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私了的黑洞——叶县4岁女童死亡 乡县政府强势调解


来源:凤凰卫视

核心提示:2015年6月二十五号,河南叶县一名4岁的女童年在村医之处治疗之后死亡,家属质疑是村医用药不当,并且有报道这名村医之前已经治死过两名村民,经过记者走访调查发现,之前治死两人的报道属实,且

    核心提示2015年6月二十五号,河南叶县一名4岁的女童年在村医之处治疗之后死亡,家属质疑是村医用药不当,并且有报道这名村医之前已经治死过两名村民,经过记者走访调查发现,之前治死两人的报道属实,且都是在乡县政府的强势调解下“私了”。
    
    凤凰卫视7月23日《社会能见度》,以下为文字实录:
    
    解说:4岁女孩在村诊所治疗后死亡,村中传言也是村医治死的第三条人命。
    
    姜先生:你治死一个了,有可能说是意外,你还好说,你治死两个人了,你还能继续。
    
    解说:私了,最终成了所有人的共同选择。
    
    姜先生:给我了几万块钱。
    
    郑向东:6万,还是6万5。
    
    姜先生:18万块钱,然后那个县政府出了6万块钱。
    
    宋书记:稳定是咱的,是吧,是政府的职责,是咱的责任是吧。
    
    2015年6月25号 河南一名女童经村医治疗后死亡
 
    姜楠:今年6月25号,河南叶县一名4岁的女童年在村医之处治疗之后死亡,家属质疑是村医用药不当,并且有报道这名村医之前已经治死过两名村民,那么女童之死,是否是村医的责任,而这名村医之前是否已经有治死人的案例,如果媒体报道属实的话,那么这名村医为什么能在发生了第一起重大医疗事故之后,继续行医,又或者事情背后另有隐情,我们的记者来到河南叶县进行调查。
    
    解说:这是女童姜如水的生前照片,和村里的大多数孩子一样,她也是留守儿童。
    
    叶县城关阳杨庄村,姜如水的姑姑和父亲回来看望父母,按照当地农村习俗,姜如水被视为这个家族的孩子,如果不是爷爷奶奶身体不好,她应该是生活在这里的,这个家庭有一子两女,姜如水的爸爸外出打工,姑姑姜艳偶尔从平顶山市区回来照看一下老父母。
    
    姜艳(死亡女童姜如水的姑姑):我妈给我打电话说,你快点回来吧,咱家出事了,我说啥事,她说水水命没了,然后她外婆就一直哭,她就说是就是呕吐吐了,我说发烧没,咳嗽没,然后那边说没有,她想着孩子是我们家的,就想着交给我们家,来让孩子给埋了下葬。
    
    解说:姜艳在平顶山市区工作,家里出了事,她赶紧叫上城里的亲戚赶回父母家。
    
    姜艳:回来一看孩子就是全身都发紫,嘴唇发紫,口吐白沫,脸苍白,然后我们看了以后,就是感觉那就是惨不忍睹,我们家就找当时给孩子看病这个人,这个诊所去,去找去的时候,人已经走完了。
    
    解说:姜如水的父母在广东打工快3年了,他们是这天晚上下班才从老乡那里知道女儿的死讯,因为工厂不让带手机,震惊之余,赶紧用刚刚领的工资买了机票,第二天中午就赶到了家。
    
    姜先生(死亡女童姜如水的父亲):我当时看了一下,周围也有亲戚嘛,都在边上都拉着说不能看小孩,但是我还是把她给拉开看了一下,那孩子的脸我摸了一下头已经冰凉了,冰凉冰凉的,当时我回来我叫她,我想着睡着了,我叫她也叫不醒。
    
    姜艳:我那弟媳妇当场就哭晕过去,完了好几个人都掐人中的干嘛了,弄醒过来,醒过来一会儿又哭休克,送到医院抢救。
    
    姜先生:想着干完这一年就,我老婆就不让她再去了,然后我自己在那边还去,让她在家看着孩子,孩子说爸爸妈妈你们快回来吧,然后她妈妈就说嗯,等到收玉米的时候就回去了,这还没等收玉米孩子就。
    
