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一带一路”成功与否关键在这四点 听完恍然大悟


来源:凤凰卫视

自动播放

核心提示:“一带一路”大战略背后,暗藏哪些困局?香港城市大学教授为您详解。凤凰卫视2月11日《世纪大讲堂》,以下为文字实录:田桐:学术殿堂,思想盛宴,欢迎各位来到《世纪大讲堂》

核心提示:“一带一路”大战略背后,暗藏哪些困局?香港城市大学教授为您详解。

凤凰卫视2月11日《世纪大讲堂》,以下为文字实录:

田桐:学术殿堂,思想盛宴,欢迎各位来到《世纪大讲堂》香港城市大学的专场。在今天的节目开始之前,我先为大家讲一个凄惨的爱情故事,请看大屏幕。话说在古代的时候,一个官家的小姐和一个商人他们恋爱了,但是小姐的父亲是坚决不同意他们在一起,因为在中国古代的时候,商人虽然有钱,但是没有权,而且社会地位比较低下。所以,他们是完全不能结合的。那么,我们看到这个时代一直在演变,到了现在的时候,这种情况真的发生了巨大的改变,现在是政府有政府的难处,可以说有一点要向商人,有求于商人的这种状态,所以他们发明了一种新的合作的方式,就叫做PPP,也就是政府和社会资本的合作。我们想知道的是,如果在古时候的时候,有人教小姐和商人如何去PPP结合的话,可能他们的最后的结果会是一个完美的爱情故事。究竟PPP是什么?而且在中国“一带一路”发展的战略当中,PPP会带来哪些的作用,我们来有请今天的嘉宾来为大家进行演讲。首先通过大屏幕来认识他。

PPP项目成功率仅0.5成 其中有何难处

解说:他是严厚民,香港城市大学商学院院长,长期致力于政府、物流与供应链技术研发,并为多家国内外大型企业提供有关供应链战略管理咨询。今天,他将结合自己的研究领域,探求“一带一路”中政府应该如何与民间资本合作。

田桐:让我们掌声欢迎我们的演讲嘉宾香港城市大学商学院院长严厚民先生。欢迎您严院长,感谢您。刚才您听到我讲的这个小故事了,您觉得它形容我们现在的话贴切吗?

严厚民:大概一半一半。

田桐:哪些是对的?

严厚民:贴切的这个地方是一个所谓的公共的和私人的这么样的故事,贴切的另外一个也是讲到了有关于金融怎么样资产的问题。这些大概都有一些靠近的地方。然后,不一样的就是在这个地方上,PPP它是说做一个项目,它要根据这个项目的特殊的情况,拿出不同的这个商业运作这个模型,这个就是说有各种不同的这个方式来把一个PPP的工作给做下去,这个对于一个男生和女生相爱的这个结果,大概我们都能预计到。所以,在这个上面,我想这个PPP也许和一个年轻的男孩子、女孩子里面的东西还是有偏差的,要更加丰富一点。

田桐:好,因为我了解到的是我们的PPP项目有很多,在2016年3月份的时候,数字是有7700,接近8000个PPP的项目,但是最后落地、成功的只有4.5%到5.5%这个区间。您觉得困难在哪儿?

严厚民:如果说有困难的话,我现在看到大家都有热情,政府也好、民间也好,大家都有这个热情。然后如果要讲到有一些什么样子的困难的话我觉得大概有几个方面,第一个方面就是立法问题,据我所知,我们国家只是靠着一些行政规定来做这个PPP方面的工作,关于这个立法的问题,换句话说,风险管理的问题还没有能够最后落实。第二件事情就是对于这个PPP的项目的话,就是说有一些项目适合做PPP,有一些项目不适合做PPP,有一些项目适合用这种方式的PPP来做,有一些项目也许适合另外的那些。所以,这个里面,我觉着里面还有一个学习的过程。

田桐:现在社会上有很多声音说PPP的很多项目它都是微利的项目,比如说一个项目做下来之后,只有6%到8%的盈利,你怎么样看待这样的一种说法?如果真的是微利项目的话,可能政府投资的和民间投资的这个比例就会非常的悬殊,大家谁愿意投资这样的项目?

严厚民:至于这个项目究竟是有一个什么样的盈利这个事情,这个完全取决于你怎么样设计这个项目。我怎么说,最近我去访问过我们过去的一个学生,他们做垃圾发电的,他就是通过那个发电以及这个政府收集垃圾的这个费用,他这两个部分,实际上收益还是蛮好的。这是一件事情。第二件事情,我们在香港,我们香港都在做过去你看我们的这个地铁项目,这都是一些PPP的项目。我们香港对于这个房地产,大家都知道,都希望车站上面有一个上盖,就是说有一些项目你如果用一些不同的设计的方法,收益会改善的,而且还有再回到你刚才说的一些,如果说果真这个收益就非常低,也就不一定非要做PPP了,有的是别的事情可以做。

田桐:明白了,那我们今天讲课题是“一带一路”和PPP,我们想知道PPP对于“一带一路”走出去这样一个战略能带来哪些发挥,作为哪些作用?

