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从“闯关东”到“振兴东北”:探索东北振兴之路


来源:凤凰卫视

自动播放

核心提示:为逃避灾荒,大量汉人跑到东北开垦土地并在此定居,形成一次特殊的“移民”现象,闯关东。随着外敌入侵,侵略者开始在东北掠夺其丰富资源,使东北从小农经济向近代工业转变。随着

核心提示:为逃避灾荒,大量汉人跑到东北开垦土地并在此定居,形成一次特殊的“移民”现象,闯关东。随着外敌入侵,侵略者开始在东北掠夺其丰富资源,使东北从小农经济向近代工业转变。随着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东北建立工业体系,轻重工业齐发展,在近半个世纪中维持着中国工业龙头老大的地位。随着传统产业衰落,东北经济发展陷入低谷,大量工人下岗。在中央“振兴东北”战略的扶持下,东北产业开始转型,大力发展新兴产业。现在的东北经济得以稳定发展,而以工业为经济基础的东北如何让它的老工业基地重焕生机,任重而道远。

凤凰卫视1月14日《皇牌大放送》,以下为文字实录:

解说:从蛮荒苦寒的边疆到东北亚的兵家必争之地。

曲晓范:东北就是欧洲的巴尔干,它连接的好几个国家。

解说:3000公里的钢铁巨龙拉来了东北的近代化,也开启了这片土地在强国相争的战火中艰难探索的工业化进程。

李茂杰:资本主义的文明老实讲比中国要高明的多呀。

解说:新政权建立,计划经济时代的东北成为新中国工业恢复的引擎。

姜殿武:工人老大哥做主,有地位有身份了,一切福利待遇组织上给你解决。

解说:国门大开,春潮涌动的南方城市高唱春天的故事,东北工业区却面临倒闭、改制、下岗潮,满城悲歌。

张志强:他要夹着饭盒上班啊,现在走到工厂大门口进不去了。

孔跃龙:东北人得改变自己的思想。

王剩勇:第一我们不能等,第二我们不能靠。

解说:白山黑水中的工业齿轮能否重新转动,东北老工业基地寻求一次涅槃重生。

郑浩:100年前,东北是让中原居民羡慕的富庶之地,50年前,东北是驱动全国工业恢复的龙头老大,但世殊时移,经过一个多世纪的工业化,如今的东北仿佛是一位垂垂老矣的钢铁巨人,机能退化,步履蹒跚,“当初闯关东,如今往外走”,“振兴十年还在塌陷”,当人们习惯了在嘲讽中表达今非昔比的无奈时,2015年底中国政府开启了新一轮东北振兴,许多人都带着怀疑的眼光在观望,事实上,振兴东北不仅是思考如何向前走的问题,更是一个回头看的机会,我们看到东北每一次的辉煌都起始于危机与痛苦,也会看到东北如何一次次打破束缚,艰难的迈向工业化的来路,今天我们将于几代东北人一起,勾画出一幅近代东北兴衰的图景,探寻当下的振兴之路。

特殊的“移民”现象:闯关东

解说:我来策马循边东,高可逾越疏可通,麋鹿来往外时获,其设还与不设同。从清乾隆帝这首写于1954年的诗可以看出,柳条边这种保护满族龙兴之所不让外族入内的防线已经名存实亡,清代中原灾荒,大量汉人冒险违禁越过山海关,并由此造就了中国近代史上一个特殊的移民现象,闯关东。

杨增志(民国时期东北居民):咱们东北,东北很落后,东北的中国人都是由山东、河北逃荒而来,辛辛苦苦,开荒劈地,所以,那么一点一点的开发东北。

解说:原本以渔猎放牧为主的关外因为移民的到来,土地开垦,人口增加,甚至创造了清代中早期定东北两个经济高峰,但19世纪末,这种偏安一隅的小农生活被打破平静。1895年《天津条约》,牛庄成为东北第一个被迫开放的口岸,1895年《中俄瑷珲条约》割让黑龙江以北60万平方公里领土给俄国,1860年《中俄北京条约》,割让乌苏里江以东40万平方公里领土给俄国。

徐德源(民国时期东北居民):关东的胡子不开面,东北地区因为山高皇帝远,胡子特多,所以治安不太平。

解说:外有强敌压境,内有胡匪作乱,东北地方政府不得不寻求变革,京城早已兴起的洋务之风终于吹过山海关,吉林将军铭安鼓励移民州垦,加强行政管理,整顿军队防务。

曲晓范(东北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1883到1886年,用了三年时间,建起了东北地区第一个近代化工厂,就是吉林机器局,它重要的是揭开了东北地区军事现代化和工业近代化的一个开端。

