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非典型摇滚音乐人汪峰:我就是我 无需证明


来源:凤凰卫视

自动播放

核心提示:作为一个极富争议性的人物,汪峰一路走来经历各样的风风雨雨,面对名气,面对赞扬,面对质疑,面对谩骂,他都用自己的方式承受了下来。

核心提示:作为一个极富争议性的人物,汪峰一路走来经历各样的风风雨雨,面对名气,面对赞扬,面对质疑,面对谩骂,他都用自己的方式承受了下来。

凤凰卫视2月23日《鲁豫有约》,以下为文字实录:

解说:鲁豫有约,摇滚歌手汪峰,面对名气带来的压力,汪峰如何自我化解。

汪峰:要去感谢说这个话的人,有一些是纯粹瞎掰,但是我总归觉得它是有用的,诸多的方面的意见当中,我只听批评的。

解说:对于个人的多段情感经历,外界众说纷纭。

汪峰:我反正已经是这样了,已经搞来搞去,很多支撑着这些言论的网民们他们愿意那样。

陈鲁豫:这个时代不一样了,被人关注就是好事,黑粉也是粉,你会这样劝自己吗?

汪峰:我只能说谢谢了,我真不需要。

陈鲁豫:那这时候身边的那个人,子怡因为她也是公众人物,她会很了解这一切,内心底气是会更足一点吗?

汪峰:这件事情应该怎么去处理,要不要现在写个东西,怎么写,改八次,改十二次就是这样。

陈鲁豫:你接一个。

章子怡:老公。

汪峰:还有5分钟。

陈鲁豫:真的还有5分钟就结束了。

解说:鲁豫有约,汪峰,岁月里的2017,精彩马上开始。

从鲍家街43号,到《花火》,再到《怒放的生命》、《春天里》,以及近两年的《河流》、《无处安放》,这些歌曲都反映了汪峰在人生各个阶段的不同心境,汪峰的歌词常常戳中时下人们心中的痛点,就像他曾经在歌里写的那样,没有信用卡没有她,没有24小时热水的家,这些对最平凡生活瞬间的白描,和困苦中依旧对生活充满希望的励志感,迅速成为处在人生奋斗期的年轻人们的心灵慰藉。

2012年,他还出版了小说《晚安北京》,主人公的故事,透着自己曾经拼搏的影子,而如果不是自己跟生活有过几番挣扎和较量,既品尝了酸甜,也经历了苦涩,就不会有今天受到大量青年拥趸的汪峰。

陈鲁豫:你幸福的时候,你的创作力更旺盛,还是在你相对痛苦的时候,你的创作力更旺盛?

汪峰:两头是最旺盛的。

陈鲁豫:就或者特别幸福,或者特别痛苦。

汪峰:对,其实因为对于我来讲,处于哪一种情绪,我都可以写下比较满意的歌,只是我在总结的时候是,这两种状态都同时会给我最突出的感受,对,就是这两种状态对我肯定是有意的,但绝不是痛苦的时候对我有益,幸福的时候我立刻就不知道怎么办了,不是的。

陈鲁豫:外界的声音会影响你的创作吗?比如你创作,你会本能的有点自我审视得更多,你会觉得我这么写,外界会接受吗,或者我会刻意地避开一些什么。

汪峰:它会帮助我来理性地分析,不会对我有影响。比如说有些人分析他这歌一共就用哪几个和声写的,好多歌这么着,我就,我一般听到对我的这种,不管是有一些是攻击,有一些是意见,我都会视做是一件事情,就是好,我来看看是不是这样,然后我开始用这样的理论倒推我的作品,你记住,任何人都没有自己对自己,就是最了解自己的一定是自己,千万不要相信说他已经盲目了,只有那些人能看清楚他,他的朋友看清,不是的,只是他给自己理由。

