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新年伊始 特朗普的新美国


来源:凤凰卫视

自动播放

核心提示:新年伊始,特朗普即将履新,美国进入企业家治国时代,特朗普分明是组建了一个“将军加高盛”的内阁,司法部长、国防部长、中情局局长、商业部部长、国土安全部的首席战略官,全部

核心提示:新年伊始,特朗普即将履新,美国进入企业家治国时代,特朗普分明是组建了一个“将军加高盛”的内阁,司法部长、国防部长、中情局局长、商业部部长、国土安全部的首席战略官,全部都起用鹰派或者是军方人士,美国将会以新的姿态影响全球。

凤凰卫视1月2日《今日看世界》,以下为文字实录:

解说:特朗普在美国政坛引发大地震。

特朗普:我热爱我们的国家。

解说:他很快就要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具权威的人物。

特朗普:我们会让美国再次强大起来。

解说:但对于反对者来说,特朗普对美国的设想就是一场噩梦。

珍奥·玛莉·狄龙:他会是有史以来最糟糕的总统。

罗杰·斯通:他知道政治其实是在作秀,而治理国家却要严肃得多,我觉得他会是一位伟大的领袖。

解说:特朗普将如何带领新美国,今日看世界。

卢琛:新年伊始,特朗普即将履新,美国进入企业家治国时代,特朗普分明是组建了一个“将军加高盛”的内阁,司法部长、国防部长、中情局局长、商业部部长、国土安全部的首席战略官,全部都起用鹰派或者是军方人士,这让我我联想到了美国国徽上的猛禽白头海雕,其雕爪分别是抓着象征着和平和武力的橄榄枝和箭,美国将会以新的姿态影响全球。美国选民对15年来国家所参与到的战争表现出了憎恨的情绪,但是他们也崇拜那些曾经参战的老兵,这也引发了人们对于新政府国家安全战略的警告,因为美国军方可能会变得更加政治化,而政府的政策又可能会变得更加军事化,军事的路径可能被视为是能解决问题的优选方案。另外一方面,企业家治国,美国头一次从三军统率到财政部、能源部和科技部都是由美国各大经济巨头的高管、总裁们来把持,这些人的共性是有很强的领导能力和执行力,但是未必会对全球的经济有利。特朗普强调比较积极的财政政策,主要是加大基础设施的建设,他要逆转经济全球化的趋势,对于进口商品提高关税,加强对美国命脉产业的外资管理,更强调美国制造,限制美国企业资本的自由流动。相比前几任总统会更积极地干预经济,这会让全球贸易面临因为美国可能兴起的保护主义而萎缩的风险。

解说:美国正在消化着特朗普出乎意料的胜利,他的支持者们也觉得特朗普的胜利难以置信。

特里福斯·珀尔:我很开心,这一切都值了,熬夜到凌晨两点半,听到特朗普亲口说,我会成为你们的总统。有人说是一群没受过教育的白人,选择了特朗普,好吧这就是事实,也许我没念过常青藤大学,但我能清楚地看穿政治演说家的伪善,这就是为什么希拉里会输掉大选。

解说:德克萨斯州的孤星镇是一个萧条的地方,这里的人们都迫切地希望能重回昔日经济繁荣的时期,这也是特朗普承诺的一部分。

特朗普(美国候任总统):我会是上帝创造的历史上,最合适当总统的人,你知道吗?

解说:20世纪80年代,钢铁工业是孤星镇的王牌行业,带来了大量高报酬的工作机会,这些年来钢铁工业都转移海外,这片土地一蹶不振。

迈克:过去15年到20年,这个小镇一直在走下坡路。

解说:迈克·克兰普崔从事建筑业,却无法在当地找到工作,他常常要去到几百英里外的地方寻求工作机会,他的妻子原本是钢铁厂承包商,现在也下岗了。在没有工作,经济窘迫的情况下,特里福斯·珀尔从特朗普直白的竞选宣言中看到了希望,他相信特朗普可以把工作机会从海外带回美国。