    解说:叶县廉村镇姚王村,姜如水从一岁半起就被寄养在这里的外公外婆家,外公外婆有五个女儿,或者出嫁,或者外出打工,平时就是姜如水和两位老人生活,外公还经常出去给人盖房子打工。
    
    姜先生:好像是24号晚上吧,好像就说吃过饭之后,有一点呕吐,然后他到25号早上的时候,他说,然后我那边那个爹嘛,他也有点不舒服,说带她一起去看一下,刚开始她不是说肚脐眼疼嘛,然后他在这里给她抹了点药,然后又有那什么贴了,用那个电烤,烤了半个小时,烤半个小时之后又给她灌肠,灌肠之后又给她打吊针输了四瓶水。
    
    记者:输的什么水呢?
    
    姜先生:那也不知道是什么水,就输了四瓶水,然后最后又包了六包药。
    
    记者:六包什么药呢?
    
    姜先生:也不知道什么药。
    
    解说:这次爷孙俩看病一共花了180元,因为不能报销,所以他们没有保留任何看病的凭据,他们也从来不留处方没有病例,我们走访的当地村民说,他们看病都是如此,姜如水早上九点多到这里治病,11点40离开。
    
    姜先生:我感觉应该是当时没什么好转,只想着当时她说,孩子就说有点磕睡,想睡,她想着平时不是感冒了,吃点药之后,这孩子都会磕睡的,那时候她老娘感觉也算,琢磨看着是正常的,想着,就带着孩子回家了,回家了然后就是回去,就做完饭的工夫,就看着孩子不对劲。
   
    记者:怎么不对劲了?
    
    姜先生:嘴发紫,脸发白,然后嘴里还有点沫,然后她就赶快叫住俺那个娃,带着娃上医院,打120,她走着走着看孩子都不行了。
    
    家属提供视频:
    
    孩子没有了。    
    
    孩子没有了。
    
    解说:孩子的死让母亲和外公外婆遭受沉重打击,我们没有上门打扰,事发之后,姜家人一直在追问孩子的死因。
    
    姜艳:我就是想为啥都用了什么药,用的药,开的处方什么的,问了家人,我们家的人没有一个人知道,都没有名字。
    
    记者:你看到那个药了吗?
    
    姜艳:没有,那诊所里面有一本那个就是病例,案本儿,然后掀开看看每个人的名字,有我这个侄女的名字,上面只写个名字,就是只能记录当天在那看个病,别的什么都没写,然后这个处方什么的,这个医生都收拾跑了,都不在了。
    
    解说:这就是姜如水最后就诊的地方,廉村镇沙渡口村卫生室,村医刘安才是这里唯一的医生,听到姜如水死亡的消息,刘安才就再没有在这里出现过。
    
    姜艳:不管是什么情况,就是说让他来面对,能给我们道歉,态度上让我们当面见他,可是一直自始自终没有见过这个医生,因为派出所说没法抓人家,人家有正常的医师,那个行医资格证,然后我说帮我们过来人也行,但是没有人帮我们找这个医生。
    
    解说:在姜家人追问孩子死因的过程中,他们得知了一个令他们震惊的消息,他们的女儿并不是第一个在刘安才诊所就诊死亡的人。
    
    解说:公安局里边,里边有一个所长,他也说这个医生以前他就治死过两例,我当时我感觉很不可思议,你像这种人你治死一个了,那有可能说是意外,还好说,你治死两个人了你还能继续,并且是合法行医,我感觉他这个合法的行医资格证是怎么来的,我感觉很不可思议,反正后来就是说去这个派出所,县政府,卫生院的人跟我们解释了一下,人家出现这种事情人家私了了,私了了之后也就没什么事了。
    
    解说:我们在沙渡口村村口见到了村支书宋书记,他曾出面调解姜如水死亡事件。
   
    记者:除了这次这个小孩的事情啊,之前是不是还出过事?
    