严厚民:对,长期以来我都是做供应链和物流的,所以说讲到这个PPP也好,讲到“一带一路”也好,很多我觉得都跟我们过去做的供应链或者说物流的这些实践和理论都有蛮多的相接的点。所以,我想还是通过我们过去的所谓的供应链和物流的一些基本的概念、基本的想法来跟大家交流一下关于这个PPP和“一带一路”的这样的事情。

田桐:好,那么更多内容有请我们的严院长带来他今天的演讲,大家掌声欢迎!

中国与美国之间贸易额最大

严厚民:大家下午好!今天非常高兴有这样的一个机会来跟大家交流一下有关于“一带一路”和PPP之间的关系。今天刚刚新年不久,我们想这两天大家都有一些非常关心的事情,去年年底的时候,我们国家发改委对于PPP的工作它都有一些新的想法,是吧?然后另外,我们世界上最近天天最大的新闻,就是美国的总统,我们也知道川普他对于经济和贸易,包括对于我们和中国的关系,他都有很多吸引人眼球的讲法。看到这件事情,我们大家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联想,就是说讲到这样的事情,讲到“一带一路”也好,讲到供应链也好,我们其实很多的东西都是跟一个所谓的世界贸易这么样的这件事情联系在一起的。其实,从二次世界大战以后,以西方为首的国家,就是在建立了一种所谓的新的社会秩序,这个社会秩序其实有一些很多的框架性的组织,比如说我们有了联合国,我们有了一些金融机构、世界银行IMF,我们还有了一个所谓关税协定组织,后来变成WTO。当年设立这样的国际机构的一些最基本的想法就是说我们大家就做生意了,我们不需要通过打仗来解决我们的问题,大家都能不能以一些和平发展的做法,通过做生意来解决这样的问题。所以,过去在我们的几十年的过程当中,我们基本上没有特别大的战争,而且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当中,我们这个贸易额的增长率是比GDP的增长率增长的要快的。我们实际上从1990年到我们二十一世纪初,我们世界贸易额的增长率都是比我们的GDP的增长率要高两倍。然后,到最近,我们大家都在说有问题了,问题在哪里,就是因为我们这个贸易率跟GDPD增长的速度基本上持平了。所以在这个情况下就有了一些很多的保护主义或者是其他的一些想法。

所以,这个事情就会跟我们所谓的“一带一路”的这个事情联系起来,讲到这,我给大家看一张图,这张图大家一定都看过,在不同的地方都看过,讲到“一带一路”,大家都会讲第一大陆桥、第二大陆桥,我们的香港在第三大陆桥上面,这有一条输油管道,这些都很对。我这边借用了北京交通大学毛保平的一张图片,他在这个里面把所谓的国家,我们跟“一带一路”国家的所谓的做生意的交易额,就是我们贸易的排名,他在上面做了这么样的一个说法。你看到那个,比如说日本后面写的是2\1,这是什么意思,就是说我们在这个国家,我们在它们的国家出口,我们出口到他们,我们是第二个,进口我们是第一名,就是这样的一个意思。这张图如果说我们用所谓的照片的这个说法,就是说我们如果把这张图加强一下,我给大家看看,这张图大家也许没有看过,也许看过,就是这么一张图。这个图是怎么个意思,它就是说它把这个所谓的第二、第三都扔掉了,我只看我这个贸易额跟哪个国家最大,进口、出口全部加在一起,大家马上就看到了我们中国这边贸易额最大的是谁,美国,美国的这个贸易额在我们这个里面最大。然后,你要看美国,美国最大的跟它做交易的是加拿大,加拿大最大的贸易额又是美国,发达国家之间的贸易在两千年的时候它们占了世界贸易额的70%,到今天只有50%,而这个里面你要看我们中国对于发达国家和不发达国家的这个交易,我们都是增长非常非常之快的。所以,看了这张图,大家也许对“一带一路”的想法也许有一些不同的进一步的看法。我就来继续往前面来跟大家分享我准备的一些东西。

解说:“一带一路”大战略背后,暗藏哪些困局?

严厚民:第一件事情,资金要到位,这个里面的缺口不是一点点,还是蛮多的。

解说:民间资本是否能为我所用。

严厚民:私人企业一定是要赚钱的,不赚钱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情呢?

解说:政府和企业之间的利益如何协调,《世纪大讲堂》下节回来,精彩继续。上一节我们讲到政府与民间资本合作的成功率为何只有5%。

严厚民:关于立法的问题,就是换句话说这个风险管理的问题还没有能够最后落实。

解说:要在“一带一路”中引进民间资本,困境还有哪些?

