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蒋方舟:愿做一个荒原狼 妈妈希望我吃亏


来源:凤凰卫视

自动播放

内容提示:蒋方舟生于1989年,7岁开始写作,9岁出版散文集,十几岁就已经是举国皆知的天才儿童,少年作家,在清华大学读本科的时候,蒋方舟已经是一家杂志社的副主编,如今蒋方舟选择继续回到校园读书,开启另

内容提示:蒋方舟生于1989年,7岁开始写作,9岁出版散文集,十几岁就已经是举国皆知的天才儿童,少年作家,在清华大学读本科的时候,蒋方舟已经是一家杂志社的副主编,如今蒋方舟选择继续回到校园读书,开启另一段经历。

凤凰卫视2月12日《名人面对面》,以下为文字实录:

蒋方舟:我是年轻的时候,初中的时候,妈我红了,青春一点都不好,你的青春太惨了,我是特别谄媚的一个人,怕冷场,自爆情史,不管谁爱不爱听,然后就来那个活跃气氛。其实都是文艺青年追求我,对方一跟我聊文学,我内心就开始翻白眼。

许戈辉:你有闺蜜吗?

蒋方舟:我妈就是,我觉得我特别害怕自己,忽然一步一步变成我讨厌的人,我的梦想是做一个“荒原狼”。

许戈辉:而且我觉得你能就是一直你的那个外在还挺随和的,挺那个,没有人们想像的那么叛逆。

蒋方舟:是吗,大家老是把我想的就是很凶,或者很犀利什么,其实我不是,我特别谄媚的一个人,真的。

许戈辉:你谄媚体现在什么地方啊?你说说看。

蒋方舟:怕冷场,就是特别怕冷场的一个人,对。所以就是包括吃饭的时候也是,就是说觉得谁,要是大家没有话题了,我一个朋友形容我,就是呕吐式地自爆情史,来那个喷射性地呕吐式地,自爆情史,不管谁爱不爱听,然后就来那个活跃气氛,就完全没有自我隐私的感觉。

许戈辉:这样啊。

蒋方舟:对,特别谄媚。

许戈辉:我后悔,我刚才就应该不说话,我把脸一沉。

许戈辉:对,我就会特别紧张,我就会一直说一直说。

许戈辉:你说吧。

蒋方舟:不要。

许戈辉:我沉默10秒钟你就扛不住了吧。

蒋方舟:对对对,我就会自己一直说,上一段感情是这样的什么的。

许戈辉:真的。

蒋方舟:对。

解说:蒋方舟生于1989年,7岁开始写作,9岁出版散文集,十几岁就已经是举国皆知的天才儿童,少年作家,在清华大学读本科的时候,蒋方舟已经是一家杂志社的副主编,我们邀请作家蒋方舟来到《名人面对面》本来是要聊文学的,然而八卦既然已经开始,就让我们继续吧。

许戈辉:那你大学的时候谈恋爱了吗?

蒋方舟:大学的时候,大三的时候谈恋爱,但是不是和同学,就和社会人士,对,我们那时候大学把一切跟学校无关的人,都贬低地称为社会人士。对,大学的时候,初恋的时候非常晚。

许戈辉:大三的时候初恋。

蒋方舟:对。

许戈辉:你们初恋是什么样的,你看我好八卦啊,我觉得我就像你,你初恋的时候告诉你妈妈了吗?

蒋方舟:就告诉了,我妈就是特别希望我谈恋爱,我妈当时就是我十四五岁的时候,她就不断地给我开放各种许可令,就说你可以谈恋爱了,真的可以谈恋爱了,你就谈一个吧,但是我就是一直没有这样的机会。

许戈辉:天呢,这个多好的妈妈啊,多不解风情的女儿啊。

蒋方舟:那我是后来自己到了大三的时候,我自己觉得我身边哪怕是个狗,我也跟它谈恋爱一下吧,因为你是觉得,自己好像越活越封闭,而且就是性格就变得越来越闭塞,所以我觉得好像就是应该谈恋爱,因为谈恋爱是一个很好的让另外一个人去修改你的各种设置的时候。因为我就是一直你想长到21岁,还是一个出厂设定,就是还是用,就是电脑来说的话,就是一个默认设置,一直没有别的人去修改过我的世界观,而且我变得越来越排斥别人去修改我的世界观。所以我觉得谈恋爱,当时对我来说最大的好处就是,我允许另外一个人去修改我,我不排斥他。

许戈辉:你允许了吗?真的允许了吗。

蒋方舟:真的允许了,就是因为对方是理工科的人嘛,然后我们当时经常讨论这个问题,是特别无聊,曹雪芹和袁隆平到底谁伟大,然后讨论了一年之后吧。

许戈辉:我天,这怎么是无聊的问题啊。

蒋方舟:讨论了一年。

许戈辉:你们俩怎么互相说服呢?

蒋方舟:就是没有,就是他伟大,不不还是他伟大,没有相互说服我,就是一个鸡同鸭讲的过程,当然后来发现,过了半年一年之后,你觉得他也有几分道理,这时候你觉得好像你是允许对方去修改你对人,对事情的看法。

许戈辉:你觉得那段时间你变化大吗?

