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农村改革总参谋长杜润生:连续五年参与起草中央一号文件


来源:凤凰卫视

自动播放

核心提示:中国农民用占世界7%的耕地养活了占世界20%的人口,很多外国人都说这是个奇迹,农业在中国起着安天下稳民心作用,也正是因为如此,中国的改革从农村开始。而说到农村改革不得不提一位老人,这位老人一

核心提示:中国农民用占世界7%的耕地养活了占世界20%的人口,很多外国人都说这是个奇迹,农业在中国起着安天下稳民心作用,也正是因为如此,中国的改革从农村开始。而说到农村改革不得不提一位老人,这位老人一直坚持“爱人民就要爱农民”的理念,连续五年参与主持起草中央一号文件,因而被称为是农村改革总参谋长,这位老人就是杜润生杜老。

凤凰卫视2月18日《我们一起走过》,以下为文字实录:

田桐(主持人):欢迎收看《我们一起走过》,我是田桐。中国农民用占世界7%的耕地养活了占世界20%的人口,很多外国人都说这是个奇迹,农业在中国起着安天下稳民心作用,也正是因为如此,中国的改革从农村开始。而说到农村改革不得不提一位老人,这位老人一直坚持“爱人民就要爱农民”的理念,连续五年参与主持起草中央一号文件,因而被称为是农村改革总参谋长,这位老人就是杜润生杜老。

杜润生1950年被召进京 第一面给毛主席留下很深的印象

解说:1950年初中南局秘书长杜润生被召进京,为起草土地改革报告出谋划策。在香山双清别墅杜润生见到毛泽东,面对主席他有些拘谨,没想到毛主席倒是主动和他聊了起来。

吴镕(原江苏省委农村工作部部长):毛主席问他是哪里人,他说我是山西,你贵姓啊,我姓杜,毛主席说,姓杜的名人多了,山西出的名人,杜家出人才,历史上最有名的是杜甫,杜预这些人。然后大家越讲越近。越讲越近了以后,毛主席问问他对于土地改革、对于这个合作化的看法,他就讲了他过去从事土改的情况就是第一步,先组织农会。第二步,再来分配土地,第三步再来给大家讨论一些生产上的问题,毛主席觉得你这个很有步骤,很有方法,而且说你这个,民主反霸这个立场也很坚定,搞得不错嘛,搞得不错,那么,所以呢就是给毛主席一个很深的印象。

解说:根据毛主席指示杜润生回去后写了一份报告,将他对土地改革的意见都写在其中,随后这份报告以中央名义发出,三十七岁的杜润生得到了毛泽东的赏识,然而这种赏识很快被打破。1952年11月,中共中央农村工作部成立,杜润生被任命为秘书长,两个月后杜润生赴京,和部长邓子恢一起向毛泽东报到,毛泽东告诉他们当前农村工作部的主要任务是推行互助合作,计划在10至20年之内完成合作化任务,但很快他又改变初衷,提出合作化进程应该加快。

段应碧(中国扶贫基金会会长):我自己那个村我那个生产队,我们那个村里我那时候很小,我记得刚搞初级社,刚把秧子插下去就插秧的时候才搞初级社,等那谷子快黄的时候就变成了高级社了,他觉得这个东西它变得快的很太快了,所以这个农民确实有些搞的不太好,他们是从这个实际出发的,所以提出要整顿一下子嘛就是,就是稍微比较慢一点儿就是这个意思。

吴镕:因为他们提出来农业合作化必须要稳步前进,互助合作运动不能太急,那么跟毛主席的思想的就不符合,毛主席呢就批评他们。

解说:1955年7月31日。在全国省市委工作会议上毛泽东不点名地批评了农村工作部。

吴镕:毛主席第一句话就是一个农业合作化的高潮正在到来,而我们党内有些同志却像小脚女人那样东摇西摆的在那里走路,这就是关于农业合作化问题的报告的头上,在这个七届四中全会上,报告的头两句的原文就这样写。

