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尕司令”马仲英在苏联竟因此原因而死


来源:凤凰卫视

自动播放

核心提示:与“西北四马”不同,“尕司令”马仲英虽然出自马家军,但是人们对他的评价却是错综复杂。17岁,马仲英就揭竿而起,拉起一支队伍反抗国民党的高压统治,之后转战西北也曾经屠城立威,被人视为魔鬼。兵败被驱逐后前往苏联学习,最终杳无音信,本来能够更加传奇的一生就此戛然而止。用穆斯林的话说,他身上有安拉赐予的好的一面,也有不好的一面。

核心提示:与“西北四马”不同,“尕司令”马仲英虽然出自马家军,但是人们对他的评价却是错综复杂。17岁,马仲英就揭竿而起,拉起一支队伍反抗国民党的高压统治,之后转战西北也曾经屠城立威,被人视为魔鬼。兵败被驱逐后前往苏联学习,最终杳无音信,本来能够更加传奇的一生就此戛然而止。用穆斯林的话说,他身上有安拉赐予的好的一面,也有不好的一面。

凤凰卫视2月15日《凤凰大视野》,以下为文字实录:

姜楠:1934年7月,一支两百八十多人的队伍,近三十头骆驼组成的驼队,经过新疆喀什边境向苏联进发,队伍中的主人公是一个只有二十二岁的年轻人,苏联驻喀什领事馆的秘书康斯坦丁诺夫陪着他,他对这个年轻人非常恭敬,称它为“哥尼拉”,就是将军的意思,中国人则称呼这个年轻人为“尕司令”,这个人就是马仲英。这是20世纪30年代发生在新疆的一场“盛马大战”的尾声,马仲英大战盛世才的时候,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正在新疆考察,他后来根据那段亲身经历写了一本书,名字叫做《大马的逃亡》,在书中斯文·赫定这样描述他印象中的马仲英:“熟悉马仲英过去的人知道,他总是绝处逢生。”

王维胜(作家):盛世才把苏联红军给引来了,苏联红军派了几架飞机,当时这马仲英的部队里面包括中国的老百姓,都没见过飞机,哎,这是一个铁鸟,说这个大铁鸟下了好多蛋,这个蛋落到地上,炸出许多弹坑,他就跑到那个弹坑里面去,结果他的手下的人好多一看,怎么炸弹一炸以后,这个坑里面站的是马仲英。

解说:所有人都在谈论他,但是真正见过他的人寥寥无几,有些人怀疑他的存在,许多人倾听着他血腥事迹的传说。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从没见过马仲英,却为他写了一本书,在书中他收录了两张马仲英的照片。今天居住在临夏的马光援老先生是“尕司令”马仲英唯一的儿子。马光援自小在河州与母亲马春秀相依为命,父亲马仲英对他而言是一个遥远的名字。

马光援(马仲英之子):父亲的照片原来是很多,“文革”以后现在家里就没有相片了。他在苏联学习的时候和苏联的军人一块儿照的,穿西装照的,穿军装照的,都有。

马庆元(马良之孙):马仲英的妻子是我的奶奶的亲堂姊妹,我奶奶说马仲英是个比较腼腆的一个年轻人。

吴忠礼(临夏社会科学院学者):七个人,七条枪,振臂一呼,万人云集。

王维胜:一下子把自己的皮带扯开以后,子弹掉了一地,人家就传说说马仲英是枪子儿打不死的。

马通(甘肃省民族研究所学者):马仲英和他们(西北四马)可不一样,这一个历史人物比较复杂,意见错综复杂。

高占福(中国伊斯兰教经学院学者):儿子娃娃里面的出类拔萃的人,用穆斯林的话说,如果安拉的眷顾的话,也给了他好的一半,也给了他不好的一半。全国时局的混乱,地方军阀的林立和人民的生活的这种动荡,实际上在他身上体现得非常完整。