特里福斯·珀尔:我相信特朗普“美国第一”政策,为什么我们所有的商业与合作,都要跑到墨西哥和中国去。

记者:我想是因为他们廉价的劳动力,所以美国人可以买到更便宜的商品。

特里福斯·珀尔:可是这一点也帮不到我,这对普通美国人来说毫无意义。

记者:难道你认为全球化也有很多好处吗。

特里福斯·珀尔:完全不觉得。

记者:例如进出口贸易。

特里福斯·珀尔:我完全不相信开放国境这类的说法了。

解说:每一天都有价值几百万的廉价商品由墨西哥边界入境美国,特朗普希望能够通过提高关税来打压这种廉价商品的进口,他曾许诺将在当选的头一百天内,为美国本土制造商打开市场,并增加2500万个工作机会。

罗杰·斯通(特朗普前政治顾问):我十分相信特朗普的经济主张,我们有一股热潮他们称之为“特朗普热潮”。

珍奥·玛莉·狄龙(奥巴马前政治战略家):他在上任前100天就想谋求转型,把海外的工作机会带回美国,让人们有活干,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太天真了。

男:先生们,今天我们要乘坐汽艇去训练。

解说:特朗普的核心支持者由一群没有大学学历的白人投票者组成,但实际上也有相当一部分中层收入的人为他投票。

男:一定要小心你们的攻击方向,不要伤害自己人。

解说:每个月这些民间自卫组织的成员都会聚集在一起,进行紧急演练,今天来的成员有退役军人,化学工程师,建筑工人和卡车司机,他们和数百万其他美国人一样,把选票投给了特朗普,其原因并不是因为特朗普有一套精良的政策,而是因为他独特的世界观。特朗普的支持者基本都有很强的自我意识,并且讨厌官僚政治和现存福利制度。

比尔:他可以引领国家走向不同的方向,和过去8年不一样。

大卫·史密斯:我们会回到最初,像当初国父们建国时的理想,那样的自由和权利。

解说:人们最喜欢特朗普的一点就是他是一个政治的“门外汉”。

本·维特福:所以我对特朗普有一个印象就是,他没有表现出非常明显的政治倾向,我是说虽然他是共和党,但他不是主流,他不会像那些大游说家一样,用长篇大论来搪塞所有人,他是按自己节奏走的。

理查德·利法克(亿万富翁特朗普朋友):我不断告诉人民不要小觑特朗普,因为他就是那种可以成事的人物,他最好的一点在于不管有多少人质疑他竞选总统职位,他总能走到那一步。

解说:然而在美国与墨西哥的交界处,却弥漫着基于特朗普宣言的恐惧。

特朗普:我会在国界修一条很大很大的城墙,我会让墨西哥人为这堵墙买单,记住我的话。

解说:这里就是拉雷多,处在美国和墨西哥的交界处,被一分为二,这里的人们日常生活就是穿越国界线去探望家人上班上学,这座城市里的九成居民是西班牙裔美国人,特朗普所提议修建2000英里长的城墙被视作仇恨的象征,人们担心会被迫与家人分离。美国公民纳尔逊·罗德里格斯正在和朋友一起享受夜生活。

纳尔逊:我的家人住在墨西哥蒙特雷,他修围墙的想法吓到我了,因为那些都是我们血肉相连的家人,修墙就像是要把我们彻底永远分开,这是无法想像的,我的心都碎了,我感到非常非常焦虑和伤心。