陈鲁豫:自己最清楚自己,自己对自己最苛刻。

汪峰:对。

陈鲁豫:这点我都相信。

汪峰:对对对,只是他在给自己理由,不想去看自己,我就觉得有一些说的是有道理的,至少开始呈现这个危险要去注意,要去感谢说这个话的人,有一些是纯粹瞎掰,但是我总归觉得它是有用的,在对于我的音乐诸多的方面的意见当中,我只听批评的,所有赞美的,我只有一句话回答,那不一定比我自己对自己认同的更全,你知道吗,就是我可能比你还清楚我还有一个优点,但是这是我的角度,就是没有意义,所有的夸赞都没有意义。我确实需要的是那些提醒我的,这些年时不时会有,我觉得对我绝对有用。

陈鲁豫:很多时候做歌手做多了,偶尔会有那种困惑的时候吗?就觉得意义在哪,就我不停的跑到很多城市,我一年演50场,100场,或者更多364,365场,偶尔你会困惑意义在哪,还是我每天只要一面对不同的观众听众,我在唱歌时候,那一瞬间我就是快乐的。

汪峰:我其实我对这个没有过困惑,我只对我当天的表演不好,我有困惑,我会责备自己这么简单的演出,居然今天能唱成这样,这是我经常会出现的,那我肯定知道原因,就是因为你今天没有认真地开嗓或者你这两天熬夜了,是的,那就是这样。然后今天上场临时换歌,有一些失误,比如说音明显得不准,某一个地方突然这个,这个旋律大家很熟悉的,结果这地方最后这个音,收得特别快,特仓促,肯定说明当时的气没运用好,这些都是技术细节。我只讲,最普通的老百姓听到歌的时候,你只要觉得不舒服,就是没有表达好,当然很多时候都是因为转播,中国的这个转播它是单声道的,还在模拟时代,种种种种的这些技术原因,使在现场其实感觉很好的演唱,到电视上变得怎么会这样,我明明知道是这种情况,可是我更多的时候只能让自己尽量的去适应,因为好像如果没有强令地说这首歌必须只是放出来,你不用唱了,对嘴的话,还是要唱。

陈鲁豫:你犯过那种让你沮丧很久的那种不是错误,就是不完美的那种演出,让你自己沮丧很久?

汪峰:演唱会上没有,商演上,对,有一次,好像视频上也有,其实你知道这种事情我是无从向(谁),也没有必要解释了,也没有意义,像那一场特别有意思的是,其实我已经根本不能上台唱了,因为我的嗓子发炎到特别严重了,但是那你签了合同的演出,对方的意思就是说你只要人在,你知道,我就不用说具体哪场了,其实我也几乎都想不清楚,但是我对那个事情是记的特别清楚的,那最后就是说,你就(把声音)放出来,可是你知道我的放出来的所谓的对嘴,我自己是在唱的,但你知道那种唱,那肯定是什么,我不可能听到自己的音准,那就相当于别人听到的都是放,结果后来放到网上的时候,我当天的嗓子其实几乎是,里面是发着炎,肿着的,结果放出来了我跟唱的那部分,你想想得有多崩溃,又嘶又是哑的,又是音不准的,那当然,但是我觉得这个就不需要去解释了,因为没有意义的解释,我们看到的都是结果,就没有意义,它也提醒我还是要更多的保护好,你没有这状况不就没事了。

解说:多年以来汪峰在歌里对自由和梦想的呐喊从未停止,这些都让他俘获了大量粉丝,但同时公众的声音里,也时常掺杂着些许质疑。

他的工作室曾发文,没有汪峰,大陆乐坛尽失半壁江山,网友送他绰号汪半壁,如果说这些都算是人们无伤大雅的闲谈,那他早年离开鲍家街43号,独自发展的决定,以及个人的多段情感经历,都让他背上了不少负面评价。对此汪峰鲜少正面回应,为数不多的几次微博声明,也都在字里行间把保护家人放在第一位,如今在八卦的腥风血雨中历练多年,汪峰又如何看待这一切?

