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周恩来读完这封密信 指示用12名美军飞行员换回一重要人物


来源:凤凰卫视

自动播放

核心提示:足足煎熬了五年换回回国的船票,钱学森从辗转踏上归国旅途那刻起,他的命运就和国家命运紧紧联系在一起,他站在国家民族的高度立于伟大时代的潮头,他的杰出成就万众仰慕,他的中国之心世间澎湃。凤凰卫视

核心提示:足足煎熬了五年换回回国的船票,钱学森从辗转踏上归国旅途那刻起,他的命运就和国家命运紧紧联系在一起,他站在国家民族的高度立于伟大时代的潮头,他的杰出成就万众仰慕,他的中国之心世间澎湃。

凤凰卫视1月13日《我们一起走过》,以下为文字实录:

田桐:欢迎收看《我们一起走过》,我是田桐,二十世纪为中国民族崛起而涌现的杰出华人灿若星河数不胜数,我们把刚刚过去的改革开放三十年再往前延续三十年,正好是新中国成立的时刻,共和国记忆中顿时会浮现出一个个为国家进步而努力创造的伟大灵魂,他们的卓越成就和高洁品质时常让我们感动,我们再次走进东方之子钱学森,倾听他不平凡的人生经历。

钱学森等待五年之后终于返回中国 震惊美国军界和学界

解说:这是1955年9月17日拍摄的一张照片,在美国的洛杉矶港口,一艘名叫克利夫兰总统号的轮船即将起航,钱学森携带妻子蒋英和一双幼小的儿女购买了这天的船票返回中国,当船渐渐离开港口驶向大海时钱学森长长的出了口气,为了这一天他足足煎熬了五年,作为当时麻省理工学院最年轻的终身教授和加州理工学院的教授兼美国喷气动力实验室的主任,他的离开震惊了美国军界和科学界,当时的加州理工学院院长杜布里奇在9月17号这天并没有到码头上送行,但他却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钱学森回国绝不是去种苹果的。钱学森生于1911年,1935年24岁的钱学森获得庚子赔款奖学金来到美国,受教于加州理工气体动力学一代宗师冯卡门门下,并成为喷气推进实验室的创始元老之一,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他通过美国政府的安全调查,以中国人的身份参与到多项高度机密的政府计划当中。

李佩(钱学森好友郭永怀夫人):那个时候钱学森少年翩翩的,在这个男的里边你想吧,我想钱学森是长得非常的,就是咱们要用一种通俗的就是很帅很帅的人,是吧。

解说:李佩是钱学森留美期间的挚友郭永怀的爱人,在美国期间钱学森喜欢结交各个领域的朋友,而他更是以做得一手好菜闻名,然而,安逸的生活和卓越的科研成果并没有让钱学森忘记大洋彼岸饱受摧残的土地,他一直深埋在心中的报国愿望终于在1949年新中国成立之时彻底爆发了,就是在这一年的中秋节,他决定尽快结束自己的美国生涯回到中国,然而钱学森万万没有想到,他的回国夙愿竟酿成了一场劫难。1950年6月的一天,钱学森找到了当时负责喷气推进中心研究计划的美国国防部海军次长金贝尔,提出了回国的想法,也就是在钱学森离开办公室的时候,金贝尔拨通了司法部的电话,在电话中他态度强硬的发出了不能放走钱学森,宁可枪毙也不让他离开美国的指令,在他看来无论在哪里,钱学森都抵得上五个师。

罗沛霖(原中国科学院院士钱学森美国加州理工学院同事):我们一块去到了这个洛杉矶城里面去买票,买票这个轮船公司说罗沛霖的票我们可以卖,因为他是学生,你这个你是教授,你们这个票我可不敢卖。

解说:1950年8月29日,钱学森和妻子蒋英买到了船票,但是就在此时洛杉矶海关却通知钱学森不得离开美国,理由是在他的行李中携带有近八百公斤的草图、笔记和照片,这些都是于美国国防有关的绝密文件,在无端的迫害下一家人被迫返回了加州理工学院,8月30日,钱学森家中的门被敲开了,两位带着手铐和手枪的移民局稽查站在了他家门口,钱学森知道要发生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在宣读了逮捕令后钱学森进房间里拿了剃须用品三本书和一本练习纸纸夹,吻了吻妻子和小儿子永刚,便被夹在两个美国人中间离去了。最后他被送往了特米那岛上的拘留所,显然一方面美国深知钱学森的价值,而另一方面当时朝鲜战争爆发,中美两国已处于敌对状态,放钱学森回国无异于徒增对方的力量,美国军方高层深知其中的利害。

