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中铁建董事长孟凤朝:要让别国知道中国技术先进企业能干


来源:凤凰卫视

自动播放

核心提示:孟凤朝提到“铁道兵精神”,而这位老铁道人在最初入行的时候,只想做一个好工程师。叶剑英元帅曾题词,“逢山凿路,遇水架桥,铁道兵前无险阻”,而这也

核心提示:孟凤朝提到“铁道兵精神”,而这位老铁道人在最初入行的时候,只想做一个好工程师。叶剑英元帅曾题词,“逢山凿路,遇水架桥,铁道兵前无险阻”,而这也在时刻激励着孟凤朝,干了一辈子铁路,就要热衷于这个事业。

凤凰卫视12月9日《问答神州》,以下为文字实录:

解说: 中国专利保护协会新任理事长缘何来自传统建筑业?

孟凤朝:选这个会长恐怕还不是选的我本人,是选的这个企业。

解说: 瘦身时间表宣告出炉,央企面临改革之困。

吴小莉:你说中铁建有700多个子公司,还有很多是空壳公司。

解说:墨西哥高铁项目一波三折,中标企业背后的无奈。

孟凤朝:中标通知书后第三天,总统单方面宣布就是取消中标资格。你说心里边儿能不难受吗?一惊一乍

解说:《问答神州》国之命脉央企掌舵人系列,本周继续问答:中国铁建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孟凤朝。

孟凤朝被推选中国专利保护协会会长 首次由建筑行业掌舵人担任

这里是位于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市的非盟总部大厦,它是由中国援建,它也是埃塞首都最高的大楼。在这座非盟总部大厦建立之前,它曾经是一座古老的监狱,而如今这座高100米的非盟总部被认为是非洲的希望。2015年的1月,中国与非盟签署了一项《合作谅解备忘录》,旨在帮助非洲实施规模宏大的基础设施工程,这也被外界认为是“一带一路”战略延伸至全非洲。

解说:在走向海外的过程中,包括中国铁建集团在内的许多央企,面临的风险,不仅在政治、文化领域,也存在于经济和经验等诸多方面。

吴小莉:听说中铁建在专利保护方面是交过学费的,这是我们在阿尔及利亚的高速公路的工程施工当中,用了一个技术。

孟凤朝:是我们在阿尔及利亚南北高速公路施工的过程当中就用了一种产品,这个产品呢,当时不知道是人家保护的专利产品,这里边呢,也可能在我们前期啊,调查不够有直接的关系,对这个,他们这个产品是不是有专利,我们也不太清楚。在这种情况下可能是误用了别人的技术,造成了一定的损失。但是像这种事情是很少的。

解说:

据统计:目前,中国央企的科技研发投入从2011年的2700亿元人民币增长到2014年的3500亿元人民币,占到中国全国总研发经费的1/4,而中国的整体研发投入仅次于美国。

吴小莉:中铁建自主研发的铜镁合金接触线,据说取代了德国、日本的产品,而且还创汇1500万美元,还直接收益了大概25亿出口韩国。这个专利就为中铁建创造了不少的利润。

孟凤朝:对。

吴小莉:是有这样的故事吗?

孟凤朝:有这样的故事,而且还很多。过去呢在研发过程当中,用完就完了,现在我们注重了这方面的保护,及时进行申请保护,所以企业在这方面重视起来了,也专门我们有这么个团队,对于这个专利产品怎么样进行保护,怎么样进行申报,怎么样进行研发,有这么一个团队来办理这件事情。

解说:

2016年的7月,中国专利保护协会换届大会举行,孟凤朝被推选为协会新一届理事会会长。这也是首次由来自于传统建筑行业的掌舵人担任这一个职位。

吴小莉:中国专利保护协会大会举行了遴选理事会,然后您成为了会长。为什么您会担任这个会的会长?

