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揭秘:毛泽东一生只在三种情况下落过泪


来源:凤凰卫视

自动播放

解说:《蝶恋花·答李淑一》:我失骄杨君失柳,杨柳轻扬直上重霄九。问讯吴刚何所有,吴刚捧出桂花酒。寂寞嫦娥舒广袖,万里长空且为忠魂舞。忽报人间曾伏虎,泪飞顿作倾盆雨。许戈辉:一首广为人知的

核心提要:1937年底,贺子珍依然决定要去苏联求学,尽管毛泽东再三挽留,贺子珍还是没回头。贺子珍离开的时候,毛泽东对她说:“我这个人平时不爱落泪,只在三种情况下流过泪,一是我听不得穷人的哭声,看到他们受苦,我忍不住要掉眼泪。二是跟过我的通讯员,我舍不得他们离开,有的通讯员牺牲了,我难过得落泪。三是在贵州,听说你负了伤,要不行了,我掉了泪。”毛泽东的这番话没有改变贺子珍的决定,走出延安的那一刻,她没有想到,这一走,会就此孤独终老。

凤凰卫视2013年9月17日《皇牌大放送》,以下为文字实录:

解说:《蝶恋花·答李淑一》:我失骄杨君失柳,杨柳轻扬直上重霄九。问讯吴刚何所有,吴刚捧出桂花酒。寂寞嫦娥舒广袖,万里长空且为忠魂舞。忽报人间曾伏虎,泪飞顿作倾盆雨。

许戈辉:一首广为人知的《蝶恋花·答李淑一》,一句“泪飞顿作倾盆雨”,淋漓尽致地表达了毛泽东对爱妻的深刻情结。不过,史学界有个未经证实的传闻说,毛泽东的初恋情人并不是杨开慧,而是陶斯咏,这个在当时有着“长江以南第一才女”美称的陶斯咏,与向警予和蔡畅并称“周南女校三杰”,曾是新民学会出色的女将。据说她和毛泽东有过几次分而复合的恋情,还在一起在长沙开办了文化书店,最终因为思想信念的不同无果而终。毛泽东与陶斯咏是否真有恋情,并没有更多的史料证明。但是杨开慧却是真正意义上毛泽东第一个深爱的妻子。

解说:1918年6月,毛泽东最敬重的恩师杨昌济,举家从湖南迁往北京,不久,刚从湖南一师毕业的毛泽东也追随北上,并很快与杨开慧相爱。杨昌济去世不久,杨开慧嫁给了一无所有的毛泽东,没有花轿,没有嫁妆,没有婚礼,没有合影,甚至连哪一天结的婚,至今都没有人知道。

《虞美人枕上》:堆来枕上愁何状,江海翻波浪。夜长天色总难明,寂寞披衣起坐数寒星。晓来百念都灰烬,剩有离人影。一钩残月向西流,对此不抛眼泪也无由。

解说:这是毛泽东在1921年夏天写给杨开慧的词,当时他正在去往参加中共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的途中。在以豪放悲壮风格著称的毛泽东诗词作品中,这样的儿女情长极其少有。

1927年,国共关系破裂,国民党当局对共产党员痛下杀手。湖南省清乡司令何键,悬赏大洋千元缉拿“毛泽东妻子杨氏”。1930年10月14日,杨开慧被捕,8岁的毛岸英同时入狱,那段时间,毛泽东正率领红一方面军与蒋介石的数次围剿博弈。一个月后,杨开慧在长沙城浏阳门外的识字岭被害,年仅29岁。

整整52年后的1982年,毛岸青前往长沙,修缮杨开慧的故居。在卧房的土墙里,工人们发现了一些杨开慧的文字,人们猜测,那是她留给丈夫的。

杨开慧:我觉得我为母亲生而外,是为他而生的,假如一天他死去了,我一定要跟着他去死!假如他被捉去杀了,我一定要同他去共这个命运。

许戈辉:其实早在1927年中下旬,毛泽东就曾经用暗语给杨开慧写过一封信,信中说,开始生意不好,蚀了本,现在生意好了,兴旺起来了。但是这封信直到1928年春节前,才辗转到了杨开慧的手中,在白色恐怖弥漫的日子里,杨开慧无法回信,她的生死依然没有人知道。这一年,到了井冈山的毛泽东,与贺子珍结婚了,直到1931年初,毛泽东才从国民政府的报纸上得知杨开慧遇难。那天,毛泽东没吃饭,并且失眠了。

几十年后,毛泽东与贺子珍的外孙女孔东梅,写了一本书叫《听外婆讲那过去的故事》。书中提到,在不知开慧生死的七百多天里,毛泽东的婚姻甜蜜,但也夹杂着苦涩。

解说:从1928年到1937年,毛泽东与贺子珍的婚姻保持了十年,在这十年中,他们一起经历了中共数次绝境逢生的波折,也经历了绝大多数夫妻不可能经历的苦难。但在贺子珍的回忆里,所有的苦难都散发着甜蜜的气息。