郑哲敏(中国工程学院院士钱学森美国加州理工学院学生):就是说行李里边有美国情报,不该拿出去的情报,把情报带给共产党中国了,那么就告他这两条。

解说:特米那岛是太平洋中一个不起眼的小岛,岛上十分荒凉,岛中间是石油探井架起的一所阴森可怕的牢房,外面是滔天的海浪,室内潮湿阴暗,钱学森就被关押在这里,白天他被无休止地进行审讯,夜里每隔十分钟牢狱看管便打开一次牢房的电灯用强光刺激他的眼睛不准他睡觉。也就是在特米那岛上的拘留所中度过了屈辱的15天后,加州理工学院院长杜布里奇为了使钱学森尽快获释,他与冯卡门教授倡议为保释钱学森募捐,在他们慷慨解囊的带动下加州理工学院的师生很快筹集了1.5万美元的保释金,钱学森获准保释了。

蒋英:我们过了十五天以后去接他出来的时候到家里了他一言不发,你问他什么他点点头,他摇摇头,我明白的他失声了,不会说话了,体重十五天之内他掉了十五公斤。

解说:然而他在美国的生活也受到多方面的限制,每个月必须要到移民局去登记,并要随时接受移民局官员的传讯,在漫长而痛苦的等待中钱学森并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会持续多久,为了能够随时回到中国,也为了躲避美国分析的监视,他和家人租住的房子都是只签一年的合同,而那些被海关扣留的箱子他就再也没有打开过,一直放在那里,一旦有机会,他决定随时离开美国。

郑哲敏:后来就搬到另外一个区域了,房子也没原来的大,这个环境差得比较,而且隔一条街就是黑人区了,条件就不太好了。

李佩:蒋英我记得就跟我说,她说我现在就是有,她说我现在手里头就是预备了三个手提箱,这个手提箱里头就是我们随身要洗换的衣服什么的这样的,她说假定是一下子就说可以允许我们走了,她说我们就可以提起这包来就走。

罗沛霖:我临走的时候正好他的第二个孩子钱永真刚刚出世,出世给孩子用的尿布什么这些东西,五年以后就没开箱。

解说:也就是在经过了五年的秘密缓冲期后,1955年6月的一天,蒋英伴着钱学森佯装到街上闲逛,他们巧妙地避开了特务的尾随盯梢,迅速溜进一家咖啡馆,蒋英边喝咖啡边让自己的学生以香烟盒做纸用中文写了一封信。

蒋英:简单的写了几个字,就说我们日日夜夜盼望回到解放了的祖国,但是美国政府,我们现在被美国政府监禁,不能如愿,那么这封信我们怎么发出去呢,因为我们周围都是日日夜夜监视我们的特务,信是学生写的,信封是我写的,我模仿了儿童的笔记,让他们认不出来,信是寄到比利时我妹妹那里。

中国释放12名美国飞行员 换回钱学森回国的船票

解说:这封短信几经辗转最终送到了周恩来手里,1955年8月1日在日内瓦举行的第五次中美大使级会谈上,王炳南大使将钱学森的这封写在香烟盒上的信以及翻译译件摆到的谈判桌上,作为交换条件,中国释放了12名美国飞行员,而几天后钱学森在经过了5年的曲折磨难后终于拿到了离开美国的船票。1955年9月17日,钱学森向导师冯卡门告别之后,带着妻子蒋英及幼儿钱永刚幼女钱永真登上了克利妇兰总统号轮船启程回国,此时真正的钱学森传奇却才正要开始。1960年当“东风一号”导弹研制工作进行到最后阶段时中苏关系破裂,赫鲁晓夫下令撤走全部苏联专家,并带走所有图纸和设备。