孟凤朝:选这个会长恐怕还不是选的我本人,是选的这个企业。因为这个企业啊,是国家知识产权局啊,它这个确定的

吴小莉:试点。

孟凤朝:试点企业,也是示范企业,就是专利运营的示范企业,自有知识产权的项目呢在申报过程当中,在建筑企业是比较多的,特别重视这个。那么由于企业重视这个,现在这个协会要和政府脱钩,要求招一个企业家来担任这个会长,恐怕就是我们,我们这个企业又是建筑业唯一的一个试点企业,它可能首选选择我了。当然你说这个专利这方面,专利保护过去在西方应该是走到了前头的,我们和它们比较起来是有一定的差距。过去研发出来成果了,自己都不知道保护,用了一年两年,结果别人用了,也不知道收钱。所以劳动完了,自己出了力,流了汗,结果出来的成果别人用了,也不知道怎么弄。现在这些年以后从国家知识产权局成立,从这个协会成立,在专利保护这方面迈出了可喜的一步。

500个公司 还有200个为了投标所成立的临时公司

解说:“主业不强、冗员多、效率低”,一直是国有企业特别是央企被各方诟病的主要问题,而管理和法人的层级多、子公司的数量庞大也是中国新一轮国企改革着力解决的问题。2015年的5月18日,在中国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总理李克强为央企“健身瘦体”列出了时间表,要求力争用三年的时间,使多数的中央企业的管理层级压缩到3—4级以内,法人的单位减少20%左右。四个月之后的一次深化国有企业改革和发展座谈会上,孟凤朝向李克强坦言企业“壮士未能断腕”背后的“苦衷”。

吴小莉:会上,您和李克强总理就直接说了,中铁建有700多个子公司,还有很多是空壳公司。

孟凤朝:李总理呢非常关心企业的发展,特别是中央企业能不能做强做大做优,他给予了厚望。那么对我们这个公司呢,他也问了我许多方面的有关这些问题,比如说这个公司你是有多少个公司?当时我回答:“我有500个公司,但是我还有200个为了投标所成立的临时公司。”那么这个公司呢将来以后可能就是个,实际上就是个空壳公司,因为它本身呢没有其他的业务,就是为了拿这个活才成立这么个公司,有700多个公司。那么这些公司呢,当时他问我你这些公司怎么管?我说:“说实在的,有一定的难度,但是我是一级归一级,通过考核,业绩考核,对人的政绩考核,然后纳入整个的考核体系,然后来管理企业的。”但是这些公司呢目前来讲就是还是没有减少,还没有减少。

吴小莉:还是没有办法解决必须在一个地方注册,就要有公司。

孟凤朝:就是虽然,就是这个很重视,包括有关部委很重视,到现在来讲我还有800来个公司。因为最近呢就是成立了一些,这个不是实施PPP项目嘛,设立PPP项目,它就要求你成立公司,没有公司没法搞PPP项目。另外一个就是营改增,现在我们目前不是营改增啊,营业税现在改增值税。这个改了以后,其中就有一个规则,在企业所在地缴纳这个增值税。

吴小莉:那空壳公司怎么办?

孟凤朝:那就是说你就必须,就是地方政府就要求,还得要求你在这里成立公司,你不成立公司,那你,它税金已经要交到这个地方来。所以说有些地方有保护主义,就是它为了留住GDP,交税金,在当地交税金,所以说要求成立这些公司,这些公司现在还不少。

吴小莉:所以这种情况还是没改善。

孟凤朝:但是国资委现在有要求,要求我们就是减肥健身。

吴小莉:但是如果地方政府有这种需求,那怎么办呢,不是相互矛盾?

孟凤朝:有些公司现在不运作的公司就要清理。现在我们正在清理,目前来讲已经清理了100多个公司了,现在可能就给我说的那个数字差不多了。我是到5月底的时候,我刚才说统计到5月30号有800来个公司,现在我还有700多个。

解说:同样在这次的会议上,孟凤朝的另一个举动也让参会人员印象深刻:他向李克强细数着工程建设领域,企业需要缴纳的十多项保证金名目。那次会议一个多月之后,《关于清理规范工程建设领域保证金的通知》由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其中规定:除依法依规设立的投标保证金、履约保证金、工程质量保证金、农民工工资保证金等四项之外,其他的保证金一律取消。

吴小莉:当时您跟李总理说的时候,他的反应是什么?

