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医患关系紧张症结所在:公立医院不公立 逐利创收是目标


来源:凤凰卫视

自动播放

核心提要:医改到今天已经七年,但是公立医院改革还在试点,对医院的考核和激励还在创收,这是我们今天医患关系紧张的主要的根源。医患关系紧张最核心的关键就是医生和患者信息不对称,患者对医生不信任。只有政府先

核心提要:医改到今天已经七年,但是公立医院改革还在试点,对医院的考核和激励还在创收,这是我们今天医患关系紧张的主要的根源。医患关系紧张最核心的关键就是医生和患者信息不对称,患者对医生不信任。只有政府先行,改变制度,让医院不以逐利创收为目标,医患关系才能得到真正缓解。

凤凰卫视11月5日《世纪大讲堂》,以下为文字实录:

李玲:医改到今天已经七年了,但是我们公立医院改革还在试点,对医院的考核和激励其实还是在创收,这是我们今天医患关系紧张的主要的一个根源。非典一来他们就变成天使了,但是非典过后,医生又变成魔鬼了,又变成白眼狼了,然后又来了汶川地震,他又变成天使了,地震过后又变成魔鬼了。患者一般都把愤怒,把怨恨都泄在医生身上,其实医生也是无奈的,他也是制度的一个产物。而建制度不是个人的责任,是政府的责任,三明它的改革的最大的亮点就是政府勇于承担责任。

田桐:学术殿堂,思想盛宴,欢迎各位来到《世纪大讲堂》,我是主持人田桐。今天来和大家说一说大家都非常关注的话题,叫做医患关系。可能大家看过一部电影叫做《滚蛋吧肿瘤君》,其中有一段话是这样说的,吴彦祖扮演的帅气的医师和熊顿说我负责治病,你负责相信我。相信这最理想的医患关系了,有共同的敌人,有共同的目标,有信任,有关怀。但是,现实当中的医患关系却和它大相径庭,我们知道暴利商议,还有天价的医药费,包括医疗广告欺骗等等的新闻是不绝于耳。究竟我们的医患关系怎么了?发生了什么问题?是否有可能去改正?我们有请今天的嘉宾为大家一一分析。

解说:李玲,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健康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曾在美国马里兰Towson大学、美国匹兹斯堡大学、香港理工大学任教。2003年“非典”肆虐之际回国,任教北大,之后一直积极参与中国医改。她最早提出医疗卫生的公益性,应该由政府主导,建立保障人民健康的医疗卫生制度。李玲教授做客《世纪大讲堂》,为我们深度剖析中国医患关系之怪现状,指点改革之路。

田桐:让我们欢迎我们的演讲嘉宾李玲教授。您好,李教授,欢迎您。您在“非典”那年开始回国,那个时候其实医患关系还是蛮好的状态,因为觉得医生冲在最前面了,来给我们有完全的社会责任感,让我们信任。那个时候,您回国感受到的是什么样的感受?

医生真是个高危行业 任何危急时候都是冲在最前线

李玲:我觉得中国医生在非典期间是赢得全球的尊敬,不仅是中国患者的尊敬,因为我们的医生是冲在最第一线的,医生其实真的是个高危行业,任何危急时候,他们都是冲在最前线的。

田桐:但是我们现在可能到这个医生是高危行业,是因为医患关系实在是太恶劣了。我们来看一段视频,这个视频发生在今年年初,我相信大家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来,请看我们的大屏幕。

画外音:昨天我挨打时保安就在跟前,保安、医院挂号的、票贩子里应外合,一个300块钱的号他们要4500,我的天,老百姓看个病挂个号这么多钱,这么费劲,这叫北京首都啊,这首都啊。我在首都看个病,我这么花钱,我遭这罪,我等一天到这排队,我排不上队,我受你们这份气。

田桐:李教授,您看了这段视频之后,有什么感受?

李玲:我觉得就是我们现在老百姓对我们医疗的不满实际上已经成为他对我们社会不满,对我们政府不满的一个爆发点。你看,特别这位白衣女子最后说的,你们是首都啊,老百姓其实是对首都充满期待和信任的。我觉得这个事儿不是一个偶然,它其实是我们这些年来在医疗卫生领域普遍存在的一个问题。

田桐:就像我们刚才在视频当中看到的,她说我天不亮就过来排队了,而且票贩子的价格非常地昂贵。三百块钱一个号能炒到4500块钱,我们想知道的是作为医生来讲,是不是他的这个整个价值其实是被低估了的?

