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这两位影响着新加坡的艺术圈 将跨界用到极致因针砭时弊而闻名


来源:凤凰卫视

自动播放

核心提示:通过激励越来越多的人“为艺术”而参与到创作中来,这两位艺术家不断地塑造、影响着新加坡的艺术圈。凤凰卫视2月3日《凤凰大视野》,以下为文字实录:解说:这两个人都曾在&l

核心提示:通过激励越来越多的人“为艺术”而参与到创作中来,这两位艺术家不断地塑造、影响着新加坡的艺术圈。

凤凰卫视2月3日《凤凰大视野》,以下为文字实录:

解说:这两个人都曾在“电力站艺术之家”做过实践艺术家,其中一个后来玩起了边缘与小众音乐。

巴尼·海卡尔:我曾经将一把电吉他拆解后再重新组装起来,还曾经用一辆旧自行车的零件加上一些PVC管子,组装出一种全新的乐器,这就是首批“休眠音乐”作品,现在这些小项目已经发展出七种乐器,或者说七个系列的音乐作品了。

解说:另一个人则继承了父亲的衣钵,出任新加坡“实践剧场”的艺术总监。

“我认为作为一名艺术总监,必须要有眼光,必须要清楚我们要达到什么目标,而要达到目标有很多的途径,所有这些决策都会对你所选的道路产生决定性影响,而且我们要达到的目标是一个区域,它并一定是一个点。”

解说:通过激励越来越多的人“为艺术”而参与到创作中来,这两位艺术家还在不断地塑造、影响着新加坡的艺术圈。

姜楠:把玩具或者任何带电路的小装置改装成乐器,这是不是一种全新的尝试呢?如果只有一个答案能被接受,那还要问问题吗?如果我们不问问题,那还会有答案吗?在新加坡就有这样一群艺术家,他们总在不断地尝试敢于挑战爱提问,然后再去深入调查,这群人有一个共性就是能坦然接受不同的看法,在意见相左中坚持自己的同时也能包容和引导跟自己不同的人,这时创作出来的作品往往更富价值,它用更深层的社会意义鼓励着粉丝们和他身边的人参与到社会变革中来。

解说:巴尼·海卡尔“青年艺术家”大奖的获得者,这位青年才俊既是音乐家,也是横跨多个领域的艺术创作者,他不断地“跨界”探索,总能将多种多样的元素与形式融合到他的作品中来。1985年巴尼出生时就常受到音乐氛围的熏陶,1999年巴尼跟哥哥们一起组建了一支后启示录风格的摇滚乐队,坚持为本土死忠粉创作和演奏原创音乐,2011年乐队解散后巴尼又加入了新加坡先锋摇滚乐队“天文台”。作为独奏艺术家以及“天文台”乐队的成员,巴尼曾在法国、意大利、挪威等地巡回演出。巴尼不只是一名多产的乐手,他还擅长用组装、拆解、敲击、吹,甚至摇晃物体发明创造新奇特的乐器。

巴尼·海卡尔(音乐家艺术家):“休眠音乐”是一个持续进行的音乐项目,最早是由我在“电力站艺术之家”做联合艺术家时发起的,一开始项目进展很缓慢,直到2011年我在万隆三号平台的艺术孵化中心做驻馆艺术家,当时我构想出了一个音乐创意,那就是从非音乐性物体上或情境中挖掘出音乐性,就是说每一个非音乐性物体都有其对应的音乐性潜能。你需要观察细节,并展开联想。

解说:新加坡艺术界的另一股旋风,是“实践剧场”的艺术总监郭践红,她从父亲郭宝昆先生手中接过这项工作,郭宝昆是新加坡最受尊敬的资深戏剧家之一,他生前曾获得过多项荣誉,其中包括1989年的新加坡文化奖,郭践红拥有舞台设计与导演学的双硕士学位,毕业后开始为剧场和舞蹈演出设计舞台灯光。2002年郭宝昆去世后,郭践红决心将父亲的薪火传递下去,她接手“实践剧场”和她的团队一起用双语舞台剧继续捕获了更广泛的戏剧粉丝的芳心。

郭践红(实践剧场总监):因为这些项目虽然没有商业演出赚得多,所以必须要有一个理由让大家愿意选择这个工作,我个人觉得,我有时就是迫于生计去做一些项目的,但大多数时候并不是迫于生计,而是自愿去做的,做一个项目要花费大量的时间,投入大量的人力和资源,因此这个项目必须要“值得”去做,所谓“值得”我觉得就是说它能不能拓展你的潜能,具不具有挑战性,你需不需要冒一点险去做它。

解说:跟巴尼一样,郭践红也是在艺术世家中长大,她年仅3岁时就已经登上了表演舞台。对此她的母亲新加坡资深舞蹈家吴丽娟并没有感到意外,但还是对女儿步自己“后尘”,进入艺术圈保留意见。

吴丽娟(先锋舞蹈编舞家):我们不希望她走这条路,与普通孩子相比在我们这种家庭氛围中长大要难得多,我们不想让她浪费了宝贵的年华,到最后却发现一事无成,所以我们并不希望她走这条路,但也没有刻意去阻止她,因为我觉得还是要尊重她的兴趣,不过如果她决定去做我们就要给她打很多的“预防针”,事实就是如此。高考刚一结束,她就说“我想搞戏剧”,于是我们就跟她谈告诉她不是学完戏剧你就万事大吉了,你做不了戏剧的,你还要学习如何管理,如何处理好演员、导演、设计、经纪等等方方面面的事务,你还必须具备很好的财务管理能力。