孟凤朝:他觉得很吃惊,他认为他说怎么五花八门,这种保证金怎么五花八门,这个是乱收费。所以当时呢就安排有关部委要重视这个事情,要对这个问题要重视起来,要采取措施。我记得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当时就表了态,然后让我们马上写个报告,就开始过问这个事情。当时住建部的副部长易军说已经开始,他已经注意到这方面工作。而且当我反映了这个问题的第二天,住建部就发了通知,然后开始清理。

解说:  “挖潜转型、规避风险、激发活力”,这一个发展思路时刻盘旋在孟凤朝的脑海里。2010年的8月,刚刚到任中国铁建集团董事长的孟凤朝发现,公司铁路板块占公司业务板块的比例畸高,这让他感到不安。用孟凤朝的话说:这无异于将自己的脖子紧紧系在铁路发展这一根绳子之上。调整业务板块结构成为了当时中国铁建集团的当务之急。恰恰在近一年之后,中国铁路行业遭遇史上寒冬。

新闻资料:

解说:

2011年的7月23日,动车甬温线在浙江省温州市境内,由北京南站开往福州站的D301次列车与杭州站开往福州南站的D3115次列车发生了动车组列车追尾事故。造成40人死亡、172人受伤,直接经济损失19371.65万元人民币。

2011年12月28日上午,国务院作出了对“7·23”甬温线特别重大铁路交通事故的处理决定: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负主要责任,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问题,另案一并处理。

723动车事故和随后的刘志军事件,让中国铁建在铁路一级市场中标总额同比锐减3500多亿元人民币。尽管铁路业务板块脚踩“急刹车”,而之前公司调整业务结构的未雨绸缪之举,却让中国铁建快速度过寒冬。

吴小莉:在刘志军事件以及723动车事故发生之后,其实很多的订单会受到了一些影响。据说中铁建在比较早的时候,就发现不能够只看国内的这个市场,国内市场已经接近于饱和。是不是这样子?

孟凤朝:是这样的。我是2010年8月份由原来中交集团调到中国铁建任董事长的。我来了以后就对中国铁建所属的二级公司进行了一次调研,调研之后我发现有两个90%制约着中国铁建的发展,其中一个90%就是工程承包业务占业务总量的90%,我的设计咨询、我的工业制造、我的物流贸易,甚至我的这个投资,都在10%以下,都没超过10%。所以这个,而且这个工程承包的这一,这一股独大,它制约着发展。这个90%的工程承包板块里边,铁路版块就占据60%。所以当时我就想,那么我们实际上中国铁建的发展,是把自己的脖子整个像用一条绳,把它系到了铁路发展这块上。如果铁路发展了,我企业就发展,如果铁路不发展,那我企业就发展不了。所以在这个情况下呢,我就要加快转型,现在整个铁路这一块业务,业务量呢在下降,由60%已经降到40%了。但是我绝对值没减少,而不是说我这个承担铁路任务少了,我这其他几个的业务板块增加了。

第二个90%呢,就是我国内的业务总量超过了90%,我在国外这么多国家有工程,但是加起来不足10%。那么你既然是个上市公司,在香港、在上海,A+H整体上市,那么像这么一个跨国公司,你的业务总量就在国内发展,就是中国的经济发展,你就发展,中国的经济不发展,你就不发展,这是叫什么跨国公司。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必须加大海外的拓展力度,所以说我们又成立了国际集团,包括培育了些设计单位,就走出去。所以这几年呢这个份额在不断地增加,所以我们在海外承揽的业务总量已经接近了20%,这几年,过去不到10%。

《问答神州》节目在凤凰卫视中文台播出【节目专区】

主持人:吴小莉【主持人专区】

首播时间:周五 19:20-19:50

重播时间:周六 06:25 11:30

想看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责任编辑:胡玥 PV082]

责任编辑:胡玥 PV082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2016-12-09问答神州 中国铁建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孟凤朝(下) http://d.ifengimg.com/w120_h90/p0.ifengimg.com/pmop/2016/12/09/d5ddfd0b-4b13-4345-bbde-9789259adb81.jpg

凤凰卫视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