中东铁路建成 打通东北与国外市场

解说:在此之后,东北的工业化叙事都与一条铁路密切相关,1719年俄国开始修建一条横跨亚欧,全长约7500公里的西伯利亚大铁路,其中的赤塔到符拉迪沃斯托克段若绕过中国则会极大的增加施工难度,于是,俄国邀请清廷大员李鸿章参加沙皇尼古拉二世的加冕典礼,并借机签订《中俄密约》,确定了两国就中国境内满洲里到绥芬河段铁路进行合作,并将线路向南扩展至大连,这个“丁”字形铁路最终按照李鸿章的建议取名为大清东省铁路,也就是如今的中东铁路。

曲晓范:俄国在哈尔滨设立了一个类似于南方租界的那种形式的叫铁路附属地,就把中国的行政权、司法管辖权都给获取到手里。

解说:中东铁路的性质至今充满争议,但这种准时、快速、运载量大的交通方式的普及也确实令东北第一次形成了和外部相连的统一市场,1907年,在欧洲已经可以吃到从东北运送出去的大豆,随铁路而来的大量国际移民,也将西方的生活和生产方式带入东北。

曲晓范:长春原来没有近代化工厂,1903年俄国的侨民就建设了长春第一座面粉厂,叫亚乔辛面粉厂,原来我们生产面粉都是土磨,那现在这个机制面粉,那同时它白呀,颜色好,口感好,所以这个使得原来我们土产品一下子变成高端的国际的商品。

解说:铁路建成后10多年间,沿线50多座城市从原来的农业文明跨越式的迈入早期工业化文明,尤其位于中东铁路交汇处的哈尔滨,一跃成为远东国际大都市,使馆林立,银行密布,多语种的报纸、电影随处可见,教育也逐渐普及开来,如今哈尔滨工业大学的前身中俄工业大学就在此期间成立。

曲晓范:上海、香港、哈尔滨是中国近代史上三个最具有欧洲特征的城市之一,所以它的国际的拉动力、国际影响力,那其他地区没法相比的。

解说:20世纪初,东北的政治形势则比经济发展复杂的多,长期觊觎中国东北的俄国和日本在中国的领土上开战,日本夺取中东铁路南段权利,开始在南满铁路沿线扩展在华利益,此时的清政府则在历经八国联军侵华与义和团之乱后下定决心推行符合近代化规律的“庚子新政”,改制度、兴工业、办学校,但革命党已不愿再给政府改良的机会,并在1912年推翻帝制建立民国,新政府虽势如破竹,但地方的实权仍在各地军阀手中,东北则是张作霖、张学良父子为代表的奉系军阀的天下。

徐德源:张学良主政时候有一个总的建设方针,叫“东北新建设”,他是要从这个近代机械化工业、铁路、交通、邮电、航运、教育方方面面的,轻工业、烧瓷甚至制造汽车、造拖拉机他都开始了(发展)。

解说:1928年的“皇姑屯事件”彻底断绝了奉系军阀与日本人之间的恩怨,张学良改旗易帜,归顺中华民国政府,政治上的选择也投射在了他的经济理念上。

曲晓范:张氏父子在中东铁路平行线上建设两条铁路,使得南满铁路和中东铁路经济利益迅速下降,应该说是抵制外国入侵的效能是非常明显的,形成两个铁路城市带,它跟那个中东铁路城市带不一样,它是完全带有中国特征的,1930年的黑龙江省和吉林省东每个地方大概70%都是地主,都有土地,咱们不能可能把他评估太高,但是应该说是小康家庭还是很普遍的。

解说:如果说早20世纪前30年里,东北老百姓还能在这段战火之中走走停停的工业化道路上得到些甜头,那么当1931年到来,当一群要带领他们走向文明与先进的人到来,等待他们的则是另一番光景。

郑浩:1932年,日本占领东北全境,以“民族协和”为口号建立伪满洲国定都新京,也就是今天的长春,日本殖民主义者对外昭示要开辟一个“五族协和”的王道乐土使其成为大东亚共荣的范本,如今听来这套说辞非常的荒谬,充满欺骗,但在当时,日本以将东北划归为本国领土为目标,试图转变亲华的策略,把侵略所得就地转化,并投入现代化的建设,当时的新京甚至成为全中国第一个普及抽水马桶与管道煤气的城市,也是第一个规划地铁并实现主干道电线入地的城市,这座伪都城一度成为可以和巴黎、华沙、华盛顿比肩的国际都会,与此同时日资大量涌入东北,以升级工业水准,加速掠夺能力,当时的“伪满洲国”甚至借鉴苏联经验以“产业开发五年计划”为纲领,修筑铁路、公路、开采煤炭、矿产、大练钢铁,吉林辽源、黑龙江佳木斯、辽宁的鞍山、本溪等工矿城市带,大都是在这段时间逐渐形成的。