七人七枪 17岁“尕司令”揭竿起义

解说:马仲英,原名马步英,1912年出生于甘肃河州。从家族辈分上算起来,马仲英是马步芳的堂弟,少年时代他是马步芳家族所掌握的军队“宁海军”中的一名营长。那时的中国正是“城头变幻大王旗”的军阀混战的年代。上世纪20年代,主政大西北的是“倒戈将军”冯玉祥,冯玉祥率领的国民军,被老辈儿的河州人称作是“黑头军”。

吴忠礼:冯玉祥一辈子是追求真理,但是在西北他走了回头路,为什么呢?第一,他和蒋介石共同搞了清党活动,第二为了夺取全国中央政权,他不顾西北人民的死活,负担,在西北地区大量的进行经济上的搜刮和兵源上的强征,给西北人民带来很大的痛苦。

王维胜:他(国民军)搞了一个青苗款,青苗款是啥?咱们的这个小麦刚生长出来,出来以后他就要征税。还有这个是烟囱款,烟囱款,每个家里面要做饭,你要冒烟,看谁家做饭,冒烟,他就要征税,马仲英的父亲作为老百姓的请愿代表,要减轻老百姓的负担,所以双方引起了一个冲突,官府把马仲英的父亲(马宝)抓起来,并且抓起来以后,然后押到兰州,并且杀掉了。

马庆元:我听我姨奶奶(马仲英妻子)说,这个事情对马仲英的打击特别大,据说是半年时间内马仲英闭门不出。

解说:那时马步芳家族的部队已经接受了国民军的改编,在名义上隶属于冯玉祥的部队,然而他们彼此之间的矛盾却越来越深。

马通:收拾他们了呗,管他们要枪要钱,而且是要把他们的部队调到陕西去,要打乱他们这个阵营。这样子他(马步芳之父马麒)感觉到压力很大,他不敢明火执仗地反对,所以他在他的部队里边放出来一个风。

许宪隆(中南民族大学学者):是没有办法了,你看这些孩子们也没有一个争气的,要有哪个争气的,去跟他们闹一闹,那么咱们说话底气也足。所以这话呢,其实他们当时马步芳、马步青他们都在场,都听见了,没有哪个上当,只有马仲英上当了。

解说:1928年17岁的马仲英冲过了甘肃与青海交界的大力加山,一路招兵买马直奔河州,从那时开始,他被称作是“尕司令”。

吴忠礼:他打着什么呢?“黑虎吸冯军”,这么一个很陈旧的旗号,揭竿而起。他提倡回汉一律平等,他有个口号叫做“不杀回,不杀汉”,单杀国民军办事员”。

解说:“骑大马来背钢枪,富户门前要粮饷,大姑娘捎在马上”,这是记者范长江在《中国的西北角》一书中所记录的,从“尕司令”的部队中传出的歌谣。马仲英的部队转战西北四省,在永昌、湟源等地屠城立威,在临潭火烧藏族禅定寺,军阀混战引发民族仇杀,少年马仲英的这一场“造反”,被随后的战争改变了模样。

吴忠礼:他从甘南打到河西走廊,从河西走廊越过大草原,打到了阿拉善,越过贺兰山,打进了宁夏,泥沙俱下,鱼龙混杂的情况下,他个人的初衷也被扭曲了,搞民族仇杀,搞屠城。他打到宁夏来以后,他已经觉悟到这一点了,我们不就是要反对国民军高压政策嘛,那我们现在为什么也犯这种错误呢?他在宁夏失败以后,他逃到了内地,更进一步接触了共产党,参加了共产党领导的青年团的组织。

解说:1931年,19岁的马仲英重整部队,开进河西走廊,不久被蒋介石任命为第三十六师师长。他以一副“三行省苛政猛虎,七杆枪吊民伐罪”的对联,宣布与“西北四马”分道扬镳。此时张雅韶、吴应褀等一批具有中共背景的人士,开始在马仲英的部队中担任要职,舆论惊呼“马仲英赤化河西”。然而在马仲英这个不到20岁的年轻人身边,聚集着据说有着泛突厥主义思想的土耳其流亡军官凯末尔等人,他在部队里潜伏着化名为“余华亭”的日本间谍大西忠。1931年4月,马步芳率领重兵直取甘州,将自己的堂弟马仲英撵出了河西走廊。在上世纪30年代的新疆,马仲英是一个谜,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他是“新疆王”盛世才在称霸之前的最后一位劲敌。