段应碧:杜老跟我们讲的时候他和毛主席的分歧,不在要不要搞这个合作化,是速度问题方法问题。他给我们一直是这么个讲法,他给我们一直是这么个讲法,而且呢,而且是说这是毛主席自己变啦,他原来说要十到十五年,他后来说两年就够了。

毛泽东和邓子恢、杜润生就合作社问题再次发生分歧 点名批评杜润生

解说:很快在合作社的数目问题上,毛泽东和邓子恢、杜润生再次发生分歧。毛泽东认为可以建130万个农业合作社,而邓子恢、杜润生则认为这样不可行,最多能建100万个,这些让毛泽东更加加深了对邓子恢、杜润生的看法,认为两人的思想靠自己是转不过来的,要用大炮轰。1955年10月中共七届六中全会上杜润生被点名批评。

吴镕:毛主席这不要他们检讨了嘛,那个陈伯达就是对杜润生特别有意见,因为杜润生的各方面才干比他好,他那个福建话哇啦哇啦人家都听不懂,杜润生呢,一讲一大篇道理,讲的很好,人家说山西人天(生)演说家,所以陈伯达对杜润生是特别的忌讳,就说邓子恢固然犯错误,但是我这里边儿杜润生是起了很不好的作用,毛主席说,怎么起了很不好的作用呢,说杜润生这个同志嘛,我看讲土改什么还是很好的嘛,他可能还是有点儿经验问题,有点儿经验主义嘛,所以他固然有错了,但是主要的责任人还是邓子恢,要邓子恢好好的检讨,当然杜润生也要检讨。

解说:毛泽东的批判无形中掀起了社会主义的高潮,各地方政府将其解读为加大力度发展农村合作社,原本计划15年完成的农村合作化进程一蹴而就,仅用三年时间就完成了。

吴镕:以公社为单位这个大家都做工不出力,叫出勤不出力,表面上看着热火朝天,实际上大家都在磨洋工,因为分不到什么东西,男子汉忙了一天一身大汗不如老母鸡下个蛋,老母鸡下个蛋三分钱五分钱,你干一天工公分干不到三五分钱。

段应碧:到1955年基本全部就实现了合作化了,都变成了高级社了,事实上,农民很不接受,农民不接受这个表现就是1956年下半年就开始出现问题,就是拉马退社叫。就把马拉回去,要求退社。到处出现这个事情。

解说:1956年粮食产量非增反减,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的第一次减产。与毛泽东意见的分歧以及实现中农村合作化负面的效果让杜润生和邓子恢开始受冷落,之后不久杜润生被解职,原本被安排到海南岛,后来安子文提出像杜润生这样解放前的大学生不多,应好好利用,正值科学院创办。就这样杜润生调入科学院,参与中国科技12年发展规划的制定工作。

徐简(原国家科技干部):原来他在农业方面嘛,对搞科技的规划呢,完全是生的,可是我觉得他来了以后好像很快很快就上了路了,杜润生这个人是很认真的学习的,他自己有一个对自己的要求,他就说我一定要是就说,就是到了什么地方就要学什么东西,好好的学,就他不像一个是好像从别的行业转过来的。

吴明瑜(原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他二月份调到科学口来工作,到搞完规划他就成了一个专家了,这个所以郭老有一次在这个科学院开院务会议时候就非常夸奖杜润生,说以后我们这个科学院的文件,因为当时给郭老起草文件,他说这文件以后就要靠杜润生最后把关,要让他润之,他就叫杜润生啊,润生润之,要他自己来修饰。

1979年杜润生再次回到农业领域工作 勇闯“包产到户”禁区

解说:1979年66岁的杜润生在离开农口23年后被调到新成立的国家农业委员会工作,让亿万农民摆脱贫困解决温饱是杜润生要面对的首要问题,初到农委还未施展拳脚杜润生就被一些同志拉住,劝他要紧跟党中央,接受邓子恢的教训,不要搞包产到户。