张可文:树要皮人要脸。

解说:钱学森担任力学研究所所长后他开始用美国学习到的教学模式并亲自给研究所的青年人讲授流体力学。

戴汝为:他讲话的时候典型的地道的北京话。

解说:1950年6月的一天,钱学森找到了当时负责喷气推进中心研究计划的美国国防海军次长金贝尔提出了回国的想法。

蒋英:日日夜夜盼望回到解放了的祖国。

解说:钱学森喜欢结交各个领域的朋友,而他更是以做的一手好菜而闻名。1955年11月的一天,国务院副总理陈毅接见了刚刚归国的钱学森,也就是在这次会面上钱学森向陈毅副总理提出了他希望组建中国力学研究所的初步设想,在钱学森看来自己在国外学到的力学实践和理念应该扩大到刚刚起步的新中国各个领域范围内,而陈毅对钱学森提出的建议表示了赞同。

戴汝为(中国科学院院士控制论与人工智能专家):把那个钱学森先生接回来了,然后就是开那个力学所的算是全体会议吧,那个全体会议实际上就在这么大一个办公室里头,我记得那时候就是十来个人吧,是吧,有钱学森,我记得是郭永怀先生那时候还没来,那时候吴助华,李敏华,那时候国外回来得一批人,因为那个是50年代,那时候是海归派,当时对我说,那时候的海归比较就是回来得多。

解说:很快,钱学森便在北京西郊中关村科学城扎下了营盘,当时隶属中科院数学所的力学研究室成为了中国力学研究所的前身,由于条件艰苦,没有单独的房屋,大家只好在数学所的一角挤了几间办公室做为筹备处,而在钱学森自己的一间办公室里只有放了一张旧办公桌,一张硬板床。

李佩:当时中国科学院有几个单位都在那,一人占个一间还是两间屋子。

戴汝为:因为我在北大而且在数学所因为我们本来分是分到数学所,数学所在筹建力学所是吧,那么就说是因为那个现先生那个名气那时候已经非常大了是吧,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就是能够回来,而且像他那个是他没有前例。

解说:作为第一批中国力学研究所的研究生,戴汝为有幸成为了钱学森的门徒,由于对钱学森在国际上的影响早有耳闻,当得知自己被分到钱学森领导的力学控制小组后戴汝为暗自欣喜起来。

戴汝为:那么最后呢就是因为钱先生回国那时候组织上也知道他要讲《工程控制论》,那是1954年在美国出版的工程管那本书,那么后来那个就给我分配,但是力学所那时候有一个组,就是叫做控制论小组,结果呢后来就是给我分到那去,说你就跟钱先生吧,我一听当然很高兴,你要分个老师给我,分给钱学森,我当然觉得非常高兴,那我说好啊,那就是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解说:钱学森肩负中国力学研究所所长职务之初,他带领研究生开展了多项力学研究和教学工作,由于受美国工作方式的影响,钱学森习惯于对待科学问题直来直去,一天,一位大学的讲师找到钱学森办公室,希望能够请教他一些关于力学研究的问题,也就是在讨论过程中让在场的人见识了钱学森对待学术的苛刻。

戴汝为:我记得他说有一位,那时候所里一个领导就跟我说,他就说那个人去给他说一个力学问题,就说各向同性,各向逆行什么等等,他说世间根本没有这种东西,你怎么做这么个研究,把那个人弄得面红耳赤,就是说他的那个就是就是养成那么一种习惯。

张可文(钱学森第一任秘书):我说你,看树要皮人要脸,他堂堂也是个北京大学的一个讲师或者副教授,你这么说他多没脸啊,更何况还有,旁边有一个我存在呢,我说以后谁还敢问你问题呀,我就这样说,他一声也不响,我从我的观察感觉到如果你说的他觉得还是有一点道理的话他不反驳你,如果你说的他觉得他不认可的话他可能就要提,他就会有话说,那天他没有说什么。

《我们一起走过》凤凰卫视中文台播出【节目专区】

主持人:姜楠

首播时间:周六 10:35—11:30

重播时间:周日 01:10 05:20 15:30 21:40

想看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责任编辑:胡玥 PV082]

责任编辑:胡玥 PV082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桂生高岭——钱学森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01/13/aa79017e-1be1-4a3c-a514-a2cfae3b54a7.jpg

凤凰卫视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