    宋书记(叶县沙渡口村村支书):我从2010回来了以后,没有听说过,我从2010年回来,29号映象网记者在网上发布了,来说啥呢,就说听这个民警跟这个支部书介绍,以前治死两个了,你作为你记者,你的职责也是,你是该咋报道咋报道,就真实的报道,你不能捕风捉影的,你都没见人家面,你都给胡写,我当时都不愿意,我跟你说实话。
    
    解说:姜家人说政府的人告诉他们刘安才具备一切行医资质是合法医生,这家诊所还是新农合定点医疗机构,那么刘安才之前有没有治死人的案例,又是否接受我处罚呢,那些案例是不是私了解决的呢。
    
    姑姑姜艳跟我们说,她亲口听这位宋支书说过刘安才之前治死人的事情,而且这件事在整个沙渡口村,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记者:我听他们说还出了事,然后私了了。
   
    宋书记:那不知道。
    
    记者:这事有听说过吗?
    
    宋书记:没有,到现在也没听说过。
    
    解说:宋支书告诉我们,村医刘安才是部队转业军人,在这里开诊所已经20年了,村里人有小病大多在诊所拿药,他也曾经在这里看病,大病都去乡上或者县里看。
    
    宋书记:他也算私人诊所,他这是算你看,他是个体嘛,他不算公家的嘛,县医院,镇医院,他不算的。
    
    记者:村里没有这种配套的医疗设施?
    
    宋书记:村里哪有钱,村里哪有钱建那,现在各村都是这个,都是私人的,他手续该咋跑咋跑,他没手续他开不成。
    
    记者:手续村里要监督吗,还是是卫生局监督?
    
    宋书记:人家是行业,你行政你怎么会管着那了。
    
    解说:村民告诉我们,刘安才的家就在诊所隔壁,但是他并不在家,我们尝试拨通了刘安才的电话。
    
    记者:有媒体说,说除了这个孩子之前呢还有两个人,是在您这看病,然后意外死亡了的。
    
    沙渡口村卫生室医生刘安才:这是一派胡言。
    
    记者:没有吗?
    
    沙渡口村卫生室医生刘安才:一派胡言呐。
    
    记者:他们说这两个人您还赔了钱。
    
    沙渡口村卫生室医生刘安才:有些隐私不便于跟你说,这是个人隐私,不必要跟您说。
    
    解说:对于曾经治死两个人的说法,刘安才矢口否认,不仅如此,刘安才也不认为4岁女孩姜如水的死和他有关系。
    
    记者:我还是想知道,当时这个孩子来的时候,是一个什么样的病情?
    
    沙渡口村卫生室医生刘安才:我已经跟卫生局,跟那个派出所他们都录的有口供,自始自终都是那样的,我现在还坚持那样不变,现在我不便再回忆,我脑子正乱着呢,因为我现在受刺激太大,哎呀,我想要自杀的。
    
    记者:您认为您的治疗是没有问题的。
    
    沙渡口村卫生室医生刘安才:那个专家组都搁这儿来听着呢,他们说的才是,他们旁观者才是雪亮,眼睛是雪亮的。
    
    走访多个县委部门 却没能了解到一点信息
 
    解说:我们来到叶县卫生局,希望了解姜如水的死因的专家意见,以及刘安才之前是否真的治死过人,但是叶县卫生局的人告诉我们,相关领导都正好不在,我们留下联系方式,但是一直没有得到回复。随后我们与叶县县政府联系,县政府的人告诉我们,需要联系县委宣传部,县委宣传部的人则表示没什么可说的,拒绝了我们。
    
    我们在村中打听刘安才之前治死人的事情,村民们都讳莫如深,有人提供了一条线索,说这个人可是甘刘村的,我们赶到甘刘村四处打听,希望核对这起死亡事件。
    
    视频回放:就在那边一问就知道。
   
    解说:几番辗转,我们终于确定这个村里郑向东的母亲曾经在沙渡口村治疗,然后死亡,郑向东此时就在村里,当时他75岁的母亲因为感冒在县医院治疗,痊愈之后亲戚推荐他去沙渡口村卫生室再看一看。
    
    记者:去看了医生给开的什么药?
    
