,还有现存最古老的纸本中国画《五牛图》等国宝展品。这个被当时称为是“故宫跑”的现象也完全出乎了故宫工作人员的意料。单霁翔说:“事后自己也一直在反思,一座博物院该如何唤醒深睡着的藏品的问题。”

单霁翔:我们为90年院庆举办的一个书画展,《石渠宝笈》特展。但是没想到展览,第二天就出现了“故宫跑”,并且第三天跑的人越来越多。我也是听说“故宫跑”,这个网络名词。我就到前面看,确实,人排得很多,跑的人越跑越多,越跑越快,一个老人就给我提意见,他说他70岁了,他一大早就来排队,结果一开门别人都跑起来了,他就没跑过年轻人,他就第一批就没进去。

他说你们故宫办一个展览,怎么跟办运动会一样的,怎么大家还要跑啊。然后我说办运动会,我赶快回去开会,就是我们真要办运动会,然后我们就做了20个牌子,做了一千个胸牌。第二天早上不到七天,我们在广场上把那个运动会的牌子,第一组,第二组,第三组,第四组排起来了,提前半小时我们开馆,然后第一组出发,第二组出发,第三组出发,后来我听说全世界的博物馆,举办展览有入场式的,只有故宫博物院。

吴小莉:为什么《石渠宝笈》会这么吸引大家?在你的意料中吗?

 

单霁翔:那么在意料之外。因为主要一个原因,就是有像《清明上河图》这样的重量级的国宝级的文物出现,但是《清明上河图》不是第一次展示,十年前展示的时候,也没排起长队,但是今天的人们的文化需求,是非常叫人印象深刻的。一直排到夜里的四点钟,中间八点钟的时候,人们说渴了,我们就开始给烧茶,烧了两千五百杯茶。到十二点钟,他们反映饿了,我们就开始拿方便面,拿了八百盒方便面。我听说全世界的博物馆举办展览,发方便面的,也只有故宫博物院。所以都是前所未有的。这样我们就在想,究竟什么是最重要的。过去一说起故宫博物院,我们经常非常自豪的说一些数字。比如我们是世界最大规模的木结构建筑群,我们是世界收藏中国文物藏品最丰富的一座博物馆,我们是全世界观众人数最多的博物馆。但是这件事以后我们在反思,这些重要吗,这些是最重要的吗?我想可能不是最重要的。如果你说你的馆舍大,那么大部分区域都不开放的话,如果你说你的藏品多,99%的藏品都在库房里面睡觉的话,你说你的观众多,人们都从前门一直走到后门,这些就不是人们喜欢的一种博物馆。什么最重要呢?就是一个能融入人们社会生活的,人们喜欢的博物馆,才是一个真正的博物馆。

解说:2015年5月,某女模在故宫拍摄的一组裸照在网络流传,并且引发争议。甚至有公众质疑:原本熙熙攘攘的故宫,为何独独他们能够找到如此清静之地?这一个行为是否在故宫的人员协助下完成的?

吴小莉:摄影模特和摄影师,拍了裸照,就在故宫内,趁着(工作)人员不注意的时候,您知道这个事情吗?

单霁翔:知道。

吴小莉:知道以后,您的反应是什么?

单霁翔:我很无奈。后来听,看着他们自己发的信息,说他们前几天来踩点,然后就是决定在什么地方拍照,他们很聪明的就是早晨八点半,第一个去买票,买完票以后,别人观众是走进来,他们是跑进来,迅速地跑到站位的地点,然后几秒钟就可以把衣服脱掉,然后就开始拍照,35分钟之内出去了。

他们自己晒这些照片,完了社会公众说,为什么他们能在故宫照出这种照片来,是不是故宫同意他们照了,或者协助他们照了,否则人山人海的故宫博物院,怎么会能照出这样的照片?其实大家不知道,每天早晨第一批观众进到故宫博物院以后,那是没有什么人的。这个周围的景观只有古代建筑和环境,他很快就跑到最前面,那么后面的观众是慢慢走进来的。

我们是在我们一共有2300个高清晰的摄像头,在监视着各个部位。那么我们就调出这些录像,14段录像,从他们进入午门,一直到从神武门出去,每一个地方的,他们的行为,都被录像出来了。然后我们也向有关部门报案了。但是对这种行为,今天的判定,它究竟是艺术行为,还是违法行为。那么到今天也没有得到判定。听说他们又到别的地方去拍同样的照片了。但这种在紫禁城里面,在故宫博物院里面,进行这种摄影,我认为是不应该的。尤其在故宫博物院,石刻构件上,坐着拍照,更是有损于我们文物。

《问答神州》节目在凤凰卫视中文台播出【节目专区】

主持人:吴小莉【主持人专区】

首播时间:周五 19:20-19:50

重播时间:周六 06:25 11:30

想看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责任编辑:张惟乔 PV085]

责任编辑:张惟乔 PV085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专访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下集)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02/24/251ad71a-39d8-45cf-9954-1dc1ff524bbb.jpg

凤凰卫视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