陈鲁豫:艺术家其实是不太好相处的,有艺术家,我觉得你还,你的性格还算是比较,比较艺术家范的。

汪峰:我就是30多岁前不好相处,后来我觉得我好相处,但是我憎恶分明这一点,确实改不了,因为好相处这一点非常重要,就是我,我不能形于色,我倒不是说现在还是形于色,就是特鲜明也不是,但是我肯定不能说服自己说这件事情我不愿意。这个人我确实不是特别喜欢,但是我必须要强撑着,这我确实做不到。

陈鲁豫:可能很多时候外界看你就觉得,汪峰一看就是个特别,就是会觉得你是个傲的一个人,会不会?

汪峰:在我觉得特别有必要跟人沟通之前,好像大家都这么看,傲,这人特别事,这人特别自以为是,这人好像谁都看不上,其实他们都错了,是我有的不敢沟通,有的也不会沟通,然后长期的不沟通以后形成的,太累了,算了。

陈鲁豫:这点其实我相信。

汪峰:对。

陈鲁豫:因为我内心深处我也会有这样的。

汪峰:是,你知道。

陈鲁豫:困惑。

汪峰:但是表面上人家看的这个人,就是好像挺傲的。那行了,你既然这样,我也不理你,就是这样的。其实不是的,我挺渴望跟他们聊的,可不知道怎么聊,后来觉得不行,就得聊,就得沟通,而且你还丧失了学习的机会,有很多人是因为沟通中间,一句话点醒了你很多东西。

陈鲁豫:你的心理承受能力算是强的吗?比如说我,我觉得我还挺玻璃心的,你的内心是怎么样?

汪峰:你指的什么样的情况?

陈鲁豫:就是面对外界的声音或者,总而言之就面对外界的时候,你的心理承受能力怎么样?

汪峰:一开始都是一样的,觉得完全不可以。

陈鲁豫:怎么,什么叫完全不可以?

汪峰:就当然是,不是脆弱,是觉得反应特别大,就觉得这简直是太荒谬了,特别生气特别难过。差不多经历了两到三年,就毕竟我自己在意的东西和我做的事情,一直是在往前走,那剩下的我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有些人是拼公关团队,但我相信这不是彻底解决的一个办法,再后来我就在想,好像你做更多的事情,更多有意义的事情,更多的好事,那也就没有声音了。因为当一个人处在漩涡当中的时候,有人救,他也得有一个过程,救你的人得游到漩涡中心,对吗?你还得挣扎半天,而你绝不可能凭空,有一种可能是直接空降,我们看到的一些电影,直升机一绳子下来,把你拽上去,这种机率有多高在生活中,几乎没有,就是这样。

陈鲁豫:但偶尔你不会困惑吗,我怎么就没事就跑到这漩涡中心来了呢。

汪峰:我分析过。

陈鲁豫:你分析的原因。

汪峰:我困惑过没有,分析的我觉得就是我的性格,我的性格是从来都不会对这样的言论或者发出这样言论的一些,所谓的媒体或者什么的这些,我会示弱,我会赔笑,或者用特别圆滑的,因为这是我的性格,我做不到,所以也只能这样。而且我也知道这就是性格换来的代价。

陈鲁豫:还有跟你的音乐类型,我觉得也有关系,比如你要是唱一般的那种流行歌曲可能也没事。

汪峰:可能。

陈鲁豫:大家会认为一个摇滚一点,摇滚范的歌手他应该是,要不然你性格就跟许巍那样。

汪峰:但是你要知道。

陈鲁豫:特别内敛的或者你跟崔健那样,远离这个大众媒体,大众市场。

汪峰:对,或者说摇滚的理解应该是我,可是我又不能,我很多的事情它的那种复杂性是在于,如果我这样了,又去伤害了另外一个人,或者又去伤害了我本来就想保护的人,因为这个环境,很多的支撑着这些言论的网民们,他们愿意那样。经历一段时间之后觉得,好像精力放到去好好做事上更值得。