马庆元:等马仲英把新疆的大部分地区占领以后,围攻乌鲁木齐,但是突然苏联的一个摩托化师,突然出现在战场,还有坦克,加之当时这个六月天,据老辈们说突然这个大风雪,造成这个战事溃败。

高占福:到今天,包括我们讨论马仲英的时候,新疆跟其他的地方的评论完全不一样,绝对是把他一个按魔鬼来形容。

解说:1934年马仲英最终兵败新疆,他最后的选择是去苏联留学,那一年马仲英22岁。

王维胜:他始终觉得我不是盛世才给打败的,是苏联的红军打败的,所以他对苏联的红军,他感觉到这红军很厉害。还有一个传说,当时这个飞机非常厉害,想学飞机。

解说:就在马步芳带兵将马仲英逐出河西走廊之后不久,1931年的8月,青海省主席马麒在上五庄病逝,继任省主席是马麒的弟弟,马步芳的叔叔马麟。

马凯南:马麒跟马麟兄弟俩感情非常好,他(马麒)说你都没有儿子,我两个,我一个马步青,一个马步芳,我的小儿子送你,马步芳在马麟家住了将近七八年,十年,他快到10岁的时候,这个马麟的这个三太太,就是我的祖母,我的祖母生了儿子了,生了就是马步荣。马步芳一看,你现在有了儿子了,你现在有了儿子了,那你将来就不会疼我了,把自己的东西包好,逃走了,跑回自己家,那时候不到十岁呀,你看这个小孩。

芈一之:(马麒去世之后)马麟当了省主席,马步芳又干啥了?马步芳是100师师长,马步芳不干,表面上干,那是他叔叔,实际上马步芳说你干还不是我干,他认为他叔叔的本事不如他,他就给他找别扭。马步芳就动员西宁市的公教人员,和他那个100师的军官,要求增加工资,那就给马麟作难呢,马麟拿不出钱呐,到最后找这个找那个,最后还是给马步芳说好话,马步芳一句话,你们别闹了,会来,就不闹了,你看马步芳有本事了,他叔叔干不下去了。

解说:1936年6月5日,青海西宁的小校场里,举行了马步芳一生里,最盛大的一次就职仪式,34岁的马步芳成为青海省代理省主席,此时青海省真正的省主席马步芳的叔叔马麟,却踏上了前往沙特麦加的朝觐之路。

20世纪30年代,记者范长江走访大西北,在西宁他见到了马步芳,“聪明的外表”“热烈的情绪”并非所想象的青面獠牙,是马步芳留给范长江的第一印象,后来担任青海省政府秘书长的高文远,曾对家人回忆说,为马步芳工作要格外谨慎,要兢兢业业。

高翘(高文远之子原西宁市政协副主席):马步芳一直是行伍出身,他说什么事情说了算,一个事情说了以后,一定要有一个结果,没有结果他是不高兴的,结果不好,他也不高兴的。

芈一之:马步芳一心一意当“青海王”,要把青海管好,这就是我的地盘,办了几件好事,“六大政策”包括保甲、植树、禁毒,就不准抽大烟,就禁毒,也干得不错。再一个办教育,那时候教育主要是在小学,也干得不错,但是他有一个问题,他一心一意要跟着蒋介石反共,这个错了,第一个反共就是西路军。

《凤凰大视野》凤凰卫视中文台播出【节目专区】

主持人:姜楠

首播时间:周一至周五 20:00-20:30

重播时间:周二至周六 09: 00-09: 35

          周一至周五 16:15 – 16:50

想看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责任编辑:张惟乔 PV085]

责任编辑:张惟乔 PV085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铁马西风——“马家军始末” (三)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02/15/fa78382b-e65d-400b-aa40-71f852f237b7.jpg

凤凰卫视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