劳拉:我连续工作一周。

劳拉和桑迪都是在这里出生长大的,作为美国公民她们也很担心,会被特朗普遣送到墨西哥,他在竞选运动时威胁说,将遣送1000万非法移民,引起了移民的恐惧和疑惑。

劳拉:我对他的政策的理解是,判断父母是否是非法移民,这意味着那些非法移民的后代会被自动遣送,我出生的时候我的母亲就是非法移民,我很害怕我真的会被遣送。

记者:你的家人和孩子们是怎么看的。

桑迪:我8岁的女儿今早起床时,我告诉她特朗普赢得了大选,她问我那我们是不是要搬走,我们是不是必须得搬走,如果要留下的话该怎么办呢。

劳拉:这一切真的很可怕,真的,我很迷茫。

卢琛:特朗普经济外交政策初步成型,引发全球的连锁反应,最新的民调显示特朗普的支持率再创了新高达到50%以上,这对于八月份来比数据已经上升了近20%,特朗普自封是“最能够创造就业机会的总统”,承诺通过全面的改革复兴美国制造业,增加工作岗位重建基础设施,同时修改国内的监管法规。为了与这些目标配套,特朗普还承诺要重新谈判贸易和同盟协议,加强边境的管理。实际上特朗普“美国第一”的政策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首先国家正处于分裂的状态,这不仅仅是因为特朗普自己排外主义的煽风点火,其实呢美国制造业的岗位在减少,以及全球制造业的减少,主要原因是技术发展和自动化生产的实现,所以即便特朗普的新政府对中国或者墨西哥的进口产品施加了惩罚性的关税,这些失去的岗位也不能够很快回到美国。日前,基辛格为特朗普“隐性背书”,他说特朗普的个性在现代美国历史上是“前所未见”的,但是他应该得到实施其政策的机会,美国的当选总统有能力塑造全球政治,并且可以坚持美国“建设世界和平”的传统,敦促公众不要对特朗普有先入为主的预判,同时他也谈到了在特朗普执政期间,全球范围之内可能会引发更大的冲突和挑战的四个趋势,比如说中美关系的恶化俄罗斯和西方关系的崩溃是面临的两个最大的挑战,而欧洲战略重要性的削弱以及中东冲突的升级将会是世界和平的最大威胁。

解说:这里是里奥格兰德,它构成了美国墨西哥的边境线,那些追求更好生活的人很容易从这里偷渡到美国,每年几乎都会有50万人会在这里因非法越境而被逮捕。特朗普最具争议的移民提案在竞选运动中倍受关注,但他真的会兑现这些承诺吗。

罗杰·斯通:特朗普很清楚修墙只是象征,它代表着更宏伟的计划,封锁边界线的必要性不言而喻,同时也要建立起一套机制,对所有有移民倾向的人进行系统排查。

解说:随后特朗普又退让了一步说,部分边界会用栅栏来代替墙。

迈克尔·切尔托夫(国土安全部长2005年9月):南边的边界线上不会真的修墙,但取而代之也许会修建一些视觉上的障碍物,比如带电防护网,这相对没那么激进。

解说:他曾保证说会遣返1000万移民,现在他则声明会优先处理200万-300万有犯罪记录的非法移民。

张军(美国法律政治学者):支持特朗普的主要的都是一些美国的比如说中部的这些白人的蓝领的工人,这些人呢在过去的10年20年当中,他们的工作的机会失去了很多,会被很多的美国国内的非法移民所抢占,所以他提出来要控制这个非法移民,他的初衷主要还是为了第一保护美国人的尤其是蓝领工人的就业的机会。那么至于剩下来的很多的没有严重犯罪前科的,尤其是这些非法移民的未成年子女,那这个部分他的表态,表现出来某种的模糊。

解说:离开拉雷多向北方行驶,这条路线是墨西哥毒贩和人贩子的主要通道,维多利亚小镇在过去几十年内发生着剧变。又一个罪犯被逮捕,这个沉睡的小镇逐渐沦为犯罪分子的温床。

女:这是哪一类的毒品。

男:甲基苯丙胺(冰毒)。

男:我不确定是不是在当地制作的,但是是以冰毒的名义售卖的。

特朗普:我们这里有一些危险人物活动着,我们要把他们驱逐出去。

解说:当地警方说,维多利亚小镇上的犯罪情况越来越严重了。

罗伊·波德(维多利亚警长办公室代理主管):在维多利亚小镇我们见过五花八门的犯罪行为,这些贩毒团伙确实就是在这样的小镇里运作,我们最新的推测是,他们每个月会非法获利2000万美元,收入来源是靠毒品交易和人口贩卖。

解说:我们被带到了一个人口走私的临时落脚点。

想看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责任编辑:程昊 PV084]

责任编辑:程昊 PV084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2017-01-02今日看世界 特朗普的新美国 http://d.ifengimg.com/w120_h90/p0.ifengimg.com/pmop/2017/01/02/3c615d16-867f-41ea-9c55-d780dd26917a.jpg

凤凰卫视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