陈鲁豫:我记得有一次我看一篇采访,麦当娜的那个文章,麦当娜说她在哪一个时期,她突然觉得整个媒体公众,对她特别特别充满恶意,她还觉得特别恐怖,就好像瞬间所有的人跟她为敌。

汪峰:是有的,对。

陈鲁豫:你会有那么一瞬间,好像在那之前我跟媒体,跟公众处于一个蜜月期,然后到某一个时刻这个蜜月期突然停止了,然后我们开始变得好像,你我都面目有些狰狞,就是会有那么一个时期。

汪峰:有,我到没觉得有过蜜月期。

陈鲁豫:你觉得没有过蜜月期。

汪峰:对,就是正常时期,相敬如宾,没有蜜月。

陈鲁豫:好。

汪峰:但是突然间就这样了,就是不管你做什么,总之是不对的,然后。

陈鲁豫:是从你红开始吗,红之前就相敬如宾,就是我指大众意义上的那种红。

汪峰:其实从《飞得更高》之后,就已经到了差不多红的那个层面,到了《春天里》都是,我觉得不是,我觉得这是跟互联网的发展有关的,是跟每个人因为受到互联网的这个事物的影响的生活,他的思维模式,他感兴趣的点都变了,这些有关,再加上媒体也需要适应互联网。

陈鲁豫:但我周围团队的人经常会劝我说,这个时代不一样了,被人关注就是好事,黑粉也是粉,你会这样劝自己吗?

汪峰:我只能说谢谢,我真不需要,因为你知道我更多的时候,觉得受到伤害的真的是家里人,我能做到的就是尽量地承受,然后在实在特别过分的时候,说一点自己心里话,但不是以攻击为前提的,只能是这样,然后时间会验证一切。

鲁豫说:

我觉得汪峰绝对不是我们传统意义上对于一个摇滚歌手,摇滚音乐人的那种印象,特别明显一般我们会想到摇滚歌手,摇滚音乐人,应该什么样的,就是跟主流市场保持着一个特别安全的距离,没有那么商业,然后最好是人一出现在公众面前都是有一些害羞的,有一些不知所措的,特别内向的,甚至不善言辞的,有一些忧郁的。但是汪峰完全不是这样的,他甚至是相反的,他出来永远都是抬头挺胸,你就感觉意气风发,从头发到着装都是那样,就是一切跟我们想象认为你应该是那个样子,整好是相反的,我不知道是不是很多人内心看到这一点就会已经觉得,气有点不顺了,我想很多时候媒体对于汪峰有一些偏见,不接受,负面的声音,我不知道那个结是不是最初源于汪峰跟鲍家街,那个时候的一段经历,其实普通大众,公众对于汪峰的看法跟媒体的看法并不相同,因为我一直相信在我们生活当中目前,有沉默的大多数,他们其实有自己的看法,只是没有机会或者不愿意,甚至不屑于表达自己的意见跟立场和观点。但其实这样人的声音意见跟立场最终是以买票的方式,以我去听演唱会的方式,来体现出来了,在那个媒体漩涡当中那个人,有的时候你会更多的在意一小部分骂你的人的声音,其实沉默的大多数是更多的,我们可能理性,理智上会明白,但是感情上常常会忘记,我不知道汪峰是不是能够意识到这一点。

《鲁豫有约》在凤凰卫视中文台播出【节目专区】

主持人:陈鲁豫【主持人专区】

首播时间:周二至周五 10:35-11:30

重播时间:周二至周五 14:00-14:55

         周三至周六 01:55-02:45

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责任编辑:张惟乔 PV085]

责任编辑:张惟乔 PV085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汪峰——岁月里的2017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02/23/51229063-b2e9-4498-a0e9-07b00d175f20.jpg

凤凰卫视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