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作家刘震雲,导演刘雨霖:瞧这父女俩的另类相处方式!


来源:凤凰卫视

自动播放

核心提示:父亲写剧本,女儿当导演,刘震雲和刘雨霖父女倆既可以互掐互黑,也可以互相“说得着”,他们展现的是另一种父女相处方式。凤凰卫视11月20日《名人面对面》,以下为文字实录:

核心提示:父亲写剧本,女儿当导演,刘震雲和刘雨霖父女倆既可以互掐互黑,也可以互相“说得着”,他们展现的是另一种父女相处方式。

凤凰卫视11月20日《名人面对面》,以下为文字实录:

解说:刘震雲父女,互掐互黑无遮拦。

刘震雲:她居高临下,我也不知道她这人品是怎么回事。

刘雨霖:谁人品不好,您能分得出来。

解说:闺女当导演,老爹写剧本,谁说了算?

刘震雲:投机的电影,装腔作势,装神弄鬼,装模作样。

解说:是谁把文学男神拉下神坛?

刘震雲:从来的话呢,都是以一种不屑的眼光和语言,就是对待我。

解说:作家刘震雲,导演刘雨霖,瞧这父女俩。

许戈辉:一定是有人问过雨霖,说你更像爸爸还是更像妈妈吧。

刘雨霖:您看呢?

许戈辉:我这么看,我觉得刘老师眼睛那么小,雨霖肯定不像。

刘雨霖:其实许老师这意思就是这个,隐讳地说,我觉着可能我比刘老师长得更好看一点,眼睛更好看一点。

刘震雲:我不这么想。

《一句顶一万句》片段:

离婚。

为啥。

说不着。

表填好了。

说说,你们为啥结婚。

我们说得着。

我俩在一起,没话。他们一夜说的话,比跟我一年说的都多。

再没人说个话,就把人憋死了。

自杀,多可怕啊。

可怕的是,还活着。

我要杀人。

刘震雲和刘雨霖:父女之间“说得着”

许戈辉:在雨霖这部新片里边儿,我就记得有一句特别关键的话,这个词我还是在这个片子里学到的,叫“说得着”是吧,你们父女两个之间,平时特别“说得着”吗?

刘雨霖:我觉得是“说得着”的,就是这个“说得着”,其实可能都没有年龄的限制,我觉得我特别小的时候就跟刘老师能“说得着”,小时候,刘老师最爱干的事就是一个人蹲在路边,看看来来往往的人,看着人间烟火,那我一般都是,他吃块西瓜,我拿根冰棍也蹲他身边儿,一起来看。就是我也能被这些生活上的东西,所吸引,回去以后呢聊两句,我觉得这个是个“说得着”。

刘震雲:那我不这样想,这个“说着”“说不着”呢,就是有几个层面,一个层面的话呢,比如讲是两个人说话“说得着”,我们俩这肯定是不行“说不着”,还有一个呢就是这个事能“说得着”,是第二个层面,这个我们呢也“说不着”,其实有时候我是重视呢,就是话背后事情背后,包括背后这个道理,这个道理只要“说得着”就可以了。

许戈辉:所以你们的价值观是一样的,是这意思吧。

刘震雲:价值观呢可能一样,其他的话呢,我觉着在事上,我是一个特别讨厌啰嗦的人,她有时候确实也稍微有些啰嗦,特别是呢貌似我犯了错误的时候,比如讲的话呢就是有时候我出去,有好多朋友,比如讲他一块喝酒,我确实酒量不行,但我胆子不小,所以的话就容易喝得稍微多一点,她就看着我喝多了,首先她是兴奋,就看到一个人犯了错误,这个兴奋的程度接着的话她会把一件事说成另外一件事,就再,一共要啰嗦十分钟。

许戈辉:我倒好奇她为什么看你犯了错误那么兴奋。

刘震雲:因为给她提供了一个指责的一个机会,就是,我也不知道她这人品是怎么回事。

刘雨霖:所以许老师,你看一上节目就开始说,另外一个人坏话,谁人品不好,您能分得出来。

《一句顶一万句》片段:

苏格拉底你知道吗。

啥店铺,在哪条街。

孔子总知道吧。

这个知道。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欢迎词。

怎么是欢迎呢,骂人的话啊,如身边有朋友,远处来人,那不是添堵吗,爱情重要思想更重要。

刘震雲:她会利用她的优点,来指责你的缺点,我觉得这是人品,是最恶劣的一方面,还有你比如讲吧,就是对一些就是特别你比方这个一个塑料袋,你怎么把它搓开,我就撕不开,撕不开的话呢,就是她在旁边的话呢,就是第一,她不作声,第二的话呢就是,她就看着你,看着你就是有那种幸灾乐祸的那种心情,第三的话,她可能突然走来“嘶”给你撕开,再扔那儿她起来就走了。我觉得这人,有时候,所以这事上的话呢,就是,我呢,能不跟她来往就不跟她来往,能少见一面就少见一面。

父亲在家“如空气” 女儿恨铁不成钢

大家好,我是刘震雲。

刘雨霖:大家好,我是刘雨霖。

刘震雲:啥事。

刘雨霖:问几个问题,刘老师,“度日如年”啥意思。

刘震雲:这还不知道,日子特别好过,每天跟我年一样。

刘雨霖:“杯水车薪”呢?

刘震雲:每天在公司喝喝茶,月底可以拿一车薪水。

刘雨霖:这么好,那“不学无术”呢。

刘震雲:不要白费功夫学那些不是用的东西。

刘雨霖:那“知书达理”呢。

刘震雲:仅知道书本知识是不够的,还要学会送礼。

刘雨霖:在刘老师身边的人,见他撕不开塑料袋,都会特别耐心,但是我呢,就属于这种程度就不耐心,比如上次纽约书展,来纽约看我,我们俩吃完饭,剩下了点饭,拿饭盒带回了家,说不能浪费,我说刘老师给你布置一个任务,你把这个饭放到冰箱里,然后搁到碗里以后,拿保鲜膜盖上。比如说这个任务分五步,我就去弯身去倒垃圾了,回来以后我发现他的能力只能到达前两步是什么,把饭从饭盒里拿出来,拿一个碗把饭搁到碗里,难在难在保鲜膜这一节,就他不知道怎么把那保鲜膜转出来,还不知道有一个齿儿,还能给它撕开,往上一盖,往冰箱里一放,能力到达前两步的时候,你发现这个人吧,后三步做不上,他有点恨铁不成钢。

许戈辉:就从小你就不是仰望父亲的吗。

解说:刘震雲与妻子相识于北大校园,还都是河南省延津县的老乡,中文系的刘震雲常常为这位法律系的师妹写诗,1987年他们有了女儿妞妞。

许戈辉:从小你就不是仰望父亲的吗?

刘震雲:自从会说话,从来的话呢,都是以一种不屑的眼光和语言,就是对待我。

许戈辉:所以刘老师,您在家里最找不着自己的位置吧。

刘震雲:不是,我在家里是这样,就是不但包括那个谁,就是雨霖导演,包括我们家郭老师,就是她是觉得我世界上就是最笨的人,比如讲我在家里,我在沙发上坐着看书吧,不管是谁一推门,只要发现我在沙发上就,唉,怎么没人啊,转身就走了,有时候的话呢就是,包括家里边儿,就是有时候突然一个大卡车过来了,拉了一叠木头,我说这谁家的,我们家,干吗啊,装修,我说哟这装修我都不知道,这就装修了开始。

许戈辉:所以您在家里形同空气,也没有什么话语权。

刘震雲:比空气的地位还要再低一些。

刘雨霖:但我觉得之所以成为了空气,这是有自己极大的自由嘛,那我和我妈妈,也就是凡事尤其家里这些事,也就不劳烦刘老师,也不跟他商量了,那他撕不开我们就帮他都撕好嘛。

许戈辉:我就琢磨不透了,你看妈妈是搞法律工作的,然后呢刘老师是写字的,然后女儿这边呢又如此强势,你们家的终极话语权在谁手里。

刘雨霖:各说各话吧我觉得。

刘震雲:反正我不知道在谁手里,我知道不在我手里。我怎么把一百多匹骆驼,关到一个冰箱里。

刘雨霖:他并不会因为我是他的女儿,才把这部作品给我。

《名人面对面》节目在凤凰卫视中文台播出【节目专区】

主持人:许戈辉【主持人专区】

首播时间:周日20:30-21:00

重播时间:周一04:00-04:30  13:40-14:05

想看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责任编辑:周坤 PV083]

责任编辑:周坤 PV083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2016-11-20名人面对面 瞧这父女俩 http://d.ifengimg.com/w120_h90/p0.ifengimg.com/pmop/2016/11/20/a36b042e-da1f-4276-8fb0-72da41f17fb8.jpg

凤凰卫视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