    郑向东(叶县甘刘村村民):那我不清楚,他说要输水,输了第二瓶,她就是看着好像是看着浑身抖,当时咬紧牙关那个时候。
  
    记者:那时候她还有意思吗,能说话吗?
    
    郑向东:不能说话。
    
    记者:去的时候能说话吗?
    
    郑向东:去的能,去的我带着她去的,120去了都不行了都,可快,那就大概有十来分钟的时间,就不行了。
    
    解说:郑向东回忆,出事之后村医刘安才找人私了,通过他家亲戚说情,最终以6万5千元达成和解。
    
    记者:他承认是他的原因吗?
    
    郑向东:那他肯定,他赔偿了还不是他的原因。
    
    记者:他给你道歉了吗?
    
    郑向东:咱能说啥,他没道歉,他之后就给了赔偿,咱想的不是老年人了,这事儿,他也不想出现这种情况,我母亲没出现这情况的时候,可能还有可能是,听说还有一件事。
    
    记者:什么情况的一件事是?
    
    郑向东:有一个人可能是狗咬伤了,搁他那治,他给他打个啥那个,最后人家出去打工以后,那个人又死了。
 
    解说:至此我们可以基本确定的是,在小女孩姜茹水之前,村医刘安才的确是背负重大医疗事故的医生,按照国务院颁布的《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第十八条,患者死亡医患双方当事人不能确定死因或者对死因有异议的,应当进行尸检。第三十八条规定,患者死亡的县级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应当移送上一级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处理,显然包括姜茹水在内,三起医疗纠纷都没有经过尸检,按照郑向东的说法,他的母亲死亡事件,都没有报告县级卫生部门,更不用说再向上级报告了。
    
    更为重要的是,《医疗事故处理条例》同时规定了,对负有责任的医务人员的处罚,包括“医疗事故罪”追究刑事责任或者行政处分纪律处分吊销职业证书等,但是“私了”导致这些责任无法追究,甚至上级卫生主管部门毫不知情。私了是当地发生医疗事故,最通常的处理方式,在不远处的另一个村子,老龚庄村四年前村民刘文章的妻子在县人民医院死亡,人民网等多家媒体报道了这起医疗纠纷。
    
    记者:刘文章家吗?
    
    刘文章:是。
    
    记者:您是刘文章。
    
    刘文章:嗯。
    
    记者:我们能跟你聊聊吗?
    
    刘文章(叶县老龚庄村村民):说什么,聊什么,县里面谈,和县里面谈,医院它都不承认是它的错误,它一直都不承认,我的,咱这儿也没有人,想着我也不想跑这种事,跑出来也不中,县里面乡里协助着,按着这种路数,多少给点儿,安葬安葬算了,就这路数,结果跑的啥也没跑也是,媳妇还被打一顿,头上还弄个口子。
    
扫描屏幕下方的二维码关注凤凰卫视官方微信平台,更多精彩尽在凤凰私享会!   
 
点击关注官方微博@凤凰卫视官网,更多精彩内容实时掌握

《社会能见度》凤凰卫视中文台播出[节目专区]

主持人:姜楠

首播时间:周四 21:50-22:27

重播时间:周五 03:40-04:25

[责任编辑:李子源]

标签:留守 诊所

2015-07-23社会能见度 私了的黑洞——叶县女童死亡调查 http://d.ifengimg.com/w120_h90/y0.ifengimg.com/pmop/2015/07/23/9cf2d1ff-56c9-41fa-a174-a66e009b3450.jpg

凤凰卫视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