严厚民:你不能说换了一届政府了,我以前说的事情就不算数了。

解说:政府与私企能否平衡利益、实现共赢,《世纪大讲堂》正在讲述。

“一带一路”的成功有四大关键

严厚民:这个“一带一路”的这件事情是我们国家发改委、外交部和商业部在2015年曾经发表了这么样的一个文章,讲了蛮多的东西,比如说有五个方向、六条经济走廊,主要的这个想法就是怎么通过“一带一路”的这个国家,然后把我们中国的一些资金,包括我们中国的这些经验,这样能够给“一带一路”的国家。同时,也逐步地提高我们中国国内企业的竞争力,我们中国的所谓的30年的经济发展,第一件事情,资金要到位,这个资金有从我们香港去的,有从台湾去的,当然也有从国际上去的。资金到位、法律到位、税收政策到位,我们都是过去几免几减把这样的工作发展起来的。第二件事情就是修路、修港口,修路、修港口了以后,然后就是提升我们物流的才能,就是说我们做物流的自信。然后我们就建工业园区,这个工业园区我们建了以后,而且我们都是非常有这种所谓的集团性的这种想法,英文叫Cluster,就是说我们把做电子的放在一个什么地方,做服装的放在什么地方,是吧?然后我们就做贸易,所以我想在这样的基础上,包括我们今天所做的所谓的电子商贸,我们做的这些事情都是由于我们有一个比较好的这么样的一个运输交通,物流的这么样一个环节,才能把这样的事情给继续做好。另外一方面,如果说我们再继续往所谓的图上要看一看的话,我并不多讲,这些绿的地方就是我们所谓的GDP,我们增长比较快的这些领域。在这些领域当中,也是大家可以看到,往那个方向走也许就是潜力比较大。

另外一件事情就是说其实社会大家都在变,我们过去很多企业,包括我们刚才讲的所谓的TAL的这个例子,它们过去很多的过程当中,它们都是做的这个所谓的东方生产、西方消费,我们大批的东西运到那边去,包括过去不仅仅是服装,你比如说我们过去说的某品牌的这个打印机,过去也都是大批的在马来西亚制造,然后运到北美去,运到欧洲去。很多方面的原因,一方面由于我们所谓的发展中国家,包括这些新兴国家的经济上的发展,我们对于不同的东西的货品的需求,包括一些所谓的奢侈品制造的需求,我们都在不断地增加。加上由于全球化,全球供应链对于各行各业的影响,所以一方面我们遇到了一些所谓的经济发展当中的困境。另外一方面,这个也促进了一些新的消费群体,在这个情况下,就是说我们说的出现了全球生产、全球消费的这么样的一个状况。所以在这个情况下,国家提出所谓的“一带一路”的这么样的一个机遇。

“一带一路”要成功,也许有这几个方面的事情。第一,有钱没有钱,是吧,我们大家都知道,我们这个钱的这件事情上,我们有一些最基本的钱在这儿,什么样的钱,我们的丝绸之路基金,我们有四百个亿在账,我们AIIB我们有一千个亿的美金在账。同时,我们也有一些其他方面的一些资金在账。但是据有人统计,其实大家都同意,就是说仅仅这个基建上的需求,就是从“一带一路”的国家这个方面来讲,大概在六万亿美元到八万亿美元之间,这个里面的缺口不是一点点,还是蛮多的。第二件事情,人家就会非常想到这样一个事情,就是项目的选择,项目的选择这个里面有两个层次。第一,你选择什么样的项目,我刚才跟田桐小姐讲到这件事情,就是说这个项目的选择其实很重要,就是说有一些项目是赚钱的,有一些项目是不赚钱的,是吧?你怎么样选择这个项目,而且在这个项目选择的过程当中,你是怎么样用一个公开、透明这种方式来进行选择。这是第二个事情。第三件事情就是项目选择了以后,就是说你的管理是怎么样,因为这些所谓的我们如果按照我们刚才说的五通的这个想法我们如果从这个基础设施这来开始做的话,一定都是很长很长时间的,二十年、三十年,好多因素都会变的,所以这是第三个方面。第四个方面,就是所谓的项目的风险管理,是吧?所以,这几个方面就是说对这些所谓的“一带一路”的成功其实蛮有挑战。所以,这样还是用我们说的供应链物流的这个想法,如果说我们想要把这些事情给做好,什么是我们商业运作的模型?就是说我们用一些什么样商业运作的模型,能够来融资,我们用一些什么样商业运作的模型来选择项目,我们用一些什么样的商业运作的模型来做我们项目的治理,我们用一些什么样的商业运作的模型来做风险管理。所以,在这个情况下,我们觉得就是所谓的PPP的这个方式也许是一个不错的一个方式。

  《世纪大讲堂》节目在凤凰卫视中文台播出【节目专区】

首播:星期六 1720—1800
重播:星期日 11:45 – 12:30 
       星期一 02:45–03:30 05:00–05:50
      星期二 01:55-02:35

想看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责任编辑:孙雨萱 PV033]

责任编辑:孙雨萱 PV033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一带一路——政府和民间资本如何合作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02/11/8a749b2f-7dd4-41c0-8bd5-08cdbfe32a1b.jpg

凤凰卫视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