日本在东北投资建厂 使其成为日本的大仓库

解说:辽宁省沈阳市的铁西工业区源于伪满奉天公署的规划,因在铁路以西而取名铁西,20世纪初,这里聚集了日本经营的大量轻型工业,“伪满洲国”建立后日本三菱、日立东芝等财团纷纷在铁西投资建厂,工业品种转向冶金、机械等重工业,数量与规模都急剧扩张,铁西逐渐发展成产业门类齐全的亚洲重要工业区。

杨增志:日本也是对东北是大量投资,你比如说抚顺的煤矿,鞍山的钢铁公司,我在农村长大的,点蜡起,到煤油灯,后来以后这不日本建设以后用电。

解说:从1937年开始,日本陆续在伪满实施两个五年产业开发计划,先后投资共计150亿元,到1943年松花江和鸭绿江发电站已经开始发电,农产品增加200万吨,东北生铁产量从85万吨增加到180万吨,伪满飞机制造公司与沈阳飞机制造厂年产飞机均达到1200架,当时的沈阳则开始被冠以“东方鲁尔”之名。

曲晓范:生活水平可能是要提升很多,另外东北的外贸产品数量外贸总量非常大,城市的就业率是挺高的,每一年从中国关内那个时候来几十万人,城市化率实际上达到了12%到15%了,无论是这个人口增长数量还是城市化的发展速度,都在中国应该是比较高的。

李茂杰(《东北沦陷史》编委会编辑室副主编):日本为什么这么干,就是因为东北的物产太丰富了,日本之所以能把二战打到这种程度,完全是掠夺东北的所有的战略物资来支撑它的,包括什么鞍钢之类的,像抚顺那种煤矿,都是一些机械化的(产业),整个东北成了日本的大仓库了。

曲晓范:产业开发的设计过程一开始看着是挺科学的,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之后,日本的包括这个“伪满洲国”,它把这个重心放在军事工业生产上去了,这个时候它产业结构就紊乱了。

解说:尽管盟国的轰炸已经将日本本土化为一片废墟,却没有打断“伪满洲国”工业建设的上升趋势,在二战结束时,“伪满洲国”的工业规模甚至超过日本本土,跃居亚洲第一。

曲晓范:日资企业重视科技成果的运用和引入,都经常做产品升级换代,那么1930年代像啤酒,沈阳的啤酒业,刚才说的味精、味素这种调料,这些东西,或者是这个饮料,本来都是中国的,应该非常好的优势,那很快就被日本占领了。

李茂杰:日本可以进行全国的全面动员,实行“五年计划”,日本在东北搞这个经济掠夺的时候它是采取计划经济的办法呀,这个老实讲,这个在其他帝国主义国家里没听说过谁实行,它这么实行。

日本投降 东北日伪产业被苏联掠夺

解说:然而,这种曾为东北带来“繁荣进步”的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模式也由此开始,成为东北多年后依然无法摆脱的梦魇。位于吉林省吉林市的丰满水电站建造于1937年,是伪满第一个“产业开发五年计划”的重点项目之一,号称当时亚洲最大的水利工程。

潘思捷(吉林省丰满劳工纪念馆文物管理员):从刚开始,1943年开始发电,到1945年日军投降撤出东北的时候,总发电量是14亿9500万度,主要一部分就是运到长春,也就是那个首都新京,然后另一部分,就是当时日军垄断下的这种工矿、交通,然后包括周边的株式会社等等。

解说:如今,丰满水电站旁的劳工纪念馆呈现了日本经营东北现代化成果的背后,中国劳工的累累白骨。

李茂杰:是中国老百姓,其实是中国劳工建的,(建)丰满电站死了多少人,一次就是在吊桩上,给工人吊,吊你上去好干活,结果秃噜一下全掉江里头了,死了,一次就死了好几百人,整个丰满电站就是死了8000多人。

解说:据不完全统计,东北地区类似这样的劳工万人坑至少有60多处,分布在各军事及工业区内,日殖时期,被强掳到东北的劳工数量超过500万,被冻死、累死、打死的不计其数,但更糟糕的是日本投降后这些榨干中国人骨血建成的设施却并不能顺利还给中国。日本投降前一天,国民政府与苏联签订《中苏友好同盟条约》,中国被迫以承认外蒙独立,苏联继续享有在东北的部分特权为条件,换来苏联出兵东北抗击日本,同时,蒋介石得到斯大林的重要承诺,不支持中共,承认蒋介石为中国唯一领袖。

视频片段:朕深鉴世界大势与帝国现状,却以非常措施收拾时局。

解说:战争胜利后,苏联撤离东北的日期却一拖再拖,此时,国民政府东北行营下辖的经济委员会正在对日伪产业进行系统归类,计划按步骤进行接收,但斯大林与蒋介石就接收方式产生了巨大分歧。