李玲:其实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就是我不知道各位在座的还记不记得我们曾经挂号费是五分钱,后来说太低了,就涨到了五毛钱,然后就涨到了五块钱,后来五十块钱,其实300块已经是特需,就是已经其实是蛮高的了,但是它还能炒到4500。现在我们还说300块还是没有反应,那可能要4500才能反应,但是我想如果我们把挂号费提到4500,可能黄牛还能炒到45000,因为它实际上反映的还是一个这种顶级的医疗资源它永远是无价的。你如果一定要用价去衡量它,那价格就是只往上走,而且对于患者来说,他一定是往价高的奔,就是价越高他越去消费这个产品,因为就是医疗的特殊性。

田桐:那您说面对这样的一个挂号的过程,可能等当我去看到医生的时候,我已经经过了很多天了,我的情绪也非常地激动了。所以,更容易增加医患之间的矛盾对不对?

李玲:没错,其实我们大部分医生是兢兢业业地在给老百姓看病的,但是就是我们的医院像一个农贸市场一样的,一片混战,等你到了医生面前,医生大概一两分钟就把你打发了。所以,整个就是怨气就爆发出来了,所以它也导致我们医患的这个矛盾非常地尖锐。

田桐:从您的出发点来讲,有哪些是现在可以落实的,并且可以为大家能够带来更好的服务的?

改善医患关系 政府要先行

李玲:我觉得可能首先还是政府要先行,要变制度,就是我们现在可能最大的问题还是在理念上的,我们把医疗这么一个特殊的产品当成了一般的消费品。所以,医生和患者之间,他们是特殊的关系,我们现在变成了一个买方和卖方的这样一个买卖的关系。所以,这就造成所有矛盾都积累在医院,因为患者我想到哪个医院看就去看,而且在所谓患者有选择权的这种前提下,实际上没有人给患者负责任,所以他们乱看。今天到这个医院,明天到那个医院,那越乱看次序就越乱,而且这个医患关系就越紧张,对于我们的医生其实他们也非常非常地辛苦。而他们变成了我们目前这个不健康的医疗制度的一个泄愤的地方,所以我觉得我们确确实实要变制度,再不变制度的话,这种医患的纠纷是没有办法改变的。

田桐:好的,关于医患关系的问题,我们把更多时间留给李玲教授。

李玲:刚才大家看到了这个电视片,就是东北姑娘一声吼在网络上传播以后,迅速地在全国传开。我们卫计委的主任李斌主任都说,感谢东北姑娘这一声吼,因为政府开始来着手解决挂号难这样一个问题,但是五月份又魏则西的事情、广东的杀医的事情,还有徐州的丢肾门。就是媒体不断地都在曝出我们医患关系的恶性事件,而且这些年似乎愈演愈烈,尤其是我们医改从2009年到现在已经七年了,其实我们政府确实也没闲着,这些年也不断地在推出各种政策,但是就是我们看到的,似乎医患的这个紧张的问题还是没有得到根本性的解决。我们就想问,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为什么古今中外都是一个崇高的职业,在我们中国,我们的医生变成的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其实,我们大部分医生都是非常好的,我觉得我们目前医患关系的矛盾既不能去怪我们的医生,其实也不全是患者的问题,而是我们整个医疗卫生制度出了问题。

为什么我们医改到今天这个制度还没有改?我个人认为,我们可能对我们医疗卫生的规律,对我们医疗服务它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产品,对我们医生的定位,就是这些理念上的认识可能还有待提高。比如医生,它不是一个普通的职业,医生这个职业可以说是我们人类社会最特殊的一个职业,它集我们所有职业的功能于一身。它是医疗服务的提供者,它又是医疗服务的决定方,对不对,我们去看医生其实你要不要动手术、要不要吃药,要不要住院是医生来决定,我们一般的消费大家都知道,我的消费我作主,就是我们消费者是有消费者主权的。我的消费我看一看这产品我喜不喜欢,这个服务我喜不喜欢,再看看我兜里的钱,我来作主。但是医疗服务,你到了医院,你去看医生,其实你就把你医疗消费的决定权交给了医生,医生作主。

