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因空气污染他们将英国政府告上法庭!角力五年终获妥协


来源:凤凰卫视

自动播放

凤凰卫视1月17日《凤凰大视野》,以下为文字实录:姜楠:昔日的“雾都”伦敦曾因大烟雾事件而登上空气重灾区的黑名单,如今我们走在伦敦街头早已经看不见了工业时代的烟筒和黑烟,SO2

凤凰卫视1月17日《凤凰大视野》,以下为文字实录:

姜楠:昔日的“雾都”伦敦曾因大烟雾事件而登上空气重灾区的黑名单,如今我们走在伦敦街头早已经看不见了工业时代的烟筒和黑烟,SO2年均浓度下降了近99%,然而今天的伦敦依旧被评为所有欧盟城市中空气污染最严重的城市之一,政府还因此被告上法庭轰动一时,我们的摄制组去探访了事件的全过程。

解说:对于这三年的伦敦来说,引起1952年大烟雾的二氧化硫逐渐消散,但是新的污染物开始大行其道,那就是二氧化氮。有研究显示伦敦牛津街是全世界二氧化氮浓度最高的区域之一,从2010年开始,伦敦和英国其他几个城市因无法达到欧盟关于二氧化氮的空气标准,面临了来自布鲁塞尔的高额罚款,还被一家名为“地球客户”的英国非盈利组织告上了法庭。

Alan  Andrews(“地球客户”机构代表律师清洁空气项目负责人):我们在五年前2011年我们决定接手这个案子。

解说:我们找到“地球客户”的代表律师艾伦,他们的机构坐落在伦敦一条不起眼的小巷子里。

Alan  Andrews:在英国空气中二氧化氮的浓度已经远远超过了政府设定的标准。

解说:二氧化氮是一个健康杀手,它来自于柴油发动机燃烧的废气排放,在英国因为优惠的政策,柴油汽车的销量已经在2010年赶上了汽油汽车的销量。

Alan  Andrews:我们尝试通过给政府写信来表达我们对二氧化氮过高的担忧,伦敦政府表示他们正在准备一个方案,在2015年前解决空气污染问题,但这已经是预期截止日的五年后了。

解说:根据欧盟的空气质量指令,成员国应在2010年实现二氧化氮限制规定,假如他们交付治理计划,时限可推至2015年。

Alan  Andrews:然后当我们看到伦敦政府的解决方案时,我们发现这个计划在2015年的时候也不能够解决空气污染问题,至于伦敦地区到2025年问题也并不能够解决,我们意识到我们只能选择走上法庭,所以我们上诉到了伦敦最高法庭,我们成功迫使伦敦政府承认他们违反了法律。

解说:在欧盟空气质量法令实施的最初几年,各自为政的各成员国经常有法不依。

Eloise  Scotford(伦敦国王学院讲师英国环境法协会管理委员会成员):七十年代的时候,在国际上来说空气污染是一个跨界问题,它不仅仅是某一个特定国家的问题,受到季风影响空气污染会以一个难以预测的方式被吹向世界各地导致空气污染物出现在多个特定的地区,在1979年包括英国在内的欧盟所有成员国以及非欧盟成员国、美国、东欧洲地区和加拿大签订了国际合约,被称为《远程越界污染公约》,在90年代有一个更全面的法案被称为《环境空气质量指令》,这个指令为主要的有害空气污染物设立质量标准,这个标准要求每一个成员国的污染物含量都不能超过一定数量。

解说:跨过共同面对空气问题可以追溯到上世纪70年代,对于伦敦人来说雾霾是刻骨铭心的,人们经历了呼吸困难,眼睛刺痛,哮喘与咳嗽频发,短短几天就有4000人离世,超过10万人感染呼吸道疾病,那场毒雾成为20世纪十大环境公害事件之一,成为一代人的记忆,于是今天的伦敦人在空气上格外较劲。2008年,欧盟委员会通过了新的空气质量法令,开始严格监督执行空气质量标准对超标行为进行严厉惩罚,有些超标城市可能面临每天高达70万欧元的罚款,二氧化氮的欧盟标准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达到的。欧洲有多个成员国超过了这个标准。