贺子珍晚年曾回忆:物质生活虽然贫困,但我们的精神生活却是富有的,毛泽东博览群书,肚子里的墨水很多。夜深人静,他写累了,就给我讲他读过的故事,讲他的诗文。他的话,把我带入一个五光十色的世界。

解说:十年同生共死的婚姻生活,贺子珍为毛泽东生下六个孩子,其中五个或失散在颠沛流离的长征路上,或死于硝烟弥漫的战火中,幸存的只有一个女儿李敏。然而,这对从生死患难中走出来的伴侣,最终却没能执手到老。

曾志回忆:毛泽东说“不是我要离开她,而是她要离开我。她脾气不好,疑心大,常为一些小事吵架。有次一位外国女记者采访我,美国女人开放、无拘无束,我也爱开玩笑,我们又说又笑,这就激怒了贺子珍,她不仅骂了人家,两个人还动手打了起来。我批评她不懂事,不顾影响,她不服,为此我们两人吵得很厉害。

解说:1937年底,贺子珍依然决定要去苏联求学,尽管毛泽东再三挽留,贺子珍还是没回头。贺子珍离开的时候,毛泽东对她说:“我这个人平时不爱落泪,只在三种情况下流过泪,一是我听不得穷人的哭声,看到他们受苦,我忍不住要掉眼泪。二是跟过我的通讯员,我舍不得他们离开,有的通讯员牺牲了,我难过得落泪。三是在贵州,听说你负了伤,要不行了,我掉了泪。”

解说:毛泽东的这番话没有改变贺子珍的决定,走出延安的那一刻,她没有想到,这一走,会就此孤独终老。

1959年庐山会议召开前,在那间演绎了历史沧桑的美庐,阔别20年的毛泽东和贺子珍见面了,没有人知道他们当时说了些什么。贺子珍离开的时候,毛泽东对他的贴身卫士封耀松说了这样一番话:“这个女同志是女中豪杰,人是很耿直的,就是缺少文化,本来身体很好的,让她不要去苏联,劝也劝不住,苏联卫国战争期间,生活是很艰苦的,我们也不知道消息……”。

解说:这张照片拍摄于1952年,是毛泽东很喜欢的一张照片,他曾经把这张照片寄给了他韶山的几位表弟和朋友。两人最初的婚姻生活和谐而幸福,毛泽东喜欢吃辣椒,江青便会让窑洞飘满辣椒味,毛泽东喜欢京戏,江青就给毛泽东放唱片。在那些艰苦的环境中,江青很好地做到了一个妻子应尽的职责。

随着时间的流逝,江青的缺点日益暴露,直至政治权欲滋长,毛泽东看到了江青的政治野心。从1974年开始,毛泽东拒绝接见江青,还特意吩咐,没有我的同意,不许打开铁门。毛泽东所说的铁门,是指其住宅外面的最后一道大门。据说,毛泽东这一命令是专门针对江青的。

1975年12月26日,毛泽东82岁生日,临近中午,与毛泽东分居已久的江青突然出现了,没人知道她是如何进了那道铁门,她带来了两道菜,胖头鱼汤和肉丝炒辣椒,这是毛泽东非常喜欢吃的两道菜。

《毛泽东的饮食生活》:毛泽东喝着胖头鱼汤,高兴地说:“胖头鱼汤好香噢!”并坚持自己用勺舀汤喝。这顿饭,毛泽东吃得比平时高兴……

解说:没有史料证实,毛泽东在他生命中最后的几次生日聚会上,是否真和江青见过面,而那胖头鱼汤又是否真是江青所做,但这个被很多人传说的感人片段,却成为毛泽东与江青38年夫妻情分最后的一点温存。

许戈辉:毛泽东晚年的婚姻生活是孤独的,据他的贴身护士孟锦云回忆,有一天,毛泽东突然跟她说,孟夫子,如果全国人民都知道了我和江青离婚的消息会怎么样。没等小孟回答,毛泽东便自问自答了,孟夫子,你是答不上来的,离婚,我到哪里去起诉哟,离婚,总要办个手续吧,到那个时候,不知道是法官听我的,还是我听法官的,那可能要大大热闹一番。

孟锦云说,这是她进中南海以来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听毛泽东主动谈江青。没有人知道晚年的毛泽东,是否还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想起杨开慧,是否会在内心苦涩的时候,想起贺子珍,晚年的他,面对的是一个令他无奈的婚姻状况。而在他心底,显然还有比婚姻更令他凄苦的部分,那就是他的孩子们。作为父亲,生活留给毛泽东的遗憾,远远多过了幸福。

  《皇牌大放送》节目在凤凰卫视中文台播出【节目专区】

首播时间:周六 21:40-22:45   

重播时间:周日 16:30-17:45

想看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责任编辑:马超 PV031]

责任编辑:马超 PV031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揭秘:毛泽东只在三种情况下流过泪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01/20/b64b3de4-4b0a-4de2-a388-3e19e8301741.jpg

凤凰卫视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