蒋方舟:特别大,最大的变化就是瘦了,然后我觉得变得更友善了吧,就对其他的人来说更友善了,我也刚刚讲到,可能最不快乐的一段时间,包括少年成名带来的问题就是你总觉得别人接近你是为了利用你,或者是希望从你那儿听到他想听到的话,或者是一个爆点,或者是一个新闻的标题,你总是觉得你是需要去取悦对方,但是我觉得恋爱它是一个平等的关系,我觉得我是可以跟人平等的,谁也不需要从谁那儿获得什么,我也完全能够可以去信任对方,所以我觉得这可能是对我最大的变化。

解说:蒋方舟坦言目前是单身,而且跟妈妈生活在一起,良好的母女关系,填补了很多的情感需求,蒋方舟经常在网络社交平台上传自己的照片,而拍摄者常常就是妈妈。

蒋方舟:有一个特别变态的事,就是因为我妈起得早,就是她大概早上五点多钟就会起床,然后她就会睡到我的床边,就开始看我的手机,然后一条一条一条地看,就是连那个所有那种我都不打开的群的消息,她也会一条一条地看,就我妈的格言就是,我来我看了我再看一会儿,所以她就对我的那个生活的参与度特别高,但是她不会评判,她不会说哎怎么跟人这样说话,或者是这个人你可以交往一下,她不会她就是看,看完之后她还回去睡觉。

许戈辉:她还是妈妈啊,她心里还是这个特别放不下。

蒋方舟:所以就是那种她就是无聊,所以就是,你会发现我们的那个关系很真实,就是挺像夫妻关系的,就是一种很真实。

许戈辉:我的妈呀,和你。

蒋方舟:对,所以你觉得没有孤独的感觉,或者那个情感需求被很大地满足了。

许戈辉:但这样会不会也有某种风险啊,你看前一段时间,某艺人的那个事情,你看到了对不对。

蒋方舟:对对对,但是我妈她就是从来不评判,就是而且我妈是一个特别渴望我吃亏的人,就这一点可能不太一样。

许戈辉:什么意思啊?

蒋方舟:就是她不太喜欢我太保护自己,就是从小可能别的女孩被教育都是说不要被占便宜,不要吃亏,然后什么东西都要握在自己,就是类似于两性关系的权利方,要握在自己手里,但是我妈知道我是一个太容易自我保护的人,所以她从小就跟我说,你要就是要奉献,要成为爱的更多的那个,而且我妈是一个特别善于自我反思的人,她看了那个某艺人那个事,然后我也跟她交流,我说你看了什么什么反应啊,我妈说父母皆祸害,我说你不是祸害,她说我也是祸害,所以她的自我反思能力特别强,还是挺不一样的。

许戈辉:是,你真的幸运,我就在想,你妈妈特别希望你吃亏这句话,给我触动特别大,她是用这样的方式来希望你能够迈出去。

蒋方舟:对。

许戈辉:对吧,能走出这一步。

蒋方舟:因为我觉得其实很多的不幸福,其实或者说在感情生活中,就是幸福和不幸福这件事怎么去评判呢,是不是你被劈腿了什么的,就不幸福呢,我觉得也不是,我觉得评判标准就是两个人都有个相互彻头彻尾的奉献,和明确地感觉到被强烈地被爱,就是有这个过程就是幸福,而不是唯结果论,就是我们最后白头偕老了,我们虽然吵了一辈子但我们白头偕老了,我觉得这不惜感情幸福的标准,所以还是相互毫无保留地奉献这一点我觉得是最可贵的,而且在感情当中最幸福的刹那吧。

许戈辉:替我问候你妈妈,真的,刚才你说这话,对我这样一个也有女儿的母亲特别有启发。

蒋方舟:所以不要教育小孩说不吃亏,女孩不吃亏什么的,我觉得太自我保护,其实你没法收获真正的幸福,大家都防着彼此,在感情里,觉得我不能奉献太多,这样我好像感觉到那个我爱得比较多我就吃亏了,我觉得这样的心态还是不容易获得真正的幸福吧。

许戈辉:说得太好了。

蒋方舟:我转告我妈。

许戈辉:对对,你一定转告她,你让她接受我的问候和敬意。

蒋方舟:小时候看《灌篮高手》,然后樱木花道对安西教练说,教练我想学习打篮球,然后那时候是,我觉得可能我们这一代人八五后,听到这句话就会,就觉得那个血液的一点点沸腾起来,所以我觉得对我来说,就是教练我想学写小说,就这句话还挺让自己热血沸腾的。

解说:2016年9月,蒋方舟考入了中国人民大学创意写作的研究生班,重新当起了学生,老师当中有作家阎连科、梁鸿等人,其中还有与蒋方舟同为80后的作家张悦然。

许戈辉:你比如说当教练,我想写小说的时候,这个教练是阎连科老师,至少从年龄和阅历啊,这个他让你服吧。

《名人面对面》节目在凤凰卫视中文台播出【节目专区】

主持人:许戈辉【主持人专区】

首播时间:周日20:30-21:00

重播时间:周一04:00-04:30  13:40-14:05

想看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责任编辑:程昊 PV084]

责任编辑:程昊 PV084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蒋方舟——做一个荒原狼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02/12/bc4e555a-4259-452d-9d3c-460c671bc1ec.jpg

凤凰卫视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