而我们又知道,医生又是医疗服务的提供方,所以供和需都在医生那支笔上,这也是我们为什么常常说医疗是个特殊产品,如果医生他想创收,想挣钱,他那支笔可能就会出点问题。那么这个时候,患者就会不信任他,因为医和患信息是不对称的,如果我信任你,凡事好说;如果我不信任你,那麻烦就大了。所以,对于医生这么样一个特殊的行业,自古到今,大家都认识到医生它不能是一个普通的职业,就是像一般的服务员,像一般的这样的一个餐饮业这样的一个普通的职业。2000多年前,古希腊的名医希波克拉底,他在行医的过程中就发现,如果医生不遵守职业道德的话,会谋财害命。所以,他那个时候怎么来约束医生,宣誓,所以希波克拉底誓言每一个行医的人都要宣誓。那么,这就是我们人类社会最早的职业道德,就是通过宣誓的方式,我得医生这个心要正,不是为了谋生,而是为众生,普度众生,是为老百姓解除疾病的痛苦。那么,我们中国文化里面大医精诚,医者父母心,其实是和希波克拉底的誓言是一样的。我们一代名医张孝骞,他的名言就是说,病人是以性命相托,病人找你来看病,是把命交给你。他说,我们作为医者,怎么能不诚惶诚恐,而且医疗的特殊性,尽管我们医学、科学进步到今天,但是生命太复杂,医生能解决的问题还是有限的。所以,医生实际上是如临深渊、如履薄冰。医生这个职业他的风险是非常大的,人心都是肉长的,医生每天看的都是生与死。我想没有哪个医生想故意地把人给治死,治不好大部分情况其实是没有办法,当然也有疏忽的时候,人都有疏忽,但是故意发生这种的其实是很少的,因为就是我们说的,人心是肉长的,他自己内心也会受到谴责的。

李玲:年薪制大家可能会说,那会不会他就不干活了呢,拿固定工资。医生他是在正确的激励下,多劳多得、忧劳忧得。

医院的创收机制瓦解了医患之间的信任

解说:在李玲教授看来,医患关系恶化转折点发生在上世纪80年代中叶,我们从国家办医院变成了把医院交给市场,从那时起,医生和观者就从同一战壕的战友变成了对立的关系,医院的创收机制瓦解了医患之间的信任,一个恶性循环自此愈演愈烈。

李玲:因为信息不对称,患者就会说你给我提供这个服务,你给我开这个药,你是不是想多挣我的钱,那么医和患失去了信任关系,信息是不对称的,信任关系没了。所以,无论医生怎么做,患者都不信他,而这种不信任换又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什么样的恶性循环,因为医生要防御患者去告他。所以,大家可能普遍感到,一进医院,为什么医生让你做很多检查,某种程度上是有创收的需求,其实更多的医生也要保护自己,因为很多风险,对不对。你得一个感冒,也有可能会心脏出了问题,脑子出了问题,所以给你十八般武艺,全套检查都做了,你再来告我,我所有的证据都在这。所以,这样更加加剧了医患关系的这样的一个紧张。

我们中国目前医疗纠纷的根源还是在我们现在这种创收逐利的医疗卫生制度目前没有改,无论是美国、德国、日本、英国,无论是什么社会形态,公立的非营利的医疗机构是主体,公立医院符合了医疗卫生的规律。它的规律是什么,信任关系是核心,要建立信任关系。所以,公立医院是什么,它是以国家的信誉搭建的这样的一个医生职业的平台,所以,它是以国家的信誉来赢得患者的信任。公立医院的公益性不是医院能自动实现的,它是需要制度安排,它需要和你国家的医疗卫生制度相连接。比如全民免费医疗的体制,像英国就是完全有公立医院为主体的,公立医院的公益性其实是政府要给它明确的这个定位,然后是要与它定位相匹配的授权和财政的支持,然后是对它的监督考核以及它的内部的这个人事、分配、管理制度。但是,这都是符合公益性的。有了这些制度的安排,你还有对公立医院的考核的问题,我们给出一个国内的医院和美国公立医院的一个对比,我们现在医院考核医院什么,它今年的收入是多少,它收入增长了多少,它的利润是多少,它利润增长了多少,很少,可以说这是绝无仅有的,医院用利润来考核。我们对比肯美国的这个退伍军人医疗体系,也就是美国最大的公立医疗体系,它考核的是成本,就是它门诊病人的成本、住院病人的成本、病人的满意度,就是公立医院它的这个目标就是怎么用最少的成本给老百姓提供较好的医疗服务,而不应该把它变成一个创收的这样一个场所。我们中国其实是有很大的优势的,我们是一个以公立医院为主体的国家,我们80%多的医疗服务都是发生在公立医院。

   《世纪大讲堂》节目在凤凰卫视中文台播出【节目专区】

首播:星期六 1720—1800
重播:星期日 11:45 – 12:30 
       星期一 02:45–03:30 05:00–05:50
      星期二 01:55-02:35

想看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责任编辑:刘梦瑶 PV080]

责任编辑:刘梦瑶 PV080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2016-11-05世纪大讲堂 拿什么拯救你——医患关系 http://d.ifengimg.com/w120_h90/p0.ifengimg.com/pmop/2016/11/05/96c7f73c-c1f6-4d05-8fea-b61128725466.jpg

凤凰卫视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