解说:有些艺术家只搞创作,还有一些只会观察、教课、评论或学习,而郭践红却得做个全套,而且一边做她一边对生活就有了更深的体悟,渐渐练出了坚韧且能洞悉全局的特质,担任“实践剧场”艺术总监后,郭践红做的第一批项目就包括“勒紧腰带”系列,这个系列凝聚了演员部、导演部和编剧部所有成员的心血。

郭践红:我们就开始做“勒紧腰带”系列,“我们”指的是我自己和当时我的联合总监吴希、总经理嘉友三个人,我们决定做“勒紧腰带”系列并不是因为这是个绝妙的创意,而是真的迫于生计,我们都没有钱去付剧院的押金了,但我们有舞台空间,要让一家公司维持下去你必须工作,你必须创作,因此我们在现有资源的基础上创作,而空间也是财富,我们很庆幸自己有这样的一间工作室。我们就在现有的基础上展开创作。

解说:作为一名音乐人巴尼也和祖尔基菲·迈哈穆德等艺术家合作,沉浸在将乐曲与声音融合在一起的创作中,在创作之外他们还钻研音乐到底对文化有哪些反映与影响,祖尔基菲曾代表新加坡参加2007年的威尼斯双年展,他的作品曾在全球各大美术馆中展开。巴尼与祖尔基菲曾在《声音:海拔与态度》的展览中合作过,他们俩对音乐有着相似却又各具特色的创作手法,巴尼将祖尔基菲誉为一名创作过“重磅”作品的先锋艺术家,而在祖尔基菲眼里,巴尼就显得太低调了。

祖尔基菲·迈哈穆德(音乐艺术家):从最开始我就认为声音作品始终是含有表演因素的,我个人很喜欢和别人合作,但不是所有的合作都能成功,我先是听说了巴尼当时他的名字突然就变得如雷贯耳起来,我也有点好奇,就去了解了一下他的作品,他是个非常谦逊的人,很实在,很和善,我觉得这是一种非常重要的能量。我喜欢他的作品,我觉得他主要是在和空间打交道,与戏剧界甚至舞蹈界的形形色色的人物合作,他的作品具有一种独特性,当你听的时候会有一种温暖的感觉。从那以后我就一直关注他的作品了。

解说:在合作之前巴尼就已经对祖尔娴熟的音乐技能了如指掌了。

巴尼·海卡尔:祖尔的作品最打动我的地方是它们以更为特殊的形式对音乐活动或声音活动进行运用,它们没有只局限于表演者,在台上的表演除了装置作品外,祖尔还和凯兰合作开展“电路改装”作品的创作,这是一个全新的领域,就是将玩具或任何带有电路的小装置改装成乐器。

解说:通过音乐我们能够更深地了解艺术与社会变革之间的互动关系,像巴尼·海卡尔这样的音乐家已经成为了社会变革的载体。他们影响着艺术圈,并鼓励着更多的人参与进来。

巴尼的作品将情感、文化和经历联系了起来,陈约瑟曾是唱片店主,早在2005年他开立了新加坡的首家实验音乐唱片店,和巴尼一样,约瑟也非常关注新加坡音乐产业的政治属性。

陈约瑟(音乐学家):我认为艺术家的使命是调查,是引导,是努力挖掘出更丰富的东西,并从个人的角度将一个更为有趣的观点呈现给那些愿意欣赏的观众或听众。因此我觉得不论是否与声音有关,他的作品都具有一种探究性,都是在试图把所有这些东西表达出来,有时这些东西是极富美感的,不论是对他自己还是对其他人来说。

巴尼·海卡尔:一般在主题的处理方式上我总想含蓄一点,但我觉得我的主要兴趣还是沟通上,在观点表达方面我是有自己的立场的,从很多方面来看它们可能是偏见,但这就是表达的属性。我们都会对问题进行思考,而不是立即得到结论。

解说:如果说巴尼的作品以调查文化环境著称,那么郭践红的戏剧也同样以针砭时弊的评论而闻名。尽管父母给她提供了成为艺术家的先决条件,但却不能决定她“是否投身于艺术”,作为一名单亲妈妈,郭践红的母亲吴丽娟很清楚兼顾表演事业与家庭是何等辛苦的一件事。

吴丽娟:事实上在宝昆去世后,我从来没有跟她提过“接班”的事,更没有要求或鼓励她去“接班”,因为这时候她已经能自己拿主意了,她应该很清楚,“接班”对她来说意味着什么,因此我没有想过这件事实际上我还曾考虑过关掉整个剧场,我觉得现在关掉总好过以后砸了招牌,当时我就说如果找不到一个合适的人接班,那我们就把剧场关掉吧。这时她就突然跟我说,那还是我把担子接过来吧。

《凤凰大视野》凤凰卫视中文台播出【节目专区】

主持人:陈晓楠

首播时间:周一至周五 20:00-20:30

重播时间:周二至周六 09: 00-09: 35

          周一至周五 16:15 – 16:50

想看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责任编辑:蒋泽君 PV032]

责任编辑:蒋泽君 PV032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亚洲新艺术:融合的力量(五)新加坡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02/03/8b1117e3-3ff6-4446-be76-ac8afbbaa024.jpg

凤凰卫视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