曲晓范:(斯大林)他要求把这个东北这个大量东西至少50%的变成他的战利品,所以他连续拉了几个月,把这个东西都运到西伯利亚去,苏联从东北运走这个,看似原来是日本(的设施),但是到了1945年“八一五光复”之后这些东西是中国人民的战利品,你拉走了就是掠夺中国人民的财富。

解说:1945年9月,美军登陆青岛,美国对国民政府的援助源源不断运往东北,事实上,美国在远东势力的扩张一直是斯大林的心病,于是,他对国共两党的态度来了一个180度大转弯,开始着手协助中共军队布局东北,但表面上仍然与国民政府商谈接管事宜。

曲晓范:生产也几乎都没恢复,因为它国民政府控制空间很小,东边就到吉林东边那个拉法,蛟河的拉法,以西到农安,以西一直是东北民主联军,共产党的军队控制的,他就是一条在原来的中东铁路那个沿线上一个长条。

毛泽东笔录:如果我们把现有的一切根据地都丢了,只要我们占有了东北,中国革命就有巩固的基础。

蒋介石笔录:党国命运在东北,盖东北之矿产,铁路、物产均甲冠全国,如东北共产党所有,则华北亦不保。

“闯关东”改变了一代年轻人的命运

解说:早在苏联出兵东北之前,国共两国领导人都已经意识到了东北对于各自政权的重要性,但这场权利之争却让刚刚赶走日本人的普通百姓轻松不起来。

陈金福(吉林市“一五”时期铁路工人):日本人走了之后,又是解放战争时期,这个国民党军队和解放军也打仗,我家的房子被炸倒了,我被压在房子里头,好在没死在里面,后来被家里人扒出来了,一个人一亩田,巴巴结结过个年,可是我们有了六七口家(人)了,只有两三亩地,根本就没法生活,再加上有战争使当地遭到了很大的摧残,没有办法了,1949年我就逃荒,闯关东。

解说:1949年,山东水灾,15岁的陈金福成为全家人的先锋,独自一人北上谋生,一路讨过饭,放过牛,做过短工,走走停停一个月,终于到达吉林,而这时的关外,已经是一番新天地。

曲晓范:今天黑龙江大部分地区苏军接手之后,转给共产党的这个期间是一直是没有为国民党所占据,在1947年开始就已经开始恢复生产了,像生产棉衣、生产粮食,它一个是供应战争需要,最重要的是像辽宁省的那几个矿山,像本溪和鞍钢的生产从1948年底到1949年10月1号之前,东北三省的这个政权就完全建立起来了,完全恢复正常了。

解说:一个百废待兴焕然一新的红色政权呈现在了陈金福的面前,这个闯关东而来的年轻移民从未想到,此后的关外生活是如何改变了他未来的人生轨迹。今年82岁的陈金福是一名律师,青年时代的颠沛流离让他总想要弥补那些被浪费的时间,于是不断学习并尝试新的行业,终于让一家人在东北安定下来,但每当提起65年前的一件事他都会激动不已。

陈金福:1951年铁路招工了,我说我要学开火车,他说你个子也小,你文化也不够,你为什么偏要开火车,我说我从小的梦想就是要开火车,我是山东人,我要学了开火车开了火车回家看看。

解说:大批和陈金福一样的年轻人命运就此改写,一场场多拉快跑的运动让他们兴奋的顾不得工作的疲劳与艰苦的环境,每拉趟车都觉得是为国家做出了贡献,而陈金福印象深刻的一次出车就是在丰满水电站旁运送水电站加固扩容的材料。

陈金福:火车上有一个货牌,插着“满州里至大丰满”,我们也不知道是什么,用苫布苫着,很大,到了丰满以后,丰满发电厂的技术人员和老工人来看开来了,他说这是,正是我们需要的这个东西,他说这就是我们光复的时候苏联人把它拆走了,拿走了以后这回又给我们拿回来了。

解说:在陈金福这一代东北人眼中对俄国的看法已经与上一辈大不相同,苏联是我们的老大哥,老大哥来帮我们重整山河。

陈金福:像我们每周六也去跳舞,放的歌曲有苏联的,《莫斯科郊外的晚上》这个歌我听着非常的留恋。

   《皇牌大放送》节目在凤凰卫视中文台播出【节目专区】

首播时间:周六 21:40-22:45   

重播时间:周日 16:30-17:45

想看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责任编辑:周坤 PV083]

责任编辑:周坤 PV083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红色齿轮——东北振兴之路探索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01/14/509bd49c-784a-457c-bbea-e3922e4bb82b.jpg

凤凰卫视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