Alan  Andrews:不幸的是法庭并没有给我们任何补救措施,他们并没有要求政府立刻做出行动,所以我们在2012年向法庭上诉了,不幸的是我们败诉了,他们胜诉了,我们也没有获得任何补偿,尽管我们知道空气污染是在违法范围。

解说:受到失败打击的律师艾伦并没有认输,在他的坚持努力下“地球客户”把诉状递交到英国最高法院,这里只受理关乎整体公众利益的案件,2013年英国最高法院认定英国政府治理下的空气确实未达到欧盟标准,随即案件递送欧洲法庭裁定,这里是解读欧盟法律的最终权威机构,2014年,终于,艾利等到了一个转机。

Alan  Andrews:这真的是一个巨大的突破,英国最高法庭做了一个标志性的决定,可以说是第一个直接针对这个的官方指令欧洲法院的裁定要求英国国家法院执行指令,当政府没有能力去确保空气质量的时候公民和非政府组织有义务走上法庭来要求政府做出行动,法庭也有义务确保空气质量,他们需要真正观察方案的种种细节,来确保其中包含着正确的能够在合理时间框架中实行的措施。

解说:伦敦并不是一个没有作为的城市,我们走在路上常常可以见到写着大C的牌子,这代表着“拥堵收费区”,这个大胆的措施曾有效缓解交通减少了空气污染。2003年市长利文斯通倡导的收费政策正式实施,范围囊括整个伦敦金融区和商业娱乐区。

Ken  Livingstone(2000年-2008年伦敦市长):我们有所行动是因为我们不得不这么做,如果我们不在2003年设定拥堵收费区的话,今天伦敦的交通栓塞会成为常态。

解说:那时规定每周一至周五日间时段车辆进入收费区需缴纳5英镑,近几年缴费金额有所提高。

Simon  Birkeet(伦敦清洁空气组织创办人兼总监):这边是拥堵收费区,它是一个公路的定价机制,从我身后的半英里开始计算,所以是大概从这里500米开外,你就要缴纳拥堵交通费了,一般是一天12英镑。

解说:司机要预先付费并注册车牌号,收费区内设置了大约800个摄像头用来自动识别车辆。

Ken  Livingstone:比我想像的好得多,首先我们只预想会减少20%的车流量,没想到减少了40%的车流量,这还没有算上我们减少的伦敦中心的20%的碳排量,非常危险的污染物PM以及氮氧化物,下降了12%到15%,我们获益良多。

解说:2007年开始伦敦西区也纳入交通拥堵收费区,但保守党市长鲍里斯·约翰逊上台后2011年又把伦敦西区从收费区划除。

Paul  Cowperthwaite(伦敦交通局道路收费处经理):曾经我们将收费区扩展到了伦敦西区,但是之前的市长缩回原区域的19平方公里,我想最初想法是这会有益于西部伦敦,减少交通的拥堵,但是最终还是要符合市长的整体计划。

解说:有数据显示,开征后的三年伦敦交通拥堵费共征收了2.5亿英镑,占交通局全年财政收入的8.5%,而征费管理成本几乎占总征费总额的一半。

Paul  Cowperthwaite:有一些车辆可以免缴拥堵费,包括出租车、公交车、摩托车,这些车辆可以提供出行方式,帮助人们在伦敦出行。

 《凤凰大视野》凤凰卫视中文台播出【节目专区】

主持人:陈晓楠

首播时间:周一至周五 20:00-20:30

重播时间:周二至周六 09: 00-09: 35

          周一至周五 16:15 – 16:50

想看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责任编辑:蒋泽君 PV032]

责任编辑:蒋泽君 PV032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雾霾之战——欧美空气治理透视(二)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01/17/a78a4519-2873-4f51-b977-0d32c7239da1.jpg

凤凰卫视官方微信

灯谜猜猜猜,“元旦过生日”,打一城市名称?
  • 上海
  • 北京
  • 重庆
  • 沈阳

对啦,马上看美图~

答对才能看美图哦~

不对,再猜猜呗~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