吴象:十一届三中全会这个决议呀,内容都很好,是批判左的采取的措施,是对农民有很大利益的,但是尾巴上加了两句,不许分田到户,不许包产到户,不许分田单干,不许包产到户。

段应碧:包产到户这个问题在中国是个非常敏感的问题,因为事实上从农业合作化和公社化以后啊。农村不断的提出这个问题。而且有几次啊,差一点就成了气候,就农民有这个强烈的要求,但是都给打下去了,所以这个事情就非常敏感,因为这是两条道路的斗争,在当时来说说实在话,路线问题上要犯错误是谁都害怕的,谁都不愿意沾这个边的,所以一提到包产到户呢,很自然想到这是两条路线的斗争,是两条道路的斗争,是要挨批判的。

解说:尽管在当时包产到户是个禁区,但是勇闯禁区的人也不是没有。1978年安徽小岗村的18位农民签了份生死状,他们悄悄的将土地分到各家各户。包产到户,让小岗村赢来了久违的丰收。看到了安徽包产到户的效果,杜润生认为应该让更多农民踏出禁区。

段应碧:他对中国的情况非常熟悉,对农村的情况非常熟悉,农民心里想什么他熟悉非常熟悉,他知道农民非常要求这个,而且呢,只要只要搞了这个东西生产肯定就会上去,其实这不用调查的,你比如说那个时候的农民的自留地种的多好。

2012年摄于广东省中医院:他很早就有包产到户的思想呢,但是他没有摆到文件上。他想,但没有摆到文件上,我说我支持包产到户,他只是说了一句,我又得到了一个支持者,那我就知道他的底了,他主张包产到户,又多了一个支持者,那可见当时不支持他的人不少的。

解说:1978年3月初国家农委在向阳招待所召开七省三县农村工作座谈会,讨论生产责任制问题,这是文革后首次把包产到户提到中央来讨论,与会人员进行了激烈的争论。

段应碧:当时这个会上争论就大啦。可以说是呢,压倒性的意见就是要坚持十一届三中全会这个提法,不许包产到户,不许分田单干,但是也有少数的同志呢,觉得应该允许,以这个安徽的同志为代表,他们坚决主张,双方的这个辩论的很厉害,辩论的很厉害。

解说:安徽省农委副主任周曰礼讲了不少搞包产到户的好处,湖南的农委主任拍着桌子差点儿和他打起来,而杜润生则是坐在会场一直听没有表态。

段应碧:大家在那儿吵,他就听,你要说赞成的吧,你要赞成吧他就提出一些不赞成的理由来,他总是提一些相反的意见,你要是不赞成呢,他就提出赞成的意见来,就是对不赞成搞包产到户的人呢他就提出现在这个事儿怎么办,好多问题怎么办。对这个赞成搞包产到户的人一发了言呢,他就提出来相关另外一些问题出来,他是这样的,所以开始辩论感觉到他,有很多人说他是啥态度啊,好像都不清楚似的,实际上他心里头非常明白。

解说:当时段应碧就认为“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

段应碧:我一开始的时候,我就不赞成搞包产到户,因为我也认为那是搞资本主义那不是,我还有个更大的理由,我就是说文化大革命啊,把那个农村的人民公社经营管理四大管理搞乱了,我其实想说只要能够加强管理,特别是责任制管理,定额管理这一套啊,这个情况会有好转,就不需要搞包产到户。

《我们一起走过》凤凰卫视中文台播出【节目专区】

主持人:姜楠

首播时间:周六 10:35—11:30

重播时间:周日 01:10 05:20 15:30 21:40

想看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责任编辑:王圳 PV026]

责任编辑:王圳 PV026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杜润生——起草“一号文件”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02/17/1b3ce94c-3a9f-4418-8736-c0e050e95c5a.jpg

凤凰卫视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